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齐风鲁韵 >故事汇

李逵为何最痛恨别人偷情?穷汉子没有情人节

2017-02-14 15:51:00  作者:十年砍柴  来源:文史砍柴

  

  又到西方的情人节了,各类关于“爱情”“偷情”之类的段子在微博和微信上流行。如下这个图告诫嘚瑟的人不要轻易在朋友圈里晒情人的照片,很容易撞车的。还有人把2月13日叫作“偷情节”,因为2月14日的“情人节”必须和正式女友或妻子一起度过。

  

  这种戏谑显露出什么社会生态呢?我以为是贫富悬殊的今天,情爱、性爱和财富占有一样,是富者愈富,穷者愈穷,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我突然想到《水浒传》中的李逵,他一身蛮力,应该是雄性激素过剩,怎么会那么见不得别人偷情呢?多半是因为娶不上媳妇,无法过正常性生活产生嫉妒。而杀戮,或许是对无法过正常夫妻生活的一种发泄。

  《水浒传》第七十二回《柴进簪花入禁苑李逵元夜闹东京》,李逵跟着宋江乔装成客商元宵节进东京城(元宵才是中国的情人节),走李师师的路子希望上达天听,让徽宗皇帝把他们招安。宋江和李师师在里面喝酒,李逵和戴宗在外面站哨,撞上宋徽宗驾临李师师的闺房。书中写道:

  三个正在黑影里商量,却说李逵见了宋江,柴进和那美色妇人吃酒,却教他和戴宗看门,头上毛发倒竖起来,一肚子怒气正没发付处,只见杨太尉揭起帘幕,推开扇门,迳走入来,见了李逵,喝问道:“你这厮是谁?敢在这里?”李逵也不回应,提起把交椅,望杨太尉脸打来。 

  李逵这一发怒,惊了圣驾,引起京城骚乱。“招安”大业差点夭折。好不容易燕青将杀心正起的李铁牛拽走,离开东京,半路上投宿到四柳村狄太公家。李逵帮助太公到其女儿房中“捉鬼”,原来是狄小姐瞒着父亲和王小二偷情。你看李逵如何对待一对情人:

  李逵拔两把板斧在手,叫人将火把远远照著。李逵大踏步直抢到房边,只见房内隐隐的有灯。李逵把眼看时,见一个后生搂著一个妇人在那里说话。李逵一脚踢开了房门,斧到处,只见砍得火光爆散,霹雳交加。定睛打一看时,原来把灯盏砍翻了。那后生却待要走,被李逵大喝一声,斧起处,早把后生砍翻。这婆娘便钻入床底下躲了。李逵把那汉子先一斧砍下头来,提在床上,把斧敲著床边喝道:“婆娘,你快出来。若不钻出来时,和床都剁的粉碎。” 

  婆娘连声叫道:“你饶我性命,我出来。”却才钻出头来,被李逵揪住头发,直拖到死尸边问道:“我杀的那厮是谁?”婆娘道:“是我奸夫王小二。”李逵又问道:“砖头饭食,那里得来?”婆娘道:“这是我把金银头面与他,三二更从墙上运将入来。”李逵道:“这等肮脏婆娘,要你何用!”揪到床边,一斧砍下头来,把两个人头拴做一处,再提婆娘尸首和汉子身尸相并,李逵道:“吃得饱,正没消食处。”就解下上半截衣裳,拿起双斧,看著两个死尸,一上一下,恰似发擂的乱剁了一阵。 

  他杀了人家的女儿,竟然还要狄太公谢谢他。太公拿这伙强人一点办法也没有。少年时读这段文字时,不能理解李逵为什么这么变态。年岁渐长终于明白了,这个娶不了媳妇的“剩男”,见不得别的汉子娶了娇妻,家庭美满,或者和情人蜜里调油。甚至对他的大哥宋江也是如此心态。梁山俘虏了扈三娘,宋江让人将扈三娘交给父亲宋太公看管,梁山众头领都以为老大要享用这个美人了,但没人明说。当宋江指责李逵不该杀了扈三娘父兄时,李逵像《皇帝的新装》中的男孩,说了一句大实话:

  “那厮前日教那个鸟婆娘赶着哥哥要杀,你今却又做人情。你又不曾和他妹子成亲,便又思量阿舅、丈人。” 

  搞得宋江没办法,只好将扈三娘赐给好色的矮脚虎王英。李逵其实一点不傻,他宋大哥的心思看得明明白白,只是因为嫉妒,坏了大哥的好事。到后来大哥临死前也拿着他垫背,赐他一杯毒酒,一点不冤。

  我在想,如果李逵家境好一点,到了年龄,娶了房媳妇,是不是还会那样暴力?这世上当然有娶了媳妇仍然进行暴力杀人的凶手,譬如白银那位连环杀手高某。但青年汉子因穷苦娶不了亲,走上暴力犯罪道路的概率更高,应该是不用质疑的事。智取生辰纲团伙里,阮氏三兄弟中,只有阮小二有妻小,小五、小七都不曾婚娶。刘唐、白胜似乎也都是单身汉。这些人,多半是因穷娶不上老婆的。

  男女失衡导致一些青壮年男性在性资源上严重匮乏,必然引发一系列问题,有时甚至是灾难性的。取材于真实事件的电影《安纳塔汉》反映的就是一个因男女严重失衡而自相残杀的人间地狱:

  二战期间,几艘日本渔船遭到美军袭击,幸存的31名男子游到了马里亚纳群岛的安纳塔汉岛,岛上已有一男一女两名种植椰林的日本人,女人叫比嘉和子。日本战败后,原住民都离开岛屿,这32男1女仍然留在岛上,他们修复了两把手枪和持有90发子弹。于是,枪成了强权的象征,有枪就可以占有和子。几年间,陆续有人莫名其妙地死亡。当男人们决议将枪扔进大海,仍然没有和平,又有四人先后失踪或死亡。于是男人们决定杀死“祸源”——唯一的女人和子。

  和子得知后逃入深山,并向附近的美军呼救,离开该岛,回到日本本土,披露了自己的经历。

  

  32:1,这个比例实在太悬殊了。可是,没有这样悬殊的男女比例,一个社会男性绝对数量高出女性上千万,同样会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据《人民日报》报道,2015年末,中国大陆男性多出女性3366万人,专家认为未来30年内,矛盾将集中爆发。

  当然成年男女的数量是动态的,大龄男子可以娶年纪小得多的女子,但这个3000万的巨大差额,无论如何难以抹平。而且,比男女失衡更可怕的,是前文提到的贫富差距加大,婚恋市场呈“马太效应”,有钱(或有权)的男子可能占有更多,形成事实上的“纳妾”,而处在婚恋市场中最低端的就是穷苦汉子。和他同阶层的女子不愿意嫁给他们,“养女攀高枝”是人之常理。古人所言“宁为英雄妾,不为庸人妻”,恐怕不少女子存有这样的心理,当然“英雄”换成“富人”而已。看看微博上有多少女网友追着喊王思聪“老公”,应该觉得我此说不夸张吧?

  我们在文艺作品中看到几个男人合娶一个妻子的畸形婚姻形式——如“拉边套”,是正常婚恋在特定环境下的变异,兴许将来在城市中也会复燃。

  单身男子和单身女子的情况还不太一样。单身男多数是娶不上妻子,单身女是多数因种种缘故不愿意结婚。婚姻对“剩男”而言是不能也,非不为也;对剩女“剩女”多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3000万光棍中会不会出现李逵,会出现多少个李逵?只有天知道。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