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齐风鲁韵 >文化山东

你知道济南最早的博物馆107岁了吗?

2017-05-18 10:27:00  作者:  来源:齐鲁壹点

  老山水沟(现趵突泉南路)中段向西有条通往齐鲁医院后门的街道叫广智院街,它是根据这条街上一座同名建筑命名的。一条街道由一座建筑命名,可见这座建筑有多么高的知名度。的确,当年这所名曰广智院的建筑虽然只是一处博物馆,却远近闻名风光无限,在当年的山东曾创下过多个博览之最:规模最大、展品最全、形式最活、参展时间最久、参展人数最多等等。这在一百多年前的中国极为罕见,堪称中国博览史上的一朵奇葩。

  广智院的建造者是一个中国名字叫怀恩光(1858--1926)的英国人,此人是英国基督教津礼会的教士,1880年被教会派往中国,传教于我省青州一带。1904年调往济南,在山东基督教共和大学(齐鲁大学前身)神学院任教。1887年他还在青州的时候,就创建过一个博古堂(算不上博物馆,但称得上是博物馆的雏形),尽管规模不大却很有影响,受到当地人追捧,对帮助他传教和普及科学知识发挥了重要作用。到济南后他十分看重济南得天独厚的自然和人文环境,决定在这里再筹建一处更大规模的博物馆。为此,他报请英国津礼会批准,并申领了6500英镑筹建经费,最终于1910年在南关山水沟西侧将展馆建成,取“广智者,言见之而广其智识也”之意,将其命名为“广智院”。 

  且不说广智院开馆后有多么火爆,单就建筑本身而言,在当时的济南已是十分抢眼,算不上济南最好,但用老济南人的话说,那也是“十分了得,相当场面儿”。

  这是一个由多栋单体建筑组成的平房建筑群,其建筑风格既继承了中国传统,又借鉴了西方之长,以主体建筑陈列厅为例,从外观看像中国的宫殿,中轴对称,规模庞大,气势雄伟,端庄典雅;而内部结构则像西方的教堂,空间开阔,通顺紧凑,空气流畅,采光充分,整个设计堪称完美。还有周围配套的诸如研究所、布道堂、阅览室、接待室等建筑小品,一个个也都玲珑别致,韵味十足。更妙的是各单体之间的串连衔接,既有引廊牵手,又有石径领路,还有花墙护卫和月亮门呼应,可谓匠心独运,别开生面。

  广智院是1911年1月30日(辛亥年正月初一)开馆的,开馆当天便门庭若市观众爆棚,“到广智院看西洋景”成了此后多年人们趋之若鹜的热门话题。广智院入口处有一个自动计数器(在当时也算是个高科技玩意儿了),据它统计,观众最多时一天曾到过9000人次,年均总量在20到30万之间,1930年居然创出过40万人次的奇迹!这绝对是个了不起的数字,因为济南市区当时的人口总量也达不到这个数。

  广智院不仅百姓喜欢,还吸引了国内外一些知名学者、政坛名流、商界大咖慕名前来,譬如黄炎培、胡适、老舍等。老舍还写了一篇名为《广智院》的散文,对广智院进行了生动形象令人捧腹的介绍。天津有个林墨青,是一位平民教育家,他专程来广智院学习考察,回去办了一个压缩版的广智馆,让广智院在北方有了一个小老弟。著名爱国华侨领袖、曾创立了厦门大学的陈嘉庚先生,在从北京返程途中也专程下车到广智院参观,回到厦门老家便买了一座小岛,比照广智院的样子建了一个规模更大的科普园地,名曰“集美鳌园”,使广智院在南方多了一个亲姊妹。

  广智院之所以如此火爆,是因为它具有其他博物馆无可匹敌的两大特色。

  一是内容丰富,展品多样。广智院建成后,亲自担任院长的怀恩光把青州博古堂的藏品悉数搬来,然后天南海北八方奔走,又征集到更多更稀缺更珍贵的标本文物共10000多件,整个展室分天文、地理、动物、植物、生理、卫生、文化、艺术等13个门类,共布展了2000余个实物组合。在这里人们可以看到巨头鲸、扬子鳄、大熊猫、金丝猴等各种动物标本,看到金字塔、雅典卫城、希腊圣殿等微缩景观,看到冰川、河流、高山、峡谷等地壳变动的截面模型,看到银河、太阳、月亮、地球的仿真运转……大量过去人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如今却看得见摸得着的展品,把一个精彩纷呈的外部世界展示于众,让参观者目瞪口呆、大饱眼福。

当年广智院展出的鲸骸

  二是形式多样,生动活泼。广智院的布展新颖、奇特、富有创意,在这里见不到死板僵硬的灌输,也没有空洞干瘪的说教,它所宣传普及的东西,都是以形象逼真的实物或事例,通过寓教于乐的方式让观众自觉接受的。譬如展室里有一架黄河泺口铁桥的微缩模型,一列火车正从桥上飞速通过,风驰电掣,犹如闪电;而桥下则是一辆深陷泥潭寸步难行的老牛破车,赶车人喊天不应,呼地不灵,仰面长叹,痛苦不堪。从观众同情的表情和直勾勾望着火车发呆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们对落后生产力的无奈和对科技进步的向往。

  再如展室里用泥巴塑造了两条小巷,一条干净整洁,无污无尘,人们满面红光,精神饱满,身体健康;另一条则垃圾遍地,污浊不堪,有个人正用脏手捧着在啃西瓜,瓜瓤上爬满了大大小小的绿头苍蝇。吃着吃着那人便手捧肚皮、龇牙咧嘴、痛苦不堪地趴倒在地下。观众们会心一笑的同时,自然就对“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的陈腐观念产生了动摇。正是这种科学与愚昧、进步与落后的强烈反差使观众感到震撼,不经意间便在心中种下了科学、进步与文明的种子。

  在后来的岁月中,广智院饱经风雨,历经沧桑。1954年,山东省博物馆成立,当时的馆址分为东西两院,广智院承担的是东院的展览任务。20世纪90年代初,省博迁移新址,广智院由此退出了历史舞台,部分附属建筑物也被拆除,好在陈列大厅被保留了下来。2013年,广智院因在全国博物馆建筑史上的重要地位,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如今,广智院静卧在齐鲁医院内,尽管已被封闭隔离,但人们从它门前路过,仍能从石头台阶、半圆门额、拱券雕花、六棱石柱,以及大门两侧平房外墙上那些漂亮的六角等边雕花木窗上,感受到它不同凡响的美丽,领略到它大家闺秀的风采。

责任编辑:李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