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商产业 >历代儒商故事

孟洛川——魂归孟子故里的大道儒商

2017-02-22 13:50:00  作者:冯彬  来源:孔孟之乡公众号

  美国零售业巨头沃尔玛公司创始人山姆·沃尔顿生前曾说:“我创立沃尔玛的最初灵感,来自中国的一家古老的商号。它的名字来源于传说中一种可以带来金钱的昆虫。我想,它大约是世界上最早的连锁经营企业。它做得很好,好极了!”

  1949年9月30日,由北京市瑞蚨祥绸布店提供旗面缝制的新中国第一面五星红旗悬挂在天安门前,毛主席观看后, 挥毫当场题书“历史的名字要保存;瑞蚨祥的名字一万年要保存”。

  19世纪中叶曾7次来华考察的德国地质学家利希霍芬说,山东人是中国人中最能吃苦耐劳的群体。他也曾不客气地说:就其精神来说,山东人能成为好官吏,学问也精湛,却不太适合于商业。但所有这些,都在清代之后,从孟子后裔,一位注定在中国商业史上被浓重刻画的人物——孟子第69代孙“孟洛川”开始改变。

  敢于创新的商业奇才 

  山东作协副主席、以孟洛川为主人公的《东方商人》一书作者毕四海说,孟洛川是近代鲁商的杰出代表,他在经营上的杰作,体现了鲁商的聪明才智。毕四海认为在中国的历史上,义与利一直是商人的难题,虽然有不少商人口头上把义放在首位,但往往做不到。而孟洛川在义与利上处理得很好,他的一生一直都把诚信看作自己的生命。

  孟洛川似乎是为商业而生,任何对手都不能够让他低头。在长达数十年掌管瑞蚨祥大权的时间里,以“以礼待客,才能以名得利;以德盛金,方能雄踞天下”的原则,演绎了一段东方商人的传奇故事。到1928年,孟洛川已成为中国商界叱咤风云的人物,瑞蚨祥也成为中国商业史上的一个传奇。

  他18岁开始经商,他立志革新,引进洋纱生产“洋经土纬”新布种,又开办钱庄,发行债券,推行“贷纱放织”的新式生产经营方式,使商号得到空前的发展。在经商的历程中,孟洛川遵循“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原则,奉行“见利思义,为富重仁”的信条,盈利后筑路修桥,兴办义学,赈灾济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其贾服儒行、经世济民的儒商风范,广为百姓称颂,堪为一代大商之楷模。

  孟洛川在商业上不断创新:第一个推出襄饷债券首开证券市场的先河;推广“洋经土纬布”不仅解决了棉荒,还让人们初识了先进的近代纺织业;推行“贷纱放织”更是现代“公司+农户”的鼻祖;开办商务学堂培养商务人才;在北京首创类似于今天购物卡形式的“礼券”;举行绸布行职业技能赛、赞助画展产生哄动的广告效应……等等,这些都是他创新之作。

  对于他的贷纱放织,《剑桥中国晚清史》给予很高的评价。这是一种看似简单,实际上功效很大的转手织布形式,简单地说,就是由瑞蚨祥布号统一采购棉纱(主要是洋纱),贷放给广大织户,统一质量要求和规格标准,织户织布后交给瑞蚨祥布号,然后由瑞蚨祥在全国销售,织户赚取相应的加工费。

  “财自道生,利缘义取。”这是孟洛川的经商之道,也是他最终成为内圣外王一代大商的根本原因。胡雪岩辉煌一时,然而他的阜康连锁钱号最终烟消云散。造成他失败的原因很多,其中重要的一条是缺少道的引导、义的支撑。《易经》有一句话说得画龙点睛:“利,义之和也。”这句话对于今天的商人来说仍然具有强烈的指导意义。

  

 

  隔代再现的“孟母教子” 

  孟洛川的商业天赋从小就显露出来。孟洛川小时候性格顽皮,不喜读书,常以数砖计瓦为游戏。一次因为逃学,母亲高氏令其在中厅罚跪,恰巧管家发现,便婉言规劝,他却拉着管家的手问:“你当大管家,可知营造这座中厅用了多少砖瓦?需要多少工日?”管家摇头不知,孟洛川却张嘴便能算出,管家感到非常惊讶,遂将这事告诉了高氏和孟洛川的父亲。从此,孟家只要有房院营建、年终结账之类的事情,便让孟洛川参加。往往当管家、经理、账房先生对某一问题陷入困境时,孟洛川总能提出精辟见解,令众人折服。孟洛川十几岁时,就对商业经营和管理之道烂熟于胸,并处理了几件令长辈和业内人士拍案叫绝的事情。18岁那年,孟洛川开始掌管家业,纵横商场,驰名全国。

