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风商道 >博鳌儒商论坛

成中英:商人以儒为基础 社会将更加繁荣

2018-01-03 13:57:00  作者:  来源:凤凰国学

  编者按:2017年12月16日,博鳌儒商论坛2017年年会在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会议中心开幕,本届儒商论坛以“对世界说”“中华文化构建新商业文明”等为主题词,并首次推出全球儒商评估体系标准以及博鳌儒商人物榜。那么,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国门迈入世界市场,其中儒商群体如何提升竞争力与影响力?中国传统儒家文化基因如何影响商业文明与当今社会?利用参与本届论坛的机会,凤凰网国学频道推出系列专访,深度解读“儒商”内涵。 

  下文系凤凰网国学频道专访美国夏威夷大学终身教授成中英: 

成中英接受凤凰网国学专访

  凤凰网国学:您如何理解本次论坛的主题词之一“对世界说”? 

  成中英(美国夏威夷大学终身教授)首先你要让大家知道你,你对他们说,对世界说,你就必须要表明自己的身份。比如说他代表中国的一个企业家,所以这一点在说的时候就应该有一个表明,这个很重要,说也不只是代表在说而已,而是说的背后有一个力量,有一个主体,有一个承载,这个承载感很重要。而且也不只是说它在思想,所以这样能够进入到他们的思想之中来感受一个地方,它的一个想法,它的一个自我肯定。所以这个说当然是比假设是有一个自己的一种表达,要表达一种意识。不管你说什么,就是自我意识。但是你说的是正面的东西,你表达的时候有不同的方式,比如说是一种修辞,一种比喻或是一种暗示。但说明你自己在想什么,我做了什么,成就了什么,这很重要,表明我在这个世界上面有一定的地位,只是你不知道我。现在说了之后我们就变成一个对话,我们就可以开始成为一个共同的主体,共同的关系。只有这样,你才能慢慢地建立所谓的共同体。共同体开始就在于你了解我,我了解你。 

  当然这个说要看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对什么人说,以什么样的身份来说,这个很重要。所以孔子说“思而后言”,这是很重要的。说“思而后不言”也可以,比如你可以说也可以不说,言与不言在不同时候,不同地点,不同背景下具有一种影响力,一种感动力,这个很重要的。所以不是顺便说,也不能说任何时候都说,说是要经过大脑判断的。什么时候说,怎么说,时间不到说等于白说,说而无效,说了实际丧失了某种意义。 

  所以,人的承载就需要经过多方面的考虑,因此要了解对方,要了解这个环境,了解环境很重要,了解处境很重要,抓住一个最好的时刻,用最好的一个地点,最好的方式来表达那最有力量就是一击而中。就像打球一样,发挥它的一种力量出来。打篮球你每到一定的地点他还要转一个弯,找到一个空闲再打,他也不是说拿着球就往球篮投,那当然投不中了。

  凤凰网国学:儒和商如何更好地结合,您觉得中间的义利关系如何理解呢?如何看待儒和商之间的关系? 

  成中英:这个问题非常好。因为儒在传统中是读书人,读书是明理达道。那么明理达道的人他怎么去跟商人重叠?因为商人在传统中是做生意的,赚钱的,即使是蝇头小利他还是以利为主,因为他要谋生,我们说“士、农、工、商”,商人的地位比较落后,因为学是最高,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所以这个农也是的,因为农是民以食为天,大家都务农,古代从农业社会,农还是很清高的。虽然他不能发挥很大作用,但从整体上来讲的话,民以食为天。所以这是一个主体性。所以孟子说民为重。工一般是很有技巧,技术,所以它也有一定作用。

  仕而优则学,关键是学而后则仕,这才是一种成功的学,做了官之后可以士、农、工、学。所以说学是一个起点,商是一种交易,在传统中不受重视。那是因为在农业社会生活都比较安定,因为一般都是生活比较朴素,都能够自足,所以不需要商。到了近代工业社会以后,尤其到了信息社会,从商业交换来说它是需要一种深度或广度的技术和学问,它怎么运作,比如说要掌握信息,有的信息是必须要从学习里面去掌握的。比如说你要了解会计、审计,这些都是具有高度的所谓知识内涵。所以商人地位在工业社会在信息社会提高很多。他是一种策略家,用很多种可能来进行交易,有的是较好的对购买者、消费者对他也是好的,他能减少一些,对这个商品的费用要付出,所以商这一块是很重要的,是一门高深的现代学问。 

  凤凰网国学:儒家思想里讲到“富而好德”,这句话是否印证了现代商业与慈善的关系? 

