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全胜个人简介

134280893_副本.jpg

陈全胜


  陈全胜,1950年生于青岛,山东省文登市人,成长于济南,中国著名画家。山东美协副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山东省专业技术拔尖人才,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2002年获山东省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
  

艺术成就

  1986年当选第三届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自1988年连续三届当选山东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1994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连续两届被评为山东省技术拔尖人才:2002年获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
  从事美术创作迈40年,擅长水墨画,工笔重彩,插图连环画;注重传统文化的学习和研究,旁及西方艺术,独辟蹊径创作出一批在海内外颇具影响的作品。
  曾在全国美展及专业画种展览中十余次获奖,2次获国际专业奖,10余次获省级专业奖。
  连环画《辛弃疾》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银奖,《梦中缘》获第三 届全国连环画评奖二等奖,《三国演义》获第三届全国书装艺术展插图一等奖等。
  1989年:设计《孔子诞辰2540年》纪念邮票,邮电部发行。
  1990年:设计《三国演义》特种邮票第二组,邮电部发行。
  1996年:出版《陈全胜画集》。1997年:设计《孙子兵法》邮票,邮电部发行。
  2001年:设计《聊斋志异》特种邮票,邮电部发行;获全国最佳邮票奖。

名家风采

140142008.jpg134280893_副本.jpg201609121100425261.jpg8c5db43a44294ac9be3facfbcbf8b736_th.pngQQ图片20170620102206.jpg微信图片_20180612153518_副本.jpg微信图片_20180612153521_副本.jpg微信图片_20180612153532_副本.jpg

  记者(以下简称:访):关注艺术家的创作,必然会从他艺术之路的开启作为重点,每一位艺术家的从艺之路都是不同,请问陈老师,您是如何与艺术结缘的呢?
  陈全胜(以下简称:陈):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偏爱绘画,特别是看到一些老画家的精彩画作时,触动很大,发自心底的...

阅读全文>>

访著名艺术大家陈全胜


  举世瞩目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于6月9日在青岛隆重开幕。在习近平会见巴基斯坦总统、会见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会见塔吉克斯坦总统的会见厅悬挂着的是著名画家陈全胜先生、杨枫先生最新山水画作《华不注山图》。
  《华不注山图》局部
  《华不注山...

阅读全文>>

陈全胜、杨枫为上合峰会创作巨幅山水


  陈全胜,祖籍山东文登,长于济南,国家一级美术师。1986年当选第三届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自1988年连续三届当选山东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1994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连续两届被评为山东省技术拔尖人才,2002年获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

阅读全文>>

平常之境平常心,真情之笔真性情


  陈全胜,祖籍山东文登,1950年生于青岛,长于济。1986年当选第三界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深圳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1994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连续两届被评为山东省技术拔尖人才;2002年获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
  做学问最怕的就是耍小聪明,小聪明之人重...

阅读全文>>

陈全胜:中国古典文学画意


  陈全胜,祖籍山东文登,中国著名画家,1950年生于青岛,长于济。1986年当选第三界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自1988年连续三届当选山东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1994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连续两届被评为山东省技术拔尖人才;2002年获德艺双馨...

阅读全文>>

30年情怀,追溯陈全胜先生邮票艺术


  8月20日下午3:00,由山东国际大众艺术节组委会、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山东省文艺创作研究院、山东省文艺创作研究院美术馆承办的第十届山东国际大众艺术节活动之一“陈全胜邮票展”在山东省文艺创作研究院美术馆隆重开幕!
  山东省文联党组成员、山东省文联副...

阅读全文>>

第十届山东国际大众艺术节 陈全胜...


  中国孔子网济南10月31日讯 由山东省文联、山东省美协、齐鲁晚报主办,齐鲁美术馆、齐鲁晚报书画院承办“清风徐来——陈全胜、杨枫中国画小品展”10月27日在齐鲁美术馆开幕。展览集中展出陈全胜、杨枫两位国画大师近期创作的扇面、小品约60件,用他们对艺术的不同理解与感...

阅读全文>>

清风徐来——陈全胜、杨枫中国画...

陈全胜专访视频

ZHUAN FANG SHI PIN

QQ图片20180612161221.png
QQ图片20180605163247.png
QQ图片20180605163524.png
QQ图片20180605163723_副本.png
陈全胜二.jpg
陈全胜一.jpg
泰山登顶图_副本_副本.jpg
岱岳山路_副本.jpg
岱后黄前_副本.jpg
岱顶人家_副本_副本.jpg
10_副本.jpg
7_副本.jpg
3_副本.jpg
《煮酒论英雄》_副本.jpg
《竹溪六逸图》_副本.jpg
《桃园三结义》_副本.jpg
《金瓶梅系列之三》_副本.jpg
W020171009561557155408_副本.jpg
W020171009556353800421_副本.jpg
W020171009534036516280_副本.jpg
访著名艺术大家陈全胜