  当孟洛川身陷绝境,其母将李世朋老师留给他的《论语》交给他。他独自关在屋里三天三夜读“论语”,终于悟出老师在书中的题词:“陶朱经商石中玉,鬼谷兵法璧有瑕。大商之道何处寻,半部论语治天下。”所谓“半部论语治天下”不是文字上的半部,而是要懂得如何变通活学活用。作为一个大商,不仅心中要装有“大算盘”,还要装上“半部论语”。论语讲述的是正心、修身、齐家、治国的大道理,并无经商的谋略技巧。然而作为“商人”,第一属性首先是“人”,第二职业属性才是“商”。所以,首先要学会做人,其次才是学会经商。正所谓以德为本,以德载技。只会经商,不会做人是奸商。

  

 

  被商业演绎的孟子精神 

  在孟洛川长达60年掌管瑞蚨祥大权的时间里,对内部各层人员的管理又是严格有序、铁面无私的。他在同经理掌柜闲谈时,常告诫说:“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急,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用生、食、为、用作为治店宗旨。他还告诫店员: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要规规矩矩做人,诚诚恳恳相待。一旦有违背店规店训者,一律从严处理。孟洛川一生多次举办慈善和公益事业,诸如设立社仓,积谷备荒;修文庙,建尊经阁;设义学,经理书院;捐衣施粥及捐资协修《山东通志》等。因此博得慈善家的称号,被誉为“一孟皆善”。在他的每次捐赈之后,清地方大吏必为其奏请封赏。

  孟洛川是一个爱国者。在八国联军侵占北京时,孟洛川在北京大栅栏门把他店里经营的洋布全部焚之一炬,并宣布当时全国的18家分店只卖国布,在全国引起了轰动。他曾经遇到了来自本家族的竞争,长期以来在济南一个是孟洛川的瑞蚨祥鸿记,另一个则是出自同一孟氏家族孟庆轩的隆祥西记,两家一直在暗中较劲,竞相降价,让许多同行业的小店受不了。“七七事变”后,为了应对外国商家,两家祥字号握手言和,停止了恶性竞争,订立价格同盟,共同遵守。 孟洛川虽是商贾,但举止言行,待人接物,唯孔孟之道是遵。他常说,为人要做到“忠恕”,“忠恕违道不远,施诸己而不愿亦勿施于人”,尽己之心,推己及人。他特别反对打架斗殴,因此在铺规中的第15条明文规定:同仁之间,不得吵嘴打架,如有违犯,双方同时出号。

  当时,一踏进济南瑞蚨祥店门,便能望见正面墙上“践言”两个大字,与之相对的墙上则有“修身”二字。“修身”意味治店要以圣训为本,“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要规规矩矩做人,诚诚恳恳待人。“践言”即是要求大家要把修身正心付诸实践,言行一致。

  孟洛川一生多次举办慈善和公益事业,诸如设立社仓,积谷备荒;修文庙,建尊经阁;设义学,经理书院;捐衣施粥及捐资协修《山东通志》等。因此博得慈善家的称号,被誉为“一孟皆善”。在他的每次捐赈之后,清地方大吏必为其奏请封赏。1891年(光绪十七年)—1894年,福润任山东巡抚期间,为他奏准江苏即用候补道之职;1899年(光绪二十五年)山东受灾,巡抚毓贤委孟洛川为平粜局总办,孟洛川与其兄孟继箴认赈巨款,毓贤为其奏准知府补用道二品顶戴;1905年参与组建济南商务总会。1908年 (光绪三十四年) 山东劝业道成立后,被任为济南商务总会协理;1906年—1909年端方任两江总督期间,为其奏准头品顶戴;朝廷还诰封其为奉直大夫、诰授为光禄大夫。孟洛川善于结交权贵,其中最著名者为袁世凯。袁父死后,他作“三多九如”贡席,亲往路祭; 袁母出殡,他担任治丧总管。袁世凯于1914年7月18日任命孟洛川为参政院参政。

  孟洛川是把孟子的诸多思想成功运用到商业化发展、商业实践的经典,他敢于开拓并创立了诸多商业模式、经营模式,比孟子对儒家文化的创新,有过之无不及也,与其说是他深受儒家文化的熏陶,毋宁说是孟氏的基因传承暨孟子思想的自觉传承,在孟子家族文化传承已经成为潜移默化的文化潜意识。

  

 

  魂归孟林的伴祖夙愿 

  孟洛川属孟子的第69代孙,作为儒家亚圣的后代,他并没有恪守祖先“重农轻商”的道德律令。他曾数次到邹城认祖归宗,都以违背祖训、弃读从商而被拒之门外。但孟洛川却深受儒家“和为贵”、仁爱、礼教等道德规范的浸染。因此,孟洛川生前便有“回归故里,陪伴圣祖及诸位列宗的”夙愿。

  在山东章丘旧军孟氏家族里,不仅建有华丽的高楼宅院,还修造了造价极高的茔田墓穴。他们认为活人住阳宅,死后住阴宅,阴宅要修的一样气派。便仿造邹县孟林的格局建造了自己的阴宅。孟氏老茔在旧军镇北,方园五十多亩,四边搭有花墙,故名:花墙子坟。据说,该墓穴为高级风水先生所点,名曰:“凤凰展翅”,主福主贵。内有石人、石猪、石羊,还有大量石碑,碑身高丈余,碑座精工雕刻,记述孟氏先人的功德。新迁墓穴在镇西南秀水河畔,名曰:“金龟探海”,主吉主祥,占地三十多亩。

