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齐风鲁韵 >齐鲁世家

滨州杜氏传奇:一门之盛 甲于天下

2016-07-21 10:15:00  作者:董连旺  来源:山东黄河网

  杜受田来到山东赈灾地点后,置暑湿于不顾,宵衣旰食,察民情,问疾苦,与山东布政使刘源灏、江宁布政使祁宿藻核定施赈章程,安抚灾民。杜桂荣的十四世祖是杜尊,为杜谔之弟,也是八大院的主人之一,曾祖杜受履为道光晚年间进士,曾任安徽桐城县知县。

杜受田画像

  滨州城区往北10余公里,是古滨州的老城所在地。由于古城池的造型像一只振翅高飞的凤凰,滨州老城被誉为“凤凰城”。在“凤凰的心脏”位置,有一处跨越明清两代的名门望族的故居,由于该处院落背靠滨州知州衙门,所以被称为“衙门前的杜家”。

  滨州杜家,久有“一门之盛,甲于天下”的美誉,曾以“一门十二进士”、“四世六翰林”、“满门皆清官”而闻名华夏,被誉为“滨州第一家族”。明末的江西、湖广布政使杜诗、甘肃巡抚杜承式,清初的河南参政杜漺,清中的侍郎杜堮,到清朝咸丰年间咸丰皇帝的恩师、协办大学士杜受田以及其子军机大臣杜翰等,将杜家推向历史最高峰。

  杜氏故居,是众多杜氏名臣的故居,也是杜受田幼年到青少年时代生活、学习的地方。大院是明朝万历年间由杜受田的第八世祖,江西、湖广布政使杜诗始建,距今约400多年的历史。因是八世祖“方伯公”杜诗的住宅,这处宅院有“方伯第”之称;又因杜受田是协办大学士,“相国”是对大学士的尊称,杜受田故居又称“相国第”。

  后来,随着杜家族人的各奔东西,这处偌大的院落渐渐人稀院冷。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鬼子占据了杜家大院,不少房屋遭到破坏。解放后,这里曾做过学堂,再后来由于多年无人照料,很多房子都已经坍塌,院落破败不堪,院内杂草丛生。

  2009年初,滨城区委、区政府将杜受田故居保护修复工程列为全区重点工程,按照“修旧如旧、尊重历史、还其原貌”的原则,成立了杜受田故居保护修复工程指挥部,按原貌的整体布局,参照梁思成《青史营造则例》的法则与则略的做法,开始对杜受田故居进行保护修复。2010年“五一”前夕,一期工程全部竣工,修复后的28个院落、200余间房屋正式对外开放。

  杜受田,清山东滨州旧城里人(今滨城区南街杜家)。1787年生,官宦诗书人家出身。清咸丰皇帝之师。其父杜堮为清嘉庆时期翰林院编修,礼部左侍郎。其家世显赫,久有“书香官宦门第,进士多人之家”,因杜家“一门七进士”、“父子五翰林”,并有加授“太师太保”的高官,《中国文学大词典》、《书画大词典》、《中国名人大词典》对其家均有记载。

  杜受田轶闻之双龙跪臣

  咸丰皇帝小时贪玩,完成不了杜受田讲的功课。有一次,杜先生对其罚跪,正好被道光皇帝碰到,道光非常生气,便在门外说:“念书是君王,不念书也是君王。”杜受田一听,不仅没有道歉,还说道:“念书识字的君王是明君,不念书识字的君王是昏君。”道光一听,心想这才是真正为太子负责的人,便忙走进屋里撩衣跪倒,给杜受田叩头。杜受田一看,急忙上前扶起道光。道光对太子说:“从今往后不要再贪玩,要好好听杜先生讲书。”

  杜受田轶闻之二王夺谪

  四皇子奕宁沉静温和,六皇子奕诉机敏好动。究竟传位于谁,道光皇帝决定不下。一年春日,道光皇帝领诸皇子往南苑围猎,考察诸子身手。奕诉表现最为突出,几乎箭无虚发,面露得色。奕宁无法竞争,便依照老师杜受田的授计,未放一箭。道光皇帝问其故,答道:“时方春,鸟兽孳育,不忍伤生以干天和,且不欲以弓马一日之长与诸弟争高低。”道光高兴地说:“此真帝者之言。”但此次小胜并没有打消道光皇帝的顾虑。道光皇帝临死前,又一次将众皇子叫来,最后考察以立皇储。杜受田深知奕宁辩才不佳,便教其如此如此。是时,诸皇子对道光的垂询对答如流,奕宁却只是跪在地上抽泣流泪,道:“儿臣日夜对上苍祈祷,惟愿皇阿玛早日康复,此乃国家万民之幸,儿臣之幸也。”最终以亲情坚定了道光传位决心。

  杜受田之死

  咸丰元年,杜受田调管礼部。二年六月,山东一带连降大雨,滨州等三十余州县受灾严重,大水淹没庄稼,民宅倒塌,舟行陆道,鱼虾遍野,沿河居民漂溺殆尽,一片萧瑟凄惨景象。杜受田每想到家乡水灾饥民,痛裂肝肠,便向皇上奏道:山东及江南一带,灾广民众,

  赈恤不可缓。杜受田又说:“山东是我故乡,自己有义不容辞的责任,老臣愿随行筹办赈务。”杜受田接此任后,日夜兼程,驰赴灾区。

  某日天色已晚,杜受田行至现滨州市西一村落住下,此地离其家乡老滨县城仅有10余里的路程,随行劝其回家探望,杜受田说:“贼氛未清,河患未平,怎能念及乡情?”第二天,乡亲们听说杜受田赈灾至此,一早涌来探望,却早已不见踪影。众人感佩之至,为了纪念他,将其曾经住过的这家店取名曰杜店,据说这就是今滨州市滨城区杜店镇的来历。

  杜受田来到山东赈灾地点后,置暑湿于不顾,宵衣旰食,察民情,问疾苦,与山东布政使刘源灏、江宁布政使祁宿藻核定施赈章程,安抚灾民。杜受田办理完山东赈灾事务后,又驰赴江南,冒暑遄征。不料由于昼夜劳顿,感受暑湿,触旧患肝症。然靠精神支撑,致力公务不辍。七月八日,杜受田将江南赈务情形奏报朝廷,而言不称病。不料病势陡转,医药无效,于七月九日卒于江苏清江浦驿台,终年六十六岁。

  杜受田之死,咸丰皇帝万分悲痛。灵柩抵京,咸丰皇帝亲往杜宅祭奠,抚棺痛哭,并赐陀罗经被一袭,赏银五千两治丧。追赠杜为太师大学士,谥号“文正”。按清朝定例,凡大臣应否予谥,应由礼部先行奏请,唯杜受田不同,钦定谥号“文正”,可见恩宠倍至,无以复加。咸丰三年十月初四日起柩归里,恭亲王祖奠目送,咸丰赐祭酒一坛,派散秩大臣承志前往祭奠,还钦赐金镐、玉锹,意使灵柩归故时,逢山开山,遇水搭桥,凡碍灵柩前进之物均可铲除。“太师大学士”和“文正”是人臣中最高级的一种册封,清嘉庆以来汉族大臣被追封太师大学士者,仅杜受田一人而已。

责任编辑:潘瑞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