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国学大视野 >领导干部学国学 >实学研究

王艮的实学思想

2017-08-04 15:06: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编者按:本文选自中国实学研究会、韩国实学学会、日本东亚实学研究会编著的《影响东亚的99位实学思想家》(中国财富出版社2015年版)。为了配合第14届东亚实学国际高峰论坛(拟2017年11月18日至19日)在北京的召开,我们特选该书有关内容,以飨读者。正如本书序言指出的:中国实学作为儒学的一种重要思潮,也随着儒学传统进入了东亚各国特别是韩国和日本,对其现代化产生了重大影响;中韩日三国实学研究会联合出版这本书,既是为了解决三国各自的社会问题,更是为了促进三国人民的文化交流,建构一种具有东亚特色的东方现代化文化模式;这种东亚文化共识的建设,也是我们三国实学研究会为三国和平发展努力的一种尝试。 

    

  知保身者,则必爱身如宝。能爱身,则不敢不爱人。能爱人,则人必爱我。人爱我,则吾身保矣。 

  ——《王心斋全集》 

  王良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出身于手工业者的思想家、教育家。 

  王艮(1483—1541),初名为银,后更名为艮,字汝止,号心斋,学者称心斋先生,泰州安丰场(今江苏东台县)人,王阳明弟子之一,泰州学派创始人。王艮是出身于盐丁、商贩的思想家,代表之作有《乐学歌》、《王道论》、《天理良知说》、《明哲保身论》等。 

  王艮亲身体验到手工业者、农民的生活艰辛、人身的低贱,曾经“梦天堕压身,万人奔号求救”,就是一种生活的折射。为此,他特别向往那种鹰飞鱼跃的自由自在的生活。对于破坏这种生活的行径,即使是他的父亲,他也予以讥讽之。38岁时,经过反复论争,遂心服,崇奉心学,拜倒在王阳明的门下。他曾两次到山东曲阜拜谒孔庙,萌发了“成圣”的理想。 

  1529年,王艮定居于安丰场,自立门户开始讲学,从而开启了泰州学派。一方面王艮承继王学传统,另一方面熔铸新说,形成了自己的学术特色和学术风格。所谓“淮南格物”,是因王艮家住淮河以南的泰州(一说泰州在宋代属淮南路),所以把他的“格物论”称之为“淮南格物”。其中的“物”,不是“事”、不是“理”,也不是“心”,而是指身、家、国、天下;“格”具有规矩、标准的意思,就是《大学》中讲的“絜矩”之道。“淮南格物说”把身看成天地万物之根本,主张“以天地万物依于身,不以身依于天地万物”,同时强调“尊道”就要“尊身”,“修身立本”。 

  王艮很重视个体,他希望个体都能达到道德的标准。他说:“若夫知爱人而不知爱身,必至于烹身割股,舍生杀身,则吾身不能保矣。吾身不能保,又何以保君父哉?此忘本逐末之徒,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怎样使这些个体之间有良性的互动并扩展开来? 

  在王良看来,既然“良知”是“体用一原”的,那么,就应当把“良知”从理论上“一以贯之”到实践中去,把人的“天理良知”发展为人的“日用良知”,说明人的饮食男女之类的“家常事”,就是“良知”的体现,即“百姓日用条理处,即是圣人条理处”。他要求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把内心所固有的“天理”发挥出来。“日用”的主体是处于下层的劳动群众,“愚夫愚妇”。在日常生活中,“即事是道”。 

  “明哲保身”的原意是说,明善恶、知是非、深谙事理的人不参与可能危及己身的事。“知保身者,则必爱身如宝。能爱身,则不敢不爱人。能爱人,则人必爱我。人爱我,则吾身保矣。”有“保身”意识的人,必然会很珍惜和关爱自己。那么,同样也希望别人珍惜和关爱自己。“能爱身”才会不希望别人伤害自己,将对自身的这种爱“推己及人”,就能够“爱人”。当人人都这样想的时候,自然会互相关爱、不伤害对方,所以“吾身保矣”。接着他说:“以之‘齐家’,则能爱一家矣。能爱一家,则一家者必爱我矣。一家者爱我,则吾身保矣。吾身保,然后能保一家矣。以之‘治国’,则能爱一国矣。能爱一国,则一国者必爱我。一国者必爱我,则吾身保矣。吾身保,然后能保一国矣。以之‘平天下’,则能爱天下矣。能爱天下,则天下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莫不‘尊亲’,则吾身保矣。吾身保,然后能保天下矣。”知“保身”必然“爱己”,由“爱己”推及“爱人”,再由“爱人”推及“爱一家”。当大家都这么做的时候,则“吾身保矣”。当人人得保时,自然一国得保、天下得保。 

  “尊身立本”和“明哲保身”思想是王艮“淮南格物”论的延伸,都是“以身为本”思想的体现,是在思索如何向内求以解决社会现实问题时,找到的解决方法。既贴合了心学的主体理论,又极具有实践的意义。 

  【参考文献】龚杰:《王艮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 

  (编辑自“领导干部学国学”公号,作者张践;转载请注明)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