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齐风鲁韵 >齐鲁世家

潍县郭氏的教育基因

2017-05-11 15:17:00  作者:朱洪蕾  来源:齐鲁晚报

郭茂海在家中翻看族谱。  

  

闹市中的郭味蕖故居 

  郭家在潍500多年,累世而居,科甲蝉联,学业积长,儒雅相传,在家世中可以拉出一长串学者名单,而在这些人才背后,是郭氏对育人独有的心得。在潍县,郭氏从一开始就做着教书育人的事情,并一直坚持下来。无论是在本地还是到外地为官,不管是家族内还是周边四邻中,郭氏族人始终没变的是对教育的热爱。

  写文章记述教子心得 

  想要教育好别人,关键是先提升自己。重视对家族内部成员的教育,让郭氏家族在各个方面都不落人后。

  郭氏后人郭茂海介绍,通过言传身教和各种家规家训对晚辈进行鞭策,这是郭氏家族几百年来一直沿袭的教子方式。

  除了入家塾接受系统教育,郭茂海说,长辈浓厚的国学素养、父母的训导以及兄弟之间的交流,对一代代族人成为俊才帮助很大。

  明朝末年担任过户部尚书的郭尚友极其重视对儿子的教育,并有自己的心得。他撰写了一篇文章叫《爱劳轩答问草叙》,其中详细记述了对儿子的教育过程。

  据《爱劳轩答问草叙》记载,郭尚友在闲暇时喜欢督促儿子学习,但是儿子不喜欢做学问,跟他说,只要知道过去的经典文章就够了,没必要真的一定要成为一代文宗。郭尚友回答说,现在的君王用仁义治理天下,用的是时文,你生在现在,却只学习古法,即便你学习的那些过去的东西有用,但在现在这个时代能用得上吗?儿子听后,又开始学习当时的文章。

  在做学问的过程中,其子有时候弄不明白文章的意思,去请教郭尚友,这时郭尚友才发现儿子的文章有很多谬误。他于是反省自己的教育方法,发现自己在教育过程中只是让儿子学习文章,却没有在儿子学习过程中为其解惑,导致儿子只习句读,学业出现问题。通过不断反省,他一步步改进教育方式,并为此专门写下《爱劳轩答问草叙》,当做家族后人教育孩子的纲要。

  郭氏后人郭聿宏表示,郭尚友的儿子原本厌学,但郭尚友特别注重教育方式,一方面向儿子阐明利弊,另一方面又不断分析反省自己的教子方法,终让儿子学有所成,而《爱劳轩答问草叙》则成了郭氏家族极佳的育儿经,至今受用。

  在督促子女学习上,郭氏族人一直都不懈怠。清代,郭伟业九岁丧父,他的母亲认为“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严令其读书之余,无事不许出门,而且所交之人必须得是正人君子。郭伟业恪守母训,对人彬彬有礼,逢事必先禀告母亲。如此深受家教影响,郭伟业“所交正人,而尤喜文士”,“聚首必纵论经艺”,他还与时任县令的郑板桥成为文字交。到了晚年,郭伟业更是以中医济世,凡伤科诸书无不熟悉,还写了一本医学的书。

  郭茂海介绍,另一位清代郭氏族人郭熊飞幼时家境贫寒,他的母亲也让其立志读书。后来父亲去世,郭熊飞家里更加贫困。据家谱记载,在大雪之夜,一面破窗前,点着油灯,其母忙着织布,郭熊飞就与两个弟弟在一旁读书。当小儿子因为读书时间长忍不住打盹时,当妈的非常生气,拿着针想刺他,说:“刺汝所以爱汝也。”郭熊飞后来考中进士,累官至直隶布政使,诰授通奉大夫。

