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读书

重磅新书——《子曰全集》

2017-07-25 15:32:00  作者:  来源:大道之行

  《子曰全集》是由国际儒学联合会荣誉会长叶选平、会长滕文生指导,国际儒学联合会支持,国际儒学联合会副会长、北京纳通医疗集团董事长赵毅武先生鼎力资助,国际儒学联合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郭沂主持编纂的一部有关孔子言行记录的文献总集,相关内容采自春秋至明代的约二百三十种典籍。

   

  《子曰全集》内容简介 

  《子曰全集》全书根据文献性质和可靠程度分为十二卷,即论语精义、孝经古今、孔子家语、孔丛家学、儒书存录、三传纪实、孔门承训、马迁立传、史海钩沉、传注杂引、诸子载言、两汉谶纬。 

  其中,第一至第五卷为《论语》类文献,即专门记录孔子言行的文献。历史上记载孔子言行的专书有三部,一是《论语》,二是《孝经》,三是《孔子家语》,列为前三卷。《孔丛子》记录了孔子以及子思、子上、子高、子顺、子鱼等孔氏先祖的言行,属于孔氏家学,列为第四卷。至于保存在其他典籍中的《论语》类文献,列为第五卷。第六卷收录《春秋》三传中的有关记载,第七卷收录儒家子书中的有关记载,第八卷收录《史记》中的《孔子世家》和《仲尼弟子列传》两篇文献,第九卷收录历代史书中的有关记载,第十卷收录历代传注中的有关记载,第十一卷收录历代子书中的有关记载,第十二卷收录谶纬书中的有关记载。 

  《子曰全集》已经于近日由中华书局出版发行,欢迎广大读者关注。 

   

  作者简介 

  郭沂,生于1962年,当代著名儒学研究者,主要致力于孔儒文化的弘扬和研究,韩国首尔大学教授,国际儒学联合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主要著作有《郭店竹简与先秦学术思想》《孔子集语校注》《子曰全集》《中国之路与儒学重建》等。

  《子曰全集》叶选平先生序 

  我早年在校读书期间,读过一点古文,但参加工作后,因国家需要转学了机械。离开工作岗位之后,曾留心过祖国传统文化,到儒联后才算是入了“启蒙班”。 

  历史上,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干,对孔子的儒学著作、言论,进行编辑、考证、诠释,以及各种争论,两千多年来不曾断过。其中何为孔子原著,何为他人转述,何为后学发掘、编述,历来也是议家蜂起,各持己见。因此,集合一些专家们,下一番旁搜博览、探幽钩沉、分析比较和去伪存真的功夫,编出一本为学者所普遍认可的孔子著述全集来,应属加强儒学研究、教育、传播和应用的基础工作。在我的脑海里早就有过这样的念头,很希望有一本“子曰全集”之类的书,能早日问世。 

  顷闻郭沂教授等专家经略于此事,已努力有年,近日终于完成《子曰全集》的编纂,诚为可喜可贺之事。谨谢郭沂教授和他的研究同行们。纳通集团董事长赵毅武先生鼎力资助,玉成其事,其向学之忱,尤宜表彰。 

  是为序。 

  叶选平 

  2016年11月 

  《子曰全集》编撰者序 

  2011年3月27日,时任国际儒学联合会会长的叶选平先生在国际儒学联合会四届二次常任理事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孔夫子和他的一些学生的思想,反映在《论语》当中,但孔夫子的思想是不是就是《论语》中的那些东西?恐怕还有散见在其他历史典籍中的。可不可以把凡是‘子曰’的东西,不管是在《论语》中还是在其他典籍中的,都把它们搜集起来,也编成一个‘全集’,姑且叫它《子曰全集》,可行不可行呢?如果可以编出来,我想对于儒学工作的推进也是有益处的。”对于孔子乃至儒学研究来说,叶会长提出的问题和建议极其重要。

  诚如叶会长所说,孔子的言行史料也散见于《论语》之外的各种历史典籍中。近代以来,学者们多认为这些史料属后人假托,未给予足够的重视。但是,近年来出土的竹简、帛书材料却证明,其中有许多记载是可靠的,应该纳入孔子文献的范围。

  其实,在历史上,早已有人辑录《论语》以外散见于各种典籍中的孔子言行资料了。根据有关记载,这项工作最早可以追溯到梁武帝的《孔子正言》和唐代诗人王勃的《次论语》,可惜这两部书都早已亡佚。现存此类文献有宋代杨简的《先圣大训》和薛据的《孔子集语》,明代蔡复赏的《孔圣全书》和潘士达的《论语外篇》,清代马骕的《绎史·孔子类记》、曹庭栋的《孔子逸语》和孙星衍的《孔子集语》等。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也有一些当代学者从事这项工作,其中最值得称道的有姜义华等的《孔子——周秦汉晋文献集》、李启谦等的《孔子资料汇编》和郭沂的《孔子集语校补》。

  毋庸讳言,以上作品虽然成就斐然,但仍然存在各种问题。首先,对相关文献的辑佚不够完备,故都称不上“全集”。其次,未对史料的真实性进行认真考证甄辨。再次,对疑难字句未作必要的注释。另外,在体例上也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之处。因此,在前人的基础上,将历史文献中的孔子史料搜集在一起,编撰一部真正的《子曰全集》,并进行认真校勘、考证和注释,具有重要意义。

  鉴于此,国际儒学联合会根据叶会长的指示,在北京纳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国际儒联副会长赵毅武先生的资助下,设立《子曰全集》项目。经过多方征求意见,决定由笔者承担,并成立编委会。

  笔者接受了这项任务后,便主要从以下四个方面展开工作:一是从230多种春秋至明代的典籍搜集原始史料,可以说收集之全是空前的;二是参考多种版本,对这些史料进行全面校勘;三是为了便于阅读,对疑难字句做了注释;四是为了方便读者了解各种原始文献的情况,为每一种文献做了题解。需要说明的是,虽然出土文献中也保存了不少有关孔子言行的史料,但鉴于目前有关研究尚不成熟,故暂未收录。

  经过数年的努力,初稿已于2015年6月完成。随后,国际儒联秘书处特别邀请朱汉民教授、廖名春教授、王钧林教授、舒大刚教授、杨朝明教授等专家评审初稿。他们一方面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另一方面也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在这同时,本书责任编辑也从编辑出版的角度,对初稿提出了一些十分重要的修改意见。2015年10月以来,笔者又根据各位专家的意见和建议,对全稿做了一遍新的修订。

  特别值得强调的是,在本项目进行的过程中,国际儒联的有关领导和同事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叶选平前会长和滕文生会长都一直非常关心本书的进展情况,并提出了许多指导性意见;牛喜平秘书长则负责相关协调工作,费心尤多;李焕梅女士、杨雪翠博士先后担任本项目的联络等事务,十分辛苦。

  另外,诸生对本书也做出了不少贡献,特别是袁青君搜集了部分文献,并作了初步校对;李浩然君搜集并初步整理了题解的资料;周玉银君则参与了不少校对、编辑的工作。在后期的修订过程中,李慧子博士又对全稿进行了整理。

  在此书出版之际,谨对以上各位,致以诚挚的谢意!

  郭 沂

  2015年12月7日

  于首尔国立大学寄庐

    ◎本文综合自“中华书局”与“ 国际儒学联合会”,转载请注明。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