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风商道 >博鳌儒商论坛

赵毅武: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代企业经营与文化建设中的意义及纳通的实践

2017-01-04 09:33: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12月28日,以“儒家商道智慧与现代企业管理”为主题的“博鳌儒商论坛”2016年会在琼海博鳌亚洲论坛会址隆重举行。29日上午,国际儒学联合会副会长、儒学与企业管理委员会主任、北京纳通医疗集团董事长赵毅武在论坛上做了题为《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代企业经营与文化建设中的意义及纳通的实践》的主体演讲。全文如下:

  纵观人类发展历史,会发现我们正生活在人类文明的一个交汇点上,科技日新月异,文化精彩纷呈。原始生物时代与技术时代交汇于此,在这里,人类文明的发展由技术发展与善恶因素决定,而善恶则决定于人类所信奉的哲学与宗教。假如善的力量减弱,人类文明将走向没落;反之,人类文明将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时期。

  因此,每个人都应该选择正确的方向,每个群体都应该汇集有限的力量做更有益的事情,这样,社会就会向善向上。

  整个社会由无数群体组成,包括各种组织机构,企业在其中占据较大比例,而构成企业的是众多独立的个体。那么,在个人、企业与社会之间,必然需要形成一种平衡,以达到三者的和谐统一,我们称之为个人、企业与社会的互惠共赢之道。

  文化将在其中发挥巨大的作用,而人与人之间的伦理关系即是构筑社会文化的基础。企业文化是一个企业的生命线,标志着这个企业的特色,也代表着企业形象。以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蕴含的智慧作为企业经营及企业文化建设的指导思想与行为原则,是企业建立良好的秩序与关系的必要条件。研究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代企业中的创造性转化,必须深入研究儒学在企业中的应用实践及所产生的效果。纳通多年来进行了一系列有益的探索与实践,与大家分享。

  中国传统文化中对于各方关系确定,以及在当代社会的价值与意义

  人是一种社会性动物,任何人都不可能脱离社会独立生存。这样,人和人之间、人和集体之间、人和社会之间、集体和社会之间等等,都存在着极其密切的关系。关于个人与他人乃至宇宙万物的关系,早在数千年以前,我们的先哲们就提出了天人合一、万物同源的思想。到了北宋,张载更进一步提出:“民吾同胞,物吾与也。”意思是说,世界上芸芸众生都是我的同胞,万物都是我的伴侣。这些说法看起来很抽象,其实蕴含着极其深刻的道理,充满智慧。更令人惊异的是,现代科学的发展正在证实这些思想的真理性。

  科学家们发现,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生物是独立存在的,所有生物都和其他生物相关,这样整个世界就像一个互相之间存在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大家庭。例如,花朵为蜜蜂提供食物,而蜜蜂则为花朵授粉。至于个体和整体,更是存在相互依赖的关系。以我们的身体为例,在我们的消化系统里,有无数的有益细菌默默地替我们清除有害的细菌,促进消化,制造人体所需的维生素。另一方面,我们也为这些有益细菌提供食物和适宜的生存环境。当然,作为有思想和意志的人类,要远比自然界复杂得多了。

  我认为,个人与社会的关系存在两个基本维度,一个是责任,另一个是权利。所谓责任,主要指个人在社会中所应承担的责任。所谓权利,主要指个人在社会中应该享有的权利。大致地说,传统社会重视责任伦理,而权利伦理则是现代社会特别注重的维度。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彻底批判了中世纪的伦理道德,打出“天赋人权”的旗帜,建构了旨在维护个人权利的价值观。这种人文主义思潮以高扬个性、推崇理性为目的,虽然对个性解放起到了一些积极作用,但物极必反,最终却导致了个人主义盛行,各种道德问题丛生,以至精神失落、价值衰退、人性窒息。有鉴于此,在充分尊重个人权利的前提下,重新挖掘传统的责任伦理的价值,便成为人们的共识。

  在中国古代,对责任伦理最简明扼要,同时也是影响最大的表达见于作为四书之一的《大学》:“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 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到了宋代,理学家把这段文字所包含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八项称为“八条目”。

