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墨丹青 >网上展厅

韦辛夷:史海撷英 墨笔情深

2017-08-02 15:19:00  作者:常会学  来源:中国孔子网综合

  

  韦辛夷,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1956年生于山东济南。擅长中国人物画,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1992年深造于中国美术学院刘国辉教授工作室,为首届中国人物画高级研修班成员。曾任第四届、第五届济南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第五届、第六届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现为山东省美术家协会顾问,济南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山东书画学会副会长,济南专业技术拔尖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 记者:是怎样的机缘促使您与美术结缘?早年的经历和您之后的美术创作有着怎样的联系?

  ■ 韦辛夷:我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父亲做政工,爱读书,爱写毛笔字。受其影响,我打小就对写写画画感兴趣。小学时,正值火红的年代,我在图画本上画手榴弹、画《毛泽东选集》……图画课的成绩一直都不错。真正确定对美术的兴趣是中学时期,我和一位同学承担了学校所有的黑板报设计,他写美术字,我负责画画,那是我美术才华的最初施展。

 
苟坝的马灯335cm×200cm 

  1974年,我高中毕业后和20多位同学一起上山下乡,插队落户。因为会画画,我接到了公社交付的一项重要任务——“画村史”。每到一个村,先组织贫下中农控诉地主、富农的罪恶,由一位当地中学老师编成脚本,我和另一名知青画出来。我们一个村一个村地画,画完后再一一展览。这段经历极大地锻炼了我的创作思维能力。其间,省里举办了一个“农业学大寨”美术作品展览,我的一幅速写作品幸运入选,从那时起,我的美术之梦更坚定了。

  1976年,我参军进入部队,一待就是10年。部队驻地在怀柔八道河,天气寒冷,呵气成冰,晚上站岗我卷个纸笔放在兜里,在岗楼玻璃窗上呵气,用纸笔画下白天观察到的形象,别人觉得站岗很漫长,我反而觉得很快乐。士兵中有“站岗不站二班岗”的说法,站这两个岗得少睡两个小时,我却抢着站这两个时段的岗,为了抢出时间多看会儿书、画会儿画。晚上熄灯后,我“抠纸偷光”,借走廊的灯光在被窝里读书,读完了《形式逻辑》和《语法修辞》,这两本书成了后来打开我思维的钥匙。

  可能得益于平日的积淀,我很荣幸地被推荐参加军队里的美术培训班,走出山沟,到了军部所在地承德。因为成绩好,我被留在军队里,这对我来说更是一个难得的机遇,所以我为自己立下一个目标——30岁要有作品在国家级的专业刊物发表。经过选择,我创作了大量连环画。1982年,我的第一套连环画刊登在《连环画报》上,后来有更多的作品被连续刊出。

  回忆这段经历,是“我行,我还行”的自我暗示激发了我的自信,时至今日,我画画的目的依然纯粹,一是因为发自内心的喜爱,另外,就是要证明“我能行”。


鸿蒙初辟210cm×210cm 

  ■ 记者:后来,您到济南市文联负责美协工作,开始转向中国画领域,并创作了首幅中国画作品《鸿蒙初辟》。这幅画入选庆祝建党70周年全国“七一”美展并获铜奖,还受到人物画专家刘国辉先生的高度评价。能否谈谈其创作机缘及创新之处?

  ■ 韦辛夷:1986年,我转业到济南市文联负责美协工作,因转行的需要及吴泽浩老师的鼓励,1988年我报考了山东艺术学院(文干班),主攻中国画,1990年毕业。转过年来恰逢庆祝建党70周年全国“七一”美展征集作品,无意中看到了一段有关“南陈(陈独秀)北李(李大钊)”在骡车上商议建党的记述,我觉得找到了创作素材。为论证选题,我查阅了不少记载、图片和画册,有关“南陈北李,相约建党”的历史在我脑海中越来越清晰了。


