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专栏 >学术专家 >吴光

【孔子学堂-微访谈】吴光:儒学要走“民主仁学”的道路

2016-02-22 14:22:00  作者:  来源:央视网

  按:吴光先生是一位学养深厚的知名儒学专家。他一方面坚持独立思考、实事求是,另一方面也关注时代,关心政治,期待着、争取着儒家理念的经世致用、落地生根。为了适应新时代儒学的发展,前几年,由他担任法人代表兼执行会长的浙江省儒学学会,与中国孔子基金会共同发起了全国儒学社团联席会议,全国儒学组织进入了一个“抱团取暖、互动共进”的新时代。

  访谈嘉宾:吴光 全国儒学社团联席会议秘书长

  问:听说以前您曾为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总书记作过讲座,可否简单介绍一下有关情况?

  吴光:这件事我过去是不愿谈的。但学界渐渐传开了,有些传得有点夸大,所以不得不说明一下。在我的接触了解中,感到习总书记思想中有一种多元文化和谐发展的理念,对中华传统文化有足够的包容和精深的把握。这里,简略谈谈习近平同志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我所亲历的几件事。

  第一件事情,是2005年6月,我受邀为习近平书记作了一场座谈性质的国学讲座,讲题是《谈谈中国哲学与“浙学”的若干问题》(该讲稿在10年后应约发表于《孔学堂》杂志2015年第1期)。我讲了中国哲学的特色,儒学的复兴与核心价值,儒家“仁爱、民本、和谐、诚信、中道”等核心理念的现代性与普世性,讲了新儒家、新道家、新佛教及其未来展望,还讲了“浙学”的来龙去脉及其基本精神等问题。座谈中,习书记很认真地作笔记,并提出问题与我讨论。我们讨论了“治大国若烹小鲜”的涵义,“以民为本”与“以人为本”的异同,以及“大浙学”的内涵、精神与浙江文化大省的建设等。那时候,我深感习书记对传统经典读得很多,也有深入思考。

  第二件事情,是在2005年5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收到朋友史晓风先生转赠的由我担任执行主编的新版《黄宗羲全集》以后,写了一封回信。信中,温家宝说黄宗羲“许多思想有着朴素的科学性和民主性”,并论述了黄宗羲以“万民之忧乐”为头等大事的民本思想。我感到这个信件不一般,反映了新一代领导集体“以民为本、执政为民、坚持民主”的执政理念,于是致信温总理建议公开发表这封信,很快得到温总理回信,同意“不仅可以发消息,而且可以发手迹”。但还是发不出来。最后是我向习近平书记汇报了背景资料,由习书记亲自指示浙江省委办公厅上报中央办公厅转国务院办公厅,经温总理批示同意后,首先在《浙江日报》、然后在《浙江学刊》上公开发表了温总理的亲笔信。后来,《光明日报》读书版发表了一整版的报道与文章,香港《亚洲周刊》的记者还专程来杭州做了采访。

  第三件事情,是2006年4月初,由我负责策划、由浙江省社会科学院与余姚市委市政府合办在余姚举行了“黄宗羲民本思想国际学术研讨会”。开会前夕,我通过省委副秘书长请求习书记发个贺信。3月28日,习近平书记以“中共浙江省委书记、浙江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身份向会议组委会发了亲笔签名的贺信。信中指出,“黄宗羲是我国明清之际杰出的思想家、史学家、文学家和教育家,是浙江历史上的文化伟人。他所具有的民主启蒙性质的民本思想,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产生了很大影响。”这个对黄宗羲思想的评价是很中肯、很到位的。会后,由我主编、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了《从民本到民主——黄宗羲民本思想国家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将习书记的贺信放在了第一篇。

  第四件事情,是我曾协助中共浙江省纪委策划了一套六册《廉政镜鉴丛书》,由省纪委常务副书记杨晓光任主编。我编写了《丛书》草案,担任副主编并主持编著了《古今廉文》、《中国廉政史话》两本书,由浙江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习近平书记应省纪委之请为这套丛书写了《序》。《序》中对建立以“教育、制度、监督”为三大支柱的国家廉政体系的思想作了精辟论述,并引经据典,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为政以德”、“以德修身,以德立威,以德服众”的廉政德治思想作了深度阐发,这体现了习总书记反腐倡廉思想的一贯性。

  通过这几件事,我看到了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国传统经典文本的宏观把握、对儒家民本思想的深度认同和对反腐倡廉的高度重视。

  问:最近几年,您提出了“民主仁学”的理论,可否对此做个概括?

