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齐风鲁韵 >故事汇

跟汉人学做一名优质的吐槽星人

2017-10-23 14:30:00  作者:  来源:明清史研究

  现在很多人结婚喜欢用汉礼,庄重肃穆逼格奇高,最能体现出我华夏礼仪之邦的风采。不过,不要被那一板一眼的婚礼仪式所蒙骗,以为汉人都是木头桩子一样的“礼法人”。他们活泼起来,搁现代妥妥的微博网红段子手。

  这个时代,先秦热烈奔放的浪漫基因并没有与商周旧贵族共存亡,而是坚强地保留在了人们的血液中。对于汉朝人来说,含蓄是什么?不存在的。遇到不爽的事情,息事宁人绝对不是汉人的风格,吐槽张口就来,分分钟让人低头认错。在汉朝混,吐得一口好槽绝对是一项基本技能。

   

  其中的佼佼者,应该属汉朝的开国君主刘邦了。说心里话,高祖皇帝真的是个一生放荡不羁爱咋咋地的洒脱汉子。比如说对自己的亲儿子,别人家的父亲都是“癞痢头的孩子也是自家的好”,然而这位高祖父亲不这么想。

  汉初十年,黥布作乱,正好刘邦病了,大臣们就建议让太子去平叛。结果这位诚实的父亲说:“吾惟之,竖子固不足遣,乃公自行耳”(这小子乳臭未干,还能去平叛?我还是自己去吧)。想想他儿子的心理阴影面积,也是醉了。

   

  连开国君主都是这样的“画风”,可想而知,整个汉朝社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存状态。

  不会吐槽?

  不知道“网络流行语”?

  你的精神还能和大汉朝接轨吗?

  少年郎,好好学习一下吧。

  一.高祖专利类 

   

  没错,就是“壮士饥餐胡虏肉”的虏。

  不过这个流行语的专利权不属于岳飞,还是高祖刘邦。《史记·高祖本纪》有载:“项羽大怒,伏弩射中汉王,汉王伤匈,乃扪足曰:“虏中吾指!”人家项羽分明一箭穿胸,刘邦非说他射中了自己的脚趾。这就够气人了,还不忘火上浇油,说人家是虏。项羽没再给他来一箭,纯属刘邦运气好。

  有人要问了,“虏”这个字,有多大的杀伤力,能被刘邦用来“气死”项羽?这要从“虏”字本身的意义来说。“虏”本意为俘获,可以引申为战俘。又因战俘常常沦为奴隶,所以“虏”又有奴隶之意。

  如《史记·李斯列传》中所言:“慈母多败子而严家无格虏者,何也?”这里的“虏”即指奴隶。因此,在汉朝,这是一个吐槽人时非常好用的蔑称。

   

  鲰生 

  这又是一个刘邦专利名词。

  《史记索隐》中说:“鲰,鱼也,谓小鱼也,音此垢反。”说人是小鱼?蛮可爱的啊。这当然不是刘邦的风格。

  真实情况是,当初刘邦抢先打入关中,占据咸阳。这让项羽非常不爽,就很想让他认清楚谁是老大(鸿门宴要开始了)。张良听说了,立马来问刘邦是不是要背叛项羽,刘邦指天画地的说:“鲰生教我距关无内诸侯,秦地可尽王,故听之。”不知道哪个没脑子的唆使我封了函谷关,不让其他路诸侯进来的!

  嗯,甩的一口好锅。

  奴婢 

  秦汉时,“人分等级”的观念依然存在,在统治者眼里,奴婢与牲畜的区别也不是很明显。而且由于释奴政策,“诸官奴婢十万余人,戏游无事,税良民以给之” ,使得很多奴婢无所事事,成为游手好闲的寄生虫而遭人厌恶。社会地位低,还不能创造财富,被上层阶级所看不起也是理所当然的。奴、婢、僮、隶、虏、苍头、芦儿、赘子、竖子、姬、妾、臣、媵、客等,都是奴婢被起的外号(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词)。

  因此,吐槽人为奴婢,是很容易让人暴起的。这个方面,我们还是要看刘邦。魏豹曾因高祖对他口出恶言而心生怨怼,对郦生说:“今汉王慢而侮人,骂詈诸侯群臣如骂奴耳,非有上下礼节也,吾不忍复见也”。他也真的“没见”,后来逃跑去投奔项羽了。