蓄须明志140cmx140cm

  确定了选题,该如何去表现?我最初的设想是,在一片白山黑水中,画一辆骡车,草图画出来一看,冲击力不够。再易其稿时,我想起毛泽东曾说过的那句话:“中国产生了共产党,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而作为嘉兴南湖会议的前史,李大钊、陈独秀在骡车上的最初动议就应该是“鸿蒙初辟”了!所以,在这幅画中,我按照“气之轻清上浮为天,气之重浊下凝为地”的寓意,在一团云气中,李大钊、陈独秀还有骡车居其中,天、地、人“三才”皆备,从整体上看,如同一个巨人从大地里拱出,有吐纳宇宙、感应天地的气魄。

  在题材选择上,我运用了“逆向”思维,避开了建党题材多表现一大会址、南湖游船等思维定式,而从技法上讲,那时我学习国画仅有一年时间,笔墨功夫自己都觉得拿不出门,鉴于立意的需要,我避实就虚,没用通常的笔墨手法,而是采取了喷绘的方法,以此来表现大面积的烟云,营造出神秘、迷蒙的效果。这个作品是我在绘画上的一次试验,它能顺利入选庆祝建党70周年全国“七一”美展并获奖,可能正得益于创作思路上的这些尝试。


小岗村之夜240cmx200cm

  ■ 记者:在《鸿蒙初辟》之后,您又创作了如《马陵道》、《广陵散》等众多历史题材作品。这些作品的选材出自不同历史时段,但相同的是那些历史中的人和事都早已离我们远去。在美术创作中,对历史题材的处理应当秉持怎样的创作原则呢?

  ■ 韦辛夷:的确,历史画不同于其他题材,是创作中难度最大、要求最高、顾及因素最多的一类题材。“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其实有深厚的内涵,历史代表着曾经发生过的真实存在,而重大则意味着历史事件的典型性。与汪洋恣肆的艺术想象不同,在美术创作的所有题材中,唯独画历史画需要在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之间准确拿捏。

  历史题材创作,一般遵循“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原则,在尊重“大历史”真实的基本前提下,允许对历史情境、人物精神进行合理想象,甚至大胆“失事求似”,去画一些并不真实存在的“伪物”,借此起到强化人物、深化主题的作用。这两者看似矛盾,实则是辩证统一的关系。

  以我创作《广陵散》为例,嵇康作为魏晋名士的典型代表,在画面构图之中,其才华与尊严的标格、生与死的对立都应得以呈现。我的这幅画中,与持刀而立的刽子手、背景人群中的众生相形成鲜明对比,是嵇康戴着铁镣却仍凛然傲世的形象。史书并未记载嵇康行刑时所戴的刑具,但戴着铁镣的嵇康却是我心中的嵇康形象。为展现特殊境遇下的真实人性,在考证了魏晋早有铁器出现的前提下,我选取了这一道具并进行了艺术化的处理。但需强调的是,艺术加工要把握好“度”,合理想象绝非不着边际、大搞“穿越”,更不能因标新立异而与历史的本来面貌相去甚远。

  说到底,历史题材创作就像“戴着镣铐跳舞”,它尤为考验一个画家的综合能力和素养,要求创作者在艺术修养、人生阅历等方面都要达到一定水准。在多年的创作中,我越来越喜欢这种“有挑战”的创作,逐渐形成了一种“历史情结”。在平时,我常以间接或直接的方法体验不同历史时段的状态,间接方法一般是收集史料,如翻阅《史记》、《晋书》等,从中体会当时的历史是个什么样子;而直接的方法就是根据自己的人生感悟去进行艺术处理,创作出自己心中的“这一个”形象。

  ■ 记者:您近年创作的《闯关东》成为“山东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签约作品,《稷下学宫与百家争鸣》日前也已入围“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这两部作品从选材到布局都更为恢宏,那么,此类大画一般会面临怎样的创作难度?


