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研究,整装再出发!

来源:山东头条news作者:郭萍 赵晓 浪子 2019-12-30 13:58:00

  编者按:

  在中国文明发展的漫长历程中,不曾有哪一种思想体系像儒学这般经历无数跌宕起伏、兴衰重构后,仍旧屹立不倒、百折不衰,贯穿古今、影响中外。

  前些年,一股强劲的“儒学热”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领域风起云涌,从民间到政府力推儒学振兴。但近两年,复兴儒学、传播儒家文化的呼声和势头似乎在悄然减弱,一些深层次的问题也随之而起。如何面对外来文化的冲击、现代哲学观念的发展?如何实现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面对新时代的新要求,儒学该向何处去?等等,这些问题,给以儒学为核心的中国文化的复兴带来了新挑战,引发了新思考。

  正值习近平主席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儒学联合会第五届会员大会开幕会上的讲话发表五周年之际,2019年9月,以山东大学为牵头单位的儒家文明省部共建协同创新中心正式成立。该中心在山东省政府支持下,前期历经七年培育和运行,先后协同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浙江大学、四川大学、华东师范大学、曲阜师范大学相继加盟,获教育部批准而成为国家级科研平台,为当前儒学研究的深化和儒家文明的传播提供了一种新模式和一股强劲的新推力。

  2020新年前夕,山东头条news独家专访了常设在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的儒家文明协同创新中心管理委员会。带着这些问题,山东头条news请教了著名历史学家、国际儒联副会长、儒家文明协同创新中心管理委员会主任、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执行院长王学典教授及其团队若干专家。

  在接受山东头条news独家专访时,王学典院长和诸位专家建议,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先了解这样几个背景:儒学能为当代人类社会突出矛盾提供什么解决方案?新时代儒学复兴以来儒学研究有哪些重要成果?当前儒学面临着什么问题?

    

  著名历史学家王学典。秋歌 摄

  王学典教授认为,儒学能为当代社会解决突出矛盾提供最合适的解决方案。

  当今时代,人类面临种种危机,呼唤人文科学提供有效化解方案。

  “我们发现,在几千年最为重要的几大文明传统中,诞生于东方的儒家文明作为与西方的两希文明最具对比性和对话性的思想,将为化解现代人类冲突提供一种不同于西方的新方案。”王学典教授说。相关专家表示,儒家文明自始就具备的天下情怀和思想风格,这也内在地决定了儒学研究从来就不是在故纸堆里进行知识考古,而是始终关注世界前途、人类命运。所以,儒学研究势必聚焦时代前沿,关切人类未来的命运和发展,运用自身独特的话语和有别于西方的理解角度,来解答当代人类共同的问题,探索人类未来发展的方向和道路。

  当代中国发展也亟需提供治国和教化的思想资源。习近平主席明确强调:“传统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传承和发展的根本,如果丢掉了,就割断了精神命脉”,“无论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如果不珍惜自己的思想文化,丢掉了思想文化这个灵魂,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是立不起来的”,而“儒家思想同中华民族形成和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其他思想文化一道,记载了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在建设家园的奋斗中开展的精神活动、进行的理性思维、创造的文化成果,反映了中华民族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重要滋养。”“研究孔子、研究儒学,是认识中国人的民族特性、认识当今中国人精神世界历史来由的一个重要途径。”

  相关专家表示,正是由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能对人们认识和改造世界提供有益启迪,可以为治国理政提供有益启示,也可以为道德建设提供有益启发,因此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就是我们独特的战略资源。儒学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干,正是这一资源的重心所在。而如何将中国传统文化讲清楚,使之切实有效的发挥出当代价值,则需要汇集学界力量进行深入探索,就此而言,成立具有中国风范,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社会科学研究平台,乃是响应时代的呼唤和民族发展的诉求。

  一、儒学在新时代取得了哪些重要成果?

  据了解,自新时代儒学复兴以来,儒家文明协同创新中心主导学界在儒学研究诸多领域取得了重要成果。

  儒家思想的新阐释成果丰硕

  儒学与马克思主义会通研究取得新突破,“仁学本体论”“核心价值论”为儒学发展提供新理论,“生活儒学——中国正义论”开拓儒学发展新境界,儒学与自由主义对话系列活动和成果引起广泛关注,“观念儒学”初具规模,“大同儒学”渐成气象……

  儒学文献整理捷报频传

  海外儒学文献整理与研究方面,山大儒学院郑杰文主持的“全球汉籍合璧工程”获批国家重点文化工程,列入“中华古籍保护计划”;传统经学文献整理与研究方面:山大杜泽逊主持的“《十三经注疏》汇校与研究”其中的“《五经正义》汇校与研究”已立为2018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首批阶段性成果已由中华书局出版。浙江大学王云路主持的“中华礼藏”项目已推出了《中华礼藏·礼经卷·仪礼之属》《中华礼藏·礼乐卷·乐典之属》(2016)等阶段性成果;宋明理学文献与孔府档案整理与研究也推出了重磅成果。

  世界文明交流互鉴平台影响巨大

  儒家文明协同创新中心主导、并持续参与的世界文明交流互鉴平台:尼山世界文明论坛和世界儒学大会,目前已成为世界级文明交流和儒学研究的标志性品牌;第八届世界儒学大会、亚洲文明对话论坛、儒学全球论坛成功举办,获得了广泛好评。

