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专栏 >学术专家 >何中华

言近指远与中国文化的“味”

2017-07-28 15:14:00  作者:何中华  来源:中国孔子网

  【按】中国不像西方有什么母亲节情人节之类,因为中国人的情感是弥漫于日常生活的每时每刻的……

  孟子曰:言近而指远者,善言也;守约而施博者,善道也。中国文化在表达方式上有着自己的独特之处,这就是特别讲究词约而意丰、言近而旨远,所谓言有尽而意无穷,言简而意赅。这是我们的文化特点。这种表征方式,使中国文化成为一种诗意化的文化。

  杜甫诗云: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一个小小的,就涵摄了无尽的时间(千秋之雪)和无穷的空间(万里之船)。可以说,这句诗道破了中国文化在表达方式上的玄奥和秘密。以有限的符号表征无限的意蕴,真正达到了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所谓的真正的无限性。黑格尔在其《逻辑学》中曾经举了一个数学上的例子,他说:2/7这个分数式就是真无限的表达形式,若用小数式(0.28571……)表达的话,得到的就是恶无限或坏的无限性了。因为分数式是能够用有限的几笔写完的,其形式是有穷的,它的内涵却是无止境的,因而体现了有限与无限的统一;但它的数值却是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是一个无理数,在形式上就是无法完成的,永远不可过渡到无限的彼岸,从而不能完成有限与无限的统一。

  中国式的表达,所达到的正是黑格尔意义上的真正无限性,其高明之处,就类似于《易传》所谓的其称名也小,其取类也大;正因此,其旨远,其辞文。其言曲而中,其事肆而隐,收到的效果就是孔子所说的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由于这个缘故,解读中国文化的文本,就非得下一番探颐索隐,钩深致远的功夫不可。而所谓的,恰恰就诞生在这样的表达和解读方式之中。读中国古代经典,需要的是咀嚼、反刍、体会、揣摩,乃至把玩;就像饮一盏陈年老酿,须缓缓地,细心地玩味,不能像喝一杯白开水,仅仅是而已。中国文化的味道由此而来。

  中国文化符号不是一种科学语言,而是类似于诗歌语言。它不追求意义的固定性和坚执性,而是强化意义的暧昧性、不确定性。齐白石说得好: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这恰恰构成中国文化韵味无穷的内在基础。

  中国的诗歌讲神韵,中国的绘画讲气韵,再如风韵雅韵等等,以至于黄庭坚特别强调:凡书画当观韵此与文章同一关纽”(《题摹燕郭尚父图》)。那么,何谓呢?范温在《潜溪诗眼》中说得好:有余意之谓韵;韵者,于简易闲淡之中,而有深远无穷之味。就文学而言,像钟嵘所说的那样,能不能达到文已尽而意有余,是有没有韵味的根本前提。因为只有做到这一点,文章才能有所寄托,才会有超越字面含义的深意在,此正乃历代文人墨客所孜孜以求的所谓文外之旨”、“言外之意。所以梅圣俞认为,诗之善在于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

  不止是诗词,书画亦然。意在笔先即笔画乃有寄托,笔画不过是一载体而已,所以它是有内涵的。否则,笔画只是笔画,此不过无味之机械图形罢了。来自有内涵,有捉摸的余地,这其实也就是意义空间的开放性。明代王履《畸翁画叙·华山图序》曰:画虽状形,主乎意意溢乎形。而清季方薰在《山静居画论》中更是明确主张画有尽而意无尽,称赞金农作品以意为画。可见,有限形式与无限内涵的统一,也是中国画的创作原则。

  齐白石有一幅有名的作品,叫做蛙声十里出山泉,画面上其实并无青蛙,也无山泉,只是画了一条山间的溪流,有几尾蝌蚪在里面自由自在地游荡,它启发人的联想,既表现了绘画形式无法表达的声音,又把人心中的思绪和意象引向了画外,可谓高明之至。这种手法典型地代表了中国画的特点。中国画画面虽有限,画意却无尽。画框并不构成作品的限囿,这迥异于西方油画的情形。

  书法也重意蕴,重内涵。唐张怀瓘《书议》曰:理不可尽之于词,妙不可穷之于笔。非夫通玄达微,何可至于此乎?还说:夫翰墨及文章,至妙者皆有深意,以见其志。清季画家石涛有所谓夫一画含万物于中的说法。在书法中,哪怕是最简单的笔画,如一横一竖,也决不是划道道,而是有无尽蕴含的。笔画的提按顿挫、露锋回锋,使线条有了内敛与发散的张力,从而显示出无尽的意味。它因意味而了起来,变成活泼泼的有生命的了。与那种机械刻板的、的空洞线条,不可同日而语。

  这种含蓄性格,同样体现在中国古典建筑中。梁思成先生曾说:我们将中国的建筑和绘画在布局上的特征和欧洲的做一个比较。我觉得西方的建筑就好像西方的绘画一样,画面很完整,但是一览无遗,一看就完了,比较平淡,中国的建筑设计,和中国的画卷,特别是很长的手卷很相像:用一步步发展的手法,把你由开头领到一个最高峰,然后再慢慢地收尾,比较的有层次,而且趣味深长。

  中国不像西方有什么母亲节情人节之类,因为中国人的情感是弥漫于日常生活的每时每刻的,人们的一举手一投足,无不寄托着自己丰富而深沉的感情,所以压根儿就不需要在一个极有限的时刻集中迸发。那样子的直露,并不符合中国式的含蓄和中国人的口味。

   (本网经作者同意发表;作者系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