  如此重视教育,郭氏家族基本上历代都有为官者,官职最高者当数曾担任过户部尚书的郭尚友。而随着文风日盛,郭氏家族在潍县的文化影响力也迅速集聚。据《潍县志稿》记载,潍邑明末有清出刊问世的文集、遗草印谱计三百二十多卷,而郭氏家族手笔者有一百四十多卷,占总数的四成以上,一百二十多位作者中郭氏也占了五十四位。另据郭茂海介绍,至今在山东省图书馆内,还有上百位郭氏先人留下的手稿。

  办小学向所有人免费 

  在潍县郭氏家族中,女性也被给予了同等的读书权利。83岁的郭玉聪回忆起当年上学的情况,“六岁那年,大伯要求我去上学,我就到家族办的学校去报到了。”学有所成后,郭玉聪成了一名教师,而郭茂海、郭聿宏等都曾是她的学生,后来,郭茂海、郭聿宏也成了教师。

  若推族人教书的源流,可至潍县郭家始祖郭礼。在迁居潍县之前,郭礼就是一名教书先生,后人继承了他教书育人的作风,即便成为高官,也不忘教化四方。

  清代的郭一璐任饶州知府时,督建“淡湖书院”,在当地培养了大批名士,饶州十年间科考中第者竟达数十人。

  另一位族人郭梦龄在清代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升任四川顺庆府知府,当时“顺庆为川北剧郡,号难治”。郭梦龄坚持重教兴文,顺庆有一个朱凤书院,但年久失修,致当地文风日颓。于是,郭梦龄捐出俸禄,对书院进行修缮,并扩大规模,拨付充裕的公款支持兴学。此后,四方学子纷至沓来,朱凤书院中书声朗朗,出类拔萃者层出不穷,很多人高中进士。

  在潍县当地,郭氏族人也一直热心教化乡邻。乾隆二十四年,知县韩光德率先捐俸银三百两,号召当地士绅、盐商、铺户捐款,郭伟勣等人捐银一千一百两,用于建设“潍阳书院”。郭茂海介绍,清朝末年,科举制度走向衰亡,受维新思想的影响,各地大办学堂,郭氏后裔中一些有识之士计划兴办教育以开发民智,在郭恩元等人倡导下,举全族之力,将多处郭家的家塾合并,于宣统二年(1910年)成立了“郭氏小学堂”。学堂由郭氏族人组成校董会,购置教学设备,聘请学养高的教师,短时间内由办学初期的十几名学生发展到二百多名学生。

  郭玉聪介绍,虽然学堂是郭氏的私立小学,但不仅对族人免费,对所有来学校上学的学生也免费。而且学校的各种教学设备齐全,与当时潍县的公办学校相比,各个方面都处于领先地位。正因如此,1915年,民国教育部派人到潍县视察教育现状时,认为郭氏小学堂最优,并授予教育部二等“嘉祥章”。

  郭茂海表示,近代郭氏在兴办教育中涌现出众多热心的族人,但是对潍县教育事业贡献最大者首推郭恩敷。

  戊戌变法后,郭恩敷辞官归里,决心兴教救国。郭恩敷重建“潍阳书院”,自任算学讲席,并在诸城的“观海书院”讲学,培养出数千数学人才。

  1903年,郭恩敷与同仁以研究新学开通风气为主旨,首创潍县自由研究学术之团体——智群学社,并任社长,该社附设“智学小学堂”来实施国民教育。

  在此期间,“潍阳书院”改为初级师范学堂,郭恩敷任监督。1913年四月,该学堂改为潍县县立中学,学界公推他任校长。1916年,潍县筹集军费时,拟挪用教育经费,他据理力争,方使学校赖以维持。经过历次沿革,该学校成为现潍坊一中,为山东省重点中学。

  潍坊博物馆研究员孙敬明对郭氏家族在教育方面的贡献评价很高,“郭氏家族科举发家,骨子里注重教育,注重学问。不管是在外面做官的设立学校,还是设立家堂,鼓励贫穷子弟读书奋进,一个人受到教育了,就有灵魂了,无论何时,抓教育都是对的。”

