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春秋

成都矛亮相金沙 印证战国晚期就有“成都”

2018-08-10 10:39:00  作者:曾洁  来源:华西都市报

  

 金沙博物馆供图 “成都矛”放在考古成都展的重要位置

 

   

   金沙博物馆供图 

  成都作为一国都城始于古蜀开明王朝时期,自建城以来一直沿用至今,没有改变过称谓。在历代典籍和古诗词中,“成都”二字随处可见,特别是诗仙李白“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的诗句,让人们对成都耳熟能详。

  蒲江飞虎村船棺葬墓地出土的“成都矛”,是目前成都平原发现的有“成都”铭文的最早器物。8月4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龚扬民做客金沙遗址博物馆,为市民带来一场题为《蒲江飞虎村“成都矛”的出土与研究》的讲座,娓娓道来“成都矛”的前世今生。

  一把沾满淤泥的青铜矛,一些“成都造”文物陆续出土,印证了至少在战国晚期成都的城市称谓就已存在,也见证了当时成都制造业的繁荣。

  “成都矛”亮相金沙 系考古成都展明星文物 

  8月4日,尽管大雨滂沱,不少市民还是赶来参观《考古成都——新世纪成都地区考古成果展》,并聆听学术讲座。本次考古成都展首次集中展示成都商业街船棺葬、老官山汉墓、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等21世纪以来成都地区重要考古遗址出土的300多件套文物,时间跨度长达4000年左右,其中就包括“成都矛”。

  考古成都展展厅,拥有独立玻璃展柜的“成都矛”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篆书“成都”二字格外醒目。年仅8岁的金沙小讲解员漆智祺给观众讲解“成都矛”的故事,显得自豪从容。

  2016年9月,从成都蒲江发现的60座战国墓葬中,发现11枚带有“巴蜀图语”印章、两颗琉璃饰品“蜻蜓眼”以及精美的青铜器等珍贵文物,引起轰动。那次考古发掘的亲历者龚扬民回忆,沾满淤泥与杂物的青铜矛被发掘后,开始并未引起关注。直到考古人员清理时,才发现矛身中间赫然刻有篆书“成都”二字。

  此次考古成都展上,同时期中国出土的最大、最完整漆床,目前成都平原发现的最早出现“成都”铭文的青铜矛,都是首次走出文物修复室与观众见面。刚一亮相就成为明星文物,引来观众驻足欣赏,流连忘返。

  四川两把“成都矛”印证战国晚期就有“成都” 

  1985年,四川雅安荥经县战国晚期墓出土了一柄带“成都”铭文的铜矛,成为“全国仅此一件”的文物。直到蒲江“成都矛”面世,才打破这一纪录。如今,雅安这把战国巴蜀虎头纹“成都”铭文青铜矛参加了《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传递巴蜀文化的精髓。而蒲江出土的“成都矛”则坐镇金沙,与之交相辉映。

  战国至秦汉时期,荥经曾是“南丝绸之路”上的边关重镇。成都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刘雨茂推测,这把“成都矛”应是在成都生产加工,后运到荥经供军队使用。在此之前,研究者普遍认为成都得名来源于西汉,这件出土于战国墓的兵器惊世亮相,将成都的称谓出现时间向前推了200多年。

  龚扬民分析,蒲江出土“成都矛”墓葬的长方形棺椁形制,与云梦睡虎地、荥经曾家沟墓葬形制相似,此外,这所墓葬出土的器物组合包括铜带钩、铁斧、豆、器盖,据此判断其时代在战国晚期,与荥经“成都矛”时代接近或稍晚。

  青铜矛是古蜀时期常见兵器,杀伤力极强。这件文物是成都地区首次发现刻有“成都”字样的青铜矛,令考古工作者兴奋不已。两件“成都矛”的面世,证明早在战国晚期成都的城市称谓就已存在。

  “成都造”文物频出 再现古成都制造业繁华 

  “成都造文物的出土,让后人对古成都的繁荣印象更为直观。”龚扬民发现,不仅兵器上刻有“成都”,还有不少生活器具、工艺品也发现过“成都”的字样。

  1975年12月,湖北云梦县睡虎地秦墓出土的竹简上就有“成都”二字。1954年,云南鲁甸一汉墓封土发现一件铁锸,其上有“蜀郡”“成都”铭文等。

  此外,四川地区此前还出土过铜戈、漆木器,上面也有“成都”二字。例如青川县的战国墓地里有一柄“吕不韦戟”,上面就有“成都”“蜀东工”字样。加上两柄青铜矛的发现,反映了成都当时制造业的繁华。

  战国时期,许多能工巧匠迁入蜀地,成都成为重要制造中心。在龚扬民看来,成都是当时的文化之都、经济之都、技术之都,青铜铸造非常发达。这些“成都造”文物的陆续出土,让这座城市的自豪感,已延续数千年。

   
责任编辑:宋睿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