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产业 >儒商风采

张明博:浮躁过后 文创园区发展亟需工匠精神

2016-03-09 23:18:00  作者:白杨  来源:新华网

    近几年,文创园区受到市场疯狂的追逐,地方政府以及各路资金蜂拥而至,文创园区也犹如雨后春笋般在祖国大地涌现。

  然而,市场热捧下,也混杂着诸多乱象。一些新建园区动辄几十万平米的开发体量,最终却沦为空城的案列屡见不鲜,而“挂羊头卖狗肉”、打政策擦边球的现象更是屡禁不止。

  直至去年,文创园区才开始冷静下来,更多的参与者开始审视这个行业,并思考下一步究竟如何发展。俗话说,慢工出细活,骨子里就是“慢性子”的文创园区自然也急不来。

  近日,新华网产业园区记者对尚8文化集团总经理张明博进行了专访。

  搭建园区生态圈 

  在业内人士看来,文创园区的发展历经多个阶段:1.0阶段,企业入驻以后与园区只有简单的房屋租赁关系,没有其他交集;2.0阶段,园区开始通过组织活动来维系客户关系;3.0阶段,园区开始提倡产业服务,即为企业提供非核心业务之外的服务,帮助企业发展。

  而如今,文创园区正在迈入的4.0阶段,强调的是产业平台与园区生态的搭建。

  张明博认为,园区的4.0阶段体现的是一种平台性思维,在基于成熟的产业服务的基础下,搭建一个包括线下物理空间和线上虚拟结合的平台。

  “产业园区原先的运作模式是园区建完以后再去找客户,经常会出现园区建设面积很大,却没有足够的客户,最终导致园区空置。而现在我们要先去掌握市场需求,然后再决定园区要建多大以及如何建,这是将园区的空间进行定制化和产品化。这样才更能把后面的产业做的更有逻辑、有条理,也更可能真正起到产业的集聚作用。”张明博说。

  除了空间产品化,张明博认为园区社群化也同样重要,“一切的产业最后都是围绕人来转,社群就是让一类有共同价值观的人在平等的环境下去相互碰撞,去追求共同的目标。像WeWork的运作模式就是一针见血的抓住了核心问题,它形成了一种生态,让进驻的人相互之间总能找到一些共同的价值观,并产生交集。”所以,生态圈的背后是营造一个生物体的有机生长(organic grow)的良性循环模式,让圈子里的每个个体能各取所需,挖掘更多的价值点,产生更多的可能性,资源集聚的化学效应也将愈发明显。

  对于产业来说,产业生态圈的搭建比产业生态链的搭建更加可行也更有价值。

  很多人认为园区的职能应该是培育企业,张明博并不这样认为,“即便是政府,他的作用也只是引导,提供资金和支持是为了推动行业的发展。而企业不管在任何行业,都要自己去进行市场竞争,若仅想着依靠补贴和扶持,那很难存活下去。园区的作用也应是刺激和引导企业自我造血和自我生存能力,鼓励企业之间进行交流。园区要建立一个游戏规则,然后调动园区外部和内部资源进行互动,这才是园区应该做的事情。”

  旧房改造的情怀 

  尚8文化集团对旧房改造情有独钟。在尚8集团的十几个园区中,绝大多数都是由老旧建筑改造而来,改造的建筑形式也包括了老工厂、古建筑、大学校园、旧写字楼等传统物业类型。

  在张明博眼中,老旧建筑是一个时代的产物,这些建筑体内蕴藏着一股文化气息,也是城市文化脉络延续的重要载体。“文创行业内的人,对这些古建筑、老工厂都有特殊的感情,我们喜欢这些有个性、有文化、有内涵的地方,觉得它符合我们的气场。”

  除了利用其内在的文化价值,旧房改造更是对城市文化的一种尊重和保护。张明博说:“在欧美国家,城市里新建的建筑已经越来越少,很多建筑都有百年以上的历史,这其实是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体现。而北京是一个文化底蕴非常浓厚的城市,随着城市的发展和工业转型,在城市核心区遗留下一大批老建筑、老工厂,这些原有建筑的再生利用成为了一个城市发展的重要课题,比如“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之后,北京市区内的上千万平米的闲置老建筑空间资源,如何将资源转化成资产,我们希望将这些建筑赋予它适应当下潮流的新文化内涵,在市场和社会公共文化服务方面寻找到一种平衡。”

  与新建园区相比,旧厂房改造需要花费更多的心思。而尚8之所以能在旧房改造领域坚持这么多年,张明博认为这都归功于他们有一个爱折腾的专业团队。

  张明博表示:“文创行业不需要墨守成规,而是需要创造。我们的团队就爱折腾,并且在折腾中能寻找有价值的东西,给人带来不一样的东西。所以尚8擅长的不是房地产开发,而是对空间的保护再利用以及对时间未来价值的关注,把新时代下的创新资源‘填充'进这些老旧建筑,发酵成具有想象力的产业新形态。”

  谈及未来的新项目,张明博表示尚8仍然会优先考虑旧房改造,这是适应尚8发展最肥沃的土壤,也能够给文创企业带来更多的营养。

  产业园区的投资组合 

  今年,在创新创业热潮的影响下,许多产业园区开始垂涎孵化器这块蛋糕。

  尚8集团目前有三种园区产品,一种针对初创期,一种针对小型发展期,还有一种是针对成熟企业。其中Work8便是针对初创企业打造的一个众创空间。

  张明博表示:“创业企业的成功其实很难,几率也不高,所以园区做这个相当于一个投资组合,我们希望能从中寻找到一些好的合伙人或者项目,给他们品牌资源、资金支持等,他们将来会有很多可挖掘的价值。”

  每个园区之间都有很大的差异,那么在孵化器建设上又该如何选择?张明博指出:“核心点是要依照自身的资源去做园区,要清楚自己的运营机制是什么、给企业和产业能带来多大价值。比如我的资源整合能力适合初创团队,那就做初创期孵化;比如我的资源整合能帮助企业做PE、IPO,那就针对成熟一些的企业。如果感觉自身资源都具备,也可以把园区拆成几个,将孵化器、加速器等几个形态都包括。”

  这样涵盖企业全周期的园区布局,将对园区内产业氛围的提升有很大帮助,它可以充分调动入园企业和一些小团队的对接,使园区形成更好的风气。

  对尚8而言,说其是一个文化企业也不为过。张明博表示,除了在文化园区的深耕细作,搭建好园区这个平台,尚8也在做文化内容上的东西,包括设计、动漫、新媒体等。 做的越深,会发现每一个细分行业的可塑空间都很大。在这个过程当中,尚8可以从用户的角度去剖析客户需求,把原来的房东租户关系转变成合作伙伴关系,把关系做的更深入。

  “做产业园,尤其是文化产业园,需要有工匠精神,”张明博说道,“尚8不追求规模,不会去盲目的扩张和规模化,而是要把前面积累的东西逐步释放出来。”

责任编辑:孔祥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