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春秋

两位女子的命运如此波折 春秋时期的“女权”可见一斑

2018-08-23 09:59:00  作者:  来源:北大博雅好书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 

  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 

  子之不淑,云如之何? 

  ——《诗经·鄘风·君子偕老》 

  这首诗据说意在讽刺宣姜,可是客观地说,在春秋时期,她既没有主宰自己命运的可能,也没有选择婚姻的任何余地。若要讽刺她在男女关系或道德伦理方面败坏,这算得上是污名化,因为这并非出于她的真实意愿,她只是别人手中玩弄政治的一枚小小棋子罢了。

  如今是男女平等的时代,女性获得了更多的自由空间,这也是“me too”运动得以开展的时代背景,但相比于春秋时期,当今社会同样存在着权力结构下的性别压迫。现代女性如何学会主宰自己的命运?为何要真正拥有该有的经济权利和政治权利?文姜与宣姜两位女性的人生轨迹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示。

  人们常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其实,这两者之间是否果真存在这样的因果关系,可谓见仁见智,但可以肯定的是,两者的本质完全不同,爱情是发自内心深处的自然诉求,也是人性的重要体现;婚姻则是统治阶级强加给个人的外在规范,也是统治阶级维护社会秩序的基本手段,甚至可以说,婚姻连接的主要是两个家族的经济关系。照此来看,每个人都打心眼里向往爱情,而对于婚姻,恐怕就未必如此了。古代的婚姻不以爱情为基础,而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起决定性作用,这样的话,尤其是社会上层掺杂了权力关系的婚姻,与爱情大概是南辕北辙的。在春秋的历史上,不少上层女性的婚姻,便是这样不如人意地收场,齐僖公的两个女儿宣姜和文姜的经历极具典型性。 

   

  齐国的始封国君是姜太公,他可能是个帅哥,而且他的基因可能是强势遗传,故而齐国公室先后涌现出诸多美女,宣姜和文姜即是其中的佼佼者。文姜不仅容貌倾国倾城,私生活更是惊世骇俗。她尚未出嫁前,就与自己异母的哥哥齐襄公兄妹乱伦。大概这件事弄得天下人皆知,所以齐僖公急于把这个女儿嫁掉。刚开始齐僖公看上了当时还是世子的郑昭公,祭仲力主接受,但郑昭公拒绝了,他的理由冠冕堂皇,谦虚地表示郑国是小国,齐国是大国,自己高攀不起,实际上可能是在意文姜的私生活。后来文姜嫁给了鲁桓公,但她依然与齐襄公藕断丝连,私情不断。鲁桓公与文姜一起去齐国,文姜与齐襄公旧情复燃,继续兄妹乱伦,鲁桓公知道后,当然很生气,齐襄公为了掩盖这件事,派人杀了鲁桓公。 

  鲁桓公的儿子鲁庄公继位后,就要面对如此棘手的事情,母亲与舅舅乱伦,两人合谋杀了父亲,怎么办?鲁庄公当然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也不能对母亲如之何,只好把她安置在齐国和鲁国交界的地方,这样反倒更加方便了文姜和齐襄公的往来。因此,鲁桓公去世后,文姜兄妹的幽会,史书上记载得非常详细,似乎生怕落下一次似的。在《诗经·齐风》中,《载驱》《敝笱》《南山》等篇章都给予文姜严厉的批评。文姜有谋杀亲夫的嫌疑,这些批评并非捕风捉影。

   

  文姜的命运堪称曲折,但她仍能部分按照自己的心意行事,相形之下,姐姐宣姜的命运可谓凄惨,因为她彻底沦为政治的工具。从她俩的称谓来看,姜是齐国的国姓,“文”是以才华而称,并非丈夫的谥号,这显示出文姜一定程度的独立性,而“宣”表示嫁给了卫宣公,依附性不言而喻。卫国的始封国君是周武王的弟弟康叔,进入春秋时期,是卫桓公在位。卫宣公是卫庄公的儿子,卫桓公的弟弟。卫宣公在治国方面没什么水平,在男女关系上却乱得很,他先是与父亲的小妾夷姜私通,并生下公子伋(即急子)。公子伋的素质较高,卫宣公因而立他为世子,并为他礼聘齐国宣姜为妻(当然,那时她还不叫宣姜)。然而,使者从齐国回来以后,向卫宣公极力宣扬宣姜的美貌,结果糟了,卫宣公的色心怦然而动,本来是为儿子娶亲,没想到公公当了新郎。宣姜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更换了身份,从原先预设的世子夫人变成了国君夫人。《诗经·邶风·新台》即是专门讽刺卫宣公这种行径的作品。 

