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孔子基金会 >研究成果

告诉你一个真三国 作者:沈忱 陈瓷

2012-03-12 15:59:00  作者:  来源:

第一章 与曹氏父子疑似“四角恋”的女人(1)
  演义品读  三国曾被演义

  她,本来是一个人间女子,却总被当做《洛神赋》里的神女,有着“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的美貌,让人痴迷到“思绵绵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的地步。

  她,本来和很多后宫人物一样没有名字,但是在后世却有了“甄洛”和“甄宓”两个典雅高贵而又让人想入非非的名字。

  她,本来是袁绍的儿媳,袁绍被灭后成了曹丕的妻子。

  她,本来是端庄内敛的女人,却有人说曹操攻打邺城就是为了得到她,同时,曹植写《洛神赋》就是为了抒发对她的爱慕之情。曹氏三父子真的都与甄氏有感情纠葛吗?

  她,本来是曹丕最心爱的女人,被封为皇后,成了中国第一夫人,但是最后被曹丕赐死,死后嘴里还被塞满秕糠。

  

  她,在《三国演义》里是一个这样的女人,在正史里又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让我们打开《三国演义》,走进这个虽在尘世却风情万种、妖媚万端的女人吧。她在《三国演义》里出场两次。第一次在第三十三回,曹军攻破邺城,曹丕闯到袁绍家里,发现甄氏的美色,不顾她是袁绍次子袁熙的现任妻子,就决定娶她

  丕拖此女近前,见披发垢面。丕以衫袖拭其面而观之,见甄氏玉肌花貌,有倾国之色。遂对刘氏曰:“吾乃曹丞相之子也。愿保汝家,汝勿忧虑。”遂按剑坐于堂上。

  以一人之美色而救袁绍全家,甄氏之美色,让人心驰神往。

  接下来,曹操“检阅”甄氏来了

  操至绍府门下,问曰:“谁曾入此门来?”守将对曰:“世子在内。”操唤出责之。刘氏出拜曰:“非世子不能保全妾家,愿就甄氏为世子执箕帚。”操教唤出,甄氏拜于前。操视之曰:“真吾儿妇也!”遂令曹丕纳之。

  甄氏第二次出场,已是人生谢幕。当初对甄氏一见钟情的曹丕,听信新宠郭皇后的谗言,将甄夫人赐死。

  罗贯中以极简省的笔墨,勾勒出了曹丕的好色本性。对曹操“检阅”甄氏的描写,却很是暧昧:曹操日理万机,来袁绍府干什么?曹丕在袁绍府里泡甄氏,曹操生气干什么?吃醋了?曹操把甄氏叫来,看上了其美色,然后让儿子娶了她  有这样的公公吗?

  这有点像今天的八卦新闻:某名男夜会某名女,虽然没有说二人怎么怎么,可是就是这半遮半掩的叙述,却可以让读者通过想象尽情地来补充情色情节。

  罗贯中的意思很明白:曹操也对甄氏有意,不过是他动手没儿子早罢了!

  因为没有票房的压力,所以《三国演义》对情色的描写是少到了极限,这和一些影视剧大肆渲染情色来吸引眼球形成了鲜明对比。如果罗贯中是今天的畅销书作家,肯定会淋漓尽致地在曹操、曹丕和甄氏的三角恋上做足文章。

  罗贯中暗示曹操对儿媳有意,并非完全杜撰。《世说新语》的“曹公屠邺”篇记载,曹操打下邺城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让人把甄氏召来,结果手下汇报说甄氏已经被曹丕带走了,曹操就不甘心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今年破贼,正为奴。”官渡之战,原来是一个女人引起的战争。

  要是罗贯中想把《三国演义》改编成电视剧剧本,导演可能还会建议他加上曹植暗恋嫂子甄氏的情节。有人说,《洛神赋》是曹植对甄氏有情的“铁证”。

  《洛神赋》是曹植的代表作之一,对后世影响很大。《洛神赋》写的是人神恋,曹植从京城洛阳启程,东归封地鄄城,途中,在洛川之边,与洛神宓妃邂逅,对她产生爱慕之情,但终因人神殊途,结合无望,与之惜别。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以此为题材画了《〈洛神赋〉图》,著名书法家王羲之也以此为题材创作了自己的小楷代表作《洛神赋》。中国的编舞大师王玫也创作了舞剧《洛神赋》,作为北京舞蹈学院院庆55周年的舞剧之一。

  《洛神赋》如此广为流传,除了其自身的文学成就之外,还因为人们认为它表现了曹植对嫂子甄氏的暗恋。王玫的舞剧《洛神赋》,就直接把曹植、曹丕与甄宓的三角恋作为情节骨架。

