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齐风鲁韵 >齐鲁世家

颜氏家女、大孝之至——孝妇颜文姜

2016-05-05 10:12:00  作者:  来源:

  

  颜文姜祠古称灵泉庙,又称顺德夫人祠。当地相传:齐地孝妇颜文姜,孝侍公婆,远汲山泉水,不间寒暑,感动神明,泉出于室内汇流成河。文姜殁,在其草庙为神,后人在此建庙,即颜文姜祠。该祠位于博山城郊西南境内凤凰山下,是一座历史悠久且具有浓郁民族风格的古典建筑群。

  “顺德”的传说

  在从前爹娘包办买卖婚姻的世道里,流传着 " 冲喜 " 的坏风俗,男的病得不中用了,婆家要娶,妇方也得去。那时候,凤凰山前住着户姓郭的人家,老两口有一男一女,给儿子说下了青州府颜家庄的一门亲事。未过门的媳妇叫颜文姜。她十九年那年,婆婆想把她娶进门,偏偏在这时候儿子得了重病,眼看就不行了。公公主张把日子往后拖拖,婆婆说: " 定下媳妇,买下的马,这阵不娶还等什么时候? " 儿子病得越重,她娶得越急,还说给儿子冲喜呢!可怜颜文姜早晨进了郭家的门,没过一个时辰就做了寡妇。她心想,公公婆婆这么大年纪了,小姑又小,自己要是不支撑这个家,叫老人小姑怎么办?不管怎样,不能闪得他们树倒无荫。颜文姜不光心地善良,还又能干勤快,她上侍候公婆,下照看小姑,上炕剪子下炕刀,给一家人做了棉的做单的,做了吃的喝的,真是从早忙到晚,夜里还推磨到四更。天有阴晴,月有圆缺。可是颜文姜,日接月,月接年的,年头到年底,总是这样苦苦地忙活着。

  公公待她还好,婆婆却又狠又毒,一包坏心眼子。她转过身骂儿媳妇是 " 扫帚星 " ,掉过脸又骂儿媳妇是 " 丧门旋 " ,也从来不让颜文姜走娘家。不用说颜文姜有多么想爹娘了。骂她能忍,苦她能熬,说到做活上,她常想,自己有两只手,力气使了还会有!可是成年不叫回娘家看看,心里真想得慌,她央告说: " 让我回趟娘家吧! " 婆婆马上板着脸说: " 不行! "

  有一天,娘家托人捎口信来,叫她回去看看,公公还通情达理,答应了。婆婆见公公应承了,当着捎信人的面,想要阻挡,又抓不住引子,也只得勉强地放了口。

  捎信的人刚刚离了门,婆婆便骂道: " 想要脱身走?哼!你这么个蚂蚱媳妇,不怕飞了你,要走娘家那也行,可得当天去,当天回。 "

  这明摆的是刁难她。从凤凰山前到青州的颜家庄,少说也有 20 里的山石路,颜文姜一听,心里犯了难:爬山越岭去 20 里,回 20 里,当天打来回,往返就是 40 里,时间都跑在路上啦!可是又一想,怎么也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呀!哪怕是回娘家看一眼也好。

  颜文姜生怕婆婆变了卦,一句旁的话也没敢言语,连忙答应了。

  真是背晦老的连阴天,不会难为一桩便罢手的。婆婆见这一招难不住颜文姜,立时又生出歪主意,说道: " 你答应啦,也不能叫你清身空手的去!你把这块布拿上,回来得给我做成七双鞋,八双袜!接着葫芦抠籽,这可是规定下来的数,少我一件也不行。 "

  颜文姜听了,心里真是雪上加霜。来回走四十里山路,还要做七双鞋八双袜,这不是把人往死道上逼吗?可是她还是一句怨言也没有,又连忙地答应了。

  两桩事都没难住颜文姜,婆婆没了法,气哼哼地让儿媳妇走了。

  真是禁住身子禁不住心,颜文姜离了婆家门,走得星飞那么样快。她的心里乐一阵,愁一阵,乐得是就是见着爹娘了;愁得是七双鞋八双袜,做不起来怎么办?

  说起来真够苦的了,颜文姜回到娘家,不光自己两手不停地忙,连左邻右舍,大姑大姨,加上以前的耍伴,都帮着她钻针攘指头的做。要能有办法把日头拽住该多好呀,可是不学得午过了。天快黑了,紧忙快忙,做起了六双鞋八双袜了,只有一双鞋还没来及做好,颜文姜就急急忙忙地动身回婆家了。

  婆婆还兜着豆子,寻锅要炒哩,正没法煞气,就为这一双鞋没做起来,抓这个引子把颜文姜狠狠地打了一顿。

  那阵,凤凰山前没有甜水,要喝甜水得到十里外的石马去挑。上那石马村,爬山越岭不说,中间还得走一段老长的石头蛋子路,要多难走有多难走。为了一家人能喝上甜水,不管是三伏六月,日头火毒,还是次序冬数九,北风如刀,颜文姜也是照常去挑。真个是,天下就有那么一种蛇蝎般的人,一万个形容不尽他那些恶处。婆婆就这样千势百样地凌辱作贱颜文姜还嫌不够,走思生想地又生出了坏点子:特为地做了一对尖底筲,叫颜文姜挑水用,这样,一担水上肩路上连歇息一下也不能够。光直走不住下,便是铁打的肩膀也受不了呀!

  一天, 颜文姜挑着尖底筲又去石马挑水,那正是伏顶子时候,她尽管动身早,去的路上也没敢歇歇,紧撵紧撵的,到了石马村打上水,天就大半头午了。人都说:冷在三九,热在中伏,那日头火毒火毒的,颜文姜挑着一大担水,过了一弯又一弯,上了一坡又一坡,走完了石头蛋子路,爬到了石马岭上面。远路无轻担,累得她气喘喘的,通身汗湿得水浇一样。她望着山山岭岭,说道: " 黄河还有澄清日,我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熬到头呀! " 话声才落,就听到 " 咴咴 " 的一声马叫,转脸看到一个白胡子老汉牵着匹白马走了过来。

  这老汉善模善样,一看就知道是个善良厚道的人。老汉站住了,说: " 看你累得汗暴露水的,快放下歇歇吧! " 颜文姜道: " 这挑的是尖底筲,没法放呀。 " 老汉笑了笑,说: " 这好办。 " 只见他用马鞭朝青石上指了指,青石板上立时出现了两个窝落,不大不小,不深不浅,可帮可底正好能放下两个尖底筲。直到如今石马岭上还有两个窝落,传说,那老汉是太白金星。

  打这以后,颜文姜挑水时,到了石马岭,便能够放下担子歇一歇了。有一次,她在那地方遇到了老汉,老汉说: " 我这马渴了,你把筲里的水给我的马饮饮吧? " 颜文姜忙答应说: " 用前面这一筲饮,回去我喝,后面那一筲给公公婆婆喝。 " 饮完了马,老汉送给了她一支鞭子,嘱咐说: " 你回家把这鞭子放进水缸里,用水时就提一提,多用多提,少用少提,千万不要提过了头,还得记住,这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然,会出危险的。 " 说完,一阵风过来,老汉和马一起都不见了。

  颜文姜回家以后,悄没声地把马鞭放进了屋里的水缸里,试一试果然不差,只要把马鞭子轻轻一提,水缸的水立刻就满了。从此,她再也不用爬山越岭到石马村去挑水了。

责任编辑: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