  记者(以下简称:访):关注艺术家的创作,必然会从他艺术之路的开启作为重点,每一位艺术家的从艺之路都是不同,请问陈老师,您是如何与艺术结缘的呢?
  陈全胜(以下简称:陈):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偏爱绘画,特别是看到一些老画家的精彩画作时,触动很大,发自心底的喜欢,从骨子里对中国画的喜爱,让我自然而然走上了从事中国画的道路。其实不管是中国画还是西画,应兼收并蓄,在比较中悟其所然。
  正式开始学习创作人物画大约是1964年,形势所需,当时的创作重点是领袖人物、英雄人物、工农兵等等。包括参军以后,创作的重点也是现代人物画,作品陆续参加全国全军美展,1972年,开始创作水墨画连环画《猎户人家》、《小筏夫》。1973年,两本水墨连环画正式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1978年,机缘巧合画了一套古装人物连环画《将相和》,并由辽宁美术出版社出版,并在全国评比中获奖,当时在美术圈有一定的影响。于是,陆续有人约稿,找我创作古装人物题材,有连环画《辛弃疾》和《剪刀案》,插图《金瓶梅》、《三国演义》、《三言二拍》和组画《洛神赋》。
  访:在那段时期,您在连环画和插画外还有很多邮票创作让大家记忆深刻。这些邮票从设计构思到人物造型和色彩堪称时代的经典。实际上据我们所知,您的邮票创作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一直延续至今,每每有新作诞生都会在艺术界和收藏界都产生巨大影响。
  陈:1986年我为人民文学出版社绘制了《三国演义》插画,获得了不错的反响,原邮电部总设计师邵柏林先生看到后慕名而来,邀请我绘制《三国演义》系列邮票,后来这套邮票获全国评比一等奖,这也是我设计创作的首套邮票。之后中国邮电部邮票印制局又邀请我创作《三国演习》邮票稿,从那时起至今我陆续又设计创作了《孔子》、《孙子兵法》、《聊斋志异》、澳门版《聊斋志异》和《包公》等邮票。
  访:您觉得连环画、插画、工笔重彩、邮票等创作在您的整个艺术创作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陈:从学习绘画开始,接触连环画,也不断尝试着画。连环画涉及的面非常广,是全方位多层次的。仅画中人物的服饰这一项,就需要做深入的研究,首先要参考大量典籍资料,充分了解人物背景下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建筑等等,摸索特定的时代感。同时,还要深入生活中去收集各种相关的素材,其实平时就养成了细致观察、体验生活的习惯,并注意吸收民间艺术的营养。各种体验和探究中,扩展了自己兴趣的广度和深度。艺术的灵感来自平日的积累,不经意间的一个小闪光点,有时就变成了我创作上的妙想,各种题材在创作中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连环画、插画、工笔重彩、邮票创作对我的艺术道路影响很大,为后来的山水画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其实连环画、插图等只是艺术的“用”而已,艺术素养、人品素养、生活的感受才是“体”的本质。
  访:您90年代末期将重点转移到山水画创作,这个转变可以说让整个画界对您的创作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和感知。
  陈: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大家对艺术的艺术思想不再是禁锢的,而是更加的多元化。开始创作山水画时,我意识到中国画创作必须重视传统文化,如果脱离了母体文化就是“无根之木”。因为时代的原因,当时中国画家对传统文化的认识很肤浅,而且存在很大的错误认识。于是开始给自己“补课”,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书法的研究。中国画的艺术语言是从书法中来的,没有书法就谈不上中国画。中国画就是线条的艺术,唯有打实书法基础,创作才能得心应手,韵律节奏才能表现出来。迄今为止,40年来我每天坚持临帖、读古文、学作品,始终还是感觉有很多欠缺,越是努力,越会感觉到传统文化之浩瀚,需要沉浸其中不断滋养。从最初的认识不到,到十分喜爱,到欲罢不能,到逐渐认清实质,画家的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学习中要不断校正自己的方向,这也是一个循序渐进过程,不可急功近利,像剥笋一样,层层悟入。
