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齐风鲁韵 >齐鲁名家

85岁教授编《济南方言研究》比济南人更懂济南话

2017-03-21 10:37: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综合

  “脖螺蚰子”“阿郎珠子”“蝎虎簾子”“檐憋蝠子”……当这些济南方言被一口浙江口音的85岁老人说出来,你可能觉得不正宗。但是,很多山东本土电视节目和文艺作品中拿不准、想不起、找不到的济南方言措辞,还都得找她。她就是我国著名语言学家、山东大学教授钱曾怡。

钱曾怡先生 图据网络 

  钱曾怡,1932年3月出生。1952.9——1956.7就读于山东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毕业后留校任教。同年7月为教育部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合办的“普通话语音研究班第二期学员,毕业后留研究班担任第三期教学工作。1957年回山东大学中文系从事现代汉语和汉语方言学的教学研究工作至今。现为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方言学会理事。 

  钱先生注重调查研究,几十年间对山东许多县市及河北、浙江等省部分地区的汉语方言进行了深入的实地调查记音,厚积薄发,广泛占有资料,在此基础上细致扎实科学严谨地开展研究,近10多年来,出版了《烟台方言报告》、《博山方言研究》、《山东人学习普通话指南》等多种专著,并发表了《山东方言的分区》、《山东平度方言内部的语音异同》、《文登、荣成方言中古全浊平声的读音》、《河北省东南部三十九县市方音概况》、《嵊县长乐话语法三则》等一系列论文。其中《烟台方言报告》是我国文革后出版的第一部描写方言学著作,在汉语方言学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和影响。 

  1990年以来,由著名语言学家、山东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钱曾怡先生主编的《山东方言志丛书》陆续出版,《利津方言志》、《即墨方言志》、《德州方言志》、《平度方言志》、《牟平方言志》、《潍坊方言志》、《淄川方言志》、《寿光方言志》、《荣成方言志》、《聊城方言志》等,一本本散着墨香、带着亲情、凝结着丰富学术内涵和文化底蕴的著作即刻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好评如潮,许多人认为这套丛书非但见爱于今之学界,也必为后世史学家所重,誉其为高水平的学术佳作。同时,这套丛书也受到了海外华侨的欢迎。 

  1997年,由钱曾怡编写的《济南方言词典》出版,堪称老济南话的标本。2次共计印刷1730册以后,这本被称为“济南方言研究无法绕开的高山”的词典最终绝版,原定单价35.5元的它甚至已被炒到了466元。

  时隔20年,著名语言学家钱曾怡教授目前正在编写《济南方言研究》,这是对《济南方言词典》的补充和修订,一定意义上也是它的重生。

  老词典新生 85岁老教授新编《济南方言研究》 

  “词典特别注意甄别老城区读音与郊区读音,读完你能发现,目前一些流行的济南话配音和歌曲,其发音和措辞并不是老城区用法。”

  钱曾怡教授已经85岁高龄了,但仍然闲不住,她不仅每天坚持看书做学问,还把房间打扫得钟点工来了都无活可干。“最近几年,钱老师觉得济南方言的研究应该有一本更为全面的著作,因此萌生了写作《济南方言研究》的念头。”钱曾怡的关门弟子、山东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张燕芬如是说。

  在新书的编纂过程中,钱曾怡邀请了“济南话发音人”马俊凤参与。2013年底至2014年初,马俊凤等共计7位济南市民凭借其纯正的济南话口音当选为“济南话发音人”,他们的声音被永久收录在中国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山东库中,成为语言的活化石。钱曾怡邀请马俊凤来负责给《济南方言研究》提供回民区的济南方言语料。

  几年来,马俊凤非常珍视“济南话发音人”的身份,经常关注省市电视台播出的方言类节目。然而,这些节目并不能让她满意。“这些主持人说的大都是‘伪方言’,我看了就着急。”她说。

  其实,早在1997年,同样由钱曾怡编写出版的《济南方言词典》就曾担纲起记录济南方言的大任。从1991年接受编写任务开始,钱曾怡曾在3年多的时间里集中从事调查编纂,先后收集的词语近万条,经删减后收入词典约9000条。从内容来看,其已完全能够满足文艺作品创作与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的校正需求。“当年的疏漏和欠缺将在《济南方言研究》中得到修正和补足。”张燕芬说起老师钱曾怡编写《济南方言研究》的初衷,也表达了与时俱进的观点。

  马俊凤举例说,“咱老济南说白(bei)蛇(sha)传,你听听那些主持人念的什么?咱老济南说踹一脚(jue),但是有个女主持人说的是踹一脚(jiao)。现在很多济南孩子跟着电视节目名字,动不动就说’有么说么’,咱们内城的老济南不说‘么’,说‘嘛’,应该是‘有嘛说嘛’才对!”

  对于这种说法,张燕芬给出了另一种解释,“根据钱老师的调查,一般汉族老济南说‘么’,回民老济南说‘嘛’。”

  其实,1997年出版的《济南方言词典》已经注意到这种现象,并把这种现象称为语音的“文读与白读”、“新派读音与旧派读音”。书中写道,“济南市区方言的内部差异从语音看主要是文读和白读、新派和旧派的不同。文读接近于北京话,新派向北京话靠拢,所以有些文读音也是新派的口语音。例如,‘客’有(ke)和(kei)二音,前者是文读音也是新派口语音,后者是白读音也是老派音。”

  《济南方言词典》也曾特别注意甄别老城区读音与郊区读音的差别,而且一并收录。阅读后可发现,目前一些爆红于网络的济南话配音和歌曲,其发音和措辞并不是老城区用法。例如,济南网红艺人李逍遥曾凭借济南话版《蜡笔小新》一炮而红,但是配音中的“今们儿”(今天),词典中特意在该词条后注明“旧城区一般不说”。

  “《济南方言词典》只是一部词典,关注的是语词本身,比较分析做得很少,语音和语法方面的研究更是不充分。应该有一本更为全面的专著了。”张燕芬介绍。

责任编辑:李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