  八条目是一个环环相扣的过程。这整个过程,又包括两个大的段落:从“格物”到“修身”为第一个大的段落,这是由外至内的过程,目标是“修身”;从“修身”到“天下平”为第二个大的段落,这是由内及外的过程,其前提也是“修身”。看见“修身”正处在这两个大段落的转折点上。明乎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大学》为什么说“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了。

  其实,后一个段落,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责任,具体地说,包括个人对家庭的责任,对国家的责任,对天下的责任。

  这种思想,到现在仍然闪耀着智慧的光辉。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也是最小的社会单位。我们每个人自从出生的那一天起,所首先面对的是家庭。一个幼小生命的成长,总是离不开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的关爱和帮助,等他长大成人之后,那些关爱他的祖父母、父母等逐渐老去,这就需要他承担起赡养老人的责任,来报答养育之恩。到了一定年龄,他要结婚生子,这又需要他承担起养育子女的责任。等他老去,他当然能够享受到子女的孝敬。所以,每个人都应该首先承担起家庭的责任。

  修齐治平,包括了个人对家庭的责任,对国家的责任,对天下的责任。《孟子》中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也是要求个人有所成就就要兼济天下。由个人修养到家庭提升到惠及社会国家,这是一个修身立诚的过程。古代的家庭指的是家族概念,放到今天就相当于企业。《国语.晋语》中说:“同姓则同德,同德则同心,同心则同志。”把家族的概念转化为企业后,道理一样明白。家庭中的“孝”的伦理规则在当代则转化为“忠”的原则,在企业中也讲求“忠诚度”、敬业度等。企业家则相当于一个家族的族长,带头人。

  一个人不仅仅属于和依赖于他的家庭,也属于和依赖于社会、国家乃至世界。《大学》所说的国家,应该包含村落、城邑等各级社会单位,我们这个时代的各种公司、单位、街道、城镇乃至省份,都是国家的组织单位。至于天下,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全人类、全世界。维护社会、国家乃至全球的良好秩序和福祉,也是每个人的神圣使命。

  遵从社会共同价值才能使个人利益最大化

  1、什么是社会共同价值

  如何才能维护社会、国家乃至全球的良好秩序和福祉呢?简单地说,就是每个人的所作所为必须符合这个社会的共同价值。什么是社会共同价值呢?就是各种法律制度、伦理道德、风俗文化等。

  按照荀子的说法,我们每个人生来就好利,就有嫉妒心理和各种生理欲望,如果顺应这些本性,那整个社会就乱套了。所以,任何社会必须有一定的规则,否则这个社会就无法正常运行。因此,荀子说:“古者圣王以人之性恶,以为偏险而不正,悖乱而不治,是以为之起礼义,制法度,以矫饰人之情性而正之,以扰化人之情性而导之也,始皆出于治、合于道者也。”(《荀子?性恶》)看来,古代圣王制定何种法律、制定、礼仪等等,都是用来制约人的好利本能的。有了这些法律、制度、礼仪,人性才得以改变,社会才得到治理。

  我们知道,人性中除了荀子所说的这些恶的元素外,还有孟子所说的各种善端,它们无疑是社会的润滑剂。不过,按照《中庸》的说,“修道之谓教”,人们虽然具备这些善性,但必须通过修行圣人制定出来的各种道德规范才能将其发挥出来,这个过程就是教化。《大学》也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明德”就是各种道德规范,这里所强调的是学习和显明道德规范的重要性。

  这是古人对社会共同价值的看法。我们也可以立足于这个时代来看一下什么是社会共同价值。这个社会其实是非常现实的。我甚至认为,这个社会本来没有什么道德不道德,也不存在善恶。但这个社会必须有一套规则,以保证群体的利益最大化。什么是道德?什么是善?符合社会规则的行为就是道德的、就是善的,否则就是不道德的、是恶的。

  当然,我们所处的是一个非常现实的社会,而不是一个理想社会,你所面对的事情也是非常现实的。它不依存于某一个人的愿望,也不依存于某一个具体的现实,而是依存于整体的社会规律和客观存在。当然它有其规则,也是有规律可循的。那么,作为一个非常现实的个体,你要在这样一个社会上存活,想要取得个人发展成就,你就需要和这个社会相应,能够顺应社会的规律,去取得最大的成效。

