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专栏 >学术专家 >景海峰

儒学回归主流路还很长 需“共业合力”

2017-03-27 14:50:00  作者:景海峰 柳理  来源:凤凰国学

深圳大学文学院院长、国学研究所所长景海峰教授 

【导言】 

  2015年11月底,来自海内外的近百名学者专家齐聚深圳,就“儒学的历史叙述与当代重构”这一主题展开研讨,这是连续四年来,深圳大学就“儒学与当今社会”这一重大课题举办的国际学术研讨会。这一学术品牌的重要发起人和组织者,是深圳大学文学院院长、国学研究所所长景海峰教授。利用会议的间隙,这位谦和的学者接受了凤凰国学主编柳理的独家专访,两个多小时,话题从他的恩师、已故著名学者汤一介先生聊到大陆与台湾新儒家之争,从儒学如何回归现代主流聊到国学教育在当下的发展瓶颈,景海峰教授对学界之关注,对儒学发展之思考,对国学教育实践的看法,谈吐之间温厚而不乏锐见。以下为访谈实录: 

  为什么说汤一介先生是“现代意识的君子儒” 

  凤凰国学:汤一介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一年多了,众所周知,您与汤先生渊源很深,师从他有很多年,而且您三十多年来一直在致力于国学的研究与传播,那么,您能否谈谈汤先生在中华传统文化传承中的贡献和定位,以及对当代学人的启示。 

  景海峰:汤一介先生过世后,包括去参加他的追悼会的路上,我一直都在想他这一生,他在这个时代的典范意义。因为一个大学者,或者对所处时代留下深刻印记的人物,他总是有时代性的标志意义。我当时就在想,汤先生在这一辈学者里边是比较突出的代表,应该怎么去给他的特征做一个概括?当时想了三句话:

  一是大变革时代思想转型的探索者。这是从粉碎四人帮之后、改革开放以来整个中国思想文化的时代转换这个角度来谈的。因为汤先生在80年代开始的几十年中,所做的很多工作都跟这个大的思想转变的时代背景联在一起。 

  二是中华文化复兴的领路人。这是从他所从事的专业来看的。汤先生是研究中国哲学的,儒释道,传统国学,包括后来主持《儒藏》编纂,他的学术主业就是传统文化。而在这个过程中他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所做出的贡献,又跟整个中国文化复兴的大潮相关联。

  三是他个人的品格特征,是具有现代意识的君子儒。这可从两点理解:一是他研究儒家,知行合一,从他身上能体现出中国传统儒家的人格色彩,对治学为人的理想有一套价值标准和要求,这是传统意义上的。但毕竟在今天这个时代,他又不是所谓士大夫的那种状态,他是一个大学教授,是一个学者,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儒学研究者,所以第二点就是他具有现代意识。在他身上,把“君子儒”和“现代”这两点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其所能地进行了结合。从他身上,能体现出这两点在今天这个时代可以做到的一个比较好的理想融合,既有传统的君子之风,同时又能与时俱进,而不是只追求传统的复归,因为汤先生是有很强的现代意识的,他的学问体现了这种现代的精神和价值。

  后来在乐黛云先生主编的《跨文化对话》辑刊中,我本来想用“君子儒”这个题目,但乐先生觉得这个传统的意味浓了点,后来就用了我另一个演讲的题目,叫“汤一介先生的学术与时代精神”,这就是现代描述了。这篇纪念文字刊登在最新一期《跨文化对话》中,文章标题也作为整个汤一介先生纪念专栏的一个通题。可我还是比较倾向于强调汤先生的人格与我们传统的联接,当然他是一个现代的、有时代感的学术带头人,但在他身上,那种气质跟现在的很多学者不一样,是令人景仰、令人神往的这种气质,这实际上跟文化传统有密切的关系,因此用“君子儒”这个概念更好。这是汤先生过世之后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

  今天我们往往按照纯现代意识的职业标准来要求知识分子,你是大学教授,按理说你只要完成大学教授的角色要求就可以了。而道德上的意义实际上是附加的,与职业角色没有必然的联系。这样就与中国传统的所谓“士”或“士大夫”角色有个断裂,实际上也是一个时代的断裂,这就造成了一种困惑。比如说今天从事教育工作的,一般的老百姓对教师职业会有比其他职业更高的附加要求,也就是说对其道德的要求会更高一些。你教书育人,你讲的东西可能你自己还得去做,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你得做出个榜样来。这些意识是跟传统有关的,但今天的现实情况是,这两个东西实际上是处在一种分离状态,而且从现代或西方对这个职业的标准看,它也并不讲求这些。中国传统士大夫或从事礼乐教化的人则不一样,他得知行合一。所以这就是我们时代的一个困惑。那么我讲的这个“具有现代意识的君子儒”,就是想把这个问题稍微再强调一下。汤先生在这方面应该说是做得比较好的,所以在学界,在大家的心目中,他受人尊敬,受人景仰。

汤一介先生(左五)与深大国学所参与《儒藏》项目的同仁在一起 

  凤凰国学:您师从汤一介先生有多少年? 

  景海峰:如果从我本科上的第一门课算,应该是从1980年开始,大三的时候。后来我的本科毕业论文就是他指导的,读研究生又师从于他。1984年秋,汤一介先生在深圳大学创办国学研究所(这是改革开放之后国内打出的第一面“国学”大旗),我第二年研究生毕业之后就过来了。 

  凤凰国学:您从学于汤先生的时候,他的教学方式很严吗? 

  景海峰:他不是那种严师,他比较温和,待人特别宽厚。当然在学术上他一丝不苟,每一个环节的具体细微的要求,他都会做到。但处理方式上不是那种严厉的。

  凤凰国学:大师有很多种风格,比如有金刚怒目型的,也有春风化雨型的,那么汤老师属于哪种类型的呢? 

  景海峰:汤先生应该是属于春风化雨型的,不光学生,还有同事以及社会上的人士跟他打交道,对他的印象都是非常温和、彬彬有礼的,都是与人为善、替别人着想的那种类型。

  凤凰国学:但我们说这种“君子儒”,或者“士大夫精神”,总是除了温厚的一面,还会有个性的一面,尤其对现实的不平或者文化的乱象。 

  景海峰:所以儒家精神里面,绝对不会不讲原则,不会是像孔子所批的“乡愿”的那种柔顺。而是一种柔中有骨、柔中有刚的形态,他有他的尺度和原则,而且这种尺度和原则就体现了士大夫的精神,以天下为己任,勇担道义。在这方面,汤先生改革开放后在那种学术研究的环境下,便做得非常突出。

责任编辑:李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