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产业 >儒商风采

陈维东:中国原创动漫进入3.0时代

2016-02-28 21:38:00  作者:宇浩  来源:新华网

关于陈维东

  著名漫画编创人、漫画理论家、漫画社会活动家、“新中国漫画”理论体系创建人、天津神界漫画公司创始人、天津滨海漫画产业艺术研究院院长。1969年出生于新疆阿勒泰地区,1991年毕业于杭州师范大学美术教育系,致力研究并探索开创了中国原创漫画规模化、产业化、流程化全新生产运营体系,对中国漫画产业体系的构建与完善做出了贡献。编创代表作——80册全彩“四大名著”系列漫画热销全球,出版近20种语言版本、发行总量超过600万册,成为中国文化产品“走出去”的典范。率领团队历时4年完成的《中国漫画史》日前推出。

  国内首屈一指的原创漫画公司天津神界漫画是他1995年创建的;“新中国漫画”理论体系是他2004年创建的,他还指导了《知音漫客》等中式漫画期刊的创刊与运营,对中式原创漫画语言体系创建及崛起产生重要影响;他领衔编创的代表作“四大名著”系列漫画拿下包括2012年第30届巴塞罗那国际漫画节评委会特别奖、2015年第4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金奖(中国)作品奖在内的多项殊荣……曾荣膺金龙奖华人动漫杰出贡献奖、中国十大创意产业领军人物的“中国漫画江湖大佬”陈维东,本就多到难以罗列的身份定语,如今又多了一个——《中国漫画史》主编。对于这部被誉为“中国动漫产业拐点之年动漫名家重要理论专著”的新作,自称“文化传播苦行僧”的陈维东谦虚地说:“拿到样书非常高兴,爱不释手。虽然不尽完美甚至颇多遗憾,但毕竟是4年辛苦时光的付出与收获。因为个人能力及认知有限,只能按自己23年漫画工作从业经验和理论能力,将中国漫画发展慢慢梳理一遍,希望大家批评指正。”

  这次采访是在神界漫画的茶室进行的,之所以公司会有这样一个风雅的会友茶室,是因为陈维东和太太杜老师这对伉俪都爱品茗,他们也希望把这里打造成全国动漫文化信息资源、人才互动的交流平台,“我想把全国优秀的漫画和动漫出版人、导演、编剧都吸引到天津来,希望神界除了成为动漫内容创意的中心,还能成为动漫文化的信息、资源、人才互动交流的大平台,进一步推动天津动漫的发展。”这个当年还是漂在北京圆明园画家村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长发文青,因为1993年参与一套模仿日式漫画的编绘工作,从此爱上漫画,“当时我就觉得漫画是一种集绘画、文学、影视、社会学等高端文化语言于一体的超前文化表现形式,是可以对社会及青少年产生广泛思想影响的文化载体与文化武器,而漫画与传统文化的结合,将成为未来最具代表性、主导性的文化表现形态。”

  新报:企业家要理性,艺术家要感性,会有冲突吗?

  陈维东:其实这些年既当企业管理者,又要保持艺术创作者、理论研究者的身份,是有些煎熬,当初也曾因为定位不清而遭遇失败。1995年我在天津创办了一家广告公司,希望以广告业务来养漫画研究和创作,还给自己的漫画创作部起名叫“神界”,寓意“创造世界之神的世界”。可惜因为把精力都放在漫画研究和创作上,不到半年公司就倒闭了。直到重新自我定位,才在1997年创办了神界漫画工作室,从那时开始,我除了负责作品的策划、编剧、绘画风格、造型、画面分镜、构图的审核和决策,还做宣传营销、出版授权等事务,并给自己的身份创造了一个新词“编创”,后来漫画编创就成了中国漫画公司或工作室老板性质的创作者的代称。

  新报:你的身份很多,会怎么自我定位?

  陈维东:我其实愿意把自己定位为漫画理论家和漫画社会活动家,以后会逐步从公司具体管理事务中抽身出来,我更愿意当老师,自己研究漫画理论并给学生上课,2009年我就是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兼职研究生导师了。从2010年开始,我经常给各级官员和动漫企业的经营者讲课,因为如果你想改变一个行业,首先就要改变这一领域的领导者,把这些人改变了,行业自然就改变了。以前是我主外杜老师主内,现在她打理企业事务已经游刃有余了,我也在逐步和她实现身份转换,以后可能变成她主外我主内,我更多以智囊的身份存在,为公司发展出谋划策,而公司具体事务由她来打理。以后我要转型做家庭妇男啦,至少我能给杜老师做西红柿鸡蛋面呢!

  新报:为什么花4年时间编撰这部《中国漫画史》?

