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党建 机关党建

将中华传统造型造物元素,融入当下现实生活:“流云双凤”的文化转码

来源:大众日报作者:于国鹏 2022-05-14 21:50

  看到“流云双凤”“车马出行”这两个词,你脑海里会幻化出什么样的画面?如果让你依此设计制作文创产品,你又会设计出什么样的图案,制作出哪些让人耳目一新的作品来?

  在艺术家和设计师眼里,这些可都是能够展开丰富艺术想象的元素。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应用设计学院团队独具匠心,把这些元素巧妙运用到文创产品的设计制作中。其中,“流云双凤”系列文创产品作为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主打产品备受国内外汉服爱好者青睐,该展在“第十八届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推介”活动中斩获精品奖;作为山东博物馆优秀文创产品代表,“流云双凤”“车马出行”系列文创产品先后参与首届全国文化创意产品推介展等多个博物馆及文创类展览,均获得与会专家一致好评。

  山东工艺美院应用设计学院副院长薛坤介绍,学院团队将中华传统造型与造物元素进行创造性“转码”,让传统工艺融入当下的现实生活,“转码面对许多难题,需要在多个环节突破。实现转码的核心命题,包括选择和提取哪些文化元素,转化成一种什么样的文化符号,怎样创造设计出最佳呈现方式?在突破这些难题前提下,我们的团队灵心巧手进行设计创作,然后再依照设计生产出产品来。这些文创产品也不断丰富着‘山东手造’的品类和内涵。”

  怎样实现传统造型的现代转码?

  “流云双凤”系列文创产品的主体图案,是一双对称飞舞的凤鸟,四周飘动环绕着五色祥云。

  山东工艺美院应用设计学院陈洪介绍,图案以山东博物馆藏品明代女士外罩衣裙的胸前绣图“双凤”为原型创作,“双凤对称飞舞在五色祥云之间的图形,精致的绣工,以及美好的寓意,都让我们很直观地感受到了中国传统服饰的美和丰厚的文化意蕴。”

  山东博物馆馆藏的明代赭红色暗花缎缀绣鸾凤圆补女袍,是一件命妇礼服。面料为暗花缎。前胸后背各缀一片彩绣流云鸾凤圆补,直径28厘米。流云鸾凤圆补以各色丝线绣制而成,主要运用了齐针、抢针、抢鳞针等针法,图案精致,色彩明丽,看上去非常漂亮。

  这个图案一下子就把设计团队的兴趣和注意力吸引过来。在3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仔细观察,反复思考、打样、修改,才最终完成设计。在设计创作过程中,他们也实现了最初的设想:将传统造型转化为现代年轻人喜欢的样式,并成为他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这个创意设计的成功,还在于设计团队对传统文化的深度理解和对文化时尚的准确把握。配饰设计者陈泠杉介绍,近年来,穿中国传统汉服成为年轻人追求的时尚,东方审美影响了新一代年轻人的审美观,也让更多人拥有了文化自信。在敏锐察觉和把握这种审美、文化风尚变化的基础上,“流云双凤”的设计创作团队又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现代市场调研。他们从这种面对面的交流中了解到,很多人不仅喜欢也愿意把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纹样图案服饰穿戴在身上,“无论是完全复制的古代服装,还是经过改良的适合现代人穿着的传统服装,都受到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青睐。”

  设计团队还注意到,无论是传统汉服还是改良汉服,在平时穿着都有一定的局限性,不太适应快节奏的生活和更多场合需求,陈泠杉说:“因此,我们希望把传统服饰的美,用更简便的方式加以表达并能满足大众的需求,在这个过程中,通过传统图形中吉祥文化为现代生活赋能。”

  薛坤介绍,山东工艺美院应用设计学院与山东博物馆、“手创中国”文创平台、手创未来(山东)文旅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在前期组织策划和实施了“新文创、新智造——山东博物馆文化创意设计”等系列活动的基础上,深度参与博物馆馆藏元素文创产品设计。作为文创产品设计创作的一部分,设计团队还要与文创产品的需求方进行对接。在与甲方充分沟通的前提下,设计创作团队再通过教师指导、学生充分参与的实践教学方式,完成设计创作和产品制作的全流程。薛坤说:“这也充分体现了我们应用设计学院培养应用型设计人才的育人特色和以行业需求为主导的教学理念。”

  吉祥寓意和样式之美怎样结合?

