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春秋

春秋战国时代的会盟:郑厉公幽地会盟背后……

2018-08-21 14:06:00  作者:  来源:海叔说春秋

  

郑厉公幽地会盟 

  《左传》里有“冬十有二月,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滑伯、滕子同盟于幽”,说的是齐桓公在幽地举行会盟,当时出席大会的列国诸侯中,有“郑伯”者,应就是刚刚回归都城不久的郑厉公姬突。姬突参加这场会盟的时候,内心是相当复杂的。在郑国与宋国的边境之地栎邑滞留二十余年,在这二十余年间,郑国的政权几经转手,从姬突的大哥姬忽到姬亹再到姬婴,郑庄公的三个儿子都成为国家之主,而到姬突从公子到国君又变成流亡国君,再到回归都城,这其间姬突的人生可谓是经历了大起大落。

  姬突回归都城的时候,三个兄弟都已经先后为朝臣所弑杀,郑国的国君权力退居其次,沦为朝臣们的玩物。当年姬突在宋国的扶持下,就是依靠胁迫祭仲将嫡兄姬忽驱逐出郑国。而在姬突刚刚即位的这几年里,曾经联合纪、鲁两国军队与齐宋卫燕盟军对战并取得胜利。当年姬突能够回到都城即位,背后最大的支持力量其实就是宋国,只是宋国人据此认为姬突应该唯宋国马首是瞻的想法过于单纯,或许提出过很多过分的要求,姬突也才会发动联军与宋国开战。但这场战争只是开始而已,其后宋国与齐卫等国联盟,又把战火烧到郑国都城。

  

郑厉公幽地会盟 

  两场战争中有个非常重要的角色,齐国始终与宋国在联盟,不管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都跟宋国是盟友,这即证明姬突在外交站位上完全逊色于其父亲郑庄公,尤其是在跟当时拥有较强军事实力的大齐国的关系上,处理得非常不够稳固。而郑国的重臣中祭仲是属于亲齐派系的,当年姬忽率领大军援助过齐国,也是属于亲齐的派系。姬突本来就是胁迫祭仲而成为的郑国国君,祭仲本就是耿耿于怀,此后“祭仲迎昭公忽,六月乙亥,复入郑,即位”,郑国或在此时发生宫廷政变,祭仲驱逐姬突,而迎立姬忽。

  但是姬忽跟其父亲相比,不管是外交上还是内政上,都还是要逊色的多,特别是在当年郑庄公任用朝臣的问题上,姬忽不经意间得罪了朝臣高渠弥,双方在政治站位上隶属于不同的阵营。这位高渠弥害怕掌握实权的姬忽会报复自己,便伺机在姬忽出猎之时将其射杀,迎立姬亹为君。而这位姬亹也是位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君主,带着高渠弥出访齐国的时候就被齐人杀掉了。本来也是,难得有个便于拉拢的姬忽,居然被郑国人给杀掉了,这在齐人看来就是可以充分利用的机会。

  国内的祭仲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选择,姬突是自己驱逐的,郑庄公最后一个儿子就只有姬婴,祭仲便只有到陈国去将这位公子迎接回到都城之中即位,而任凭姬突在郑宋边境建立独立王朝。但祭仲已经无力掌控朝局,此后郑国朝堂之上皆庸碌之臣,数年而后姬突带领大军攻打郑国都城,便命姬婴身边的臣子傅瑕行弑君之事。郑庄公的四个儿子兄弟相残,大损国力,自此即差不多要到结局。姬突经两起两落,终于最终回到了都城之中成为国君,而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从青葱少年到中年大叔,姬突终究是回到了都城之中。而郑国已衰败,新的霸主正在出现。

  

郑厉公幽地会盟 

  北方的齐国进入最为辉煌的齐桓公时代,这位齐国国君崇尚的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讲的是“尊王攘夷”,政治上是以天子之名号令诸侯,外交上是以会盟来联合列国,军事上则以强弓硬弩以征服,郑庄公当年所建立的郑国霸权已在四个儿子的轮番即位之间烟消云散。更重要的是姬突虽然有着一半的宋国血脉,甚至能够当上国君和回归都城,都应该有宋国的扶持,可是等到姬突夺回君位后,对宋国根本没有丝毫的感恩之心。因此在姬突回归的第三年里,宋国就联合列国再次攻打郑国。

  姬突在外交上的谋略显然不足以让列国认同,就在宋国联合诸侯攻打郑国的这年秋天,楚国人也发兵前来攻打郑国。面对内忧外患的姬突显然更重视内忧,此时尚且在国内搞大清洗运动,不断的杀掉当年祭仲的派系力量,以巩固自己的君权。面对南方楚国的咄咄逼人,姬突终究还是没有办法,选择向诸侯们妥协,派遣使臣前往齐国请求援助,这即是齐桓公举行幽地会盟的背景。幽地会盟这场大会,彻底的否定了郑国的强国地位,周天子也是在这场大会上封齐桓公为“侯伯”,明确了齐桓公的霸主地位。面对南方蛮楚,能够掌控大局的,也就只有齐国了。

责任编辑:宋睿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