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墨丹青 >传世研究

范治斌:写实主义与水墨传统的融汇

2017-09-13 09:40:00  作者:  来源:中国书画网

范治斌:写实主义与水墨传统的融汇
范治斌人物画
 

 范治斌:写实主义与水墨传统的融汇
范治斌花鸟画

  艺术的修炼需要海量的时间和精力,因此,与其他行当的从业者相比,艺术家的青春期被无情又幸福地延长了。范治斌出生于1972年,在画界还可以属于青年画家,不过他的作品经过千锤百炼,已经卓然自立了。我们对范治斌水墨画的理解和认识,经历了由感性到理性的上升过程。起初只是被其精妙的水墨、雅逸的格调所吸引,讲不出究竟好在哪里,胜在何处。时间久了,便从近现代中国美术的嬗变演进中窥见了一些脉络。自近世西学东渐以来,许多画家致力于中西绘画融合的探索,诸如徐悲鸿、蒋兆和、林风眠、刘海粟等先生,他们借鉴了西方绘画并将之与中国画融会贯通,开创了当时的水墨新潮流,并影响了一批又一批的画家。徐悲鸿、蒋兆和探索西欧学院派写实主义与中国传统线描的嫁接融合,林风眠寻绎西方现代主义与中国民间艺术的契合点,刘海粟探索中国画与后印象主义的共通处。从所受教育和作品面貌看,范治斌是传承徐蒋体系一脉(尽管没有直接师承关系)。这里应当指出,这种西方写实主义与中国水墨融合的探索,情况很复杂,并不都是成功经验,其间也涌现出不少用毛笔和墨汁去画素描的不中不西、毫无品格的平庸之作、失败之作。这样的作品既没有得到西方绘画的精髓,又失去了中国艺术的韵味。但范治斌是这种新水墨探索的成功者、佼佼者,他的作品造型严谨,又有中国画所强调的“古意”,他的文化修养和书法功底融入到绘画实践中,笔下有精神内涵、有书写意味,有意境和格调。范治斌在《我的自述》中写道:“在鲁美,虽然我实践的是水墨画,但看的最多的,却是西方的艺术。这也可能与鲁美的油版雕处于强势有关。在图书馆,我看了大量的西方绘画作品,眼界开阔,很迷恋其丰富的艺术效果,总想着怎样把一些效果运用于水墨画之中。我们的学院教育是西式的,虽然我的专业是国画,所学已不是早年的传统,因此,我们的作品不具有纯正的古典气质。我既热爱西式的艺术传统,喜欢文艺复兴时期和印象主义时期的素描色彩、现代丰富而多元的艺术观念与作品,也深深地迷恋着水墨的氤氲、淋漓和它空灵透明的东方气质。这使我常处在一种迷惑和矛盾状态中,但更多的时候,我在琢磨素描中严谨的方式怎样与水墨融洽地结合,互补折损,,还能彰显水墨的魅力?我知道有许多人在尝试,但能解决好这个矛盾是非常困难的。常见的是,造型严谨了水墨则僵死枯燥,也许厚重繁复却有失灵动滋润;水墨滋润了造型却流于概念和简单,也许恣肆淋漓却形象涣散。这一体的两面,运用得好是一种艺术的高度。在我的实践中,自然也不断往这个方向做着努力。”应当明确肯定,他的这种努力取得了来之不易的阶段性进展,他的水墨探索是近现代以来中西融合一脉的水墨画领域的新成绩,他是一位优秀的中国水墨画家,为当代的新水墨探索作出了不容忽视的贡献。
 