  儒学的普及、传播和应用成果令人炫目

  如今,乡村儒学普及活动在中华大地上遍地开花。山东大学颜炳罡多年来坚持带领义工深入乡村讲授儒学,截至2018年,乡村儒学讲堂已经达到9200多个,举办各类活动4万多场次,参与群众超过500万人次。如今乡村儒学已经当前中国乡村文明教化的一种重要参考模式。许嘉璐倡导建立的“图书馆+书院”公共文化服务模式,截至2017年,已经依托公共图书馆建成尼山书院150个、社区尼山书院34个、乡村(社区)儒学讲堂20100个,成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阵地。

  此外儒学传统文化推广教材和干部政德教育教材成功编著,明显地推动了儒学的普及。

  文化发展战略智库的新成果

  为国家文化战略建言献策

  2015-2018年,王学典提交的四篇智库报告相继被中央有关部委采用。2019年,王学典在全国“两会”期间建言“防范和化解意识形态领域的风险,应特别注意政策和策略”,受到全国政协常委会的高度重视,并在习近平参加文艺组社科组委员会议时作了专门发言。

  为党和国家治理贡献智慧

  中心的多位教授提出了多项有关党和国家治理发展和思想文化建设的建议。如赵兴胜《重视在党员干部群体中加强民族精神培育》等研究报告,受到了中央有关部门的重视和采用。

  为山东省文化事业的发展服务

  中心的马来平、杜泽逊、曾振宇等对山东文化建设提出了多项咨询意见,均受到山东省主要领导或主管部门的重视,部分建议已被相关部门采纳实施。

  二、当前儒学面临着什么问题?

  专家指出,当前儒学虽呈复兴之势,但同时也问题丛生。

  一方面,当今世界文化思想冲突与融合并存,各种思想文化交流更加频繁,交锋也更为激烈,局面错综复杂,而在以儒学为核心的中国文化尚未完全复兴,中华文明在世界思想界并不占据主流地位。因此,如何加大儒学为代表的中华文明在世界范围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更为平等的与其他文明传统进行对话,寻求人类价值共识仍是一个极具挑战的问题。

  另一方面,中国儒学研究在最近二十年成果斐然,但是儒学界内部的思想光谱复杂,相互的认同度并不高,难以形成合力。与此同时,西方的儒学研究发展迅猛,不仅传统汉学研究成果迭出,而且出现了许多富有创建性的儒学理论,如安乐哲的儒家角色伦理学、安靖如的进步儒学等等。

  三、儒学向何处去?

  专家认为,应该辨察中西之异,以本土化、中国化为导向,实现儒学的创造性转化;应该直面古今之变,以传统儒学的现代转型为宗旨,实现儒学的创新性发展。

  关于辨察中西之异,以本土化、中国化为导向,实现儒学的创造性转化,专家建议,在这个过程中,并不是要拒斥现代文明的复古,而是要对传统文化赋予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表达形式,不断补充、拓展、完善,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而本土化发展也并不意味着将西方理论拒之门外,而是要对其他国家的文明传统采取学习借鉴的态度,积极吸纳其中有益成分,将别国别民族思想经过本土化的冶炼之后,用来解释中国的历史与转型。

  本土化的实质是指中国人文学术要研究和回答中国的问题,必须要立足中国经验,寻找一种中国模型、中国范式,最终形成一个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中国范式。最紧要地抓住儒学的特质——伟大的古典人道主义,孔子云:“仁者,人也。”这一方面突出的表现为“尊王贱霸”的治国理政思想中,另一方面突出的体现在以文化人的国民教化思想中。

  关于直面古今之变,实现创新性发展,专家建议儒学是经世致用之学,尤其注重把将对个人、社会的教化同对国家的治理结合起来,这可以说是儒学最突出的价值。但也应当看到,随着时代变迁,古今社会存在着根本差异,而儒家之所以有持久的生命力,乃在于历代儒者都秉承着与时偕行的“易道”精神,与时迁移、应物变化,始终顺应着社会发展和时代前进的要求而不断更新。我们必须以创新方式来继承发展儒学,最根本的就是立足当代中国,对传统儒学进行现代性阐释,创建当代儒学的新理论、新学说。这也是儒学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硬核。

  要知道,历史上的儒学是针对传统社会而凝练出来的理论学说,解决的是传统中国社会的问题,里面具有穿越时空的一般原理,这是对于现代社会真正有意义的思想资源,需要大力挖掘继承之。但与此同时,也必须正视传统儒学中存在着不适用于当今中国的内容,比如对于个体的漠视和对个性的扼杀等等。对此,就需要当代的儒家学者提出相应的理论予以积极指引,要在避免西方孤立个体的同时,扬弃传统儒学漠视个体的缺陷,重建个体与群体的和谐关系。

  另外,中国儒学研究要想长期占据世界儒学的制高点和中心,还必须在推动儒学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过程中,尽可能联合国内外儒学研究的各种力量和资源,拓宽儒学发展渠道,增强中国儒学研究的综合实力。

  儒家文明协同创新中心在这其中便扮演着重要角色,担负起重大使命。响应时代的呼唤和民族发展的诉求,它以山大作为牵头单位,联合国内七所具有人文学科优势和特长的高校,汇集学界力量,组成“小核心,大外围”的架构,致力于将中国传统文化讲清楚,使之切实有效的发挥出当代价值,正努力塑造世界一流儒学重镇、儒家文化“两创”基地、国家文化发展战略智库三重身份。

  正如王学典所说,众多研究方向并不是狭义的儒学所能概括的,但以儒学为旗帜,可以汇集各种研究力量,由此辐射整个中国古典学术的研究,旨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全面复兴。

  未来,在儒家文明协同创新中心这部儒学研究强有力“推动机”的带动下,复兴儒家文明,扩大儒家文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重建中国文化自信,为期近矣!

编辑: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