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墨丹青 >传承研究

谈齐白石《山水十二屏》的新天价

2018-01-08 09:13:00  作者:牟建平  来源:美术报

齐白石 山水十二条屏 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拍 成交价:RMB 9.315亿元 创齐白石个人拍卖及中国书画拍卖全球纪录
齐白石 山水十二条屏 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拍 成交价:RMB 9.315亿元 创齐白石个人拍卖及中国书画拍卖全球纪录

  对于2017年来讲,齐白石《山水十二屏》以9.315亿元刷新中国艺术品的成交纪录注定将被载入史册,也为市场注入了一股强心剂,打开了中国书画市场的价格空间。

  12月17日,北京保利秋拍齐白石《山水十二屏》以4.5亿元起拍,经过70余次激烈的竞拍,最终以8.1亿元落槌,加佣金9.315亿元的天价刷新了全球最贵中国艺术品成交纪录、齐白石个人拍卖最高纪录。相比较齐白石最著名的花鸟草虫画和水族虾蟹画,他的山水画艺术价值到底几何?他的山水画特色是什么?这套《山水十二屏》的市场地位何在?

  齐白石极少作山水画

  在绘画题材上,齐白石是个全能画家,但他画花鸟草虫、水族虾蟹最多,人物画的数量居次,山水画最少,在数量上连十分之一都不到。齐白石早期在为友人秋江画小品山水画时曾题“余不为人画山水,即偶有所为,一丘一壑,应人而已。”可知对于齐白石来说,山水画是“偶为”之作。齐白石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画了少量的山水画,不少是应人之情画的。

  齐白石很少画山水画究竟是什么原因呢?笔者分析,应该是与他在1920年代初来北京定居不受重视,特别是与当时北京画坛流行的“复古”山水画风格格不入有关。要知道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北京,云集着一大批以“湖社”和“中国画学研究会”为主的著名山水画家,画风基本是传统“复古”派的,当时的收藏市场也追捧他们。而齐白石那种比较创新的山水画自然不被接受。当时,齐白石的山水画个人风格已经成熟,但由于图式过于新奇,笔墨超级大写意,与当时流行的山水画风格差距太大,能欣赏接受他山水画的人并不多。

  但是,在当时的画坛大师高手中,却有徐悲鸿、陈师曾等人看重齐白石的山水画。1932年,徐悲鸿为齐白石选编《齐白石画册》并作序,选用作品35幅,其中山水画20幅,足见徐悲鸿对齐白石山水画的欣赏与推崇。齐白石在徐悲鸿寄来的画册样本上题签,并露出欣喜之情:“从来画山水惟大涤子能变,我也变,时人不加称许,正与大涤同,独悲鸿心折。此册乃悲鸿为办印,故山水特多。安得悲鸿化身万亿,吾之山水画传矣,普天下人不独只知石涛也。”在另一幅山水画中齐白石自题道:“余重来京师,作画甚多。初不作山水,为友人始画四小屏,褧公见之未以为笑,且委之画此。画法从冷逸中觅天趣,似属索然,即此时居于此地之画家陈师曾外,不识其中三味,非余狂妄也。”

  “有笔快心”的白石山水

  客观讲,齐白石的山水画既有传统,也有创新。在传统方面,他受石涛、八大山人、米芾影响较大,早期山水画明显学习《芥子园画谱》。在1922年齐白石画的《戏临大涤子八开》山水册中,不难看出他对石涛的推崇。齐白石曾说:“我对大涤子是平生最所钦服的”,并作诗“下笔谁教泣鬼神,二千余载只斯僧。”除了石涛外,米氏云山也对齐白石产生了不小影响,在山水画中大面积用墨法来表现,在当时的同辈山水画家中很少见。而构图求简,用笔大胆,则明显学习了八大山人的画风。他的山水画创新成分更大,尤其在他“五出五归”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写生多了。在1910年齐白石画了一套50多幅的《借山图》,虽是册页,尺幅不大,但图式和笔墨完全是自家画法。陈师曾在画后写跋语:“画我自画自合古,何必低手求同群”,对齐白石的山水画给予较高评价。如重庆博物馆藏的“山水十二屏”其中一幅就题到“我尝游安南,由钦州之东兴过铁桥,有万蕉中见野屋,风景绝佳,已收入借山图矣。”大约在1922年左右,齐白石逐渐形成了自己个人的山水画法。他在一幅《山水四条屏》中题到:“此画山水画法,前不见古人,虽大涤子似我,未必有如此奇拙。”