  2、遵守社会共同价值是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必要前提

  无论什么制度和组织体系,一定要依存于系统运作时所涉及的人本身所遵循的文化与理念。这是不同于我们通常所看到的硬件建设和规则建设的,这样一种理念、氛围和规则是在一个系统得到规模化发展以后形成的,那么约束他的行为方式的原则,也是能够让这个系统更加有效率和协调运作的、非常重要的、无形的、像灵魂一样的内容。

  道德的作用在于扬善,法律的功能在于抑恶。所以,人生在世,必须遵守所处社会的各种道德规范和法律制度,并适应这个社会。这样看起来个人是受到约束了,但由于你的行为和社会共同价值是一致的,是得到社会所承认和保护的,所以你反而可以实现你的利益最大化。换言之,在这个社会里你要想有所成就,你就要遵守这个社会的规则和规律,不仅要遵守法律,还要遵守这个社会的道德伦理的要求和约束。你需要承认这点,而不是把这种训导和要求当成对你的很烦人的苛求。道德规范对你的要求,实际上对你是非常有利的,你一定要遵循。一旦你睁开眼睛非常现实地看待这个世界的时候,你会发现,遵守我们传统的道德伦理的约束是你个人利益最大化的一个必然的选择。

  在这里我们不谈教条的,那种讲不出道理来的道德伦理,我们只谈最现实的个人发展必由之路。一旦你认真看清楚周围社会的现状和人类文明的现状的时候,你会发现,一旦你想取得一个在现代文明中被大家都认可的,公认的成就的时候,你必须去遵守这个社会的规则,必须遵守法律,道德伦理规则,去取得周围人对你更多的认可,这样才更有利,更有效率,更有机会去取得成就。我姑且不把这个道理作为一个道德说教,而是作为一个逻辑推理的必然结果。

  3、社会共同价值源于人类对善的追求

  不管说人性善也好,还是说人性恶也好,但人们都承认人类是追求善的。就连持性恶论的荀子,也说社会需要伦理道德,追求善。

  从宏观的角度看,在不同的地区、人类不同的发展阶段,那些不符合整体利益的社会形态会已经被历史的进程所淘汰,这当然是一种选择性淘汰。人类社会到目前数以万年计的发展,证明我们是一个存续并且在发展着的生物社会。它之所以有这么大规模的发展和进步,是因为这个社会的文化是进步的,是正向的。正向的文化带来的是整体的经济和文化的繁荣。

  中国重视整体意识,也就是社会和国家,即所谓“公”或“公利”。不同的思想家尽管在义利问题上存在着各种不同的看法,但他们都以不同的概念来强调整体利益的重要。无论是孔子说的“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还是孟子所说的“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其“义”实质上包含了社会和国家的“公利”的意义。墨子说“义者利也”,在他看来,符合于“义”的言论和行为,就必然会符合社会、国家和人民的公利。个人只有在整体性中(家族、企业或是国家)才能昭示出自己的存在和全部意义,个人的意志、情感也只有群体关系中才能体现出来,个人的价值只能在整体社会中得以实现。每个人在宗法血缘的纽带上,在家与国同构的网络中,都有一个特定的位置,“这个特定位置,是个人存在的根据,组合成个体与社会的一体化结构”。个人对社会,义务重于权利,整体利益重于个体利益。

  为了保证人类的这种向善性,任何社会都不可能没有一套伦理道德规范和法律制度,用来约束这个群体,从而取得效益最大化的。在这个社会中,任何人必须遵从这套伦理道德规范和法律制度,否则你会被人谴责,你不会被人认可,起码得不到人们的帮助。不仅是走投无路的时候没有人给你饭吃,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也没有人理你,更不会获得任何人的认可和支持。宗教固然可以维护道德,但即便是在人们不信教的情况下,仍然会认为尊师重道,赡养父母,和周围人保持一个友好的关系,有更多的善心,都是值得赞扬和推崇的。就是说,传统的道德伦理在我们现实社会中已经形成了一种固有的,实际上已经非常刚性的系统。你在遵循这个系统规则的时候,你很有道德的时候,你很有德行去做事的时候,你更容易得到周围环境对你的支持,社会资源更容易被你运用去完成你的事业、实现你的目的。