小岗村之夜240cmx200cm

  ■ 韦辛夷:以我创作《闯关东》为例,《闯关东》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悲壮一页,已成为齐鲁大地独特的集体记忆,塑造这样一个群体,更应选取有典型性的场景、人物,确立传情达意的个性化画面语言。在宏大的场面、众多的人物中,还要兼顾处理好主次、虚实、疏密、线墨等多重关系。这些方面,落实到具体创作中都是有难度的。

  在选取典型环境方面,我把视角定格在山海关的城门楼前,以体现“闯关东”的“关”字。当我真正到了山海关,才意识到之前的画面出现了一个大问题,《闯关东》里的人应当是往外走的,而我的第一稿人是往里走。往外走就意味着得画背影,这也能画,但是视觉震撼力就远远不够了。于是,我又画了一个变体图,人物的脸转过来了,但是不典型,这里缺少了山海关城门楼这个典型场景。这时,电视剧《闯关东》帮了我一个忙,当老朱家离开朱家峪时,文他娘说:“就要离开家乡了,给家乡磕个头吧!”正是这句话启发了我,面朝家乡“磕头”的几个人物就成了这幅画中的一组主要形象,既达到了画面的需要,也成为情感传达的有力维系。

  在人物、情绪、氛围的开掘上,人物之多、调度之难、情绪之复杂都是创作中的难题。我处理了不同的人物组合,他们的表情或渴望或迷茫或恐惧,每个人物有着不同的心理指向。比如,中间一组面对观众,缅怀家乡;左侧一组背对观众,走出城门;右侧一组就地休息,神态各异。在细节上,我还通过挑担子的人、不时扭过头来注视的人把几组人物联系起来。这样,整组画面在组合上就非常自然。


稷下学宫530cm×270cm 

  另外,人物与景物如何呼应?我始终注意人与景的叙事处理,前景人物实处理,背景景物虚处理,并使之浑然一体地统一在一个空间里。整体构图上,我也有意识地去经营,从左至右沿人群头部有一条贯通左右画面的横向动态线,在这条线之下是有规律的正弦曲线,恰好使面向观众的一组人物有向前的张力,而走向城门的一组人物有向内的冲力,吻合了主题的需要。

  《闯关东》的创作历时两年,《稷下学宫与百家争鸣》目前还在创作中。如何在氛围、人物形象、人物关系、画面布局等方面反映当时境遇下的历史真实,又融入当下的时代思索,都是创作中切实遇到和需要解决的问题。

  ■ 记者:在当今社会,艺术家应当怎样进行艺术创作?能否结合您自身的经历,给青年人提出一些建议?

  ■ 韦辛夷:大家普遍认为,现代社会存在“浮躁之风”,作为一个个体,不要去管大环境如何,只要能“守住”自己就好。有语云,“闭门即是深山”,心性是第一位的,只要内心有“深山”的感觉,抵住世俗诱惑、守住心灵的纯净才是最重要的修为。

  另外,我一直推崇绘画的大基本功。通常所说的如笔墨、速写、色彩造型等能落实到画面的具体技法我称其为小基本功,在这之前,还应当有5个大的方面:其一,应具备文学素养,文学是一切艺术皇冠上的明珠,借此可以修身养性;其次,是艺术感悟力,一个画家是否具备艺术感悟力与学历、师门无关,全凭个人修养;第三,是人生阅历,一个人的阅历越丰富,其艺术成绩才可能更卓著;第四,是年龄阶段,40岁、60岁、80岁……不同年龄段的人对于世界的感悟有所不同,画里会呈现不同的格调;第五,是身心状况,齐白石若活不到60岁则没有今天的“齐白石”,若说前面四点是“零”,身心状况则是“一”。我的创作之路,正得益于这种大基本功的积累。

  我认为画家应当是“全天候”的,就像战斗机一样随时准备起飞。对于画家来说,随时随地都要进入创作思维,有这样的职业心,就会形成一种“职业眼”,用这种“职业眼”去观察我们的生活,用手中的画笔讴歌我们的时代,这就是一个画家对实现“中国梦”的应有担当。 (记者/常会学)

责任编辑:张晓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