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墨丹青 >传世经典

李可染《高岩飞瀑图》

2017-08-31 09:40: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综合

  李可染在1986年前后曾经作过多幅《高岩飞瀑图》,基本上是同一题材,同一构图,表面上看似曾相识,但仔细观之,笔墨又差别甚大。关于这类题材画作的缘起,李可染在此作中称:“吾作此图,欲写山川沉雄,用积墨法数十年,习用此法。略识此中秘奥,门外人不能知也。”在另一幅作于1987年的画作中称:“吾国绘画极重用墨,墨色千变万化,包容天地。”可见画家是在对于“积墨法”进行深入研究。题识:高岩飞瀑图。虎跃龙腾,万钧雷霆,笔沉墨厚,云气蒸凝,吾作此图,欲写山川沉雄,用积墨法数十年,习用此法。略识此中秘奥,门外人不能知也。一九八六年岁次丙寅可染并记。印文:老李、可染、日新、千难一易、可贵者胆。
 
《高岩飞瀑图》,1986年,李可染,纸本水墨,镜心,纵128厘米,横68厘米。
  李可染自20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进行中国山水画的创新,改革传统旧格局,在写生与创造,中西艺术之间找到一个契合点,创立了“李家山水”的基本样式,在60年代达到创作高峰期。此幅作于1986年,其晚年的山水仍然致力于表现山川的深厚沉雄,但开始走向“诗化”之境,更加慨括凝练,不受客观物象的羁绊,从写生走向写意,由具象转向抽象,就墨法而言,“黑、亮”是李可染晚年山水的特点,层层积墨与逆光法的运用,使画面满而不窒、重而不浊、实而不涩,从此作中颇可见之。
  本副《高岩飞瀑图》画面为典型的李家山水构图,以平行的视角观之,山峦峻厚,林木蓊郁,瀑布飞泻。主体山川高大巍峨,顶天立地,置于画面正中,山石的外轮廓呈几何状,层层推远;山石左侧沐浴于光照中,右侧则处于阴影里,山下的树木以重墨画出,与山峦的阴影处连成一片,以此衬托瀑布;一道细长的流水从远处的高原蜿蜒而至,汇集在山谷中形成瀑布,倾斜而下,在峡谷深处又被零落的山石分离成数道水流。整幅以积墨法画出,山的背阴面和山谷是最浓重之处,山谷中的瀑布又是最亮之处,但并不突兀,而是通过水墨的层层烘托减轻了“黑与白”的强烈冲突,左侧与右侧山峦的受光面亦与瀑布相映衬,使浓墨与留白造成的刺激感最终统一在整体的色调中。从此图可见,李可染晚年更加重视形式语言,既笔墨的抽象表现力,将其与西画中的明暗处理法相结合,作品具有奇异突兀的美感和鲜明的时代气息。
责任编辑:张晓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