  访:很多艺术家都会谈到写生这样一个概念,您认为艺术家该如何写生,写生的意义是什么?
  陈:传统中国画的写生讲究澄怀观道,应目会心,是用心去体验山水之神韵、变化之灵异,揖让之气脉,不是拘于一房一木,一山一水。于我而言,对景写生对于创作的作用不是很大,我更注重的是心灵的感受,那种冥冥之中的感受。很多人是有感无受,仅仅是停在物质阶段,“受”,才是精神阶段的收获。有了真情,才能有“受”。有感无受的对景写生或者是为景而固,坠入物质层面,不是传统绘画的追求。真正的好东西,铸造你的灵魂,万万不可把技术和艺术混为一谈。所谓走出去,要在大自然中发现打动你的那种气息,情趣,境界,由此启发绘画的灵感。写生是要用心感受大自然的神韵,而非拘泥于皴法。比如看黄宾虹先生的写生,只是寥寥数笔,得其物象之大势韵致,这样的写生启发人的弘思旷想,虽然画一幅,如得十幅百幅,至无穷尽。
  访:您的山水画创作很少有重复的内容和构图。
  陈:我的绘画基本上无重复,除非是刻意为之。我想这点还是源于平常的积累,不仅仅把景物拿笔画在纸上,要让景物活到心里去。唐代孙过庭《书谱》上有一句“心手相师”,眼里的景物,非手中的景物,手中的景物,又非心中的景物,心手相师,互相启发,结果往往超出预想,一笔下去,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有时,它触动了你各种时期的积累,一笔激发出来了,笔随心运,向深处延伸,这是中国画高妙之处。
  访:在您的山水画作品中,有很深的人文情怀,您也经常走访很多古村落,这是怎样的一种情愫?
  陈:爱古村落是内心深处的一种情感。古老的村落房子往往透出一种沉静,沧桑中溢出一种自然淸逸的气息。第一,古村落是在中国传统“天人合一”的人生观和自然观引领下产生的居住方式,具有深厚的历史积淀和文化底蕴。古村落承载着中国几千年农耕文化,有我们先人生活的痕迹。如今农耕文化要消失,古村落消亡速度惊人,让我有一种极度失落和无奈的感觉。我喜欢一个人行走在小山路上,环顾四周,用心去拾得各种感觉。我只能在心里留着乡情,虽然我无力改变什么,至少可以在年老行动不了时,能回味经历过的场景,笔下也不会空空如也。第二,农村里的山水给人不仅仅是陶冶情操和美的享受,它还能给我们带来很多启发。古文献有记载:画家黄公望“终日在荒山乱石、丛林深筱中坐,意态忽忽,不测其何为,又居泖中通海处,看急流轰浪,虽风雨聚至,水怪悲诧,不顾。”这便是黄公望画出千古巨制《富春山居图》的原因,真正的答案或许不在案牍,在于他与造化的关系。在于其心里对造化各种元素的积累。黄公望怀着对艺术的至诚之心,全身心的投入到大自然中,直至忘我之境。他用心感受大自然,志在养气。这给我很深的启发,美的东西感受多了,人心向善,性情愈真,笔下自然有境界。
  访:在艺术创作中,不管是大画,还是小画,观者都能在其中感受到您的情怀,如何才能达到这样挥写自如、物我合一的境界?
  陈:这跟观察能力,艺术素养有关。古人常说:“读书养气”、“观山养气”、“以德养气”,气文化贯穿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各个角落,是其精华部分。有很多人说学习传统文化就是只重技法,这是不对的。传统文化很大一部分是与书法、传统文学,包括散文、诗歌、哲学联系在一起的。很多画家花费大量精力去研究宋画,却不知道宋值得推崇的是其画中的诗境,若没有诗境,技法仅仅是皮毛。我到一个新的环境当中,会静静的观山,心入了进去。也许一条小山路、一座小房子就能给我很多启示。画家就要多走、多看、多体会,心与大自然对话交流,由感而受。我平时绘画也没有刻意追求,大画小画都会涉及。大画有气势,小画可以彰显意境。经常大画小画互相换位一下,从大画中理解小画,从小画中理解大画,会有一些很微妙的体会。我个人比较喜欢小画,偶然画大画印证一下感觉。最好作品的是随心所欲,充分抒发个人情感,言简意赅的小画。