  吴光:当代儒学发展已经有新心学、新理学、新仁学、社会儒学、政治儒学、生活儒学等,可谓百花齐放。而我坚持的是新体新用的“民主仁学”思路。

  我所主张的“民主仁学”的基本思想模式是“民主仁爱为体,科技礼法为用”。在这个思想模式中,传统儒学的等差式仁爱观念已转型为以人为本、主权在民、人人平等互爱的“民主仁爱”观念,它将成为指导人们行为的核心价值观,而科技发展的新成果将成为造福人类的工具,人们的社会生活则遵循礼法共治轨道有序地发展进步,人类社会将建成为一个富足、文明、民主、和谐的理想世界。

  民主仁学不是固守在书斋里的精英儒学,而是面向大众、面向生活、面向现代的大众儒学。是建立在多元和谐文化观基础上的“太和”哲学。多年前,我在新加坡的一个国际儒学研讨会上对儒家的“大同”理想作了“大同即太和”的解说,指出“大同”社会并非同一、无差别、绝对平等的社会,而是公有制为主体、承认差别、有家庭、有私产、和而不同社会,是可望而可及的最高境界的和谐和平社会。这也是“民主仁学”的政治理想。

  问:在未来,该怎样弘扬与发展儒学?

  吴光:关于儒学发展的模式问题,有一个观点,我觉得很好,就是官、学、企三结合来弘扬儒学,这种弘扬与发展儒学的模式,实际上一些学会,包括我们浙江省儒学学会已经这样做了。我想还要加上一个民间,即官、学、民、企四结合的发展模式,也是值得推广的。在我们这个时代,很有必要尊儒尊孔,恢复儒学与孔子的尊严。但是我们不是独尊儒术,其它也可以尊,可以尊“马”,也可以尊道、尊佛,不是要独尊儒术,而是尊重多元,和而不同。

  问:提到尊“马”,许多学者都在探讨“马”与“孔”的关系。在您看来,二者有何关系?

  吴光:这其实涉及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问题。我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分为三个阶段:王明所代表的是马克思主义教条化阶段,拿来主义,生搬硬套;毛泽东所代表的是马克思主义法家化阶段,崇尚斗争,尊法反儒;今天则是马克思主义儒家化阶段,为政以德,礼法共治。现在,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当然是马克思主义或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改革开放以来,从“实事求是”“以德治国”“和谐”“小康”“八荣八耻”,再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论述,以及习近平特别强调的“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的“新六德”,都能看到儒家文化对中国共产党执政理念和纲领的思想影响。可喜的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儒家元素融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的道德人文建设出现了“儒学主导、多元发展”的新局面。这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好事!

  问:为何要发起全国儒学联席会议?

  吴光:我们这个会议的发起是在2013年5月份,由我倡议,浙江省儒学学会和中国孔子基金会共同发起。第一届在杭州办,第二届在曲阜,第三届在贵阳,明年开第四届,大家选定在西安。已经形成了一种会议机制。之所以发起这个会议,第一个是感到中国进入了和平崛起新阶段,亟须提升中华文化软实力。第二个就是我们认识到,身为儒者的历史使命,应该积极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大之后提出的“中国梦”论述。我们感到在这个时候有必要汇集全国儒学团体与儒家学者,大家一起来讨论,如何适应和平崛起、提升软实力、建设文化强国的历史潮流,并且身体力行,经世致用。

  问:您认为儒学社团该保持怎样的学术立场?

  吴光:我们应保持儒学社团的民间性和学术上的独立性,要坚持实事求是,讲真话,不迎合。孔子讲:“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作为知识分子,你就必须讲真话,敢讲真话就是确立了独立人格。你不讲真话,就是被夺了志的匹夫,是政治上的侏儒。我们要对错误的东西敢于抵制和批评,所以,我特别强调东汉王充思想的根本宗旨——“实事疾妄”,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实事求是,批判虚妄。古人提倡“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我主张加一个“立节”,强调儒家知识分子要有“气节”,讲真话,这叫“立德、立言、立功、立节”四不朽。这才是儒家推崇的君子人格。(访谈人:常强)

责任编辑:刘兴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