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风商道 >博鳌儒商论坛

熊月之:近代儒商的特有风采

2017-09-18 15:30: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中国史学会副会长、上海市历史学会会长熊月之

  时代不同,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不同,所处国际国内环境不同,儒商的经营特点自有不同,所体现的精神风范也会有所不同。近代中国面对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外则强敌入侵,内则政治腐败,经济不振,教育不兴,民生凋敝,亡国灭种的危机一阵紧一阵地逼来。一批有眼力、有能力、有财力的儒商,投袂而起,投身到救国救民、振兴中华的行列中,展现了近代儒商特有的风采。约略说来,可分以下五个方面:

  其一,把握时代脉搏,倡导变法革新,引领学习西方。这以由买办而转变为民族企业家的郑观应、唐廷枢等人最为典型。他们都是广东香山人,是近代最早的一批买办。他们在为洋行服务同时兼营自己生意,经营得法。在掘得第一桶金以后,他们毅然从收入相当丰厚的洋行中抽身而退,服从于国家的长远需要,投身到洋务企业当中,在轮船招商局、开平矿务局等机构中担任领导,从事现代企业管理工作,成为洋务企业中最早的一批新型企业家。他们是近代中国最早的一批双视野人,一只眼睛看着西方,一只眼睛看着中国,比较两者的长短得失,进而成为倡导变法革新、引领学习西方的新型人才。他们在洋务企业中,将西方先进科学技术、现代企业管理方式、先进思想理念引进中国,还著述立说,大声疾呼变法革新。唐廷枢编过专教国人如何学习英语的书籍,郑观应的《盛世危言》则是十九世纪后期影响最大的启蒙著作。《盛世危言》所论,认为中国不但要学习西方坚船利炮、科学技术,要学西方教育制度、社会管理制度,还要学习西方破上下之隔阂、合君民为一体的政治制度。能有此远见卓识,很重要一点,就在于他不但是儒,而且是商,合儒商为一体,是通晓国内外情事、关心国计民生大事的新型儒商。稍晚一些,穆藕初、陈光甫等,在学习西方方面,又迈出了新的步伐。穆、陈都是留美归国后投身工商业的。穆将西方先进的科学管理方法系统地翻译引进,并将其运用于企业管理之中,大获成功。陈光甫则在中国金融业、旅游业方面,走出了新路。

  其二,坚决抵抗外国侵略。抗日战争时期,不知道多少爱国资本家为了抵抗日本侵略,捐钱、捐物、捐购枪炮子弹,努力生产抗日前线所需要的各种物品,为抗日队伍提供各种服务。最典型的是民生公司的卢作孚。1938年秋,因日军野蛮侵略,武汉失守,大量后撤重庆的人员和迁川工厂物资近10万吨,屯集宜昌无法运走,不断遭到日机轰炸。在此危急情况下,卢作孚集中民生公司全部船只和大部分业务人员,分段运输,昼夜抢运,不顾日机狂轰滥炸,不计公使损失,经过连续40天的奋战,终于在宜昌失陷前,将全部屯集的人员和物资抢运到了四川。在整个抗战时期,民生公司共抢运各类人员150余万人、物资100万余吨、遭日机炸毁船只16艘、牺牲职工100余人。卢作孚领导的民生公司,以无所畏惧的爱国热情,以自己的运输长项,为抗日战争做出了其他行业难以做到的特有贡献。

  其三,关心民瘼,造福桑梓。众多儒商致富以后,努力以其财富服务社会,特别是救济穷人,造福桑梓。近代历次慈善活动中,捐款最多的,都是那些成功的儒商。最典型的是张謇,他在南通经营大生纱厂等实业,开垦农场,经营教育、水利、交通、慈善诸端,成为著名的状元资本家。他曾自述投身事业的初衷,是“为通州民生计,亦为中国利源计”,小而为桑梓,大而为国家。胡适评价张謇:“他独力开辟了无数新路,做了三十年的开辟先锋,养活了几百万人,造福于一方,而影响及于全国”。但是,他自奉极为俭约,坚守儒商的优良传统。他创办大生纱厂,自议创至开车,历时44个月,其生活费仅靠书院薪俸维持,未挪用厂中一文钱。他经商极其重视诚信,合做事与做人为一体,再三强调:“当悟人生信用,作事一而二,二而一,若人格无亏,则事即艰厄,不至失败;即失败而非堕落,反是则事败而人亦随之矣。”

  其四,兴办新式教育,培养新型人才。教育不振,人才匮乏,是近代中国落后贫弱的重要原因。近代中国儒商在发达之后,很多人都在资助教育、兴办新式学校方面,做出过努力。寓沪浙江商人叶澄衷,晚年出一大笔钱,创办澄衷学堂,从事新式教育。上海浦东人杨斯盛,从事营造业,成功以后,倾其全力,兴办新式教育。他所捐款、资助办起来的浦东中学,是晚清民国时期浦东最好的中学,张闻天、蒋经国、蒋纬国、潘序伦、范文澜、罗尔纲、王淦昌、闻一多等都曾在此校就读。留美归国的穆藕初在经营纺织业致富以后,捐款资助上海众多学校,特别是资助北京大学学生留学欧美,造就许多杰出人才。他开创了近代中国儒商资助留学的先河。至于爱国华侨陈嘉庚,捐巨款创办厦门大学的事迹,早已为大家耳熟能详。

  其五,保护、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近代西学东渐,中华文化遭遇严峻挑战,中华古籍也因历次战争而损失惨重。一批经商致富的有识之士,为抢救、保护中华古籍,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了艰苦的努力。进士出身的叶景葵,在清末放弃仕途,改走实业救国之路,先后担任汉冶萍公司经理、浙路股款清算处主任、浙江兴业银行董事长担任兴业银行董事长达三十年之久,为金融界巨子。鉴于中华典籍在战乱中损失至为惨重,不息花费巨资,搜集、购买珍贵典籍,并与也是进士出身的商务印书馆总经理张元济等,发起成立合众图书馆,到1946年,馆藏积存文献已至十四万册。他们为保存中华文化典籍做出不朽的贡献。这些典籍,成为今上海图书馆文献基础。鉴于国粹昆曲维持困难,后记乏人,穆藕初慨然捐款,创办昆曲传习所,培养一大批昆曲人才,为昆曲传承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这五个方面,综合起来,就是诚信经商、忠诚报国、造福桑梓、服务社会等。与传统儒商相比,在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有一脉相承的地方,也有新的特点,包括在学习外国先进科学技术、倡导新式教育、引进科学管理方法等。

  (熊月之,中国史学会副会长、上海市历史学会会长)

责任编辑:李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