  运用大写意的笔法来画山水,是齐白石对近代中国山水画的一大贡献。齐白石曾云:“作画须有笔,方使观者快心”,这里的“有笔”就指大写意的超迈纵横,他将徐渭、八大山人的墨法、笔法神奇地继承下来,创造性地运用到他自己的山水画中,山石的勾勒、点染,树的画法,粗放简洁,挥写自如,观之使人快心。《山水十二屏》恰恰是一套这样的“有笔快心”之作。

  山水十二屏可遇不可求

  目前已知的齐白石山水画《山水画十二屏》共有两套,保利征集的曾经郭秀仪旧藏的是一套,上款是“子林仁兄先生清鉴”,是画给当时京城名医陈子林的,作画时间是“乙丑中秋”,可知是1925年。重庆博物馆藏有一套,上款是“治园将军”,是画给四川军长王瓒绪的,画上写明是“壬申七月”,可知是1932年,比保利这套要晚7年。保利这套尺幅是6尺对开的,重庆博物馆收藏的那套是4尺整张8平尺的。此外,保利这套《山水十二屏》题诗较多,12幅画中题诗的多达11幅之多,而重庆博物馆藏的那套题诗的画只有5幅。无论从笔墨、构图还是文化含量上,都要好于重庆博物馆的那套。这套《山水十二屏》,比较特别的是涵盖了齐白石一生作画时绝大部分的名号,如“借山吟馆主者”“濒生”“白石”“阿芝”“老齐郎”“齐大”“木居士”“八砚楼主者”“三百石印富翁”“寄萍堂叟”“杏子坞老民”“老萍”“齐璜”等,在一套作品中,囊括了齐白石一生中常用的、重要的名号,这一点是非常难得的。齐白石作画强调“别造画格,用我家法”,在这套《山水十二屏》中完美体现了。从艺术表现看,既有传统山水画的继承,又有齐白石个人的创新,既有浓艳的色彩,也有淋漓的水墨。笔墨苍劲老辣,用色大胆超人。纵观全套作品,完全是以齐白石个人的大写意画法来处理的,真正达到了齐白石自己所倡导的“胸中山水奇天下,删去临摹手一双”。

  齐白石山水画的珍稀性,决定了它的价值非同一般。齐白石的山水画近年在国内拍场时有上拍,在2011年11月嘉德秋拍上,齐白石《山水册》(12开)曾拍出了1.94亿元的天价。同年在瀚海秋拍“庆云大观——近现代书画”专场上《芭蕉书屋图》以9315万元创齐白石山水画单幅作品最高价,这幅近亿元成交的《芭蕉书屋》尺幅大小与这次保利征集到的《山水十二屏》基本相同,所以保利对《山水十二屏》给出起拍价5亿元的拍前估价也是合理的。此后,齐白石的山水画真迹也陆续在拍场出现,在2013年5月嘉德春拍“老舍胡絜青藏画专场”上,一幅《雨后云烟》拍出了1265万元,另一幅《万竹山居》1150万元成交,这两幅都是中小尺幅作品。

  笔者以为,《山水十二屏》是齐白石一生的山水画精品,是他转型时期的代表作,也是属于博物馆级别的藏品,可遇不可求。笔者之前预测,保守以单幅5000—7000万元计算,十二屏至少将达到8亿元价格。两年前,《山水十二屏》因市场原因撤拍,既有当时市场不景气的原因,10亿元估价过高也是一大原因。此番8亿的落槌价应该讲是十分合理的,对于这么一套市场中独一无二的齐白石巨制,9.315亿元的成交格并不虚高,是众望所归。对于2017年来讲,齐白石《山水十二屏》以9.315亿元刷新中国艺术品的成交纪录注定将被载入史册,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而且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这一纪录将很难被打破。齐白石《山水十二屏》为市场注入了一股强心剂,打开了中国书画市场的价格空间。

责任编辑:张晓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