  相传

第一章 与曹氏父子疑似“四角恋”的女人(2)
  ,曹植见到甄氏后,亦有意娶她为妻,而甄氏亦钟情于曹植,二人似乎是一见钟情,但曹操却把甄氏嫁给曹丕,将河北大户崔琰的侄女许配给曹植。曹植心中不平,十分怀念甄氏,终日借酒浇愁,言行更为任性。甄氏死后,有一次曹植进宫,曹丕忽然动了恻隐之心,将甄氏使用过的一个盘金镶玉枕头赐给他。曹植睹物思人,泪如泉涌。归途中经过洛水,夜宿舟中,取枕而眠,恍惚间遥见甄氏凌波御风而来,并诉说“我本有心相托”之语。梦醒后,便连夜写下那篇传世名赋  《感甄赋》,借洛河中的水神宓妃作为甄氏的化身,抒发蕴积已久的爱慕之意。

  由于此赋的影响,加上人们认为曹植与甄氏是一对有情人,故世代相传,就把甄氏认定成洛神了。宋代人编写的神话小说《太平广记》里记述了一个叫萧旷的人与洛神女的艳遇,洛神女说

  妾,即甄后也  妾为慕陈思王之才调,文帝怒而幽死,后精魂遇于洛水之上,叙其冕抑,因感而赋之。

  李商隐在他的诗作之中,曾经多次引用曹植感甄的情节,甚至说:“君王不得为天下,半为当时赋洛神。”

  综合各种说法,似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曹氏三父子,与甄氏之间演绎了一段“四角恋”。

  还原历史  三国不是演义

  曹丕与甄氏之间的感情,不容置疑。《三国志?后妃纪》、《魏书》、《魏略》等正史明确记载着甄氏的生平。甄氏是中山无极美女,被袁绍次子袁熙纳为妻子,后来袁熙被派到幽州,甄氏和袁熙的婆母刘氏住在邺。曹操攻破邺,曹丕发现了甄氏,为其美貌所吸引,于是迎娶了甄氏,并且十分宠幸。甄氏生了魏明帝和东乡公主。曹丕即位后,以甄氏为后,但是甄氏后来失宠,她成了怨妇,口出怨言,曹丕将其赐死。

  《三国演义》对甄氏与曹丕之间感情的描述,基本符合史实。

  那么,《三国演义》暗示曹操对甄氏动心,是否有史实可依?

  曹操对甄氏的感情,除了不足为信的小说《世说新语》之外,并无直接史料记载。但是,有人却说《后汉书?孔融传》里有曹操对甄氏动情的“证据”。孔融系名门出身,为孔子二十世孙,自少誉满清流,为人恃才傲物,最后被曹操所杀。据《后汉书?孔融传》记载,孔融写信给曹操说:“过去,周武王讨伐殷纣王,胜利之后,武王把纣王的爱妾妲己赐给了自己的弟弟周公。如今,曹公您把甄氏赐给世子曹丕,您是效仿武王,可喜可贺啊!”搞笑的是,曹操一开始还以为孔融说的是好话,就问孔融妲己配周公的典故出自哪里。孔融像煞有介事地说:“噢,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以今度之,想当然耳。”)曹操明白过来了,孔融这是在讽刺自己怜香惜玉,不忍心杀美人,把甄氏赏赐给儿子啊!曹操当即被雷倒,然后郁闷。曹操这样的人,排遣郁闷的最好方式就是杀人,于是,孔融人头落地。

  其实,孔融那样说,是在讽刺曹操打了一仗抢人家的儿媳妇做自己的儿媳妇。毕竟,当时甄氏是袁绍的儿媳,而且袁熙还活着。在孔融这样的封建士人眼里,这是有违道义人伦的。孔融有可能是说曹操把美丽的女战俘甄氏赐给儿子曹丕,讽刺曹操选儿媳以色而不以德。

  因此,说曹操对甄氏动心,是脱离史料的臆测。

  那么,曹植对甄氏呢?后人认定曹植对甄氏有情的最大依据是《洛神赋》原名《感甄赋》,魏明帝即位后将其改名,从而掩饰叔叔和母亲的恋情。但是,这不过是后人的望文生义而已。《感甄赋》的“甄”并不是甄后之“甄”,而是鄄城之“鄄”。“鄄”与“甄”是通假字,当时曹植任鄄城王。

  魏明帝将其改名为“洛神赋”是出于政治原因:第一,为母亲避讳,借改“感甄赋”为“洛神赋”显示皇权的不可侵犯;第二,掩饰叔叔与父亲的矛盾,曹植在写这篇赋前一年,任鄄城王,曹植不满曹丕把自己流放到京城之外,就模仿屈原《楚辞》借“香草美人”以抒发不得重用之苦的手法,托词宓妃,含蓄地表达对曹丕的不满。魏明帝认