  访:您去年写过一篇文章《观四僧画展有感》颇有见的,可见“四僧”对您的艺术创作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请您谈一下?
  陈:“四僧”我一直很喜欢。谈“四僧”不可不谈“四王”,他们都是中国绘画史不可或缺的。“四僧”是秉承佛家、道家的思想,是在绘画中追求个性,注重书画的自我意识;而“四王”是遵循儒家思想,强调循序、品秩和“共”性的延续的代表。“四王”很好地实践了董其昌倡导的画学理论,作品传承了很多共性的东西。传承中国画艺术语言,充分掌握领会这种“共性”,笔下作品才不空洞无物。只有夯实了共性部分的基础,才能有个性上走的更远。书法是中国绘画的根本,不可缺失,这是前提,掌握了共性技法,有了基础之后,学“四僧”的创作精神、理念,在艺术实践中抒发个性和创造性。“四僧”中,我受八大山人影响最大,八大山人风格冷逸,动中有静,极富个性。对于八大山人,我在“气”上研究的多。骨子里受石涛影响最深,揣摩研究石涛的用笔、构图和艺术的理解,学石涛是追求“境”,他主张“心手相应”、“尊受”、“师造化”、“我自用我法”……石涛在“四僧”中年龄最小,传世作品数量最多、题材最丰富,石涛这种状态是最好的。真正的画家理应如此,拿起笔什么题材都能画。这种画家在中国历史上屈指可数,像赵孟頫、仇英、唐寅、任伯年,他们的作品很丰富,不俗,不繁琐,高雅轻逸。
  访:您认为真正能打动人的作品,需要具备哪些方面?
  陈:见技,见性,见情。看一幅画,首先看构图是否完整,布局是否协调,再是笔法用墨,这牵扯画家大量精力和心血。画家既有理性的一面,也有感性的一面,这种感性是对生活的敏感度和观察力。在这之上就是看情趣了,像八大山人《猫石卷》中有一只猫,十分出奇、巧妙,让人感觉那只猫在笑, 一种真情实感,在画面上自然地表现出来。齐白石的画也很有情趣,他善用儿童的心理去对比事物,生活趣味比较多,当然这也与他的成长经历有关。黄宾虹的艺术造诣也很高,诗、书、玺印样样精通,是个学者型画家,文人气息显现在他笔下的大山大水中。黄宾虹喜欢静,笔下山水华滋苍润,他的作品却不如齐白石的作品受欢迎,那么有童真,因此少了那份情趣。“真诚”是艺术家对待事物、对待别人、对待自己的一种人生态度,这是最主要的一点。“真诚”里面涵盖了其道德、情操和价值观等诸多方面,艺术家只要具备了“真诚”的秉性,做起事来肯定会有高度的自觉性,能严格的要求自己,做到精益求精,以达极致。作为一个画家,对待艺术不能偷懒,不能迁就自己,要克服惰性,多走、多看、多尝试,唯有如此,感受才会丰富,并慢慢形成一种习惯。
  访:您是极具生活情趣之人,笔下的作品精辟独到,妙趣横生。
  陈:达到一种“天趣”,这是中国画的最高境界。“天趣”的标准在像与不像之间,更是在有意无意之中产生。我们看有些人物画中,觉得画中小孩很可爱,这是具体“物趣”的层面。而“天趣”是天人合一,一种来自偶然的最佳状态。有意无意之间达到这种饱和,奇妙无比,有不可重复性。艺术创作千万不能沾染病气,如:俗气、邪气、浊气、粉钗气、作家气……保持诚心,在大自然和书卷浸润之下,让自己的艺术不断升华。
  访:如何保持良好的纯净的创作状态?
  陈:对艺术家来说,状态的保持是一门学问。状态的好坏来自人品,人品是打开方法的一把钥匙。人品影响状态。作为一艺术家,理应谨慎,保持心灵的纯洁。艺术家要平和,自觉抵制来自社会的各种名利诱惑。人不能太追求物质,不然会麻痹神经。曾有一个知名作家,下海去做生意,拍了一张相片,人躺着钱上,后来,生意不济,想继续写作,却无法找回当初那种状态了。因为他把最本质的东西破坏了,再也回不来。艺术是一种孤独,这种孤独是可贵的。曾看过一个电影《梅兰芳》,梅兰芳有一个粉丝叫陈桥山,陈桥山跟孟小冬说,“你要离开梅兰芳,你不要去破坏了他内心里的那份孤独,他的才能就来自那份孤独。”孤独可以使人在安静的环境下摈弃各种杂念,可以保持艺术的敏感和思想的独立,更能找到自我。我不去参加一些热闹的场合,也少有应酬,我在孤独中和自己对话。有时会受到一些干扰,有时也会在孤独中困惑,然而坚持之后得到是一份内心的欣喜。
  访:今后您的创作或者研究的目标是什么?
  陈:创作出自己满意的作品。近期也会在青绿山水上深入研究。
  访: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也期待您的更多新作。
  陈:谢谢!

