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读书

《荷花五讲》:与荷花佛法相伴人生

2017-04-17 13:44: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综合

  

  以荷为线,以诗词为伴,诗词大家叶嘉莹先生在新作《荷花五讲》中自述与荷花、佛法相伴的人生。叶老在书中坦言自己生于荷月、小名荷花,此生与中国古典诗词为伴,与佛法有不可思议的缘分。全书文字优美,充满诗情画意,叶老更在书中围绕自己经历的家国大事,披露在时代背景下寄情于诗,抒发内心感慨的经历。通过围绕荷花展开的五次演讲,记述了作者一生与中国古典诗词为伴的经历和与佛法不可思议的殊胜之缘。

  第一讲《我与莲花及佛法之因缘》,主要围绕作者数次与佛法相遇的经历展开。

  第二讲《迦陵诗词稿中的荷花》,则穿插数首作者本人的得意之作,并多次引用同样与莲花有着殊胜因缘的唐代诗人李商隐的诗词,文字优美,充满诗情画意。

  第三讲《谈我与荷花及南开的因缘》,是作者专门为南开大学荷花节而撰写的一篇文章,其中除了论及荷花,更历数了作者与南开大学之间妙不可言的机缘。

  第四讲《我心中的诗词家国》主要围绕作者一生经历的家国大事,以及在大时代背景下作者寄情于诗,抒发内心感慨的经历。

  第五讲《九十岁的回顾——<迦陵诗词稿>中之心路历程》是作者对于九十年人生经历的回眸,隽秀话语,饱含了作者与诗词相伴一路走来的艰辛,也充满了对过去岁月的无限感慨。

  

  【作者简介】

  叶嘉莹,号迦陵。1924年7月出生于北京书香世家,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加拿大籍中国古典文学专家,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曾任台湾大学教授,美国哈佛大学、密歇根大学、明尼苏达大学及哥伦比亚大学等校客座教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并受聘于国内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及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名誉研究员。2012年6月被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代表作品有《迦陵文集》十卷、《叶嘉莹作品集》二十四卷、《王国维及其文学批评》、《杜甫秋兴八首集说》、《中国词学的现代观》、《唐宋词十七讲》等。

  “花中君子”——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对荷花的喜爱,叶先生在《荷花五讲》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不仅仅是因生于荷月而爱荷花,荷花所具有的种种品质才是令她倾慕的真正原因。荷花,又被称为“花中君子”、“翠盖佳人”,新绽放的荷花还有“出水芙蓉”之美名。《尔雅》曰:“荷,芙蕖,其茎茄,其叶蕸,其本密,其华菡萏,其实莲,其根藕,其中的,的中薏。”没有哪一种植物像荷花一样周身都有实用价值,其花可赏,根实茎叶都有名字,且每一部分皆有可用,花和叶子可以供人们观赏;藕可以食用或制作藕粉;莲子是滋补品;莲子、藕节、荷叶都可以入药。

  荷花具有色彩清丽、婀娜多姿的天然美,古人爱荷花,乐府民歌中有“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之句,李商隐《赠荷花》 中赞美荷花“唯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有名的“接天莲叶无穷碧, 映日荷花别样红”诗句则出自杨万里的《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周敦颐在《爱莲说》中赞赏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荷花高洁典雅,是君子品性的象征,也指代清丽脱俗的美人、坚贞不屈的爱情。

  荷花与佛教更是有着密切的关系,佛教视莲花为圣洁的象征。在佛教中有这样的传说:佛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可以开出一朵莲花,每一朵莲花之中都有一尊小小的佛像。围绕荷花所具有的这一些特点和品质,叶老在《荷花五讲》中详细讲述了一生与荷花、与古典诗词的因缘。

  叶嘉莹与荷花之因缘

  叶老出生于1924年6月,因为6月也被称为“荷月”,因而小字为“荷”。作为旧时书香世家的小姐,叶先生是关起门来学诗词的,她的父亲、母亲、伯父、伯母都热爱诗词,受到家中环境的影响,叶先生从小便背诵大量古典诗词文章,背诵之余更是充满了对诗词的热爱。后她师从诗词大家顾随,潜心学习诗歌的精魂与生命,在老师的帮助下,叶嘉莹诗词创作的造诣逐步提高。

  1924年正是战乱之时,在战乱中成长起来的叶嘉莹从小看到的便是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经历了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卢沟桥事变、北平沦陷,十几岁的她便开始思考世间的苦难和救赎,15岁时,她作诗《咏荷》:“植本出蓬瀛,淤泥不染清。如来原是幻,何以度苍生。”她在诗中表达了对如来的怀疑,苍生如此不幸,如何才能得到拯救?

  1943年秋,为了弄清楚佛法究竟能不能给人带来救赎,读大学三年级的叶嘉莹到广济寺听《妙法莲华经》,对佛法一窍不通的叶老记住了“花开莲现,花落莲成”,意思是:人本来生而具有一颗善良、干净的可以成佛的种子,可是当人在尘世之中生活的时候,人便会‘眼迷乎五颜六色,耳乱乎五音六律’,人要把一切虚幻之中的那个繁华都顿拖、了断了,真正的种子才会结成。”受此启发,叶老后来写作了一首小词《鹧鸪天》:

  “一瓣心香万卷经,茫茫尘梦几时醒。前因未了非求福,风絮飘残总化萍。时序晚,露华凝。秋莲摇落果何成。人间是事甚惆怅,檐外风摇搭上铃。”

  此后她一心要学习佛法,在诗词中也多用到荷花这一意象。中国历来有身家不幸诗家幸之说,叶先生所处的动乱时代,造就了她的年少早熟,以及对人世更多的思考与感触,这些经历与感触都被她转化为诗歌,汩汩流出。

  身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

  在《荷花五讲》中,叶先生详细叙述了自己多艰的一生,少时经历战乱,1948年婚后辗转到台湾,1949年丈夫因台湾白色恐怖被抓,后来自己也被迫入狱,出狱后无家可归只能携女寄人篱下,生活困顿,她只能靠教书为生。因为诗词讲得好,她被三个大学聘为讲师,那时她每天往返于台湾大学、辅仁大学、淡江大学教书,上午站三个小时,下午站三个小时,晚上还得站着讲课。

  生活中的每一次的挫折都被她用诗词的形式记录下来,作诗以排遣,作诗以忘忧,不需要处心积虑字斟酌句,诗词自己从她的脑袋里跑出来,这便是大家的厉害之处了吧。到温哥华后她感慨异国无荷花,此植“不向异根生”,对祖国愈加思念。三十载后终于归国任教,一颗漂泊的游子之心终于回到了故乡的怀抱,可喜的是,南开大学马蹄湖畔,荷花正好。

  叶先生一辈子都在和古典诗词谈恋爱,她对诗词的讲解“阐说精妙,启发无穷”,讲课声情并茂,字里行间处处透出她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其著作大多深入浅出,平易近人,有助于推广诗词,吸引爱好者,让现今的人们也能领略古典诗词魅力,“令人心不死”。在存续发扬古典诗词等方面,叶先生有着极大的推动作用。她站在那里,就是对古典诗歌最好的注解。教书育人七十载,遍历海峡两岸,大洋东西,九十高龄仍在培育桃李,传播中华文化,叶先生的贡献,无人能出其右。

责任编辑: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