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国学大家谈

重拾中国信仰体系 弘扬传统文化精髓

2018-08-02 14:00:00  作者:宋鸿兵  来源:宋鸿兵观天下公众号

  问题疫苗案再次引爆了公众对食品卫生领域的焦虑情绪。这类问题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不断挑衅人们的底线,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假药问题就是管不住?

  假药问题最根本的毛病究竟出在哪里?归纳各种愤怒,大致分为四大类:利润起因(黑心论)、道德起因(腐败论)、制度起因(重罚论)、文化起因(功利论)。

  造假现象不仅仅存在于药品,也普遍存在于食品、日常消费品、金融投资品、文化娱乐品。从更不起眼的角度看,造假问题渗透在我们日常生活的一切细节之中:对朋友说谎、在考试中作弊、工作欺上瞒下、做事言行不一,大话空话都是在造假。可是大家对这些现象却熟视无睹,纵容有加。

  假药、假货、假话,虽然危害不同,但性质完全一样!严惩个别假药能做到,但零容忍假话却极难。正是假话的社会基础,创造了假货和假药的市场需求。

  你会经常看到这种弄虚作假的事情,而且社会不仅没有惩罚这些人,反而他们会混的比正常人好得多。那为什么大家还要说真话呢?这是一个比操作层面、规则层面要难得多的事情。这个东西不改掉,或者不做真正的大手术,你就不要想去调整一下规则就能堵住这些事。

  因为大家认为有钱是最重要的,道德这东西是次要的,说假话说惯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你要把一个规则建立起来的难度极大,因为会有很多人反对你。你不可能在社会上形成一种强大的压力,迫使这些人不敢公开跳出来质疑这种道德。

  中国人现在普遍存在信仰断层。

  在遭到新文化运动、文革、改革开放三次冲击之后,儒家文化这个核心价值观在中国没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宗教信仰,共产主义现在也不怎么信了。什么都不信了。那怎么办?那就人人为了自己,各个为了金钱,中国人的社会信仰就变成了只信钱。那这个社会能不出现大问题吗?

  一旦信仰体系出了问题,整个三观全部垮掉,就会出现道德层面的问题。所谓社会价值观就会出问题,然后就会出现规则的乱象,最后落实在操作层面上,就是大批的假药。

  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有些同学认为要重建儒家学说的核心价值观,其实有很多思想大家也持同样观点。比如杜维明的观点就很有意思,他说中国的儒家思想价值观,其实跟西方的价值观应该进行平等对话,因为儒家的很多思想在当今世界仍然是有重大价值的。

  比如他提出,“天下”这个概念,就是儒家学说给世界做出的伟大贡献。他说西方学说里面是没有天下这个概念的。中国人都知道天下是什么意思。在过去,天下的概念局限在中央之国,在中国的领土之内。

  但是中国人脑子里想的天下,或者文化意义上的天下,往往是全人类的概念,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一个道理。

  西方社会中,基督教是有“天下”概念的,但这个“基督教世界”并不是指的一个泛众,它是专门指基督徒的世界,有一个很大的局限性。基督徒在世界上有20亿,那还有50亿非基督徒,就是在基督的“天下”之外了。

  中国的“天下”概念是涵盖了全人类的。所以杜维明认为这个是中国为世界贡献一个伟大的价值观,就是我们要讲天下,而不要只讲某个局域的东西。他说西方所谓的国际上的这种观念,源于除了基督教以外,主要是源于国际关系的。

  这套体系是《威斯特伐利亚合约》之后建立起来的主权国家论,说白了就是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但是我们说任何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最后都是从利益角度,从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民族的角度来探讨问题。所以他认为世界的混乱就不可避免。

  只有全世界拥有一种天下的概念,这个世界才能实现真正的稳定与和平。当然,这是他的个人观点,但是他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概念:

  中国能不能向世界输出价值观?一定要找到能够被世界所接受的,能够打中问题要害的,能够关注到全世界普遍关注问题的有说服力的文化体系。

  这是中国现在最紧迫的任务,我愿意称之为是东方思想的文艺复兴。没有这套思想体系的复兴,很多乱象是解决不了的。因为中国跟西方社会最大的不同,是西方有基督教,两千年中它的基本思想是没有变的,从公元330年基督教立国到现在,西方从来没有怀疑过基督,没有怀疑过耶稣是神,两千年来它这个传统是不变的。教会权力的大小有变化,但是人们的信仰价值观是没有变化的。