  社会与个人之间的协调者——企业的作用

  1、企业的任务和目标是满足社会需要

  洛克菲勒先生说过:“如果将我剥得一文不名地扔在沙漠中央,只要有一行驼队经过——我就可以重建整个王朝。”洛克菲勒确实是从一点点挣钱开始的,他的美国标准石油公司,被拆分成17家公司的时候,垄断了美国本土的石油的绝大部分,大概占80%左右,还有外销石油的90%。他的产品非常便宜,以至于当时中国的农民都点得起煤油灯。他成功的秘密是什么?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能够满足社会发展的需求,这正是他的智慧之所在。

  大家可能没有注意到,洛克菲勒在他的自传里面说过这样一句很有智慧的话:“调查显示,在我国(美国),一个世纪以前的美国拥有大量财富的人,往往是对国家经济的发展产生巨大而深远影响的人,他们对祖国的未来充满信心,尽全力开发国家资源,推进祖国发展,在其他的国家也是如此。”就是说,那些全心全意为满足社会需求而努力的人,才真正能够为国家做出较大贡献,才会创造更大的价值。不过,在这同时,他也会赢得更多的机会。所以,企业必须把自己的工作和社会的需求联结在一起。为社会做出最大贡献的人是最成功的人,公众所需要的、满足公众需求的商业企业会发展壮大,而公众不需要的商业企业则注定失败。

  这正是我们纳通医疗集团的经营理念。我们了解社会需求,所以能够有效地向社会奉献物美价廉的医疗产品。我在中国骨科大会COA的世界骨科论坛上谈到,世界的需要应该是我们医疗器械和医疗产品从业者、医疗服务的从业者,包括医生和医务人员的责任。我们应该为社会的需要去工作,而不是为了赚钱工作。其实,在这同时,当你满足这个社会需要的时候,你就自然会赚取你的财富和价值。

  一个公司如此,一个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比方说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很有成就的科学家,那么你的成就绝对不是对这个社会没有价值的技术或发明,而是会被人看好的技术或发明。一个没有价值的技术发明很难在这个环境去实现,因为社会不需要它。当你追求的东西就是我们大家都想要的,那么你就很有可能取得成就,取得成功。当然,这也需要适当的环境和机遇。

  2、企业必须遵从社会共同价值

  就像个体必须接受法律和道德的约束一样,作为社会组织,一个企业如果不够遵从社会共同价值取向的话,也是不能够取得最大利益的。它需要符合这个社会的整体的规则,符合社会整体的需求和利益。实际上社会整体的利益和规则就是社会的整体的公德、道德或者是整个社会的价值。如果我们从客观的角度来看待公司和社会和环境的关系的话,如果你能够趋同或者是遵从这个社会的规则和关系,你会更容易达成自己的目标。如果你的目标和周围的规则和需求是不一致的话,想要实现会非常困难,因为社会中的任何一个组织,都不可避免地要依存于社会本身而存在。

  因此,只有遵从社会共同价值趋向,一个企业才可能获得社会的认可和接受,才可能获取社会的资源,更好地发展自己的事业。

  3、个体在企业中的有效合作产生剩余价值

  作为纳通来说,经过这么多年建立起市场竞争的实力,并且能够在全国乃至世界上建立我们的竞争优势,除了能够把握住市场机会,能够以很好的竞争条件和资源,以及有一支优秀的队伍去克敌制胜,更重要的是,我们建立了一套良好的内部秩序、规则以及优越的机制,其核心就是如何对待公司和员工的关系问题。

  一个人如果希望得到更好的个人发展,应该寻找有效率的组织,把个体的经验和能力与整个组织的不同的人的能力叠加起来,取得最大的效率。多人合作的组织形态能够更好地完成经营的功能,这样对于每个人来说收益都是最大化的。大家只要看看工业革命,福特公司的生产效率的提升,工业化以后带来的物质和财富极大的增加,就会相信在一个组织协同的作用下,个体能够发挥更大的功能,增加更多的财富。

  当你加入一个有效组织的公司,就能够更多地为自己创造价值,与别人更好地协作形成团队,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得更好。就像一个农民去种棉花,一个纺织工去织布,棉花本身不值钱,织布也就是简单的劳动付出。两个简单的劳动付出叠加到一起之后,会生产出棉布,如果再加上裁缝协作就产生了衣服,如果再有一个设计师加入的话,就会产生一件时尚的服装。当然,它价格不菲,远比一个人去种地、缝衣、画图这些简单的工作能有更多的收益。一旦把他们组织起来以后,就产生了剩余价值。

