当前位置:首页 >国学大家谈

坚守中华文化立场 才能写出精彩中国故事

2017-10-27 15:42:00  作者:邹平  来源:光明日报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二十一世纪新文艺创造的源头之一,它的博大精深,它的绚丽多姿,它的民族自信,至今仍然是我们坚守中华文化立场的唯一理由。我们坚信,唯有如此才能写出精彩的中国故事,唯有如此才能创造出流淌着三种文艺血脉的二十一世纪新文艺。
  不是中华文化宝库里缺少长篇叙事史诗,而是我们对自己的诗歌传统缺乏深刻的理解和文化的坚守。在今天,通过电视节目等现代传媒手段掀起的古典文学热和古典诗词热,只是做了普及中华文化的工作,这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一切从事文学艺术创作和传播的知识分子,坚守中华文化立场,深入钻研古典文艺,继承和借鉴古典文学艺术的精华,写出新的精彩中国故事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源自于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文明历史所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熔铸于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中创造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植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这为我们繁荣文艺创作奠定了坚实的文化基石、多样的审美范畴和艺术的实践原则。
  社会主义文学艺术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文脉同样是来自中华优秀的古典文艺、五四以来的革命文艺和社会主义先进文艺,它理所当然是这三种优秀文艺的继承者,也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中不断创作属于这个伟大时代、代表这个伟大时代的先进文艺的创造者。归根结底,我们创作新时代的社会主义文学艺术,不是凭空而来的臆想和一时兴起的口号,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催生出的时代宁馨儿,它是属于当今世界文学艺术的,因而受到西方现代文学艺术的影响,并且主动向一切优秀的世界文学艺术学习与借鉴,同时它也是来自中华文化血脉和艺术基因的传承,更是离不开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和中华文化立场的坚守,体现出当今世界文化的多样性与多元文学艺术之间的对话。
  毫无疑问,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二十一世纪新文艺创造的源头之一,它的博大精深,它的绚丽多姿,它的民族自信,至今仍然是我们坚守中华文化立场的唯一理由。我们坚信,唯有如此才能写出精彩的中国故事,唯有如此才能创造出流淌着三种文艺血脉的二十一世纪新文艺。这样的新时代文艺才会精品力作不断涌现,才能用高品位、美格调和重责任去抵制低俗、庸俗和媚俗的文艺倾向,才能使人民享受到最好的精神食粮,才能创造出无愧于时代和民族的文学艺术。
  从我参加中华创世神话长篇叙事组诗的过程来说,我就具体细微地体会到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和古典文学的深厚底蕴,是我们今天继续讲好中国故事、继承中华叙事诗传统的不可缺少的精神养料和文学素养。过去,我对中国神话的印象是零散的、片段的、浓缩为成语的一系列故事,总觉得不如希腊神话那样具有系统性和史诗性,其实是我被《希腊的神话和传说》这本书误导了,以为希腊神话本来就是这样的。事实上,德国作家斯威布是从多种不同的希腊文献中取材,将原先凌乱复杂、矛盾歧出的希腊神话和传说加以整理编排,重述一遍,才形成了前后相关、故事贯穿的一个比较完整的体系。由此可见,斯威布的整理重述对希腊神话和传说的传播是功不可没的。我们今天以长篇叙事组诗的形式对中华传世神话做一次诗歌性的重述,就是在做着文学性的整理编排工作,就是坚守中华文化立场,讲述精彩中国故事,传播中华创世神话。中华创世神话的系统性和史诗性就是要从我们这一代再一次做起,直到把它做好、做精、做美,让它传播得更广阔、更久远。
  在创作中,我还碰到了另一个常见的创作误区,就是很多人都认为长篇叙事诗尤其是史诗这种文学样式是我们古典文学所缺乏的,一提起长篇叙事史诗就想到荷马史诗《伊利亚特》,或者是少数民族的长篇史诗,其实这是对我们浩瀚的古典文学不熟悉所造成的一种假象。我在创作夸父、女娲这两个神话人物叙事诗时,就下了一番功夫去深入钻研中国古典诗歌,从中汲取养料,获得借鉴。通过反复的阅读和领悟,我惊讶地发现原来我们古典诗歌里一点也不缺少长篇叙事诗,而且还有着不止一部优秀作品。当我再次学习《长恨歌》《琵琶行》《木兰辞》《孔雀东南飞》《连昌宫词》以及“三吏三别”等长篇叙事诗时,我深深被古代诗人的精湛诗艺所折服。尤其是白居易的《长恨歌》,它不仅是对李杨爱情悲剧的一次天鹅之死的吟哦,更是对安史之乱这一历史事件作出的史诗般的重彩书写。尤其是它对杨玉环死后升入仙境的描写更是缠绵悱恻,铭心刻骨,动人心魄,丝毫也不逊色于那些优秀的长篇叙事诗,甚至因为这是诗人独立创作而不是根据口头流传由后人整理的而显得更为重要,在世界诗歌史上绝对占有重要的地位。更何况这首长篇叙事诗到了明代更是催生出优秀的戏剧《长生殿》,一直流传到今天,影响巨大。由此可见,不是中华文化宝库里缺少长篇叙事史诗,而是我们对自己的诗歌传统缺乏深刻的理解和文化的坚守。在今天,通过电视节目等现代传媒手段掀起的古典文学热和古典诗词热,只是做了普及中华文化的工作,这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一切从事文学艺术创作和传播的知识分子,坚守中华文化立场,深入钻研古典文艺,继承和借鉴古典文学艺术的精华,写出新的精彩中国故事。
  “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造。要繁荣文艺创作,坚持思想精湛、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我深知,在党中央提出的社会主义文艺伟大任务中,运用古典诗词的形式进行中华创世神话创作只是其中的很小一部分,但宏伟的社会主义文艺殿堂是由一砖一木建成的,每一个文学艺术工作者只有把自己的一砖一木做好,才能无愧于我们的时代使命。
  (作者为上海文学艺术院原副院长、教授)
责任编辑:赵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