  陈维东:2010年我承接了文化部的这个课题,担任课题主编。近二三十年来,中国的漫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相较于快速发展的中国动漫产业,漫画理论研究呈现出相对滞后的状态,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漫画以及动漫产业的发展。理论研究对一个行业来说具有重要的引导作用,对处于发展阶段的中国动漫产业来说,急需通过理论创新厘清传统漫画与当代漫画、中国漫画与世界漫画、漫画创作与漫画产业、漫画产业与动画及游戏等周边产业之间的关系。这部《中国漫画史》秉承了学术严谨性、理论建树性、知识丰富性三个宗旨,汇集大量第一手资料,探究了中国漫画的内在发展规律,弥补了理论界的研究空白,促进了中国动漫产业理论体系的完善,尤其是对近20年中国新兴漫画风起云涌的发展演变以及中式漫画理论崛起和作品、作者、机构首次进行了梳理归纳。历史,是经验教训的总结,观往知来,可资借鉴。我相信这本书能给广大漫画从业者和爱好者带来全新启示,为中国漫画产业的健康发展提供良好借鉴。

  从当初蜗居在每月280元房租的破旧独单民居,大家每顿吃3块钱的盒饭、趴在路边50块钱买的6张旧桌子上画画,到现在神界已发展成有两家漫画创作公司、一家数字新媒体公司、一家动漫创意文具公司、一家天津文创会展公司的集团型漫画产业化公司,在业界举足轻重。由陈维东担任策划人的天津滨海“中国动漫品牌高峰论坛”系列活动已成功举办三届,他也很感恩朋友的支持,“我们这个活动既不负担路费也不提供住宿,但是业内外朋友都很捧场,连在国外度假的大咖都会飞来积极参会,让我非常感动。”这些年,神界有点像国内原创漫画人才的“黄埔军校”。

  新报:很多人在神界学好本事就自立门户了,你会怎么看这种现象?

  陈维东:从个人角度来说,看到从我这里出来的人能自己开工作室,我会很开心,这说明我培养的是人才,这是作为老师的想法。但是作为老板的话,公司其他人就会埋怨我,给自己增加了竞争对手。其实,如果你发现一个好东西但把它捂在自己的口袋里,那是小我的乐趣;如果你让大家共享的话,就是大我的乐趣。这就是个人的选择,看你是用小我做事情,还是用大我做事情。利益有很多种,有人是赚钱买开心,而我现在是宁可少挣钱也要人开心。如果你做到一定高度,就会有一种行业引领者的心态,除了自己做好,也希望大家都好,比如一条大街上只有你一家餐厅,这固然好;可是如果把整条街变成食品街,而你依然是街上最好的餐厅,这不是更好吗?

  新报:你会怎么看中国动漫的发展趋势?在互联网+时代,神界会怎么适应新形势?

  陈维东:现在我们的数字动漫已经占总业务量50%以上,包括手机有声可动漫画,还有创意微动画,主要是在微信、微博传播的30秒微动画的形式,还有现在比较火的微信表情、QQ表情等一些延伸产品。我的观点,中国原创动漫2004年以前是1.0时代,2004年到2015年是2.0时代,2015年之后进入3.0时代。在2.0时代是以内容为先需求为后,进入3.0时代逐渐转向由市场需求和资本以及互联网平台和大IP产业来推动行业发展,未来三五年,可能整个中国动漫产业会发生更大变化,我预测可能会出现一个新行业——动漫服务业,比如提供经纪代理、版权贸易和运营推广服务。我觉得在快速裂变过程中,无论个人还是企业都是商机无限的,只要大家愿意按照新逻辑思考都会找到位置,如果站在原地想解决问题的方案,我认为几乎是无解的。

  新报:我看到这有一面陈列奖杯的荣誉墙,神界已经如此成功,对一直在引领行业浪潮的你来说,还有什么新目标吗?

  陈维东:我们的最新目标是,不做大不做强,只做快乐开心。之所以没有把神界的规模做得更大,是因为我一直把神界当成自己理论的研究室和实验室,在这里推行我的学术研究,其实有很多人因为采用我的理论赚到很多钱。如果我只想着赚钱的话,可以借着四大名著系列漫画的成功再做类似的项目,但是神界一直在求新求变。未来,神界会将创作方向集中在现代中国题材的挖掘、研究与表现上,力求让世界看见一个朝气蓬勃的现代中国,真正开创出具有中国语言符号、标准体系、文化特色的中国漫画。如果有可能,还希望能创办一所真正文化意义上的漫画大学,将动漫人才的教育、创作、实践有机结合起来,真正形成文化内容产业“人才、内容、品牌”创作经营的一条龙。

责任编辑:孔祥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