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资讯

从年初排到年底,2017你为“文化”排队多久?

2017-12-29 13:29: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综合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2017年中国文化市场的繁荣,答案或许应该是“排队”。这一年,不少博物馆、剧场门前的队伍变长了。从北京、上海的《大英博物馆百物展》到故宫的《千里江山图》特展,从柏林爱乐乐团在上海的演出到北京人艺的《窝头会馆》,类似“故宫跑”这样的“排队”,愈发成为一种常态。

  排队,如此普通的场景,却是对“关注”二字最直观的表达。2017年即将过去,这一年出现了太多为艺术而排起的长队。

点击进入下一页

  ▍故宫 ▍ 

  午门长队“殃及”武英殿 

  2017年,著名的“故宫跑”重出江湖,9月15日“千里江山图与青绿山水特展”在故宫午门隆重开场。午门西雁翅楼入口处,为烘托展览气氛而特意搭建的人工山水布景还未全部完工,第一拨看展的观众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望着巍峨的午门城楼,入口处的观众确有在“山脚下”铁了心要登上“千里江山”顶峰的豪情,体会一下“一览众山小”是什么感觉。尽管本次展览中青绿山水经典作品不少,可大部分观众似乎就是奔着北宋18岁的天才画家王希孟唯一传世的作品《千里江山图》而来。这不由得令人立刻想到两年前故宫“石渠宝笈特展”上的《清明上河图》,当时观众需要至少排上6个小时长队才能获得3分钟观看的机会。如今的故宫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早早地在入口处拉起了绳索,摆成“回”字形方阵,以缓解观众拥挤时向前的冲力。同时,采取每隔半个小时往午门上放一拨观众的措施,避免正殿展厅内过于拥挤。

  9月中旬的北京,大晴天里仍旧骄阳似火。考虑到观众需等待2小时才能上到城楼,故宫组织方在一周后改为发号看《千里江山图》,观众领到号牌后,按规定时间到入口处集合,在此之前,可到其他景点自由参观。这一举措迅速导致与午门距离最近的武英殿前排起了长队。这里正举办“赵孟頫书画特展”,本来观众就不少,突然加入大批等待登午门的观众,一时之间,武英殿内熙熙攘攘,几乎每一幅作品前都是人头攒动。等待中的观众不时拍下这时的景象,通过微信发送四方,再上了各种自媒体的推送文章,“排队效应”不断发酵膨胀,第二天又招来更多观众。于是为了在开始检票之后及时“抢到”西雁翅楼下入口处发放的“登楼牌”,从午门安检到穿越高大的午门城洞,再左转前行50米,短短200米的距离成了体力与速度的较量场,“故宫跑”卷土重来。见到有人狂奔,引发了计划参观三大殿的外地游客强烈的好奇心,不少人反应迅速,果断加入了冲刺者的行列。往往造成珍贵的“登楼牌”不到半小时便被全部领光。此后便是等待上城楼,在队伍中频频有人发问:“这是上去看什么呀?”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中国美术馆“美在新时代”领票口外

  此种状况,确实招来了不少“有识之士”的痛批:“盲目跟风瞎凑热闹。”作为主办方的故宫,对此情况又喜又忧。办一个展能导致排长队,当然证明展览的成功,同时又时刻提心吊胆,唯恐出现挤踏事故。在焦灼中总算盼到了《千里江山图》45天展期快结束的时候。毫无疑问,观众争看此图的热情也随之达到了最高潮。最后一周的观看,从起早赶到午门排队进故宫到最后进入大殿亲眼看到作品,需要花费7个小时。10月30日,此图重返保管库房,立竿见影,午门展厅可以自由出入了,武英殿展区也摆脱了“泄洪区”的功能。