  在热心办教育之外,郭氏族人以他们的行动为乡邻做榜样。郭伟业不仅平日孝敬母亲,恪守母训,还与弟郭伟勣亲密无间,“同居六十年,而妻子奴婢之奉,衣食货财之入,无毫末私”,“潍之称孝友者咸首推焉”,郭茂海表示。

  在睦邻教化、援助乡邻方面,郭尚友堪称楷模。郭茂海介绍,郭尚友罢职回潍后正值山东大灾,潍县尤为严重,饥民流离饿殍遍野,他贡献出粮食千余石,分发给缺粮的百姓。第二年仍闹灾荒,郭尚友“为粥食饿者存活数千人”。

  郭尚友辞官回归故里后,一天有一邻人酒醉横卧在尚友大门外,似堵门耍横,家中有人要报官,郭尚友止住众人说,“不可,颜子犯而不校,娄公唾面自干,吾师古人矣。”此人酒醒后,邻里都指责他,让他向郭尚友赔罪,可他只答应去道个歉。不过,等见到郭尚友后,他竟然跪伏于地不敢仰视,出来后才对众人说,见到郭尚友后,观其貌听其言,才明白这都是我的错啊。就此,他决定改过自新。

  画作进了人民大会堂 

  重视教育,使郭氏家族有了丰厚的文化积淀。这种积淀不但表现在经史文学方面,翰墨丹青的成就亦独领风骚。

  郭兰村所画的“水浒人物绣像”一百单八将,形态各异,栩栩如生,入选1952年全国第一届画展。作为一位工艺美术大师,他还设计了不少风筝,其中各种历史人物、禽鸟、草虫造型优美,色彩鲜明,极具收藏价值,对鸢都潍坊的风筝发展颇有贡献。

  在书画艺术上,名气最大者为郭味蕖先生。他青少年时期学西画,考入上海艺专,继而感悟到“中国人更应该懂得中国画”,决定回归国学传统,后师从黄宾虹习画史画论,临摹古代原作。

  郭味蕖之孙、担任郭味蕖美术馆馆长的郭远航向记者介绍,郭味蕖的涉猎范围极广,金石考古、书画鉴赏等方面均有独到之处。他的大幅花鸟画还留于人民大会堂中央厅、北京厅、广西厅、山东厅等处。

  郭味蕖的艺术造诣曾得到齐白石的赏识,1955年,齐白石就给郭味蕖画的两幅画题了字。

  晚年恰逢“文革”,郭味蕖受到批斗。回到故乡后,郭味蕖住在颜家园内,虽然园子比较大,但是他只能住在其中的一间小房子里。除了自己的作品,郭味蕖原本还有很多收藏,包括徐悲鸿、黄宾虹等人的真迹,但他最后却是两手空空,什么都没带回老家。

  郭远航介绍,郭味蕖把居住的颜家园称为“疏园”,自号“散翁”,意在表示疏远、离散的老人之意。郭远航表示,虽然受到了巨大打击,但是郭味蕖还是在晚年写出了“比岳家军从天而降,如黄河水导海以归”、“归来画兴浓于酒,病起文心壮如雷”等诗句,来表明自己的心迹:虽历尽磨难,不坠青云之志。

  后来,郭味蕖的后人在潍坊筹办郭味蕖美术馆,因经费困难,曾卖出一些收藏的名家字画,但郭味蕖的画作一幅都没卖。郭远航介绍,原本想过要卖一些,但是奶奶坚决不同意。

  在郭远航看来,不管有多大的文学成就或是艺术成就,郭家人始终都没有远离教育战线。爷爷郭味蕖是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三叔郭怡孮同样是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郭远航介绍,郭味蕖的几个儿子,除了大伯英年早逝之外,其他人都从事教育工作。

  由于时代变迁,曾经被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写诗称赞的郭氏众多园林、祠堂尽皆被毁,郭茂海介绍,郭味蕖故居已成为潍县郭氏仅存的一处地理标志。

责任编辑:李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