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领导干部学国学 >读书论治

曾国藩终成学者型官员 得益于这些“读书治学”的方法

2018-08-01 08:55:00  作者:  来源:《学习时报》

   

  古语说,砍柴不对纹,累死砍柴人,读书治学也是同样的道理。曾国藩在给曾纪泽的信中写道:“读书之法,看、读、写、作,四者每日不可缺一。”

  “看”,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阅读。曾国藩用商人积累财富和兵家攻城略地来比喻阅读,说明只要个体发挥积极主动性,阅读便可使人们迅速获取新知,开阔视野,丰盈精神。然而阅读并不是漫无目的地看,一是要博学专精,在广泛涉略的基础上精读与自己专业相关的书籍;二是要读好书,读经典。

  “读”,就是朗读、诵读。朗读不仅可以“无忘所能”,使所学的知识能够真正掌握而不忘记;而且可以朗朗上口,自娱其心,是以“非高声朗诵则不能得其雄伟之概,非密咏恬吟则不能采其深远之韵”。

   

  “写”,指的是书法。曾国藩曾因写字迟钝吃亏不少,所以教育子孙无论写哪种字体,要持之以恒地练习,最终达到写的又好又快的效果。

  “作”,就是写作,任何思想或知识,只有付诸文字,才能将其传至更远。曾国藩主张为文者平时要多观察多积累,做到胸中有丘壑,这样做出的文章才言之有物,否则只是一种拙劣的文字游戏和华丽的辞藻堆砌,根本不足以称之为文。

  同时,人不是天生就能做文章的,写作是一个不断积累和实践的过程,要把天马行空的想象落实到纸上笔端,首先要克服的就是怕丑的心理。曾国藩教育正在学作赋的曾纪泽说:“少年不可怕丑,须有狂者进取之趣,过时不试为之,则此后弥不肯为矣……尔若学赋,可于每三、八日作一篇大赋,或数千字,小赋或仅数十字,或对或不对,均无不可。”或许我们最初的写作只是从模仿名家名作开始的,但是只要持之以恒,日积月累,最终自会分别蹊径,有自己的思想和气韵。

  

  曾国藩虽只说了“读书四法”,但他的读书治学思想中还贯穿着做札记的方法,即“录”。所谓不动笔墨不读书,读书时,要随手做札记,如遇令人拍手称快的文字,要用朱笔标识。曾国藩在读书时常将心得和当时有疑问的地方分册摘录,随着学问的渐长,每有新的心得便记录在对应条目的下面,日积月累,便对这一问题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功可强立,名可强成,曾国藩天资不算聪颖,但通过坚持不懈地静心治学,最终成为一位受国人敬仰的“学者型官员”。

  原标题:曾国藩的“读书四法”,实用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