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资讯

新《白毛女》江苏大剧院开演 流传70余年仍受喜爱

2018-01-03 09:35: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综合

  

  歌剧《白毛女》是上世纪40年代流传下来的中国经典民族歌剧,老一辈歌剧艺术家为这部经典付出了心血,也为这部歌剧历经70多年不断发展成为中国民族歌剧的奠基作品做出了卓越的贡献。2018年元旦,作为第三届中国歌剧节的参演剧目,由文化部出品的新版歌剧《白毛女》在江苏大剧院上演。

  演出当晚,江苏大剧院座无虚席。大幕拉开,由雷佳扮演的喜儿唱出那首传唱了70多年的《北风吹》,观众席响起一片掌声。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在观众中不仅有白发苍苍的老者,更有当代年轻人的身影,整个作品两个多小时的演绎基本没有观众离席。观众们既同情喜儿一家的悲惨命运,也被喜儿追求自由幸福的勇气所感动。当大春救喜儿走出山洞时,观众们与舞台上杨各庄的百姓一起喜极而泣。
  几天前刚刚主演了歌剧《木兰》的歌唱家雷佳,在《白毛女》中又演绎了另外一个中国妇女的形象。雷佳在《白毛女》中的表演很好地继承了前辈艺术家的成就,力求将喜儿这个被压迫的劳苦大众的女儿表现得有血有肉。其中《恨似高山愁似海》一段唱有着较高的难度,雷佳在演唱时既吸收了前辈艺术家的艺术精华又根据自己的嗓音有所调整,听起来荡气回肠。高鹏扮演的杨白劳在演唱和表演上受到观众和专家们的肯定,而毋攀出演的大春也表现出朴实的青年农民的特点。
  这部流传70余年的《白毛女》今天仍为人们所喜爱,这从前晚演出中观众的热烈反响就能得到证明。歌剧《白毛女》在艺术上尊重民族的韵律,音乐采用了河北民歌和戏曲的元素,剧本结构层层递进,戏剧性强烈。这些都是当代歌剧创作值得学习和借鉴的优良传统。当年老一辈艺术家塑造的喜儿,她们的歌唱气质和细腻表演方式曾深深打动几代观众,今天的年轻艺术家更需要学习和继承。当然,新版《白毛女》在制作等方面也有所加强,以求符合现代观众的审美。演出结束时,众多观众涌到台前,向这部经典民族歌剧献上致敬的掌声。
  【相关资料】
  众所周知,歌剧表演艺术家王昆成功地塑造了“白毛女”这个艺术形象,成为饰演喜儿的第一代演员,在中国艺术史上留下光彩的一页。不过,在鲁迅艺术学院排演《白毛女》之初,饰演喜儿的第一人选却不是王昆,而是延安当时著名的演员林白。
  1938年,年仅15岁的林白从河南洛阳女子中学毕业,来到了黄河之滨的延安,进入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先后在戏剧系、戏剧音乐系学习4年。1939年,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林白还曾应延安剧协之邀,在《日出》中扮演小东西。
  1944年,作为已在延安小有名气的戏剧演员,林白成为鲁艺实验剧团的演员。鲁艺筹备排演《白毛女》时,林白是扮演喜儿的首选演员,凌子风扮演杨白劳,陈强扮演黄世仁。可是在排演过程中,林白突然病倒了。党的七大召开在即,献礼剧《白毛女》的排演迫在眉睫,主管《白毛女》创作的鲁艺戏剧系主任张庚急得团团转。这时,一个小姑娘闯进了他的眼帘——西北战地服务团的演员王昆,那年她只有19岁。
  王昆自幼就有一副金嗓子,1939年,14岁的她参加了西北战地服务团,从此开始了她多彩的艺术人生。“西战团”奉调回延安时,王昆已经是个拥有两年党龄的共产党员了,“西战团”撤销后,王昆也就成了鲁艺工作团一个年轻的团员。
  1944年,19岁的王昆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女娃子。当时,延安的秧歌运动如火如荼,王昆被陕北高原那高亢、具有独特韵味的民歌吸引住了,她跟着民间艺人唱秦腔、唱信天游,感到既新奇又兴奋。每天天不亮,王昆就来到室外练嗓子,在山坡上、小河边和杨树林里,总是不时地响着她那银铃一般的歌声。