  不过,事态的发展并不寻常。由于宣姜非常得宠,夷姜上吊自尽。宣姜生了公子寿和公子朔两个儿子,并与公子朔密谋夺取世子之位。由于宣姜一再说公子伋的坏话,卫宣公假装派他出使齐国,打算让人假扮盗贼在半路上把他杀了。这件事碰巧被公子寿知道了,他把这个阴谋告诉了公子伋,并让他赶快逃走。可是公子伋固执地认为,既然是父亲的命令,怎能弃之不顾而逃走?要是违背父亲的命令,作为儿子还有什么用呢?故而执意不肯逃走。公子寿只好假意与哥哥喝酒,乘机把他灌醉,然后自己冒充哥哥往前赶路,假扮的盗贼不明就里,把公子寿杀了。等到公子伋醒来时,发现弟弟不见了,急忙赶过去,可惜只看到了弟弟的尸体。他告诉盗贼,你们想杀的人本来是我,却误杀了弟弟,弟弟有什么罪呢?还是杀了我吧。盗贼真的又杀了公子伋。

  不知宣姜对公子寿之死是否痛惜,是否由此对自己的行为有所忏悔,单就无情的政治而言,这样一来,公子朔顺利地成为第一继承人,他的阴谋得逞了。卫宣公去世后,公子朔继位,是为卫惠公。从这个不太复杂的夺位过程可知,卫惠公是个阴险小人,公子伋和公子寿倒是大有古人之风,明知大难临头,一个不回避,另一个替代哥哥去死,可谓义薄云天,实在难能可贵。《诗经·邶风·二子乘舟》的背景正是这件事情。

  由于卫惠公是通过阴谋诡计上位的,并且害死了两个哥哥,所以原先公子伋和公子寿身边的政治势力对他极为不满。为了稳定卫惠公的权力,宣姜的哥哥齐襄公出了一个馊主意,让宣姜改嫁给公子伋的弟弟公子顽(即卫昭伯),从辈分来说,这是改嫁给侄子。不管宣姜愿意与否,对政治人物而言,政治需要永远是第一位的,个人意愿无论如何得服从政治大局。宣姜和卫昭伯共生了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他俩的儿女倒是有很出色的,例如卫戴公、卫文公和许穆夫人。《诗经·鄘风·载驰》即是许穆夫人所写,背景是卫国受到狄人的攻击而亡国时,许穆夫人忧心母国,呼吁其他国家救援卫国。

  从宣姜婚姻关系的变动来看,可谓到处充斥着政治黑洞,不仅没有爱情,甚至践踏伦理,更谈不上有尊严了。只要哪里有政治需要,她就得去填补。《诗经·鄘风·君子偕老》据说意在讽刺宣姜,可是客观地说,她既没有主宰自己命运的可能,也没有选择婚姻的任何余地。若要讽刺她在男女关系或道德伦理方面败坏,这算得上是污名化,因为这并非出于她的真实意愿,她只是别人手中玩弄政治的一枚小小棋子罢了。

  如今是男女平等的时代,对女性而言,要主宰自己的命运,就必须真正拥有该有的经济权利和政治权利。不过,主宰命运是一种强大的能力。有人谈权利时强调男女平等,谈义务时则强调男人应当多分担,这种双重标准恐怕无助于男女平等的完全实现。因此,女性的独立自主,应当先从自身物质基础和精神世界的不断丰富开始。对古代女性而言,这种空间十分狭窄,现代虽然空间更大,但要做一个独立自主的人,甚至是顶天立地的人,同样很不容易。除了男权的阴影仍或隐或显地存在以外,怎样有效克服自己的内在惰性,怎样深刻认识自己的灵魂诉求,怎样积极提升自己的人生格局?这些至今仍是值得不断自我反思的课题。

  原标题:春秋时期的“女权”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