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孔子基金会 >研究成果

告诉你一个真三国 作者:沈忱 陈瓷

2012-03-12 15:58:00  作者:  来源:


前言(1)
  从189年董卓进京算起,到280年西晋灭东吴,三国也就90年的时间,在漫漫五千年的中华历史大书里,三国只是一个顿号。不,三国是惊叹号!除了三国,还有哪个历史时期让人如此欷感喟,回肠荡气?三国这段历史,最为中华儿女所熟知,它甚至成了中华的一个符号。

  持久不衰的“三国热”,与《三国演义》的深远影响是分不开的。《三国演义》已经成为中华文化的一道永恒的风景线,它的成就是不可复制的。《三国演义》是文学的一个巅峰,文化的一个碑铭,但是它首先是一部炎黄子孙的英雄史诗,是人生理想的一个标杆。《三国演义》满足了人们被世俗几乎挤压成空气的英雄梦,读《三国演义》,人们会不由自主地想:假如真的能穿越到三国,我会是谁?会看到谁?会遇上谁?会和谁在一起?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读《三国演义》,就是读英雄。人们花钱花时间去读、去看、去听三国故事,不是为了学习历史知识,而是为了让英雄情怀在自己的心里跑马。北宋大文学家苏轼在《东坡志林》里描写人们在书场听三国故事时,“至说三国事,闻刘玄德败,颦蹙有出涕者;闻曹操败,即喜唱快”,哭了,笑了,过瘾了,给说书人的几文铜钱就算是没打水漂,才懒得管刘备和曹操谁失败了对历史更有利一些呢!高希希版电视剧《三国》中,著名影星陈好扮演的貂蝉被网友称为“村姑”,甚至被指为“大妈”。可是,在网民凶猛“拍砖”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历史上根本没有貂蝉这个人。不过,这不影响人们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评点吕布对貂蝉的真情度有多少。公主王子是偶像,美女帅哥是偶像,英雄霸主也是偶像。《三国演义》则是中国最早的“偶像剧”了,而且流行了七八百年,并且还要继续流行下去。

  偶像剧是永远的主流。人们沉溺在偶像的魅力里,不考虑生活中有些王子虽骑着白马却是唐僧,有些美女虽穿着婚纱却是野兽,有些英雄虽举着利剑却是神像。在对偶像的追捧里,我们可曾知道偶像也有黯淡的一面?在对英雄的崇拜里,我们可曾知道神圣的光环下是一副怎样的面孔?

  揭开《三国演义》的文学面纱,我们可曾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三国?

  任何文学作品都属于特定的时代,都属于它的作者。拍摄于“雷语”满天飞的网络时代,高希希版电视剧《三国》也有很多很雷、很穿越的台词,诸葛亮说出了“天天向好,蒸蒸日上”的励志语,甚至还有“因为,你劝了,公瑾才相信你没看出他的苦肉计!你劝了,苦肉计才显得更苦,更痛,更真切!公瑾也才显得更高明,难道不是这样吗?”这种带着《大话西游》风格的台词;“吕布是来给貂蝉小姐送生日礼物的”这句话则更穿越。貂蝉和吕布的爱情故事,高希希将其导成缠绵细腻的言情剧,一个因小男生邂逅知心姐姐而擦出火花的姐弟恋,浪漫唯美,则体现了今天而非三国时代的爱情,透露出了高希希争夺年轻观众的企图。

  罗贯中的《三国演义》也是这样属于时代、属于作者的。明末清初文学家李渔说《三国演义》是“依史以演义”。“依史”,就是“事纪其实,亦庶几乎史”,对历史的事实有所认同,也有所选择,有所加工;“演义”,则渗透着作者主观的价值判断,用一种自认为理想的“义”,泾渭分明地去褒贬人物,重塑历史,评价是非。实际上,《三国演义》写的不是三国,而是作者罗贯中所处的那个时代,《三国演义》写的不是三国人物,而是罗贯中本人。元末明初,全国人民深受元朝统治者的压榨,人心思“汉”,刘备寄托了当时的正统思想,所以,《三国演义》就确定了“尊刘贬曹”的思想倾向。罗贯中身处底层,是一个勾栏瓦舍之中的草根戏曲平话作家,所以,他的理想和审美也脱离不了平民色彩。曹操虽然是统一北方的霸主,对恢复当地经济也有很大贡献,但是曹操东征西讨,在平民的切身体验里,是曹操导致天下大乱,所以,曹操就

前言(2)
  成了《三国演义》极力贬低的对象,而曾经携民渡江的刘备,却成了《三国演义》着重塑造的仁主明君。

  “七实三虚”是对《三国演义》历史真实性的最普遍说法。可是,《三国演义》并没有告诉我们哪些内容是“实”的“七”或者“虚”的“三”。《三国演义》的成功,反而使人们得鱼忘筌,迷失在文学的原野上,忘记了回归历史的道路。

  不能说“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误读了空间,也不能说“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误读了时间,同样,也不能说《三国演义》误读了历史。但是我们可以说,因为《三国演义》,我们误读了历史。文学触摸的是人们心底隐秘的一角,能够在心底引起回音的,就是成功的作品了。可是,我们还是有一种叩击历史的墙壁、聆听历史回答的冲动。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误解历史也意味着背叛。历史的魅力在于没有真相,历史的价值在于探寻真相。还原因《三国演义》而被误读的历史,是对经典最有价值的尊重。

  陈  瓷

责任编辑:刘兴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