  ▍国博 ▍ 

  从年初排到年底,从国外排到国内 

点击进入下一页

故宫博物院“《千里江山图》与青绿山水特展”入口处俯瞰

  与故宫遥遥相对的国家博物馆,一点也不用嫉妒《千里江山图》的风光,年初举办的“大英文物100件讲述世界史”的展览,早已抢足了风头。即便需购买50元门票,也同样排起了长队。展厅内玻璃展柜前扑满了观众,特别是大群大群小学生的到场,成为这个展的一大特色。可以说为预热全年的文化展起了个好头。此后,这个展移师上海,也把观看热从国家博物馆带到了上海博物馆。6月29日此展开幕,馆方并未采用购票限流的方式,而是直接规定每日限流8000人,结果头几天依然造成平均排队超过4小时的盛状。由于上博馆内排起了长龙,队伍从一层楼梯盘旋上了四楼,又从四楼盘旋而下到二楼展厅,同时馆外排队观众也多达千人以上。为满足观展人流,馆方特别加开了晚场。网上由自媒体及时跟进的各种看展攻略,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其实,不只是外国来的“豪展”吸引中国人,中国文物出境展照样引发排队效应。今年4月3日在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开展的“秦汉文明展”历时3个月,吸引了35万余人次参观,成为该馆2017年财政年度最受欢迎的展览。大都会博物馆门卫做过精准统计,开展3个半月,观看“秦汉文明展”的人数最多的一天有5700人。如果考虑到整个北美的人口数量,这个单日观展数量颇为惊人。9月份,“秦汉文明展”班师回国,在国家博物馆逗留近3个月,一时间,观展量巨大,最后几天整个展厅里有汗味,着实是人满为患。

  ▍中国美术馆 ▍ 

   “惊艳一周”出人意料 

  中国美术馆距离故宫两站地,风水轮流转,11月17日开展的“美在新时代展”引发了蔚为壮观的观展热潮,令所有人始料未及。美术馆为庆祝“十九大”胜利闭幕,特别推出近现代大师馆藏精品展,以齐白石、徐悲鸿和林风眠为首的十多位大师的经典作品一经展出,几乎是在一夜之间获得了首都市民的高度关注。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中国美术馆“美在新时代”一期展现场

点击进入下一页
今年11月,中国美术馆门前大排长龙的景象

  开幕第二天恰好周六,美术馆领票窗口前排起了许久未见的“一字长蛇”,一直蜿蜒至东边的十字路口。现场手机抓拍的图片迅猛传播,导致第三天队伍延长到了美术馆东街三联书店的对面。最后一天,等候领票的队伍贯穿了整条东街,队尾拖至该街向北的拐弯处。在短短10天的展期里,全北京都在传说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一个超级大展,馆方掏出了压箱底的宝贝。看展的观众遍布各个年龄阶层。馆外望眼欲穿,馆内像春节庙会,看展的人摩肩接踵,每幅作品前都凑满了人头,不光看,还得抢着从人缝中抓拍作品。所有的卫生间也都排起了队。各种社会艺术教育机构唯恐不够热闹,纷纷组织青少年现场临摹经典,家长们全副武装,带齐了吃喝与画具,为“未来的绘画大师们”保驾护航。最头痛的是展厅工作人员,生怕出现挤踏。

点击进入下一页

故宫博物院“赵孟頫书画特展”武英殿大门外

   疏解长队 因馆制宜 

  为看展而排长队,确乎成为北京2017年一道风景线。如果仅以“老百姓不懂,瞎凑热闹”的态度看待这种现象,显然是一种偏见。大众的关注不仅仅源自作品本身的吸引力,更是全社会文化氛围不断提升的结果。如果说单独一次排长队,可被认为是“跟风”,可是这样的现象接连发生在故宫、国博与美术馆等场馆,无论是古代书画、近现代美术展,还是文物特展,包括剧院看戏,都引起了排队热潮,不能不说是国家文化事业确立新方向所带来的成果。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更多更好地融入人们的生活之中,转化为不可或缺的日常组成部分。

  尽管排队证明了公众的积极参与度,但是消耗大量时间排队也不符合大众的利益。难道只能让大批的观众在场馆外苦苦等待吗?解决思路虽然因馆而异,但归根到底应秉承“以人为本”的宗旨,只要认清主要矛盾,总能找到解决之道。