  从传统造物造型中提取文化元素,看上去容易,实际要比想象中困难和复杂得多。

  “流云双凤”设计者陈洪介绍,在设计前,查阅了很多关于凤造型的资料,从早期春秋凤的雏形“鸟纹”,到宋代的瓷器上的“飞凤”,到明代宣德年间的“穿花凤”,再到明清的“双凤云纹”。

  陈洪表示,传统造型不仅体现着东方审美,更蕴含着美好的寓意。所谓“图必有意,意必吉祥”,这既是中华传统造型的独有特色,也是其有别于西方图案造型的重要特征。以凤为例,凤被认为是百鸟之王,是女性权势的象征。在传统文化中,凤鸾互相应和鸣叫,象征夫妻恩爱。鸾鸟歌,凤鸟舞,寓意天下安宁,吉祥如意。“无论古代还是现代,成双成对都被认为是吉祥的象征,所以,我们的创作提取了飞舞的双凤图案,表达对女性的赞美和对美好生活的祝福,也迎合了现代年轻人的审美追求。”

  在造型创作的基础上,设计团队还要考虑怎样适应现代工艺生产要求。在传统造型中,精致多变的色彩层次形成了逼真的立体感,这种特点如何才能更好地表现在现代材料上?经过多次实验和考量,最后确定使用高精度数码印制的方法来还原复杂的色彩要求。

  接下去的环节,就是将造型融入人们生活的常物中。陈泠杉介绍,“第一个选择是服饰品类,第二个选择是家居生活的布制用品,主要通过这两个品类的产品,以传统精致的美学观念和吉祥寓意为今天人们的生活赋能。”

  关于“流云双凤”系列文创产品,陈洪介绍,最初是接受委托,为配合山东博物馆《明代服饰文化展》而设计创作。设计团队从展览现场看到,这个展览吸引了很多穿着明代汉服的年轻汉服爱好者,在展厅外的纪念品展售区域,也有很多人在浏览购买改良汉服。作为这个展览的重量级展品,赭红色鸾凤圆补女袍备受关注,其“双凤穿云”的造型、绣工之精致也让很多人赞不绝口。如果用现在的绣工加以模仿制成服饰,产品价格必然比较昂贵,不太适合大众购买,“所以,我们决定用印制的方法尽量还原服饰上的双凤造型,比如印在丝巾上,很漂亮,装扮性高,成本、价格方面也很合适。”

  提炼造型怎样与时代呼应?

  在“流云双凤”系列文创产品的设计创作过程中,大家对传统造型的再创新有了很多的创作心得。陈洪说:“对于提炼出的造型应该找到与现代人生活的对位,不能随处应用。古时造型有实用场景,转化到现代仍然要有相关性,才能让现代人产生共鸣以及让现代人更好地去理解传统符号的文化内涵。”

  在项目的合作方“手创未来”总经理高增春看来,这种转化理念在国内外博物馆文创产品中都有成功经验可以借鉴。例如,英国的V&A博物馆,将欧洲工艺美术运动时期威廉·莫里斯设计的壁纸花卉造型图案,批量印制成桌垫、手帕等现代人生活所需的常物。让多年前人们生活中的用品,以另一种载体的方式回归到现代人的生活中去。再比如故宫的《四美图》原是挂幅人物画卷,供雍正皇帝欣赏所用。现在印刷在笔记本上售卖,让年轻人时刻能感受到古时美女的神韵,拿着美女笔记本仿佛自己也体验到画中人物优雅的生活状态。这就是转化理念带给现代人的精神享受。“所以我们会看到很多这样的国内外传统造型通过现代生产工艺和现代常物为载体的传统造型造物的创新设计,非常受年轻人的喜爱。”

  还有一点,是传统造型转化到现代常物上,一定要考虑现代工艺生产的材料工艺与传统造型的材料与工艺特点之间的呈现关联。例如如何能实现绣品精致的色彩变化,就需要我们对电脑中电子色阶与印制的色彩之间的调控,设计师们把原造型中的不同颜色丝线形成的渐变色,直接用电脑里的渐变色代替了,而没有使用两个不同色值的颜色,是为了制造更好的立体感效果以弥补印制产品立体感不足的缺陷。最后一点,就是尺寸比例的合理性,比如很大的具有细节美的造型,是不适合放在过小的物件上呈现的。

  薛坤作为项目的指导老师,全程与设计团队的同学反复交流,共同寻找最佳的表达方式。在“流云双凤”设计创作过程中,师生之间就有过这样一段对话:“这样就更有趣了,你看,我们现在把这个图案中的两只鸟拆开了,然后做这个头饰和发饰,这个效果就不错了。”“颜色没有大改,我是按照老师提供的色调,调整了一下凤鸟身上的颜色,更和谐一点;然后丰富了一下装饰花纹;调整了纹样的比例;还有凤鸟的眼睛部分。另外,之前的图案不规则的都已经调整好了。”正是在这样一个反复琢磨的过程中,“流云双凤”的呈现越来越精彩,越来越完美。

  设计团队成员刘子聪介绍:“现在我们还处于对传统造型造物创新的探索阶段,如何把二维的造型转化为现代三维的造物,这一点也是接下来我们团队要在创新路上深入研究的课题之一。”

编辑:高华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