  二、无辜动物类 

  虎狼 

  这个词大家应该不新鲜了。毕竟只要看到有关秦朝的电视剧,其他诸侯国形容秦,都称之为“虎狼之国”。这可不是编剧杜撰,因为司马迁在《史记》上就一直是这么说秦的:“夫秦,虎狼之国也,有吞天下之心”“秦虎狼,不可信,有并诸侯之心”。秦国想结束乱世一统天下,这个想法没毛病啊。而且虎狼是大型猛兽,凶恶了些,竟然还被人拿来搞体型歧视,也是醉了。

  当然,在这里我们要知道,“虎狼”之类的词语,在秦汉时期可不是什么好词。“虎狼”是什么?禽兽啊,又不是凤凰、龙、麒麟这等祥瑞。在尊卑等级分明的先秦,吐槽人为“虎狼”与说人为禽兽无异,是非常恶毒的说法。刘福根教授曾说过:“骂人竖、婢、虏等,在于诟人之卑微,而骂人以禽兽,乃在于斥人之贱恶”。只有不识礼义德行、不顾血缘亲属的人,才会与畜生无异。

  被人说与牲畜同,气性大点的,都得自杀。

  《东观汉记》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情:东汉名臣刘宽性情舒朗,喜欢喝酒。一次客人来拜访他,他就派老仆去集市买酒,很久以后,老仆喝得酩酊大醉的回来了。客人忍不住大骂老仆“畜生”。刘宽很快派人去看望老仆,怀疑他会自杀。

  在汉朝,除非要结仇,不然还是不要这么吐槽了。

  犬马 

  很多人第一个反应就是组词“声色犬马”。

  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词!

  嗯,汉朝人会告诉你:呵呵,没文化就是可怕。犬马是一种自我吐槽,更倾向于自谦好吗!像千古名将霍去病,曾对汉武帝上奏折说:“臣窃不胜犬马心,昧死原陛下诏有司,因盛夏吉时定皇子位。”(我怀着一颗忠诚直荐的心,冒死建议您,命有司趁盛夏吉日早定皇子之位。)。

  这更像后世的“愿效犬马之劳”,不是自我贬低,而是臣下对国君表示忠诚,愿意像犬马一样效忠主上。

   

   

  在汉朝,犬马还是忠诚的好动物, 老鼠却早早的开始加入到了被吐槽的队伍中。东汉东平孝王刘敞怒斥庐江太守时,就蹦出来一句:“鼠子何敢尔!”

  蜘蛛 

  “任胸中之知,舞权利之诈,以取富寿之乐,无古今之学,蜘蛛之类也”。这句话出自《论衡》。

  作者别出心裁地对没有道德观念的人进行高规格的吐槽:说一些人凭借天生就有的智慧,玩弄权术,得到富贵长寿的快乐,却没有古今的“学问”(不遵守仁义),这跟蜘蛛没啥区别。

  经学者鉴定,这个用法仅此处可见。可能是蜘蛛腿太多、会织网让王充(《论衡》作者)觉得它不是一个善良淳朴的好动物吗?笔者至今问号脸。

  三、特殊变义类 

   

  这个词,最早的文献含义通“杀”、“伤害”、“毁坏”。

  如《论语》中说:“老而不死,是为贼”。这里的“贼”就是“贼害、伤害”。但是到了汉朝,“贼”就由一个动词趋向变成一个名词,人们把“盗、贼”放到一起,多形容占山为王,抢劫人民财产的山大王。

  汉时,盗、贼、囚、捕、杂、具六律中,盗、贼为首,可想而知,当时的社会治安问题的确很严重了。当然,“贼”的引申含义在后世更为明显——以下犯上,窃国者亦为贼。

   

  贾竖 

  在这里,笔者要当一次初高中历史老师,敲黑板强调一个知识重点:封建社会,重农抑商,商人地位低下,即使富有,也十分被人瞧不起。因此,贾竖,其本意为贾人之子,但却要用“竖”(有一含义为奴仆)。两字合在一起,槽点立时翻倍。

  《汉书·张良传》有言:“臣闻其将屠者子,贾竖易动以利”。追逐利益,不符合我大汉朝人民的逼格,必须鄙视。

  总的来说,在汉朝,想做一名优质的吐槽星人,学问还是蛮大的。

  参考文献《汉语詈词研究》《秦汉詈骂现象探析》《我国詈语研究综述》

  原标题:如何在汉朝成为一名优质的吐槽星人?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