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朝明:《孔子家语》打开了中华文明研究的新视野

来源:中国孔子网作者:杨朝明 2021-10-19 14:22

  编者按:10月16日,由中国孔子基金会支持,尼山世界儒学中心孔子研究院主办,中华孔子学会论语学研究中心、《孔子研究》编辑部、洙泗书院承办的“《孔子家语》与中国文化新认识高端学术论坛”在曲阜举行。尼山世界儒学中心副主任、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发表了题为“《孔子家语》与传统文化新境界”的学术文章。中国孔子网摘选其中精彩观点,以飨读者。

  近几十年来,学术界开始关注《孔子家语》研究。按照西汉时期学者孔安国的说法,《孔子家语》在性质上与《论语》相同。《论语》的价值当然不可小觑,历史上诸如“半部《论语》治天下”、“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之类的说法,绝不是前人的梦呓。今人读《论语》、学《论语》、研究《论语》者很多,研究论著汗牛充栋,实属正常。然而,《孔子家语》生动详实地记录了孔子及孔门弟子的思想言行,同样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

  与新出土文献相互印证,与传世文献资料综合比对,经过多年的苦心思考研究,坚定了我们对《孔子家语》的整体认知。《孔子家语》并非后世“言之凿凿”的伪书。《家语》中的文献资料不仅纠正了不少传世文献的错误,更激活了一批为人们长期忽视的“伪书”,夯实了孔子儒学与中国早期思想文化研究的基础。尽管《孔子家语》可能经过了整理润色、传抄中的增损以及重新编订,但这与传统意义上的作伪具有本质的不同。《孔子家语》为今天人们认识孔子儒学、认识中国上古文明打开了全新的视野。

  《孔子家语》最为直接的价值,就是增加了数量庞大的可以使用的重要文献资料。对于先秦时期的历史文化,尤其是对于孔子和早期儒家思想的研究,只字片语都足以宝之,更何况这么数量巨大的真实资料。任何事物的发展变化都具有其规律,历代对《家语》的认识也具有自身的内在逻辑。在经历了被怀疑乃至被否定之后,由于新材料的辅助,加以慎重研究,《家语》的成书真相终于被揭示出来,孔子与儒学研究终于重获了长期失落的宝贵材料。

  凡是对《孔子家语》进行认真研究的学者,一般都认可其重要的文献价值。《孔子家语》保存了一大批比较原始的记载,许多地方明显胜于其它古籍,具有重要的版本、校勘价值。《家语》内容丰富、规模庞大,其价值之高出乎很多人的想象。

  《孔子家语》与《论语》思想相通,可以印证校验《论语》等文献的记载。对于《孔子家语》与《论语》的关系,孔安国说《论语》具有“正实而切事”的特点,它是从众多材料中选辑出来的孔子语录。《家语》资料性质与《论语》相同,《论语》具有材料汇编的特点,《孔子家语》中可以随处看到《论语》的“影子”。比之《论语》的“纯正”,《家语》 要显得“驳杂”。正如有学者看到的,绝大多数攻击王肃伪撰《家语》的书,都是这样先自己划定某种圣人言行的“神圣模式”,凡有不合“模式”的文字则必打成伪作。那么,如果说有一个“神圣模式”的话,那么它一定与《论语》的“纯正”有关。不少学者研究问题,往往不顾《论语》有特定的选材标准,而以“《论语》未见”为理由,否定一些孔子言行存在的真实,其偏颇显而易见。

  孔安国《孔子家语后序》说《论语》是“取”有关孔子言论材料而成,受此启发,我们认为“论语”之“论”有“选择”、“别择”的意思。清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屯部》曰:“论,叚借为抡。”《国语·齐语》“权节其用,论比其材”,韦昭注:“论择也。”《荀子·王霸》:“君者,论一相,陈一法,明一指,以兼覆之,兼照之,以观其成者也。”杨倞注:“论,选择也。”如果《论语》书名的“论”为选择之意,则《论语》应该是选自“孔子家”之“语”中的材料,是则《孔子家语》对于《论语》研究的意义就不难察见。

  在传统学术研究的方法论方面,《孔子家语》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家语》“伪书”案的终结,为历史文献研究方法提供了借鉴,也是历代学者研究得失的一次很好检验。南宋时朱子说《家语》“是当时书”,所言极是!只要认真比较今本《家语》与很多的典籍材料相同、相通,例如,将《家语》与大、小戴《礼记》等进行比勘,《家语》材料的优点或优势就能显现出来。

  受疑古思潮的影响,历史上有不少人认为《家语》思想不纯、文词粗陋,其实这不是带着“有色眼镜看问题”的偏见,就是没有认真观察比较之妄言。关于《家语》的文辞,清人崔述《洙泗考信录》有曰:“取所采之书,与《家语》比而观之,则其(按:指《家语》)所增损改易者,文必冗弱,辞必浅陋,远不如其本书,甚或失其本来之旨。”其实,如果认真对比,就不难发现崔述所论以王肃“杂取众书”伪造《家语》为前提,其论断有极为强烈的主观色彩,是完全不符合实际的。我们通过对读《家语》与互见者所能得出的结论常是互有优劣,实际上,更多情况是《家语》要优于他书。

  在疑古思潮的影响下,有些学者虽没有专门研究《家语》,没有看到《家语》不伪的事实,却发现了《家语》的重要价值,因而在相关的研究中并没有对其视而不见,不得不引用该书的材料,这便如清朝四库馆臣所谓“知其伪而不能废”。例如,李启谦先生在谈论孔门弟子研究的材料运用问题时说:“有时可信的书中,也有错误的地方……相反,被称为‘伪书’的《孔子家语》其所记的很多内容……则都是可信的。”新的材料终于促使人们思考了最为根本的问题:难道人们弃之如敝履般地摒弃《家语》是合理的?难道在那么早的年代,这样长长数万字大书真的出于后人的伪托?为什么历史上还有那么多的人不断地强调该书的价值?

  由《孔子家语》的重要地位所决定,它可以开辟中国文化研究新天地。与《论语》相比,《孔子家语》不仅内容丰富,具体生动,更首尾完备,提供了更多学术信息。《家语》汇集了孔子的大量言论,再现了孔子与弟子、时人谈论问题的许许多多场面,还有经过整理的孔子家世、生平、事迹以及孔子弟子的材料。作为先秦儒家文献,《孔子家语》可与许多传世文献、出土文献相互对照综合,考证上古遗文,校勘先秦典籍,印证许多记述,充实思想信息。《孔子家语》更全息展现了丰满的孔子形象,它打开的是一个更真实真切、更细致深入、更翔实活泼的中国古代思想文化世界。

本文摘自:“《孔子家语》与中国文化新认识高端学术论坛”论文集

编辑:高华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