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康有:论全人类共同价值的构建

来源:中国孔子网作者: 2021-10-16 20:55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讲话中指出,我们将继续同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一道,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这一承上启下、既是总结性又是开创性的价值宣示,作为全球的引领性旗帜,标志着我们党基于自身发展的成就与经验,展望未来,着力自觉为世人提供一个可塑造、可参照的价值标准,是对中国智慧、中国道路、中国价值的再抽象、再提升。

一个更高的价值引领、精神导向层次

  提出弘扬全人类共同价值,可以说是中国发展进入一个更高的价值引领、精神导向层次。自从中国2010年左右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2019年出入境达到6.7亿人次以后,标志综合国力的工业制造、进出口贸易、区域或全球活动举办等因子不断提升,中国与世界的互动关系在新时代发生了质的跃迁。回顾近代中国与世界的交往历史,有四个阶段引人注目:一是初期即1840年后外来炮舰打击下的被迫、屈辱开放国门;二是20世纪20年代左右在学习西方的基础上逐步探索并找到改造传统社会的思想及其实践道路;三是20世纪80年代迈出僵化、保守的社会主义模式,探索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明确提出对外开放、面向世界,规模性的“输入”力度逐年扩大,普通百姓还夹杂着仰视向外的心理;四是进入21世纪特别是新时代以来,国门越来越大,走出去又返回来,国人平视全球,对比中显示出平等和自信。2000年之际,我们还在讨论中国为什么没有闯入“世界500强”这一问题,但到了2021年,世界500强迎来新的“洗牌”,日本有53家公司上榜,美国有121个,而中国有133个,比10年前的10个增加了123个。短短20年啊!硬实力的增强,虽然不一定能够带来软实力的相应提高,但至少为之奠定了厚实基础。腰杆子硬了,说话自然也就慢慢算数了。比如我们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不仅落实到自身的对外政策上,也被国际社会所接受。因此,中国,您的价值观正在影响世界、改变世界,这是显见的事实。世人都在见证这个奇迹:在我们自身达到了全面小康之后,并没有沉溺于单纯追求物质生活的困扰,适时引领民众追求富有精神文化内蕴的“美好生活需要”。在全球化大潮中,我们的国家目标与对外呼吁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高度一致,既有物质生产力特别是信息化时代奠定的交往关系基础,也同时映射出高度内发的生命力。

  一百多年来,中国人在世界上说的正义之话、平等之理,很少有人仔细地去倾听和理解,尤其是西方列强有时候装着根本听不懂或不值当听。那是因为,我们的实力与之对比相差太远的结果,而背后他们其实只相信基于动物世界的丛林规则,压根儿就没有把别人放在眼里——直到现在所谓的“灯塔”国家躺在昔日的美梦中,仍幻想以其实力作不平等、霸权式的“外交”。尽管我们今日显得很自信,说话有了底气,但依然有强权政治基因的美西方凭其思维惯性,在国际舞台上利用手中掌握的强大舆论工具和技术手段,不断以谎言代替真实,为所欲为,蒙蔽世人,宣讲着他们自己也不相信的所谓普世自由、平等、人权等口实。在深度融入世界的过程中,中国目前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话语权封杀和歪曲。实力,不一定代表正义、公平,但公平、正义一定要奠基于此,才有底气和力量。因此,统治这个世界的所谓占主流的美西方价值标准必须重新再革新、再构建,全球的和平与发展才有光明的前景。这一塑造和建构历程,必定充满曲折、挫折。把硬实力转化为软实力,化外力为内在价值认同,仍然需要一定的主客观条件。不过,与西方列强血淋淋的、留下无穷后遗症的现代化道路大相径庭的是,我们创造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在文明互鉴中突显了制度优势、道路优势、文化优势、思想优势,一句话,在比较中彰显了价值优势。

“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使命所系

  提出弘扬全人类共同价值,可以说是中国共产党作为全球第一大执政党承诺“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使命使然。社会成员的一部分人组成政党,带领民族国家向前发展,是近代以来人类社会的普遍现象。比起中古之前分合聚散的统治集团来说,这显然是一个不小的进化。中国共产党从成立那天起,即深具全球视野。它以人类文明的精华——马克思主义(该思想恰恰乃“世界历史”的产物)作为自己的指导思想和改造社会的方法纲领,在做好中华民族份内之事的同时,有意识地融入世界大家庭,荷负起推动寰宇事业的目标。它带领自己的人民完成了人类历史最大的减贫任务,短期内和平实现最大规模的工业化,使中华民族的现代转型得以完成。根据社会发展阶段的不同,把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统一起来,中国共产党提出内含价值性的阶段性目标、任务,一步步逼近理想境界,既引领中华民族的向往和奋斗,也对其他各国和民族深具楷模的影响力。

