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资讯

李汉秋:新时代,声声呼唤文化自信

2017-12-31 10:04:00  作者:李汉秋  来源:人民政协报 

  编者按: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层、更持久的力量。十九大报告指出,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弘扬传统文化,一直是很多政协委员们的关切,七至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李汉秋便是这样,他对人民政协报讲述了自己在履职生涯中那些建言传统文化、呼唤文化自信的难忘回忆。

  弘扬民族文化、民族精神

  党的十九大报告将传承和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提升到时代高度,2018年将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新时代、新气象,我最关切的,便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新气象、新发展。回想自己作为政协委员、人文学者几十年的工作,始终是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交织在一起的。我只是中华文化大海漾出的一朵浪花,却见证文化自信的一步步回归。

  我在高校和研究机构从事古代文学研究和教学将近28年后,在改革开放的第二个十年进入政协,连续四届全国政协委员,一直将自己履职的关注焦点放在优秀传统文化的弘扬上。做了20年政协委员后,又继续10年至今,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大合唱中,作为人文科学学者,我继续呼唤着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我的许多提案和建言相继被吸纳或与政策的发展自然契合,这使我成为中华文化传承发展的亲历者也是助力者,耄耋之年欣慰不负此生,继续同亲爱的祖国一道挺进新时代。

  在政协,我发出的第一个声音就是弘扬民族文化、民族精神。100年前左右,在救亡图存的时代氛围中,一些人对传统文化、民族精神的态度有所偏激,影响了我们对中华民族文化的自信。纵观世界史,民族文化的消亡是民族消亡的最后一道生死线,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有中华文化的复兴,必须树立文化自信。1990年全国政协七届三次会议上,我作了《把弘扬民族文化作为精神文明建设的大事来抓》的发言:“民族文化是民族精神、民族传统的载体,弘扬民族优秀文化是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的优秀道德品格,形成当代中国的民族精神的必要条件”,“是增强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激发民族自豪感和爱国主义精神的重要法宝。”

  传统文化的普及仅靠说还不够,还需要找到具体切入点来做。怎么做呢?我想起自己见到一些老人,往事往往如烟,但提起《三字经》却如数家珍背得出来,成为化入生命的文化记忆。1994年全国政协八届二次会议甫开,我就提交提案:《编制“新三字经”促进童蒙教育》,认为《三字经》在民族心理、性格、精神的塑造上起过很大作用,我们应当利用这种形式,进行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童蒙教育。

  1994年8月7日《光明日报》刊出我主撰的《新三字经》经文,获得热烈反响。歌唱家马玉涛热情洋溢地来信说,她要求她的外孙每天背诵一行(4句)《新三字经》,作为人生的座右铭。翌年3月初《新三字经》全书出版,引发了一股“新三字经热”,很多童蒙读物相继出版,仿效《三字经》的形式以浓缩的方式介绍中华文化。

  后来,日本也翻译出版了《新三字经》。日文译者大口良人老先生来信并撰文说,他偶然看到这本书,一下子被吸引住了,因为书里的道德内容“都是我小时候从父母和小学老师那里常常听到的”,“我们日本人的祖先也从远古以来一直非常喜爱这种中国故事。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后,这种古代中国的道德故事作为封建思想的象征从日本社会被驱逐了。”我应当补说的是:这种情况并非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那是其前日本的“脱亚入欧”之风的后果。他觉得对这种情况应当进行反思。其实,我们也应当反思,正确认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找到我们的血脉和精神家园。

  我想,在“新三字经热”的背后,体现了国人注目于从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滋养,

  这实际上是文化自信回归的一波热浪。

  传统美德的正本开新

  人类文明积累了三大自我约束的机制:宗教、道德、法律。其中法律属于制度文化层,宗教和道德属更深层的精神文化层。在精神文化层,西方文化重宗教,中华文化重伦理道德。西方提到信仰,首推宗教信仰;儒家提到信仰,首重人伦道德。这种意识代代相传,不断强化,积淀成伦理型的中华文化。在文化系统中,伦理道德是对社会生活秩序和个体生命秩序的深层设计。伦理道德是做人的根基,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和优长,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由这种人伦文化熏陶,形成中华民族的民族心理、民族性格、民族精神,流淌在人们的血液中,成为中华民族的基因,铸成中国心、中华魂。要增强文化自信,应当对传统文化的精髓——传统美德有正确的认识。

  上世纪90年代起,我深切感到道德建设越来越受到重视,几乎每年都有新认识、新提法、新进展,我也每年都有新提案、新发言、新建议。过去讲到传统社会的道德时,经常听到的是“封建道德”、“旧道德”,甚至说“吃人的旧道德”,最好的也只有“传统道德”的提法。1992年后渐渐有了“传统美德”的提法,一个“美”字,显示了我们对道德建设认识的深入。1994年我写了《社会呼唤传统美德》一文,认为中华民族的新道德必须与中国人意识和潜意识中的传统美德相承接,才能生根成活,才能持续发展。这样做也便于将潜藏于国人心中的传统美德复苏起来,培育起来。《团结报》以此文开辟专栏笔谈。此后我又在《人民政协报》、《光明日报》上多次撰文建言“法治、德治双管齐下……相辅相成”。1995年秋,我在全国政协“精神文明建设座谈会”上建议:建立全国性的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建构基本道德规范,制定公民道德建设大纲。后来,这些建议陆续实现了。其中第二条,建构基本道德规范,我锲而不舍地呼吁了近10年。因为我认为,人要恪守的道德德目很多,但同一道德体系中众多德目的义理和精神是相通的,我们要选取具有统摄、支配、辐射整个道德体系价值的“元德”、“常德”作为核心,作为基本道德规范,把它们突出出来,一代复一代,持之以恒地教化下去。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它必然会在最广泛的人群中生根发芽、枝繁叶茂,也必然会收到纲举目张、触类旁通之效。我国传统社会里被称为“五常”的仁义礼智信,就是那个时代的基本核心道德规范。新中国建立几十年了,我们可以汲取立德兴国的历史经验,建设新的核心道德规范。