  民国二十八年(1939)农历七月二十四日,一代大商孟洛川病逝于天津,享年八十九岁。当时的天津【庸报】在头版发表讣告:《山东陨两大巨星》,一为孟洛川,二为吴佩孚。同一天,北京时报也作了报道。矜恕堂为孟洛川大举其丧,丧期半年。全国各地的瑞蚨祥和泉祥的掌柜齐聚天津,为一代大商孟洛川筹备丧事。中华红十字总会会长王彩臣亲笔“点主”,原国务总理靳云鹏、金息侯、潘福、载涛、王占元等都送了挽帐,其中,靳云鹏亲笔书写的挽联是“与吴孚威(吴佩孚)同登仙界”。出殡那天,祭桌塞路,唁者如潮,俑人俑马满街舞,金石丝竹遍野鸣。每个祭桌上都是玉盘珍脑,杂然并列,奇珍异宝,琳琅满目。

  至2002年,经过多次联络、选址,孟洛川坟墓由其后人(他有三子,五孙)迁往山东邹县的孟林,总算圆了他回归故里,陪伴圣祖及诸位列宗的夙愿。孟洛川飘荡一生,最后终于魂归故里。

  

 

  归葬孟林的文化启示 

  孟洛川,一个算不上近代最有实力的影响中国近代历史的实业家,比起盛宣怀,他没有盛宣怀的视野基础和辉煌产业发展,比起红顶商人胡雪岩,他没有胡雪岩的名气和手腕。胡雪岩属于金融资本家,孟洛川属于商业资本家。就经营思想而言,孟洛川显然要比胡雪岩更高明一些。 “财自道生,利缘义取。”这是孟洛川的经商之道,也是他最终成为内圣外王一代大商的根本原因。胡雪岩辉煌一时,然而他的阜康连锁钱号最终烟消云散。造成他失败的原因很多,其中重要的一条是缺少道的引导、义的支撑。《易经》有一句话说得画龙点睛:“利,义之和也。”这句话对于今天的商人来说仍然具有强烈的指导意义。(《一代大商孟洛川》编剧曲直),然而,从《东方商人》到《一代大商孟洛川》,山东省委宣传部及山东电视台《大道鲁商》中,对孟洛川的鲁商精神及儒商情怀进行了客观而中肯的评价,并把孟洛川作为近代鲁商的优秀代表加以颂扬,山东省京剧院又把《瑞蚨祥》搬上京剧艺术舞台,把一个真实的故事升华为艺术形象,展现鲁商顾国谋利的大商风范,在第十届中国艺术节上荣登京昆组文华大奖榜首,盛名之下,自有其实:

  孟洛川的第四任师傅李世朋,刚入师门就问其志。孟答曰:“志为大商名贾。”师再问:“何为大商名贾?” 孟答曰:“大商者,货通天下,利射四海。名贾者,字号立百世不朽,财富积万贯有余。”其师曰:“大商者,胸存纵横四海之志,怀抱吞吐宇宙之气,其学通于大道,其功接于社稷,其势籴入惊风雨,粜出泣鬼神。也正所谓名贾何负名臣,大商笑看书生。”从师徒的对答看,师生所阐述的层面、见解的层次均不同。学生讲的只是现象,而老师讲的才是“大商之道”的本质。

  在市场经济的今天,他那“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诚实守信,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大商经营理念,更有其特殊意义,值得今天那些驰骋商海的人们以借鉴。

  济宁不仅仅是孔孟之乡、礼仪之邦,是东方圣地,还有始祖文化、在这块大地上最早繁衍的姓氏多达几十个,孟姓后裔孟洛川发迹于济南章丘旧军镇,功成名就的他依然有归葬孟林、长伴先祖而眠的寻根文化情怀,使这块神奇的土地一直有着连绵不绝的吸引力,这已经不是姓氏文化的范畴,而是文明产生的引力,身为孔孟之乡故里人,这里大有文章可做。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也就是经济决定文化现象,然而正是文化的引领经济方能腾飞,经济更需要文化的整合来壮大经济的软实力,孟洛川之师李士朋教授他的十二字箴言——十二颗珠子充满了辩证法:即“道”与“术”,“取”与“予”,“利”与“害”,“常”与“变”,“方”与“圆”,“生”与“死”。这六组十二个字,正是教我们辩证的看待社会、辩证的处理身边的事务。

  山东省京剧院创作的新编历史京剧《瑞蚨祥》,在全国巡演,首选孟子故里邹城市,而且全体剧组人员,会同孟洛川第5代玄孙孟刚先生共同祭奠孟子、祭奠孟洛川,其意义不仅仅是一种文化上的符号,更是在升华、在悄悄更新着我们如今的文化内涵。

责任编辑:李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