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国学大视野 >领导干部学国学 >儒家思想

孔子看“政治敏锐性”

2016-07-18 09:20:00  作者:钟国兴 陈有勇  来源:北京日报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阕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孔子的陈国学生子张请教怎么能当官。孔子说:“多听听别人怎么说,把有疑问的地方放在一边,谨慎地谈论其他更多的东西,这样就能减少过失;多看看别人怎么做,把没见识的事情先放在一边,谨慎地去做除此之外的事情,这样就能减少懊悔。基本不说错话、不做错事,就能去当官了。”我们经常听到一个词——“政治把握能力”,感觉这是一个高深莫测的词,不是一般人能够具备的。其实,孔子这里对子张要去做官的教导就是政治把握能力的一些要求。

  孔子总是教育学生和官员,公众人物的言行要考虑社会影响,要更多地从社会效果上来调整自己的行为

  要具备“政治把握能力”首先要具备“政治敏锐性”,而要具备政治敏锐性首先要有政治鉴别力,能够见微知著,从小事情中感受民风民情。一个公众人物的言行要考虑社会影响,力求自己的言行给整个社会带来正能量、好风气,而不是负能量、坏风气。孔子告诉学生,当官一定要把问题弄清楚、学习到位,不弄清楚、不学习到位,事情把握不好,就不要随便发表意见、不要随便下令去做,不要乱表态、瞎指挥,否则就是一个不合格的差领导。

  孔老师总是教育学生和官员更多地从社会效果上来调整自己的行为。《吕氏春秋·察微》里记载了这样一个孔门故事——鲁国有一道律法:凡是见到鲁国人在他国沦为奴隶的人,自己垫钱把奴隶买回来,可从鲁国领取一定份额的钱作为奖赏。很多被人当做牛马使唤的鲁国人奴隶因此而获救。子贡也赎回了一个鲁国人,却不去接受赏金,鲁国上下听说这件事后纷纷称赞他重义轻财。子贡也觉得做了善事而不求财物回报是更高的善举,因此十分得意。孔子听说了这个消息,却很不高兴,对子贡说:“子贡啊,你做错了!如果你也领了赏钱,你的品性名声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害;但你不领赏钱却会导致其他人不再去赎人。”

  又有一次,子路救了一个溺水的人,被救的人很感激,要送一头牛给他,子路收下了。孔子听说之后,非常高兴,说道:“从此之后,再见到溺水的人,必定人人奋力相救。”

  这个故事的结尾针对孔子对子贡、子路做好人好事的不同态度给出了评价:孔子见之以细,观化远也。其实,子贡救人不领赏钱的确是高尚行为,一般人做不到;子路收了别人的回赠,一般人做得到。从一般的道德评价来讲,子贡的行为比子路高尚。但子贡、子路都是鲁国名人,子贡的行为可能会导致人们赎回了奴隶而不好意思去领钱,就不去赎买奴隶了,要知道不是人人都如同子贡那般有钱、有品德;子路的行为虽然没有子贡的行为高尚,但可以带动更多的人去行善。所以,孔子批评了子贡而表扬了子路。

  在孔子看来,在复杂的政治环境中君子当然也需要自保之道,但更重要的是正直行事

  政治敏锐性要求从政者能够见微知著,能够预判一件事的社会影响。有人把政治敏锐性理解为灵敏的政治嗅觉,及时了解上级动向,学会明哲保身。在孔子看来,在复杂的政治环境中君子当然也需要自保之道,但更重要的是正直行事。这里,我们来看看孔子对于几个处在复杂政治环境中政治人物的态度。

  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

  孔子说:“国家政治清明,要言行正直;国家政治昏暗,行为要正直,但言语要谦虚谨慎。”而且孔子认为,一个人在国家政治黑暗时做大官,发国难财是一种耻辱。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孔子更提倡在国家政治黑暗时要么正直行事,促使政治局面向好的方向发展;要么就不做官,以免成为黑暗政治的帮凶,也毁了自己。

  子曰:“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

  孔子在官员对待官位和国家关系上,非常赞赏卫国大夫史鱼。他说:“史鱼真是正直啊!国家政治清明时,他的言行像箭一样直;国家政治黑暗时,他的言行还是像箭一样直。蘧伯玉真是一个君子啊!国家政治清明时,他就出来做官;国家政治黑暗时,他就隐退起来。”

  史鱼和蘧伯玉这两个人是有故事的,在这个故事中,史鱼的正直超乎我们的想象。《孔子家语·困誓》中记载了“史鱼尸谏”的故事:卫国的蘧伯玉德才兼备,但卫灵公却不重用他;而一个叫弥子瑕的家伙作风不正派,反而得到卫灵公的重用。史鱼是卫国一位大臣,看到这种情况多次进谏,卫灵公就是不听。

  后来,史鱼得了重病,在要去世前把儿子叫过来嘱咐他说:“我在做官,却不能够进荐贤德的蘧伯玉而劝退弥子瑕,是我身为臣子却没能防止国君犯下过失啊!生前无法正君,死了也没脸举办丧礼。我死后,你将我的尸体放在窗子下,这样就行了。”

  卫灵公前来吊丧时,见到大臣史鱼的尸体竟然被放置在窗下,就去责问史鱼的儿子。于是,史鱼的儿子就将史鱼死前的交代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卫灵公。卫灵公听后很受震撼,说:“这是我的过失啊!”然后让史鱼的儿子好好安葬史鱼。卫灵公回去后便重用了蘧伯玉,接着又辞退了弥子瑕并疏远了他。

  孔子听说这件事后赞叹道:“自古以来有许多敢于直言相谏的人,但到死了便也结束了。还没有像史鱼这样的,死了还用自己的尸体来劝谏君王,用自己的赤胆忠心感化了君王,难道还称不上是正直的人吗?”

  在政治敏锐性上,孔子还强调一个人对自我要有正确认识,知道自己的斤两

  在政治敏锐性上,还要强调一个人对自我的正确认识,知道自己的斤两。当官不是当得越大越好,要是自己的德行、见识和能力达不到就身居高位,要么害了自己,要么害了别人、害了社会。每一个想当官的人都要对自己有一个清晰的认识,然后再去决定是否去当官,适合当哪个层次和哪个岗位的官。子曰:“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德行不够而官位很高,智慧不足而谋划很大,能力有限却担负重任,这样的人迟早要遭遇灾祸的。

  孔子这段话对那些一心往上爬的人是个提醒。德行不够、见识有限、能力低下,却野心勃勃,不择手段,虽然可能爬了上去,捞到了好处,结果出了问题,等待他们的却是党纪国法的惩罚,以及人们的唾弃。这样的人还少吗?

  (作者单位:中央党校)

责任编辑: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