  中国则是出现了真正的断代。中国的儒家思想、科举制度形成的这套思想体系,到民国时新文化运动断了一次,到了文革再断一次,到了80年代改革开放再断一次,我们文化上信仰上没了根。这是我们跟西方相比最大的不同。当然,没了根之后并非就找不回来了。

  在我看来,所谓东方思想的文艺复兴,其实就是要重新发掘那些过去的价值观中有现代意义的部分。什么叫文艺复兴?不是说全部用儒家学说来适应于现代社会,我觉得那做不到,因为儒家学说是建立在农业社会基础之上的。它要有物质基础,必须是建立在土地之上的经济模式,必须四世同堂全部住在乡村里,必须要有乡绅阶层,必须要有大族长来执行家法、执行道德的这种理论体系的控制。

  但是现在社会已经不允许了,儒家体系理论要求的物质基础已经解体了。大家都住在城里了,大家族解体成小家庭了,你又不依靠土地来提供收入,你的父母对你没有直接的影响力。在这种情况之下,你想倒退回儒家学说当初的原始状态是绝不可能的。因为社会物质基础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那怎么办?

  我觉得必须把儒家学说中间很多有价值的东西进行重新提炼。西方文艺复兴当年就是这么做的。当年佛罗伦萨人对古希腊古罗马的东西进行了重新提炼,他不是照搬照抄。虽然一开始说是要恢复到古代文明,但实际上中世纪的经济已经高度发展了,社会结构已经高度复杂了,我怎么能按照罗马的行为准则来做呢?不可能的。

  他们是把古罗马的很多概念套用到当时的情况下,主要目的是为了反叛教会的压力,结果是形成了一种中世纪新的道德价值体系。这可能是中国现在需要做的。

  儒家文化中间有价值的要素,经过萃取和提炼,与现代世界文化中普世性的价值相结合,就有可能形成世界性的影响力。比如中国儒家学说“仁义礼智信”这套理论,尤其是“仁”的概念是不同于世界所有文化的独特的东西,这个字在西方没有跟它相对应的很好的词。“仁”讲的是一种天理,讲的是以己推人,对人的博爱,没有一个很好的现代西方词汇能够涵盖它的全部内涵。

  这是中国文化真正的灵魂和精髓,在现代社会中具有强大生命力,而且也具有普世价值。所以中国应该把儒家文化很多东西进行重新提炼,要让它符合现代社会的基本特色,然后放到全世界,能够为所有人公认。

  这需要什么?需要文艺复兴。

雅典学院 - 拉斐尔,1509-1510

  在我看来鸿学院的一个重要定位就是要推动东方的文艺复兴。这是我们要做的一件大事。我觉得要借用所有文化中先进的东西,不能够局限于自己。我们5000年的文明传统不得了,但只用我们这套东西来做文艺复兴,这一定是办不到的。

  因为几千年发展下来,你会发现,你越了解世界,就越认为中国不过是辉煌文明中的一个而已,你不是唯一的。在其他的文明中也有很辉煌的,甚至有时候比你更辉煌,不管是古代近代还是现代都一样。

  西方是西方中心论,我们则从小受中国中心论的影响,骨子里面有一种中国中心论的思维,认为老子天下第一,其他都是蛮夷。但是后来遭到挫折之后,又变成一种自卑。两种心态都是不对的。中国文化很优秀,其他国家也很优秀。

  你要想真正推动东方的文艺复兴,就必须要广泛吸纳全世界所有文明的优秀之处,然后再把中国优秀的东西提炼出来,才有可能创造出一种全新的文化,这种文化要有世界级的影响力。我一直认为中国在近500年内没有给世界做出文明方面的重大贡献,而现在差不多是时候了。我们经济发展了,财力有了,人们不再为温饱而发愁了,接下来干什么?你一定要做一些有价值有意义的事。

  这就是我们鸿学院的基本定位,做就要做一些开天辟辟地的大事。所以我希望鸿学院的同学也应该有这样的一个高度和追求。我希望通过鸿学院,能够使有这样想法的人全部汇集在一起,大家找到彼此的认同感,有一个共同的价值观,一起去做这件事。

  本文节选自鸿学院微课堂《宋鸿兵解读疫苗问题根源》;原标题——宋鸿兵:三次冲击摧毁中国信仰体系,现在需要弘扬传统文化的精髓

  作者:宋鸿兵,国际金融学者。 

责任编辑:赵珂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