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资讯

指尖上的“乐器之乡” 加依村琴声悠扬

2018-09-11 09:38: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综合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艾依提·依明正在对卡龙进行调音

  “最近来我们村的游客很多,我们手工乐器的销售也特别好,靠着这门手艺,我现在每个月能赚四五千元。”9月4日,在阿克苏地区新和县依其艾日克镇加依村,48岁的乐器制作人肉孜·巴吾东正在帮游客调试乐器,在他的工作室里,都塔尔、弹布尔、热瓦普等精美的民族乐器或摆放在地毯上或悬挂于墙壁,款式、图案各不相同。

  加依村距离新和县城6公里,是新疆最富有地方特色的民间乐器制作地之一,被誉为“新疆民族乐器手工制作第一村”。

  一走进加依村,就能看见处处都是风格古朴的小院,听见从院里传出的阵阵琴声,为这个村庄增添了不少魅力。

  “十步之内,必有工匠”是对素有“乐器之乡”加依村的写照。在这个有1300余人的加依村里,近半数的村民都擅长乐器制作,其中包括1名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5名自治区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今年65岁的艾依提·依明是村里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他告诉记者,从15岁起,他就跟着父亲学习乐器制作,成了家族中第三代手工乐器制作传人。

  “我不仅可以制作近20种民族乐器,而且还能弹唱。”艾依提·依明说,要想制作出好的乐器就一定要会弹奏乐器,不然没有办法调音,制作的乐器也不精细,“一把上好的都塔尔从选材到制作完成大约需要两年的时间,而这个过程更是要求制作工艺精益求精。”

  近年,随着新疆旅游业发展,新和县借助天籁之音——加依村旅游文化品牌,不断壮大推广乐器制作规模和文化品牌,并挖掘加依村的乡村风貌和文化内涵,打造了集乐器制作、乐舞展示、摄影影视于一体,旅游发展与新农村建设相融合的“天籁加依”景区和龟兹文化乐器展示中心。2015年,加依村还被评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中国最美乡村旅游模范村”。

  随着游客的蜂拥而至,充满了诗情画意的加依村的琴声更响亮了。现在,加依村共有90户乐器制作专业户,农忙时在地里干农活,农闲时在家里制作乐器,每户靠制作乐器平均年收入达5万多元。

  家住在龟兹文化乐器展示中心附近的肉孜·巴吾东在展示中心有一间自己的工作室,他说,以前,制作乐器仅是乐器行或是乐手来购买,现在为了游客,他还制作出小型的乐器,虽然不能演奏,但精致美观,游客们十分喜欢。

  来自浙江的游客黎女士在肉孜·巴吾东的工作室里看上了一款样式精美的小型乐器艾捷克,她说:“虽然我不会弹奏,但这个乐器既小巧又精美,买回去摆放在家里也十分漂亮。”

  如今,肉孜·巴吾东已经带出50余名徒弟,每年,靠乐器制作的纯收入也在五六万元左右,而他制作的乐器除了销往乌鲁木齐、阿克苏、库尔勒等地,更是有来自北京、上海、广东等地的顾客向他订购。

  据了解,8月份,加依村共接待游客1500余人,全县游客2万余人。看着村里的游客越来越多,肉孜·巴吾东说,他最希望的是把乐器制作技艺传承下去,提高乐器的知名度,将来开拓更多的国内外市场。

  【相关阅读】

  南汇车站村木匠多、手艺好,由于过去长期零打碎敲,资源优势不能转化为经济优势。自从与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攀亲后,车站村借助城市工业的技术、管理、市场和品牌优势,一跃而成全国数一数二的民族乐器生产基地。这一事例揭示一个道理:建立企业与郊区农村的对口扶持机制,使对口双方成为利益共同体,是实现工业反哺农业的有效途径。

  6万元一台的“敦煌”牌古筝,出自郊区农村能工巧匠之手?这是事实。南汇区大团镇车站村———一个昔日闻名上海市郊的木匠村,如今一跃而成全国数一数二的民族乐器生产基地,古筝、二胡、琵琶、扬琴等民族乐器还远销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等国家和地区。

  几个数据说明木匠村的不同凡响:年产古筝2万多台、二胡6万多把、扬琴1000多台,民族乐器生产总量在全国首屈一指;以城乡合资兴办的上海瑰宝乐器有限公司为龙头,全村已汇聚大小民族乐器厂近20家;有近1000名村民弃农从工,当上了乐器制作工。

  车站村靠什么成就这番事业?村党总支书记汪龙滨说,村所在的大团镇,地处偏远地区,招商引资缺乏吸引力;地少人多,发展特色瓜果生产,也比不上周边其他村子。但是,这里也有一大特色,就是木匠多、手艺好。十里八村有公论:“他们做的木犁,出土格外快;他们打的织布机,织出的布就是匀。”

  但是,真正让木匠村的巧手们如鱼得水的,是与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的结缘。“小木匠四处找活富不了。”70多岁村民沈民根说,他从18岁起就跟父亲学做木匠活,打木船、制家具样样精,但后来活儿越来越少。有一年,车站村一位叫王元林的村干部,在城隍庙一家茶馆里,偶然结识民乐一厂的一位采购员,由此获得加工乐器零件的长期业务。上世纪80年代,民乐一厂与该村合资成立上海瑰宝乐器有限公司,在车站村建立生产基地。从此,在外找活的木匠陆续回到了村里。

  靠民乐一厂的技术输出,木匠村制作出来的乐器档次越来越高。40岁出头的农民徐龙官已是瑰宝厂的雕刻组长,他说,在民族乐器制作中,雕刻是难度系数较高的一道工序。20多年前,他和30多位村民去民乐一厂进修,整整学了一年多。不少木匠说,木工活他们一看就懂,但做乐器完全不是做家具、农具的概念。因此,进入瑰宝厂后,不时有专家手把手指导他们,被称为“筝父”的徐振高还在村里长期住了下来。1998年,全国举行古筝制作比赛,车站村木匠制作的“敦煌”古筝包揽了一、二、三等奖。目前,民乐一厂出品的高档古筝,主要来自车站村,其中包括6万多元一台的古筝和1万多元一把的二胡。

  城乡对话、工农握手,使车站村村民较早实现了非农就业,经济收入不断增加。老木匠沈民根和他的儿子儿媳一起,如今都在乐器厂里当技术工,一家人年收入10多万元。据介绍,进入大小乐器厂的800多名村民,去年人均年收入近2万元,一些雕刻师傅的年收入超过5万元。仅瑰宝厂一家,就拿出200多万元支付村民工资。现在,已有村民开轿车上班了。

  在瑰宝厂的带动辐射下,村里陆续出现了近20家生产民族乐器或零部件的工厂。57岁的老木匠唐财根办起一家民族乐器工厂,聘用了七八十名村民。近年来,他们请来扬琴制作名师和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担任常年顾问,在选材、工艺、外形等方面悉心创新改革,生产出来的“华黎”牌小叶紫檀深雕九龙图纹的古筝、蛇纹木的高档扬琴,每台分别卖到2万多元和1万多元。我国台湾一家乐团使用“华黎”牌扬琴后十分满意,日前又发来40台订单。

  民富村强,做什么事都游刃有余。村党总支书记汪龙滨告诉记者:今年,村里准备拿出150万元,把白色路面从每个村民小组延伸到每家门口。不少村民开始追求起生活质量,农家楼里时时飘来悠扬婉转的民乐声。据介绍,车站村里已有上百位农家娃通过了上海古筝考级。(综合“新疆晨报”、“解放日报”)

责任编辑:魏俊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