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墨丹青 >传世经典

春屋围花 碧澹山姿:吴湖帆《梅景书屋图》赏析

2017-07-05 16:18:00  作者:赵阳  来源:美术报 

春屋围花 碧澹山姿:吴湖帆《梅景书屋图》赏析 

吴湖帆 梅景书屋图纸本立轴 1929年上海博物馆藏

  吴湖帆(1894-1968),江苏省苏州人,后移居上海。其祖父吴大澂为晚清重要官员、学者、金石学家、书画家,外祖父沈树镛是清代著名藏书家、金石学家。吴湖帆夫人潘静淑属于苏州显赫的“贵潘”,世代为官并好收藏。父母两系、姻亲潘家,都以书画收藏扬名于世,加之自己善书画、精鉴定,曾三次担任故宫博物院书画展览审查委员,素有“一只眼”之称。此外,吴湖帆还是20世纪中国画坛一位重要的画家,早年与溥儒合称“南吴北溥”,后与吴子深、吴待秋、冯超然有“三吴一冯”之称。吴湖帆不仅是一位鉴藏家,更是一位出色的画家。

  《梅景书屋图》是吴湖帆于1929年在梅景书屋所绘的一张山水画作,并以自己的书斋“梅景书屋”为题名。裱边两侧有吴湖帆及其夫人潘静淑题词,夫唱妇随、相映成趣。

  吴湖帆收藏书画中有两件与梅花题材相关的重要藏品,一件是传南宋汤正仲的《梅花双爵图》,为慈禧赐予潘祖荫,后作为潘静淑的嫁妆入藏吴家。另一件是宋刻《梅花喜神谱》,是现存第一部木刻版画图籍,也是第一部以梅花为主题的专题性画谱。这促使了“梅景书屋”的产生,“梅景书屋”也被刻为印章钤盖在吴湖帆鉴藏书画上。吴氏鉴藏书画上还往往钤有一印“宋梅郑兰之室”,“宋梅”同样指《梅花双爵图》与《梅花喜神谱》,从中可见吴湖帆对这两件藏品的喜爱程度。“梅景书屋”也成为当时海上书画鉴藏的艺术沙龙,庞莱臣、张大千、张珩、王季迁、徐邦达都是“梅景书屋”的常客。

  图中有一茅屋掩映于山涧、白梅之间,室内有一高士和女史凭案对坐,显然这就是吴湖帆与夫人潘静淑的写照。“梅景书屋”对于吴湖帆的意义其实也远超出它作为一个书斋、一方印章的意义,而成为他理想的归隐之处。

  吴湖帆在题跋中自称是“学唐子畏笔法”,唐子畏即是明代吴门画家唐寅。吴湖帆的书画收藏以吴门画家、清初六家的作品为主,尤其是他收藏了大量唐寅的精品,如《款鹤图》、《骑驴归思图》、《吹箫仕女图》等。吴湖帆特别欣赏唐寅:“六如居士画,昔人论曰‘远攻李唐、足任偏师’,而不知其疏宕处得力于夏禹玉甚深。又能以南宋之韵表北宋之骨,正所谓运百炼钢若绕指柔者,发千古画苑奇格,不独与沈(沈周)、文(文征明)角胜一时也。”虽然前述三人都是他的同乡前辈,但可看出吴湖帆对唐寅的偏爱。《梅景书屋图》中以“南宋之韵表北宋之骨”的山石,淡色山石上的细笔带水长皴都明显带有唐寅遗风。然而与唐寅相比,又少了些雄健挺拔,多了些领袖洒脱。

  《梅景书屋图》裱边有吴湖帆与潘静淑题词,吴湖帆题写南宋吴文英的婉约词《瑞鹤仙》,潘静淑题写同一词人的《烛影摇红》。吴湖帆于已巳年(1929年)春日绘图,正好与《瑞鹤仙》中的“春屋围花”等词呼应,《梅景书屋图》应该是以《瑞鹤仙》作为画作的意境。《梅景书屋图》绘制结束后,吴湖帆应是交予刘定之装裱。《烛影摇红》词是潘静淑写于秋日,但她仍然是选择了这首表现春天、梅花的词。

  吴湖帆在《梅景书屋图》左下方钤盖了一方“吴氏梅景书屋图书印”,题跋一侧钤盖了“梅景书屋”印章。此时“梅景书屋”已经具有了多重的涵义,包括了书斋、图画、印章。可以说此画代表了吴湖帆在中国绘画史、中国书画鉴藏史上的地位。

责任编辑:张晓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