陈全胜、杨枫受邀为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创作巨幅山水《华不注山图》


  举世瞩目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于6月9日在青岛隆重开幕。在习近平会见巴基斯坦总统、会见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会见塔吉克斯坦总统的会见厅悬挂着的是著名画家陈全胜先生、杨枫先生最新山水画作《华不注山图》。
  《华不注山图》局部
  《华不注山图》局部
  《华不注山图》局部
  《华不注山图》是我国著名山水画家陈全胜先生、杨枫先生为迎接和庆祝这一盛会,按照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的要求,经过缜密构思历时一个多月呕心沥血、齐心合力创作出长达8.4米、高达3.8米的水墨鸿篇巨制。
  陈全胜先生和杨枫先生有着三十多年情谊的老友,作为艺术上的知音、生活中的挚友,二人此次合力创作《华不注山图》心意相通,相得益彰。陈全胜先生笔墨飘逸出尘,构图稳中求奇,意境清幽高雅,寥寥几笔,禅意入画,有超然物外之气息;杨枫先生具有中国传统山水画中一脉相承的宋元气息,在其营造的颇具古意的高山流水、林泉幽壑中,笔墨晕染自然,皴法奇妙独到,显示出他极为深厚的传统功底。
  华不(音同夫)注山又名华山,在济南市区东北部,位于黄河以南,华不注山素以奇秀著称,从不同的角度观察,呈现不同的形态,山下有济南七十二名泉之一的华泉。《华不注山图》将济南华山描绘的气势恢宏、淋漓尽致,是一幅弘扬山东文化、中华文化,讴歌新时代的精品力作。
  陈全胜
  陈全胜,祖籍山东文登,中国著名画家,山东省文艺创作研究院研究员。1950年生于青岛,长于济南。1986年当选第三界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自1988年连续三届当选山东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1994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连续两届被评为山东省技术拔尖人才;2002年获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
  杨枫
  1960年生于山东省胶南市,1987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现任山东省文联副主席、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文艺创作研究院院长、山东艺术家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平常之境平常心,真情之笔真性情