第一章 与曹氏父子疑似“四角恋”的女人(3)
  为“感甄”二字过于直白,就将其改成“洛神”。《洛神赋》不过是由于曹植备受兄侄猜忌,建功立业的理想始终无法实现,因此借《洛神赋》中“人神道殊”来表明自己壮志未酬、报国无门的悲愤心情。

  但是,有人分析,根据曹操有霸占美女俘虏的习惯,曹操不可能对甄氏毫不动心。另外,行为比较随意的曹植,也不是没有爱上貌若天仙的甄氏的可能。但是,这仅仅是猜测而已。

  这个疑似与曹氏父子“四角恋”的女人,在历史上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呢?

  与《三国演义》美化孙夫人(孙尚香)相反的是,《三国演义》对甄氏的诸多美德并无刻画,甄氏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花瓶”而已,她能得到曹丕宠爱并最终被立为后,是因为美色而已。历史上,甄氏是一个品德性情与外貌同样美丽的女人。

  甄氏身出名门,是汉太保甄邯之后,父亲甄逸做过上蔡令。但是,甄氏3岁那年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姓张,生了8个孩子,三男五女,她是最小的一个。奇怪的是,她的兄弟姊妹都有名字,她却没有。近两年,有学者考证她叫甄洛,说她与洛河有缘,未必可信。又有人考证,说她叫甄宓,不过是附会洛神“宓妃”罢了,也不准确。

  甄氏从小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一面,8岁时,门外来了玩杂耍的,几个姐姐都跑到阁楼观看,她却静静地待在屋里。姐姐们问她:“外面这么热闹,大人小孩都去看,你为何不看?”她说:“这种低俗的热闹,岂是女子看的?”说得姐姐们都不好意思了。

  甄氏9岁就开始练书法,常借哥哥的笔墨练字。几个哥哥开玩笑:“你们女孩子家当习女红,何用读书写字?你难道想当女 博士 不成?”甄氏回答:“古代的贤者,都晓得借鉴前世的成败经验,而为己用。如果不学习,会有什么见识呢?”性格好静,知书达理,研学前世成败得失,小小年纪就表现出非凡的智慧。甄氏10余岁时,时逢天下大乱,百姓皆流离失所,食不果腹,而当时甄家却颇为富裕,家里储存有不少谷物、宝贝。甄氏遂对母亲说:“当今天下大乱,我们留着这些宝贝不仅无用,反而会招来杀身之祸,还不如把它们拿出来分给邻里乡亲,广为恩惠。”全家人都觉得她说得极有道理,甄氏的母亲按照她的话,把粮食分给了众乡亲。因为她的善良和智慧,人们都纷纷夸奖甄氏说:“这丫头心地实在太善良了,又懂事,将来肯定能做皇后的!”

  和一般争风吃醋的后宫女子不同,甄氏并没有因为自己受宠而趾高气扬,她受宠反而言行愈加低调。后宫佳丽,她劝勉有宠者,慰诲无宠者。曹丕要把一个任姓妃嫔赶出宫,甄氏没有为自己少了一个“情敌”而高兴,而是劝曹丕说:“任氏出身乡党名族,德和色,我都赶不上她,你又为什么赶她走呢?”曹丕执意不听,甄氏流泪坚持请求说:“妾受敬遇之恩,众人所知,一定会认为任氏被驱赶是因为我的缘故。对上,对下,我担心自己有专宠的罪名,希望您一定要把她留下来!”据《魏书》记载,当曹丕称帝后,就要册封甄氏为皇后,但是连下了三次册封的诏书,甄氏就是推辞不当。从此,我们可以看出甄氏受宠之重,更可以看出她的理性与低调。

  甄氏是个很重感情的人。她14岁时,二哥死去,甄氏极度悲哀,事嫂极尽其劳,抚养兄子,慈爱甚笃。

  俗话说:婆婆媳妇是“天敌”。婆媳关系一直是中国家庭关系中的“巴以关系”。211年,曹操西征关中,卞氏随丈夫同行。但刚走到河南的孟津,卞氏便因为身体不适留了下来。这个消息传到邺城,甄氏极为关心,想去探视婆婆却又不被允许,所以白天晚上都哭哭啼啼。后来卞氏身体好转,身边的人得信儿后立即转告甄氏,但甄氏却不肯相信,说:“婆婆从前在家每次得病都要拖好久,这次怎么会这么快就好了?你们肯定是在宽慰我!”甄氏反而更加担心了。直到卞氏亲自写信回来,称自己真的没病了,甄氏才放下心来。转年,曹操班师回朝,甄氏去拜见婆婆

责任编辑:刘兴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