  马克思主义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本身蕴含着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因素。马克思主义诞生于资本主义自由竞争、不断向外开辟市场、争夺殖民地时期,其创始人对当时的欧洲各国乃至美国、俄国以及东方的印度、中国等世界很多地方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社会等方面的分析,带有强烈的价值洞察色彩。正是着眼现实社会的探究,马克思恩格斯发现了历史的普遍规律,为人类树立了一个人类所有成员都能过上自由而全面发展生活的理想社会美好图景,并实质上提供了可操作、多样化的路径选择。中国共产党没有教条式接受经典马克思主义,在借鉴俄国道路、苏联经验的基础上,艰难摸索出适合自己国情、文化底蕴的独特改造社会革命和建设实践手段。我们正在把百年建党、七十多年建国的很多辉煌经验、有益做法,固定下来,制度化地坚持下去。制度化背后显然是认同的力量、价值的共识。一套成熟运作的实践和理论体系,必然对哪些还处在动摇和选择之中的世界上其他国家、民族产生不可低估的吸引力、影响力乃至引领力。

独具特色的共同价值构建路径

  抽象价值观在各国、各民族的实践各具特色,中国人民探索出具有普适的价值实现路径可资借鉴。西方的历史学家汤因比清醒地意识到,中国人几千年来把数亿民众从政治文化上团结起来的治理经验,对世界历史极具重要的借鉴意义。这是一种有很多普适价值因素的文明系统。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和平、和睦、和谐是中华民族5000多年来一直追求和传承的理念,中华民族的血液中没有侵害他人、称王称霸的基因。中国在一个较长人类历史阶段上的强大是无与伦比的,尽管如此,大多数时候对周边少数民族以及外邦邻域厚德宽仁,以礼相待。20世纪新中国建立以后,除了有限度的保家卫国作战和边境自卫反击外,均义利相交,从未主动侵害他国及其人民。1963年4月24日,周恩来同埃及部长执行委员会主席阿里·萨布里谈话中,拿美国人1950年的进逼和印度当时的挑衅说明,中国人办外事的一些哲学思想,如“来而不往,非礼也”、“退避三舍”等,不全是马列主义的教育,而来自我们的民族传统。这些根深蒂固、一以贯之的思想理念,深深印刻在中国人处理天下事务的价值根据之中。

  西方资产阶级在其上升时期,以“自由、平等、人权”等口号组织大众,反抗封建落后势力代表的君主和贵族统治,曾几何时这些价值光辉灿烂,也起到过非常进步的作用。时过境迁,它们却在殖民化世界过程中、在压榨本国人民的血汗中,日益褪去艳丽的色彩,沦为干涉和压榨的工具,使之追捧的“自由女神”蒙羞蒙耻。规则于己有利则遵循,于己无利则即使是自己建构的亦抛掷九霄。动辄使用技术、经济和战争手段,强加于人。无任何原则性的实用主义双重或多重标准,使20世纪上半叶资本主义发动的两次世界大战以后痛定思痛形成的基本国际共识及其道义化原则受到严重破坏,视一些国际条约、协约如同儿戏;以强大的军事实力不是去维护世界和平,而是到处挑起事端,唯恐天下不乱,全面打压他国人民的正常发展,断送世界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梦想。只有改变近代以来美西方通过大肆侵夺世界、发展自私利益的价值途径,采用和平的经济和文化等手段,赋予公平、民主、自由等全人类共同价值崭新的内涵,世界才有光明的前途命运。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的有关对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各政党“应该凝聚不同民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不同地域人民的共识”,引领方向,“本着对人类前途命运高度负责的态度,做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倡导者,以宽广胸怀理解不同文明对价值内涵的认识,尊重不同国家人民对价值实现路径的探索,把全人类共同价值具体地、现实地体现到实现本国人民利益的实践中去”。

  行动乖戾、无序或不力,乃背后指导行为实践的价值标准混乱不堪,出了大问题。在当前国际社会抗疫考验中,美西方政客扰乱疫情溯源,反复推卸责任,罔顾本国和他国百姓生命,其政治撕裂和社会撕裂的事实表明:他们所谓的普世价值观是靠不住的,已经很难聚起自身社会的合力、更不要说国家间的合力,甚或堕落成为反科学、反人类的代名词。其价值观在内部、外部的失灵、失效,证实了一个真理:大变局下当有价值理念的重新苏醒和变革。

  (本文系天津市社科规划“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研究专项重点项目(TJSSZX20-21)阶段性研究成果)

编辑:张晓芮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