——评赏陈全胜的水墨山水画


  陈全胜,祖籍山东文登,长于济南,国家一级美术师。1986年当选第三届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自1988年连续三届当选山东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1994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连续两届被评为山东省技术拔尖人才,2002年获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
  在中国现当代画坛上,陈全胜出名较早,曾以自己独特的人物画为世人所瞩目。前些年,他几乎在热闹的画苑消失。今天,当他把大量的作品特别是水墨山水画呈现给观众时,人们才知道它经受住了喧嚣的市场诱惑,耐住了寂寞,以一颗艺术家的素心倾力于创作,而且勇于创新,不断超越自己,没有辜负这个伟大的时代,取得了令人惊喜的成就。
  陈全胜从人物画入手,自小就打下了深厚扎实的造型基础,培养了敏锐观察生活的能力。1971年,他到部队从事文艺工作并开始发表绘画作品,自1973年开始陆续创作了人物画《老兵新课题》、《前方打了大胜仗》、《识字班》等,并全部入选全国美展,在美术界引起很大反响。1974年,二十四岁的他绘制的水墨设色连环画《猎户人家》、《小筏夫》在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此作一发表,就受到当时人物画坛的关注。在“四害”横行的“文革”后期,美术作品大多处在千篇一律的非正常状态,陈全胜的水墨连环画像一股清风掠过画坛,令人振奋。尔后被收入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大开本《连环画选页》内,成为连环画和美术创作的范本。从此,陈全胜在军队和地方人物画坛上越来越活跃。
  陈全胜精善工笔人物画,无论是造型、线条还是设色,均形成了自己独特风格。随着时代的发展,他像同时代的许多人物画家一样,在现实题材的主题创作之后,开始转向了古代题材的人物画创作,最具代表性的工笔重彩人物画如《玄奘归唐》、《洛神赋》……等,均为当今人物画坛之佳作。然而,陈全胜并没有满足于在人物画方面已经取得的成就,又转入到山水画创作的领域,沉浸在中国的山水自然之中,用笔墨抒写胸中的丘壑和逸气,传承了中国绘画的美术思想。在中国文人画的发展中,所谓的文野之别,就是许多批评家论画中的“才气画”和 “功夫画”,前者靠灵气和天分,以巧为胜;后者凭借功力和耐力,以勤补拙。陈全胜则是这两者有机的结合。然而这还不是他与众不同的全部,更重要的是,他善于以平常之心发现不平常之美。
  古今的山水画家都有游历的经验,熟悉的名山大川和地域资源往往成为其艺术创作的本源,如北宋的北方画家画太行山,清初的金陵八家画金陵,新安画派画黄山都反映了山水画和生活是密不可分的。乃至现代,刘海粟画黄山,李可染写桂林……,亦表明了画家喜欢的山水自然与作品题材选择之间的关系。陈全胜也曾遍游名山大川,但他并没有画这些眼前即景,而是将焦点聚集在他所熟悉的故乡热土之上。他着力表现泰山山后一代的风光,常以“岱后”冠之,还描绘了泰山以东胶东山区和泰山以南沂蒙山区的自然风情。即便是画泰山,也不是画家常画的十八盘壮丽景色,而是山后的一山一隅、一坡一沟。他从看似极为平常的沟渠坡渚、杂木荒滩里,发现生活中的美-----生动、朴实而自然。
  显然,与许多山水画家不同的是,人物画出身的陈全胜并没有完全放弃表现人的兴趣,他在寻找一种人物与山水的结合方式,以使山水画的创作增加人文的色彩,从而将山水画对自然的关注转向了人文与自然的结合。他以传统中国画中的点景人物来丰富山水画的主题内容,不管是孔子周游、六朝雅士,还是胶东山民,所表达的都是对美好生活的礼赞,其中不乏画家对童年生活的感怀。陈全胜的画大多是以小品画的形式传达出自己对生活的感受,自由自在、无忧无虑。他的构图相当简洁,险种求稳,平中见奇,极富于变化,绝不墨守成规如《抚琴图》,横线的树枝打破竖线的树干,又以圆线的巨石加以调和,使画面充满变化而无凌乱之感。陈全胜既擅长在尺幅之中表现天地之宽厚,又擅长在巨幅大画里表现山河的千里奔泻之势,如他的《泰山松云》,流云激荡。虬松苍茫,泰岱之雄,尽收眼底。他的《岱后深处有人家》、《翠秀丹枫图》均是如此。
  艺术的关键是用爱心去感受生活、发现美感;用自己的语言去表现生活,传达美感。陈全胜注重线条的理性构成与笔墨的感性抒发,因为他领悟了艺术的法则。他独辟蹊径,专以清水淡墨横涂竖抹,强调一次成型、一气呵成,粗头乱服,点画随意自如,轻松坦然,有风吹云动之感。他也善用宿墨,通过墨法增添墨色的层次感,其中所反映出的画家当年的素描功夫,正有机地转化为丰富、协调的笔墨变化。而层次分明,特别是墨色的鲜活灵动所透露出的自然搏动不休的生命力,为他的画增添了生机。陈全胜的线条变化比较丰富,或粗重、或流畅,天然巧成,契合了所表现自然的形和神。陈全胜的行笔迅捷和灵活,其笔墨以流畅取胜,腕下的笔墨形象如树石桥屋等常常形成一个有机的笔墨整体。他在处理交汇中的画面形象时亦十分老到,如近树与远山重合,杂木与屋宇的累叠,均在杂而不乱的表现中显现出丰富的自然氛围。陈全胜的笔墨造型吸收了八大山人的风格,特别是树形,生拙而富有情趣。而在传统笔墨的丰富性方面,既有明代吴门画派的笔墨功底,又受到黄宾虹墨法的滋润。
  陈全胜笔墨的成就来自多年的修炼,尤其是得力于书法的造诣。其书法以李北海《麓山寺碑》和《云麾将军碑》为主,特别是参合了吴昌硕的《临石鼓文》,使书法有了老道的金石韵味。而当他们作用于画面上的时候,一方面化为笔墨的深厚积淀,另一方面是能够服务于他的题画,使画面充满了文人气息。
  艺术与人生相伴,人生必定升华。钟爱自己事业的人、热爱自己故土的人,继承自己民族传统的人,终将会从中得到艺术创新的动力和灵机。天道酬勤,陈全胜的艺术将会有不可限量的发展,我们也将充满期待。
  