点击进入下一页

故宫博物院“《千里江山图》与青绿山水特展”入口处

  以故宫博物院为例,到底经过了2015年的实际演练,今年应对排队的办法最为多样。除了根据当天观展人数,提前半小时开放外,为防止“故宫跑”导致老年人吃亏,特意将观众分组,由事先安排好的工作人员举牌入场,这一招被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戏称为“运动员入场式”。当被分了组的观众前往西雁翅楼下的入口处时,由保安组成了一条夹道,以防有人不顾脸面插到前一组当中。相较于其他博物馆,故宫的古代书画展览最为特殊,引起轰动的作品都是世上孤品,由于纸质的脆弱性与怕光性,只能短期展出,造成了无法克服的观看稀缺性。但因一幅作品而导致全展观看不畅的情况正在得以改观。比如故宫博物院正在加紧建设位于海淀区上庄的北院区,届时,有可能将招惹排队的“明星”作品安置新馆区单独展出。

  相比之下,国家博物馆拥有众多现代化的展厅,应对排队较有余地,也更为有效。通过调配展品的展陈方式,以及分割出独立的展区,有效化解了拥挤的现象。由于排队时观众全部在馆里,不存在刮风雨淋如厕难的状况。

  大众最懂得美 观众自会做出选择 

  在三大场馆中,最为棘手的是中国美术馆。自“美在新时代”一期展结束后,馆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扩大各层的卫生间。美术馆由于本身地方狭小,已无任何扩展空间,全馆一共26个展厅,往往是明年的展览今年年初便已大部分排定。怎样为“美在新时代”这样深受欢迎的展览留出更长的展期呢?这就需要筛选一下每年都有什么样的展需在美术馆展出。粗略划分一下,中国美术馆的展览分六种:重大性纪念日或节日的展览、全国性或地域性汇报或评比展、已故艺术大师的纪念展、主题性特展与临展、全国各个画院或艺术家个展。最后一类展览在每年的展览中占据了将近三分之一展期,消耗了大量的展厅空间。若想为群众欢迎的好展览腾出空间与时间,可压缩的正是这一部分展览。中国美术馆是否应该把办展与否的衡量标准设定为两点:以受广大人民群众欢迎的程度为办展的首选标准,以展览作品水平高低作为另一重要标准。坚决杜绝那些轰轰烈烈的开幕式之后展厅冷冷清清的个展。取舍的标准应以人民大众的审美需求为第一,而不是以少数人的审美标准为先。这是作为国家美术馆的中国美术馆,在展馆面积极其有限的现实情况下,必须做出的选择。

  美术馆如果不做出选择,观众自会做出选择,因为大众才是最懂得美的。不信,以12月份返场的“美在新时代”为例,此前的“观展热”风光不再。虽然报道说大师数量还增加了三名,其实展品数量大大减少。由一层换到5层,展厅面积缩小了一半,展品自然减少了一半,关键是每位大师的作品只能分摊上几件,不能形成一个体系,无法全面地了解任何一位画家。开展几天以来,展厅中人虽然不少,但与一个月前的排队盛况相比,差之千里。这难道不能证明观众的审美眼光很高吗?回顾全年的展览,美术馆真正精巧且最为有效的展览也许是六层的“藏宝阁”典藏精品陈列展,展厅只有100平方米左右,年初刚刚由馆内图书阅览室改建而成。虽然一次只能容纳20件尺幅很小的作品,但是在吴为山馆长亲自组织研究人员论证与挑选下,这个微型展厅几乎涵养了20世纪中国美术史发展的全部历程。俗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展厅面积不在大小,关键在于展品质量、主题丰富程度与展陈是否精致。由于占地面积小,这个展从年初一直展到年底,观众随时可来从容观看。刚刚获悉,这个展已被评为2017年度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优秀项目。

  排队本身是一件挺烦人的事,解决好排队的意义却十分重大。为艺术而等候,为文化而执着,恰恰体现了大众追求美、追求高雅的强烈愿望。过去,北京有名的长队出现在购买冬储大白菜之时,没有人好奇排队的理由,更不会有人耻笑排队的人。开锅做饭,填饱肚子,人类第一要务。如今温饱早已解决,满足精神需要提到了生活的首位。只有文化能够提供这种精神养料,使精神生活更丰满,使思想更具有热度。围绕着博物的排队现象,如何解决,既要依靠国家进一步的文化政策调供,更要依赖各个博物馆负责人与管理者的心态与责任感。2018年即将到来,期盼遍布华夏大地的各种博物馆,迎来更多更受大众喜爱的精彩展览。(综合自:中新网 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李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