  成中英:商人有新的技术,那么传统说的儒是讲究道德的,强调人的品行,但问题在于你能不能,有品行有道德的人,对人很关心,也很公正,能不能从商?实际上从理念上讲是可以的,因为商只是一种交易的技术,你品行好你不会在中间作弊,所以儒商怎么联在一块?有学问、有品德你做商人那就是值得可信的人、可靠,所以这还是能够连在一块,那么商人要成为一个诚实的商人,一个能干的商人,能够赚钱,又能够合理的赚钱,它的目标或者是他的手段都是一种考虑到某种德行,比如说他诚实、诚信,他能够有一种对社会关怀,有钱他可以捐献,可以济贫,这个都是商人可以做的事情。所以后来就变成企业家,因为商人他的从商的那些行为就变成一套学问,而且这个学问需要他自己的不只是知识,而且需要他的人的投入,精神和才能的投入来创造一个利益,这个利益是符合这个社会的进步,能够促进社会的进步,能够带来他人的好处。那么这样就使这个社会繁荣起来,因此说商人必须要以儒作为基础,可以这样来理解。

  所以一个有道德的、诚实的商人,事实上他就是有儒家品位的商人,所以“儒商”这个概念就出来了。

  凤凰网国学:咱们今天活动有一句主题语叫“中华文化构建新商业文明”,您觉得这个新商业文明的这个“新”它主要是新在哪?相较以往有什么不一样? 

  成中英:相对的新有一种,就是原来是旧的,现在再把它提上来。现在当然有一个更新的意义,因为西方也讲新商业,商业文明或者商业模式,所以这个“新”可能有多重意义。

  首先就是可能在过去从这个世纪开始我们在西方我就发现很多西方的商人,在美国有些公司他们做假账,他们和会计事务所合作做假账,以赚钱为目的。他们对自己的员工也有一种蒙蔽,所以这个商业变成一种手段。这样的话大家就感觉到一个情况,现在商人也是不老实的,也都是利用商业的手段,比如说把一个产品包装起来,有些金融产品其实完全是空洞的,它只是一个包装而已。那么还有一些产品它的成本比如说只是一块钱,可以卖到10块钱或者100块钱,它有一些不当利益在里面,这些行为也是有的。因为你这个账前后不清查账查起来才知道董事会有这样的一种假账,有几本账,实际上就在2003年左右在美国出现很多的挪用公款或者是假账这种各种情况。中国当然也有,还有中国比如说产品用一种粗糙的材料,本来一个工程可以有这么多的钱,但是你为了来偷这个钱所以在低级的材料,在一汶川大地震的时候很多房子垮了都是因为偷工减料,所以这可以看得出来,是很有问题。它的成本其实不是他所说的水平,所以这样就变成一个问题。

  今天这个“新”就是我们现在重新建立一些新的规则,比如说独立董事,当然现在独立董事也有它的一些基本问题,所以这是一个问题。

  还有这个“新”就是交易的一些方式,比如说现在像马云说的平台的发展,因为有互联网,“互联网+”就变成一个平台,就可以节省很多开销,把中间商打掉了,让消费者直接参与到市场去看各种商家的产品,他们自己彼此竞争,而商家也节省了一些中介费,产品也可以有竞争性。所以这些可能就是在这方面的“新”。

  当然这个“新”,产品永远都会新的,这是没有问题的,包括我们现在坐的飞机,原来是是747,现在变成330了,将来还会有更新的飞机。所以这个“新”是产品的新,分配的新,交易手段的新,交易方式的新,但最重要的新就是这个商业模式是不是更接近人的需要?比如说你这个产品它能够帮助人,能够减少它的费用,而能够增加它的效力。那么还有一点就是,另外一种方式就是说我们能不能够用一种我们的文化生活里面的一些价值来改善一种商业的行为。或者来设计一些新的方式,来进行一种交易。比如说儒家讲的伦理,能不能够成为商人的基本的运作的一个基础,我们商业你说是为了赚钱,但是这个赚钱是要赚最大的利益还是说我要给消费者最大的利益。那么来谋取长久的一种利益,所以你短暂的一种最大化和在一个过程当中来把你的商业和生活结合在一块。这样消除一些商品的这种过渡的一种价格,来减少这种所谓贫富不均的道理。

  这里显然可以看出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差别,这就是我说的这个最“新”的商业模式,我们中国人一种更集体的,更有一种文化价值的,以人民利益为主的,以社会利益为主的一种商业行为。不以自己的利益,当然跟比自己最大化的利益来作为基础,而是以社会的最大化作为基础,这样的商业是不是时代最重要的一个新?这样是我们所需要的,可能将来人类要走向一个共同世界,共同生活体,要共同来担负未来的发展,所以共同命运的一种承担,大家能够相互依持,彼此扶持,这样我们这个社会就减少了一些以前商业所在的一些问题。

责任编辑:李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