陈全胜:中国古典文学画意


   陈全胜,祖籍山东文登,1950年生于青岛,长于济。1986年当选第三界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深圳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1994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连续两届被评为山东省技术拔尖人才;2002年获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
  做学问最怕的就是耍小聪明,小聪明之人重眼前,爱取巧,变化快,过于计较得失,小道道多,堕入歧途的几率也高,做事往往半途而废。我最欣赏的还是齐白石老先生做学问的态度,像老农种地,一锄一锄勤勤恳恳劳作,不图快,不设巧,老老实实地干。天道酬勤,终于得到了丰厚的收获。
  我看画家,着重看他们的作品,看他们作品的艺术价值,看他们的作品能否打动我的心,而不是注意他们讲什么。现在的画家讲得太多,而做得太少,谎言多,真话少,自我标榜,大师的帽子满天飞。可是,一见其作品,多名不副实。画是自己的写照,说多了有指鹿为马之嫌,使人倒胃。纵观现在浮在上面的大小名家,画价年年涨,可是有几个人能坐下来认真研究学问呢?又有几个人的画能不断有新的进步、有新的变化呢?一个画家的作品几十年如一日,没有进步,说明这个画家已不思进取,不再处在一个认真学习探索的状态之中。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也有因为研究方向走偏,陷入困局而无法摆脱的人。
  《竹溪六逸图》
  “学无止境”,“活到老学到老”,这些话不知成就了多少人。我天资愚钝,从艺几十年,从不敢有忘。由于我们所处的那个特殊年代的原因,对中国传统文化只能是一知半解,包括现在很多的博导、硕导们也没有系统学习过,甚至再早一些的那拨人也是如此。我和一些美术专业研究生、本科生多有接触,言谈间对他们在这方面的无知感到吃惊,连最基本的,常识性的东西都不懂。这不能不让人担忧。中国绘画的形式必须依存母体文化,这是一种血缘关系。在这一点上,我们须有清醒的认识,不能自以为是,以不知为知,去忽悠天下。我们要补课的东西太多了,要付出几倍的努力或许才能接续一二。
  《桃园三结义》
  我感觉,中国传统文化就像是“泰山”,远远看去并不是那么起眼,感觉不到它有多高,可是离它越近就越感觉到它的巍峨高大。走到山下,只能仰视。如果向上攀登,开始还能轻松,再上就感到腿脚沉重。攀上中天门,已是举步维艰了。十八盘的层层石阶,直上云表,非意志坚韧者难至极顶。也就是说,你不去靠近中国传统文化,只是远观,永远不知它的博大精深,更不可能登达极顶,只是看客而已。种种奥秘,只有在攀登中才能体会到,有很多人对自己不了解、不知道的东西,盲目地去否定、去批判。这都不是做学问应有的态度,而是一种浅薄无知之举。
  《遗爱诗意图》
  对传统文化的学习,要科学的循序渐进。由于每个人的条件、能力、艺术素养、环境的不同,加上阶段性的原因制约,看问题的角度、深度是不一样的。在学习中,也许有些东西让你很难一下子接受,有些问题也不能一下子看透,需要像剥笋一样,层层悟入。你开始喜欢的东西,不一定以后还能喜欢;开始时很厌恶的东西,不一定以后不会接受。在绘画学习中,喜欢到不喜欢又到喜欢,这样的情况反反复复,不知有多少次,周而复始,每一周期都会有提高。中国绘画讲气韵。气韵的感觉是很飘乎的,有时抓得到,有时抓不到,有时抓住了,转瞬又消逝了。在艰苦学习中,把状态调整到最佳时,才能很好地把握。画家的艺术取向,在前进的过程中往往是左右摇摆的。这与阴阳互用、“阴极而阳生”的法则有关。如你开始偏爱细笔手法的表现,到了另一个阶段可能又追求粗笔形式表现,而后可能又回到细笔,粗细之间的来回摇摆,大画小画间的摆动中就产生了动力,形成了前进的曲线。曲折的位移能够给你更多的感悟。如果,死守一隅,就是一种偏执。这样学习效果就不会很好,故而进步缓慢。在刚中更能知柔,在小中方能解大。在学习上,不但要用功,还要多动脑筋。选择什么样的学习方式最适合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学习方法最好,有些方法让你在短时间能获得进步,但不能保证你长时间进步,也许有的还会变成你以后的绊脚石,这需要不断地调整才是。
  《金瓶梅系列之三》
  艺术家的艺术状态来自其心态。艺术家对自己心态的维护时最重要的。如果心态不好,心态不在位,你的神经就会处在很麻木的状态下。我们搞艺术的靠的就是这敏感的神经,有了这种敏感,才能感受到造化中星星点点的光点,汇集成你的才华;神经麻木,感受能力低下,说明你的艺术生命离死亡也就不远了。现实生活中的种种诱惑太多了,陷进去很容易,再想拔出来就很难了。陷进去后,有些宝贵的东西就会发生器质性病变,将永远无法恢复了。如果他是一个只想靠画去谋利,当个画财主之类的人,不去学习、研究学术,借忽悠去坑蒙拐骗,我无话可说;如果他是一个江郎才尽,没有出路的画家,以利为先去谋个一官半职,混碗饭吃,我也勉强能理解;如果是一个才华横溢,前程远大的画家,也堕入其中,那就太可惜、太不可思议了!历史上有很多古训在警示我们,可我们很少去理会。事情往往有正反两个面,不要只看到有利一面,还要看到有损的一面,更要超越得失,看到因果。
  《皖南山色》
  心灵处在静态中,画家的感受才能更灵敏。现在大家的事太多,成天忙忙碌碌,热闹驱走的是一时的寂寞,失去的却是对美的感受。匆忙中有太多的不经意,不经意间又有多少美妙从眼前滑过。画家在艺术上的才华来自生活中的平实,要不得半点虚荣。有的画家一旦处在得意的位置上,人性就变了。这种变时因其根性定力不够,摧毁的是自己艺术上成功的机缘。摆那种臭架子,是一种浅薄的表现,对自己的艺术发展一点好处也没有。画家在现实生活的洪流中,要像水一样渗进去,而不能像油一样把自己浮起来。
  《煮酒论英雄》
  画中的一切感悟,得于画家在现实生活中全身心的投入,靠艰苦的学习得来。画家的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学习中不断校正自己的方向。每个人的自身条件不同,感悟也就有迟速,只要诚心努力去学,就会有一定的进步。学习让人获得自信,也让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