  后来,王昆发现就在自己聚精会神、全神贯注歌唱的时候,总有一个男人在不远处站着“偷听”。王昆是跟随“西战团”上过战场的,当然不怕什么坏人。一天,那人正在“偷听”时,王昆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而让她始料未及的是,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戏剧家张庚。
  张庚见被发现了,就明确地告诉她:“《白毛女》第一稿出来后,扮演喜儿的是林白。现在新的剧本出来了,但林白又病了,剧组正在为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而着急呢。我偷听你唱歌好几天了,觉得你的音律宽、准,但是前几天都是零零星星听,没敢打扰你,这回你正儿八经地唱几段完整的歌让我听听。”
  原来是这么回事,王昆恍然大悟,随即爽快地说:“你想听我唱歌也用不着偷偷摸摸的,好,我唱几段给你听听。”张庚拿出《白毛女》剧本中“北风吹”的词曲递给王昆,说:“你就唱这段。”王昆接过来熟悉一了下,亮开嗓子唱了起来。一曲“北风吹”歌罢,张庚皱了一个多月的眉头舒展开了,由衷地喊道:“喜儿就是你了!”
  1945年4月,在党的七大召开前夕,歌剧《白毛女》在延安杨家岭中央礼堂举行了首场演出。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和与会代表都来观看了演出。
  看着台下坐了那么多领导,演员们都不由得有点紧张,尤其是王昆,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大的场面。然而,当“北风吹”的旋律奏响之后,她立即进入角色,在这个悲惨的故事中,她凄婉的歌声像甘洌的山泉一样,缓缓地流淌出来。
  几乎所有的观众都沉浸在《白毛女》感人情怀的悲剧中,首长席后面的几个女同志失声痛哭。编剧贺敬之在帷幕徐徐合拢的那一刻,看到那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领袖们,那些金戈铁马、叱咤风云的将军们,也都流下了晶莹的泪水。
  雷动的掌声表示着演出的成功。演出结束后,周恩来等领导同志一齐走进后台,向剧组表示祝贺。
  第二天,剧组党支部书记田方传达了中央书记处的指示:第一,主题好,是一个好戏,而且非常合时宜;第二,艺术上是成功的,情节真实,音乐有民族风格;第三,黄世仁罪大恶极,应该枪毙。田方还就第三点意见做了专门的解释:“黄世仁如此作恶多端,不枪毙不足以平民愤。不判黄世仁死刑,就是犯右倾投降主义错误。”很多群众看完后也纷纷来到剧组,要求枪毙黄世仁。在以后的演出中,黄世仁、穆仁智被当场枪毙,观众们都感到大快人心。
  延安首演后,解放区掀起了《白毛女》风暴,起到了“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作用。延安唱红了,陕北唱红了,解放区唱红了,全中国唱红了。
  1946年7月,剧组来到河北省怀来县演出,部队战士和老百姓同场观看,当演到斗争恶霸地主时,台上、台下形成了一个大舞台,群情激奋,高呼“打倒黄世仁”的口号,台下群众恨的向黄世仁身上扔土块、砖头、果皮。这时一个战士高喊:“黄世仁太可恶了,我要崩了他!”端起枪就往台上冲,他身边的班长拉住他说:“这是演戏!”才制止了一场悲剧的发生。从此,部队首长决定,部队看《白毛女》演出时,子弹一律不准上膛,检查后才能入场看戏。
  历经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白毛女》一直屹立于民族艺术之林。据不完全统计,歌剧演出场次超过1万场,观众人次超过数亿人,它曾被改编为电影、戏曲、芭蕾舞,在国内外广为传播。它的故事和音乐旋律曾经达到家喻户晓的地步,在改革开放的今天,它仍然具有独特的艺术和历史价值。(综合“北京青年报”“人民政协报”)
责任编辑:魏俊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