范治斌:写实主义与水墨传统的融汇
范治斌人物画
 

范治斌:写实主义与水墨传统的融汇
范治斌作品
 

  范治斌分别在南开大学、鲁迅美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读书求学,读了本科、硕士、博士,先后师从范曾、赵奇、冯远等先生。他是纯正的学院派画家,多年的求学探索使他练就了扎实的写实功底,也练就了非凡的笔墨能力。他的作品既有西方绘画的严谨写实,又有中国水墨的挥洒写意,既注重对物象的表现,更强调对情趣的表达。他用细腻、丰富的水墨艺术语言征服观众,并在当代画界独树一帜,独标风骨,与前贤、与时人拉开了距离,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他那种有自家面貌的绘画已在当代画坛形成不小的影响力,有众多的追随者模仿他的作品便是明证。当然,模仿只是学艺的一个必经阶段,齐白石那句“学我者生,似我者死”的论断时刻提醒着艺术青年们要勇于自己探路,就像范治斌那样执着追求。真正的大家、大师都适用于那句时髦的广告语:“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范治斌:写实主义与水墨传统的融汇
范治斌人物画
 

范治斌:写实主义与水墨传统的融汇
范治斌花鸟画
 

  范治斌的作品包括人物、风景、山水、花鸟等题材,他早期注重写实地描绘形象,后又注重技法手段所表现出的效果,又转入注重作品中艺术家人格与精神的呈现。他的人物画创作从早期的《茶馆组画》发展到后来的《高原纪行》等一系列肖像作品,其中的心路轨迹即是试图从已有的写实、写真、写意的审美价值求取中超拔出来,用以抒发一己情怀并表现独特的审美趣味。多年来,范治斌孜孜不倦地致力于写生,他说过“写生是我的常态,我的很多作品都是自然环境中写生而来。”范治斌早期景物写生,大多是运用西方绘画的方法,多注重透视虚实,推崇凡高、伦勃朗,点线入微,繁复芜密,极刻画之能事,后略施淡彩,后来他重读经典,学习古人,在风景和山水方面,他认真钻研元人笔墨和宋人经营丘壑位置之法。在范治斌眼中,一切美好的、向善的事物都有着穿透时光的魅力。即便时间再久,也无法抹去它最初的光辉。正如他重读经典,追慕前贤作品之后的感悟:“回望那些宋画、元画甚至是古老的壁画,我们从不会认为它过时,甚至会觉得它蕴含着某种现代感。无论放在怎样的环境里,这些作品都不会逊色,甚至更美。当他游历了峨山蜀水,湘西滇南后,领略了各地山川风貌、人文风俗、草木特性,由是心胸豁然,境界升华。他很高产,作品数量多,作品整体质量高,许多妙手偶得的佳作可谓清新俊逸,秀雅唯美。我想他的这种美学倾向是他的先天因素和后天环境综合所致,他出生在呼和浩特,虽然也曾受过蒙古高原粗犷、壮美的文化陶冶,但其父亲是四川人,母亲是河南人。因此他的基因里不乏巴蜀的清奇和中原的灵秀,求学阶段又先后辗转天津、辽宁、北京多地,见贤思齐,广泛吸取文艺营养,所以说他身上的文化基因是丰富多样的,正是这种多样文化的交融成就了他艺术的独特性。把他的画放到内蒙古去,会在众多粗犷类型的作品中跳出来,把他的画放到江南去,却又不同于南方画风的那种纤巧柔美。他的画属于民族、属于时代,更属于他自己。

范治斌:写实主义与水墨传统的融汇
范治斌作品

  “如果说传统文化是一种鲜活的文化,那么在范治斌的人物画当中,正是继承了这一种文化的精神脉搏,所以使他的人物画具有鲜活性和当代性。”这是田黎明先生对他的评价。而我们认为范治斌的绘画是西方写实主义与中国水墨传统碰撞所产生的火花,是写实造型与写意笔墨的交响,他才40多岁,正当盛年,相信他会奏出更加华彩的水墨乐章;也期待以范治斌等人为代表的当代新水墨青年画家群体以自己真诚的努力和超凡的智慧去创作出精品力作,并在美术史上留下里程碑式的印记。

范治斌:写实主义与水墨传统的融汇
范治斌人物画
 

 

范治斌:写实主义与水墨传统的融汇
范治斌
 

  范治斌,1972年12月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1995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中国画专业,获学士学位;2002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国人物画工作室,获硕士学位;2013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获博士学位。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任教于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美术系,硕士研究生导师。陕西省国画院青年画院院长。 

责任编辑:张晓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