30年情怀,追溯陈全胜先生邮票艺术


  陈全胜,祖籍山东文登,中国著名画家,1950年生于青岛,长于济。1986年当选第三界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自1988年连续三届当选山东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1994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连续两届被评为山东省技术拔尖人才;2002年获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
  《三国演义·三顾茅庐》
  纵观陈全胜先生所绘中国邮票,给人总体的感觉就是“美”,这种“美”均是以真善为主要内容的形式规律的展现,是真正高超艺术的充分体现,“这种高超艺术是通过艺术家将创造智慧、才能和力量集中表现在一点上,即通过典型化的过程创造出一种能影响人的思想感情的典型艺术形象才能实现的”。
  《聊斋志异·西湖主》小型张
  他在绘画创作过程中也饱尝清苦,创作《聊斋志异》邮票时,为了激发创作灵感,捕捉画面气息,他踏遍破壁残垣、古代村落、荒芜蛮地,时常独居山林之中,以庙观为邻,道士为友。正是这一超然物外、痴迷癫狂的创作状态才使得《聊斋志异》邮票画面中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布景静谧无比,从而达到了幻真幻假、神秘灵异、恍若隔世、虚无缥缈的高超境界。
  《聊斋志异》为中国澳门设计
  他尽可能的完善自我,自觉地将自己融入到大自然中,力争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俗话说:“仁者乐山,智者乐山,仁者静,智者动”。他要动静结合,力求得到完美的人品。因为,人品即画品。
  《八仙过海》
  近些年,他不满足于以往的成就,把创作的重点转移到了山水画中。他的山水画建立在他的工笔人物画基础之上,是随着年龄、心境的变化而衍生出的新品种,在题材的拓展中实现了体裁的变革。他通过对齐鲁文化和齐鲁山水本源特质的进一步体悟,获得了新的创作源泉,终于从苍茫的原野中,为我们寻找到了新的精神慰藉——她像春天的甘霖、夏日的清风、冬日的阳光,适时地满足了人们的渴望,积极地回应了时代的呼唤。
  陈全胜邮票手绘稿(部分)
  (作者温少宁系山东省集邮公司原经理、山东省集邮协会原秘书长、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第十届山东国际大众艺术节——陈全胜邮票展开幕


  8月20日下午3:00,由山东国际大众艺术节组委会、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山东省文艺创作研究院、山东省文艺创作研究院美术馆承办的第十届山东国际大众艺术节活动之一“陈全胜邮票展”在山东省文艺创作研究院美术馆隆重开幕!
   山东省文联党组成员、山东省文联副主席姬德君开幕致辞
  山东省文联副主席、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文艺创作研究院院长杨枫开幕致辞
  邮票创作者、著名画家陈全胜先生讲话
  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刘致福宣布展览开幕
  此次展览,让观者集中欣赏到陈全胜先生在不同时期发行的纪念邮票七十余张,内容涵盖《三国演义》系列、《聊斋志异》系列、《孔子诞辰2540周年》系列、《孙子兵法》系列、《包公》系列等。此外,还有陈全胜先生早年珍贵邮票手绘稿呈现,让观者感受到陈全胜先生的文化责任感,以及他在艺术探索中大胆变革的精神。
  展览时间:2017年8月20日——9月10日 展览地点:山东省文艺创作研究院美术馆(济南市泉城公园西南门内)  
      
  

清风徐来——陈全胜、杨枫中国画小品展”开展


  中国孔子网济南10月31日讯 由山东省文联、山东省美协、齐鲁晚报主办,齐鲁美术馆、齐鲁晚报书画院承办“清风徐来——陈全胜、杨枫中国画小品展”10月27日在齐鲁美术馆开幕。展览集中展出陈全胜、杨枫两位国画大师近期创作的扇面、小品约60件,用他们对艺术的不同理解与感触,诠释着自然之壮观、自然之和美,似一缕清风拂过,为观众带来雅意与清新。
  展出中国画小品作品
  展出书法作品
  陈全胜,1950年出生于山东青岛,国家一级美术师,第三届中国美协理事,山东省美术家协会艺术顾问,山东专业技术拔尖人才,享受国务院津贴。他曾多次斩获国内大奖,其创作设计的《三国演义》、《孔子》、《孙子兵法》、《聊斋志异》邮票有广泛的影响,并两次获得全国最佳邮票一等奖,一次三等奖。
  陈全胜(图片来自网络)
  陈全胜先生的山水画富有诗意和生活情趣的。在他的小品画中,可见“远上寒山石径斜”,亦可见“白云深处有人家”;画中奇山怪石上的松柏和飞流而下的瀑布,让画面充盈着包容万物的大气,松下嬉戏的孩童和临江垂钓的老者则让画中洋溢着对待生活的超然态度。陈全胜倾向于文化修养和个人灵性的追求,是各种各样情感的综合,无论清雅逸气还是一泻千里、纵横捭阖的气势,都与自己的情感、涵养、经历息息相关,进入了一个较高的艺术境界。
  展出作品
  杨枫(图片来自网络)
   作为笔墨技法醇厚,创作观念成熟的山水名家,杨枫身兼多职,但“入世”生活并未纷扰到他的艺术创作,反而让他拥有更加强烈的社会责任和更活跃的创作思维,印证了“大隐隐于市”的说法。1960年生于山东省胶南市的杨枫,是科班出身。1987年他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现任山东省文联副主席,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杨枫的作品笔墨雄奇秀润,构图宏阔大气,富于古意。二人联展给观众带来的是齐鲁大地的秀美风光,为当今生活注入雅趣和新意。
  据了解,“清风徐来——陈全胜、杨枫中国画小品展”将从2015年10月27日——11月9日在济南市高新区齐鲁美术馆展出。

鼠标滚轮控制放大缩小

3.jpg

望简寂观


  青嶂青溪直复斜,白鸡白犬到人家。 仙人住在最高处,向晚春泉流白花。

W020171009534036516280.jpg

太行所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