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领导干部学国学 >实学研究

黄遵宪:以文学为手段 塑造新时代国民灵魂

2017-12-15 11:06: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黄遵宪是清朝晚期一位杰出的外交家、新派诗人、维新派启蒙思想家和政治改革家。 

  黄遵宪(1848—1905),历充师日参赞、旧金山总领事、驻英参赞、新加坡总领事,戊戌变法期间署湖南按察使,助巡抚陈宝箴推行新政。工诗,喜以新事物熔铸入诗,有“诗界革新导师”之称。作品有《人境庐诗草》、《日本国志》、《日本杂事诗》等。 

  在中国近代史上,所谓启蒙是指“启封建之蒙”。黄遵宪的启蒙思想既渊源于儒家思想中的优秀因子,尤其是学术“经世”思想,又得益西方文化,尤其是进化论与民约论的影响,是中西文化冲突和融和的产物。他在未出国门之前,有着较为深厚的儒学根底,尤其推崇顾炎武、黄宗羲的经世之学。出使日本和美英等国后,眼界大开,思想日进,渐次形成了较为系统的启蒙思想。他对占据当时学术界统治地位的汉学考据、宋人义理和词章之学进行了批判,抨击中国传统学术靡费时日、枉费精力的流弊。 

  相沿已久的八股取士制度,使广大士人从“束发受书”开始,就被牢牢地钳制住,而为了追慕虚荣,那些士子却沉溺其中不能自拔,这种制度只能满足帝王的人才需求而已。对此,黄遵宪更是大加鞑伐,他就此写道:“世儒习其然,老死不知悔。……英雄尽入彀,帝王心始快。” 

  黄遵宪主张改革语言文字,普及大众文化。他认为,“五部洲文字,以中国为最古,……盖语言文字扞格不相入,无怪乎通文字之难也。”因此,他十分认同于当时已经出现的“明白晓畅,务期大义”、“绝为古人所无”的新文体,认为它们能够“适用于今,通信于俗”,可以“令天下之农工商妇女幼稚,皆能通文字之用”。 

  为了以文学为手段,塑造新时代的国民灵魂,黄遵宪倡导“诗界革命”。梁启超最为推崇的“诗界革命”代表人物就是黄遵宪,他称许黄氏之诗“能熔铸新理想以入旧风格”。这里所说的新理想,是指黄遵宪的诗中融入了忧国忧民和社会改革的新思想、新内容。 

  黄遵宪把西方的“天赋人权”和“自由”观念介绍到中国,他介绍了西方的“天赋人权说”和权利义务观念,指出:“西方社会政治学说中‘论义理,则谓人受天地之命,以生各有自由之道。’”在介绍西方文化时,他并没有采取生吞活剥的态度。在给梁启超的信中他说:“今且大开门户,容纳新学,亦新学盛行,以中国固有之学,互相比较,互相竞争,而旧学之真精神乃愈出,真道理乃益明,届时而发挥之。彼新学者或弃或取,或招或拒,或调和,或并行,固在我不在人也。”就是说,要以西学输入为契机,使传统文化焕发生机,并要掌握西学输入的主体性,不能失去自我,盲目引进。 

  黄遵宪作为外交活动家驰骋亚欧美各大洲之间,对明治维新和欧美资本主义文明有过实地考察和实际体认,其改革思想主要是以域外思想资源为参照系的,所谓“中国必变从西法”。黄遵宪在任驻日使馆参赞时就注意到,作为岛国的日本从中古到近世一直都十分注重向强国学习,《日本国志》对此作了介绍。这表明他对日本国粹主义思潮兴起的历史文化背景有较深的理解。黄遵宪以为,与日本因醉心域外文化而迷失自我不同,中国有着悠久而延续不断的文化传统,并形成“尊大”、“固蔽”等旧习,因而当务之急不是像日本那样倡导“国粹”,而应大开门户,容纳新学,通过旧学与新学的互相比较、互相竞争,以锻造出一种融合中西文化精华的新文化。这种对待中学与西学、旧学与新学的态度和方法,无疑值得今天重视。 

  黄遵宪的启蒙思想是以西方的思想文化观念为参照的,为此,他在《日本国志·学术志·二》中,向国人报道了近代日本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文明发展概况及其成功进行现代化建设的事实,为国人了解日本和西方提供了丰富而宝贵的知识资料。他向中国的士大夫知识分子和广大群众宣传介绍西方先进思想,与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思想解放运动的浪潮呼应,影响了好几代知识分子。 

  【参考文献】黄升任:《黄遵宪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