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图片报道

鲁绣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徐秀玲:千针一笔 气韵隽永

2017-03-29 09:13:00  作者:张晓芮  来源:中国孔子网

徐秀玲正在刺绣 摄影/陈孟

  鲁绣,一种中国古老的汉族传统刺绣工艺,春秋时期已兴,博采“苏、粤、蜀、湘”四大名绣之长,而又独具一格,虚实适宜、形象逼真。绵远悠长的齐鲁文化赋予了鲁绣浓郁的地方特色和丰富的人文内涵。

徐秀玲正在刺绣 摄影/陈孟

  3月28日上午,中国孔子网记者来到济南英雄山文化市场,采访鲁绣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徐秀玲女士。当记者真真切切站在了徐秀玲的刺绣作品面前的时候,记忆中对绣品的认识霎时间烟消,徐秀玲的工作室面积不大,但悬挂满屋的作品栩栩如生,熠熠生辉,细细观赏,无一例外,皆是臻品。

徐秀玲刺绣作品《鹊华秋色图》

  徐秀玲的刺绣作品多为中国名画题材。再现古画的“气韵生动”是她在刺绣事业上一直以来的追求。南朝·齐画家谢赫在其所著的《古画品录》中写到“画有六法,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移模写是也。”“气韵生动”作为第一条款和最高标准,一直是中国画创作、批评和鉴赏所遵循的总圭臬。“一幅作品的形成需要很多繁琐的程序,最重要的是根据题材本身去读懂作品,尤其是对于古画的创作,要遵循原貌,看得懂内涵,不能说是绝对的与原画无二样,但是构图、气韵一定是到位的。”徐秀玲说。她所绣制的《鹊华秋色图》是元代书画家赵孟頫的作品。“绣制这幅画历时尽三年的时间,每天至少工作八小时。”“绣每一幅作品,无论尺幅大小,都尽量精益求精,做到没有瑕疵。”徐秀玲在艺术创作中体悟出的这句“内行话”,是对艺术品质的坚守,也是对“工匠精神”的一种诠释。功夫不负有心人,《鹊华秋色图》获首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银奖。她的另一代表性作品《东方朔》获得第三届山东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

徐秀玲刺绣作品《东方朔》

  发丝绣是鲁绣的特有绣种,与其他绣种最大的不同在于材质除了常见的丝线外,还有真人头发。发丝经过脱脂、染色,和丝线掺杂使用。徐秀玲将发丝绣运用在孔子题材的作品中,将至圣先师的眼眉、胡须绣制的十分逼真。她绣制的《孔子绣像》荣获第二届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徐秀玲根据现代社会的审美,对比拓片上的孔子像,对孔子的眼睛做了调整,使之更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者。

徐秀玲刺绣作品《孔子绣像》

  “绣这幅作品是有特殊情感的,孔子作为我们山东的文化名人,儒家文化的代表性人物,用鲁绣这种形式去展现是很有意义的,是受到很多人欢迎的。”徐秀玲如是说。

徐秀玲学生作品《孔子绣像》 摄影/陈孟

  “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这是徐秀玲从业以来尊崇的原则。作为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徐秀玲刺绣针法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同样一幅作品,同样的针法,徐秀玲的布针却与别人大不相同,所以她所绣制的作品格调高雅,意境幽深,获得了一众的认可。 

  截至2016年,我国已公布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1372项,山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13087项;已有39个项目跻身世界级非遗,总数位居世界第一。然而,不少非遗仍“养在深闺人未识”,即便被人熟知,精通技艺的人却并不多。年华流逝,徐秀玲身边的学生走了一波又一波,当年同在绣厂的同事们也因为各种原因改了行,而唯独不变的是她坚守的身影。

徐秀玲正在穿针引线 摄影/陈孟

  在拍摄徐秀玲刺绣时我们的高清设备已无法轻易的捕捉到素色线穿梭的轨迹,但是她目光如炬的双眼已然聚焦着千针万线四十年。徐秀玲对目前鲁绣的前景并不乐观,“很多学生学到一半就放弃了。刺绣确实很枯燥,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现代人很难坐得住、坚持住。但是优秀的传统文化总是要有人传承下去的。”作为山东省鲁绣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徐秀玲呼吁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加入到鲁绣这项事业中来。

责任编辑:张晓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