  21世纪初颁布的《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已明确写着“要继承中华民族几千年形成的传统美德”,方略已定,“传统美德”是什么样、如何继承?我仍想到“五常”。仁义礼智信是传统社会核心价值观的重要部分,在中华大地已影响人们两千多年,成为民族精神的构成元素,应当有深入认识。2005年7月7日全国政协十届十次常委会邀我发言,我发言的题目就说,“仁义礼智信是传统美德的代表”,赢得许多常委认同,成为此次常委会的热门话题。翌年我在全国政协十届四次全体大会上发言:《弘扬仁义礼智信》,我走下讲台时,有两位北美侨领急步上前来与我热烈握手,说:这是我们华侨的精神家园。

  接着,我沿着创新运化之路,提倡与五常相衔接的“新五常”,2014年由中华书局出版了《诚、孝、仁、义、公——中华美德新五常》,我阐释说,这新五常上承五常的核心理念,又植根时代精神而有所运化,可以成为我们道德的滋养。

  传统节日体系的复建

  2018,我国迎来了传统节日体系复建10周年。我国传统社会有传统节日体系,1950年制定的年节纪念日放假办法,放假的传统节日只有春节一个,独木难成林,传统节日体系在制度层面被废置。—些年轻人的文化记忆里淡忘了传统佳节,随风而来的是多源于西方宗教的“洋节”。中华文化的主体地位必须体现在人民群众的“日用伦常”,包括节庆民俗中,这是增强文化自信的必然要求,因而建立传统节日体系具有重要意义。

  2003年3月在时任中央有关领导同志与七位高级专家座谈时,我发言认为传统节日既是民族精神的载体又是培育民族精神的沃土,应当重视。2004年我在全国政协提案“五大传统节日应列入全国性法定节假日”,建议清明、端午、中秋、重阳也要放假。2004年5月28日中央文明办召开的“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专题研讨会”上,我系统地谈了重要传统节日要放假的看法,建议把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列为国家法定节日各放一天假、把农历的七月七设为中国的情侣节、设立中华母亲节、把每年教师节的时间改到9月28日。详载我发言的“简报”报送中央领导和有关部委领导。

  本世纪初,我亲历了传统节日体系的复建,这也是很多国人的切身体验:2005年,中央五部委出台了《关于运用传统节日弘扬民族文化的优秀传统的意见》,指出中国传统节日,凝结着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情感,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文化血脉和思想精华,是维系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的重要精神纽带,是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宝贵资源。2007年12月,国务院颁布了对《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的修改,从2008年起,春节、清明、端午、中秋等四大传统节日都放假。看起来只改了几个节假日,实际上体现出节日体系在变化:这是传统节日体系的“四膳八柱”。在春节、清明、端午、中秋四大传统节日放假的同时,国家的有关文件又逐渐明确了“七大传统节日”: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七夕、中秋、重阳。从而中华传统节日体系复建起来了。

  这既是文化自信增强的表现又促进了文化自信的增强。传统节日跟中华民族的历史存在方式密切相关,深深融入民族的日常生活和精神世界,蕴含着我们祖先几千年的精神承传,是中华民族历史文化长期积淀的产物,是传统文化的结晶和世代相传的重要载体,滋养着民族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我们对它充满温情礼敬、深感自豪。

  中国传统节日体系是与大自然的节律相适应,按时令顺序相继排列的。我们把天人合一(用现在话说就是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在一年四季的特征概括为:春生、夏长、秋收、冬储。四时各有当令节庆、合令节俗如:新年迎春,元宵节是过年的压轴大戏。清明时节生机勃发,珍惜生命,感谢先人和大自然母亲、生身母亲(母亲节)赐予生命和生机。端午迎夏,生命加速成长繁茂,百虫也孳生,及时辟灾驱疫、卫生健身。夏末七夕节银汉秋光,瓜果成熟在望,爱情和婚姻也充满期望(情侣节)。中秋节秋收有成,祈愿人月两圆共享成就。九九重阳,阳极将转阴,惜秋敬老,感恩父辈(父亲节)、师长(教师节)。入冬冬闲,以过年为中心安享一年劳作成果,并积储能量迎接新年新春。这个年节体系,盖以自然节气的规律性变化为依托,宛如一幅自然节候的流程图,也恰是生命的流程图。这是在天人合一宇宙观下人与自然融为一体的、充溢天人之情的民族生活时间坐标,而且恰与人类生命、自然生命的节律相呼应。总之,以天时地气为凭依、与生命节律相呼应,以人伦精神为灵魂。概括一句话:循天时重人伦。重人伦既是中华文化的重要贡献,也是传统节日的普遍品性,只是由于传统节日是综合性的、多义性的,没有单设单项主题的人伦专节如母亲节。今天国人有表达单项人伦感情的需要,因而我进一步倡议在万物生长的春天设中华母亲节。传统节日的多义性决定其多名性,因而自古就可以叠加有关联的节名,如重阳节1989年叠加为中国敬老节、2013年叠加上老年节,因属“阳”,现也可叠加为中华父亲节。至于七夕节叠加上中华情侣节,似已获广泛认同。如此,我们可以更自信地过“我们的节日”了。

  迎接2018,中华民族迎来了新时代。在五千多年中华文明基础上的中华传统美德和与其相伴的传统节日,必将在新时代里绽放新光彩!

责任编辑:赵珂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