  资本主义所产生的剩余价值,实际上就是通过劳动的有效组织所创造的更多价值。我们从时装到时装相关的宣传链条,以及原材料的制作链条,再进一步扩张的话,就会发现还会带来更多的价值的增值。在现代化的社会中,我们建立纳通这样的公司,如果想获取更大的利益的话,必须扩张价值链条去取得更多的剩余价值,把每一个人的简单劳动集合起来去获取更多的额外的收益。

  当我们纳通公司通过团结协作产生更多剩余价值的时候,一部分可以用于降低我们的服务价格,以取得更强竞争力;另外一部分变成额外的效益,我们和每一位员工去分享。就是说,对于这部分额外的收益,我们有很好的分享文化,把收益的一半分给大家,另外一半作为企业的收益用来支撑企业的发展,去建立一个能够扩展更广范围、更高水平、更大规模、更有竞争力的企业盈利平台。这是企业进步、企业发展、企业财富创造非常重要的内容。你构建的价值链越长,你所涉及的劳动组织管理的内容越复杂,那么你获取的额外价值就越高。这就是我们的经营理念。

  4、个体必须遵守公司的组织规则

  在我们看清楚这种经营规律以后,我们就会明白,我们每一位员工,都必须了解企业文化并遵循企业规则。就是说,每一个人都应该把个体的利益服从于公司的利益,这样在公司真正分享它的价值的时候,你也获得了最大的利益。你就不仅是一个棉花种植者,你也不是一个简单的织布匠或者裁缝,集合在一起以后所获取的价值要远远超过简单劳动直接的市场价值。

  公司就是一个小社会,而作为社会单位,就必然有其组织规则。组织的规则和原则可以是制定出来的,也可以是自然形成的,那就是这个企业的文化和制度,是这个企业的利益导向、原则导向。

  遵守公司的组织规则,是个体间有效合作的保障,是公司更多地产生剩余价值的保障,当然也是个体利益最大化的保障。作为公司中的一个个体,每个员工只有遵守公司的规则和维护公司的利益,才能在这个企业得到更好的机会,获得更大的认同。相反,在这样一个相对来说较小,并有一定封闭度,有一定自己的封闭环境的企业组织中,如果你不能够遵守企业组织规则,维护企业本身的利益和发展,那就不仅违背了企业本身的整体利益,也违背了周围人的实际需求和利益选择,这其实也违背了自己的利益诉求。因此,作为一个公司的员工,你只有让自己的行为和思想符合你所存在的这个组织的规则,你才能够更有效率和更好地做好你的工作。一个个体为了取得成就的最大化,它需要趋同和认同这个组织的规则和原则。

  这就是组织和个体的关系。

  纳通的企业文化

  现在,在这样一个社会和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在这个传统文化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与提倡的时候,我们对企业文化重新进行提炼与梳理,形成了新的企业文化体系,既是对过去的企业文化的总结,也是对纳通未来的希冀与展望。

  首先介绍一下我们的企业哲学——和义广业,成人成己。企业哲学是对企业行为的根本指导,是企业解决如何在外部生存以及企业内部如何共同生活的哲学。“和义广业”:出自《周易?乾?文言》:“利者,义之和也。”意为只有满足各方的诉求,使其达到和谐统一,才能够不断扩展事业。“成人成己”:出自《论语?雍也》:“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是实行“仁”的重要原则。是指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成就别人才能成就自己。

  我们凝聚各种力量,努力做符合社会各个群体的需要、也符合我们企业发展需要的事业,叫“和义”。把各种需求和愿望都能有机的整合在一起,按照这个方向发展自己企业和事业,才能广业,才能发展。只有成就别人,才能成就自己;你帮助同事,自己的工作才能发展;帮助下属,自己的部门才能进步;帮助客户,你的业务才会增长;帮助你的合作者,自己才能够更有竞争力。这就是纳通的企业哲学“和义广业,成人成己。

  关于纳通的企业精神——纳川成海,通泰协和,企业精神是员工所共有的内心态度、思想境界和理想追求。 “纳川成海”,出自《劝学》:“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纳通希望汇聚全球有志于人类健康事业的力量,和而不同,有容乃大。“通泰协和”出自《周易》:“地天相交,协和通泰。”代表整个系统团结协作、紧密配合,达到和谐统一、万物祥和的境界。能够和谐一致、充分沟通交流,内部完全配合、协同和谐,外部整合为一体,这样的企业才真正具有竞争力,不仅要纳川成海,而且要通泰协和,这就是纳通的企业精神。

  关于纳通的企业使命——引领医学技术进步,推动医疗产业发展,帮助患者以最小代价战胜疾病,恢复健康。企业使命是一个企业按照社会道义所选择的社会责任担当,是企业存在的目的和理由。我们不仅要推动医学学术的进步,我们致力于研发和学术研究的发展,洞悉最新趋势和前沿技术,对接全球创新产品和技术资源,以开放式研发创新引领医学技术进步,以高端制造和商业流通推动医疗产业发展。通过“质量上乘、价格合理”的产品;科学的治疗和康复手段以及有效的医疗服务,帮助患者减轻痛苦、战胜疾病、恢复健康。不仅仅是逐利的,而是要真正为社会进步做贡献。把对社会的责任和义务放在第一位,利益在第二位。义利相互结合,对医疗产业发展也基于这样的宗旨和原则,能够帮助患者以最小代价战胜疾病,恢复健康,这是我们的企业使命。

  纳通的企业愿景——成为人类健康领域声誉卓著的医疗产业集群,一个令人尊重和向往的企业家庭。企业愿景是企业未来期望达到的理想状态。对外,纳通将依托渠道能力、产业制造能力和创新孵化能力,打造一个声誉卓著的事业平台,整合全球创新产品与技术资源,实现与上下游合作伙伴的生态共存和互利共赢,从而开创医疗器械产业新局面。对内,纳通希望建设一个纯洁的小社会、和睦的大家庭。大家出入相友、守望相助,高效工作,快乐生活。

  纳通的价值观是“服务客户 、以人为本、共创共享、专业高效”,企业核心价值观是企业经营管理中的基本原则,也是企业员工行为的基本准则。我们秉承客户导向,客户需求是一切工作的起点和终点,客户满意度是判断服务质量的核心标准,纳通的产品和服务、制度和流程都要围绕客户需求不断改善。勇于担责、积极进取的员工是纳通最大的财富,为员工营造良好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让员工发挥所长,使员工在经济上有安全感、事业上有成就感、心灵上有归属感是管理工作的根本。对外,纳通与上下游客户是合作共赢关系,在同一条产业链上,携手创造价值,共享事业成果;对内,纳通的成果由所有员工共同创造,共同分享。作为医疗从业者,纳通要求每一名员工具备高度的专业素养,以负责任的态度做好每一件事,高水准、高效率,以最小的代价赢得最佳效果。

  如果把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分为创业期(资本,机遇)、成长期(管理,市场)、平稳期(企业文化,管理)的话,中国的很多民营企业在经历了激烈的市场竞争的考验后,都已经具备了相当的市场生存能力,即已经走过了创业期,向着成长期和平稳期发展。企业规模发生了变化,由小型成长为中型,有的甚至成长为大型企业,企业所面临的市场环境也发生了变化,由不太规范变得较为规范。但是,很多民营公司在早期小规模状态下和市场还不规范的环境下,形成了自己的企业文化,这种文化早期在企业发展中曾经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在企业规模和外部环境变化之后,企业原有的文化正在成为企业进一步发展的障碍,从而需要进一步提升和发展。

  民营企业的性质决定其具有自身的优势,民营企业具有强烈的竞争意识、市场意识、创新意识、效率意识以及人才意识,市场竞争的巨大压力使得他们必须不断进取,不断追求。有些民营企业善于在实践过程中不断总结,不断提升,与时俱进,重视通过企业文化建设来强化公司的管理,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成为民营企业中的佼佼者。实践证明,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来指导企业经营及企业文化建设,具有非常实际的意义,且能够取得良好的效果。我们儒学与企业管理委员会也希望了解更多民营企业的企业文化建设情况,借以研究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企业中的创造性转化,为促进传统文化的传播与应用做出贡献。

责任编辑:刘兴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