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春秋

穿越到战国 这些东西都可以当钱用

2018-08-30 09:02:00  作者:  来源:澎湃新闻网

  战国时期商业空前繁荣,各种货币大量涌现,所谓“农工商交易之路通,而龟贝金钱刀布之币兴焉”(《史记·平准书》)。不过,战国时期天然的贝壳和龟壳已经退出货币领域。《管子》说当时货币主要分三类:“珠玉为上币,黄金为中币,刀布为下币。”当然,实际上充当货币的物品不止于此,除了珍珠玉石、金银类贵金属和各种青铜铸币外,谷物和绢布也在当时的商品流通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谷物和绢布 

  谷物和绢布是生活必需品,这种天然属性让两者在中国历史上长期肩负着货币的职能。成书于战国时期的《管子》就将五谷、文采(即彩绢和布帛)与黄金、珠玉、布泉(青铜铸币)并列。

  《孟子》记载,农家的代表人物许行用粟(小米)来换取冠(帽子)、釜(锅)和各种铁农具。春秋战国时代官员的俸禄就是谷物,《史记》记载孔子在鲁国的俸禄是“粟六万”,《墨子》中已经用二百石、三百石来代指官员品级,当时的一石谷物约合今30公斤左右。

  睡虎地秦简《金布律》直接用法律的形式规定布匹与黄金、铜钱都是秦国的货币,并确定了比值:一匹长八尺、宽二尺五寸的麻织布,其价值等于11枚秦国铜币。

  不同种类的五谷和布帛价值也不相同。《管子·乘马篇》说,行军打仗时,一百乘兵车一晚上的花费是黄金一镒。这相当于细绢三十三制(绢长一丈八尺为一制),或者是葛布一百匹。

  在金属铸币供应相对不足的战国时期,以物易物的现象应该是十分普遍的,谷物和绢布当然是最佳的交换媒介。

  珠玉 

  珠玉,即珍珠和各类玉石,都是极其贵重的物品。珠既包括珍珠,也包括打磨成球形的玉石,河南洛阳的一座墓中出土的一件项链就由11件玉珠、1件玛瑙珠、5件水晶珠、2件绿松石珠、1件椭圆形玉饰、1件扁平玉管组成,所以古文献中常以“珠玉”连称。珍珠和玉石体积小、价值高,便于携带,适合远距离运输。珠玉之中最有名的就是随侯珠、和氏璧。

   

  战国时期用多种珠形玉石做成的项链(现藏河北省博物馆) 

  《论衡》说“随侯以药作珠,精耀如真”,也就是说随侯珠是经人工干预而形成的有核珍珠,其珠核是随侯以特殊药物制作,能让珍珠呈现出夺目的光彩。需要指出的是,珍珠是有寿命的,它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钙,易被酸碱物质腐蚀,而且珍珠里的水分会渐渐流失,珍珠也会失去光泽,几十年或上百年后,珍珠就会由白变黄,最后干枯粉化。山东临淄战国墓出土有一对金耳坠,原本串在金丝上的珍珠已经破碎,散落在金丝附近。

  和氏璧最初是一大块璞石,楚人卞和发现后,几经曲折,玉石工匠将这块璞石加工成了和氏璧。《史记》记载秦王曾想用十五座城邑从赵王手中换取和氏璧,但未成功。“价值连城”这个成语便由此诞生。其实,玉璧和土地的交易在《左传》中就有记载:春秋早期,郑国曾和鲁国交换土地,因为鲁地价值更高,所以郑国又送给鲁国玉璧来抵价。

  战国时期,珠玉往往和黄金一起作为赏赐、馈赠的佳品。如《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记载赵王一次赏赐给虞卿“黄金百镒,白璧一双”;《战国策·赵策一》记载,赵相李兑曾送给苏秦“明月之珠,和氏之璧,黑貂之裘,黄金百镒”。其中或许有策士的夸饰成分,但也反映出当时珠玉的流通。

   

  河南三门峡出土的战国玉璧 

  黄金和白银 

  黄金是战国时期的通用货币,其主要产地在楚国,考古出土的战国金币也多属楚国。《管子》中宣称,如果让齐国名相管仲拥有楚国那数量庞大的黄金,他就能让齐国的老百姓不必耕田织布就能得到粮食和布匹。

  楚金币有龟板形、长方形、圆饼形、瓦形等形状。楚人会在金币上加盖钤印,印文一般是“郢称”(旧释“郢爰”)二字,“郢”是楚国国都,“称”有称量之意。另外还有“陈称”、“卢金”等几种印文。一块完整郢称金币的重量是楚制一镒,约合今250克。

   

  楚国金币——“郢称” 

  这些金币在使用时会根据需要切割成小块,在流通时需要用天平来称量。考古人员在楚地挖掘出了大量与天平配合使用的砝码,仅在长沙地区101座东周时期的楚墓中就有49座出土了砝码,总数达398枚。1945年湖南长沙一座战国楚墓出土了10枚用来称重的砝码,重量在0.69-251.3克之间,按楚国衡制分别对应1铢、2铢、3铢、6铢、12铢、1两(24铢)、2两、4两、8两(半镒)、16两(1镒)。前九枚砝码重量之和恰是第十枚砝码的重量。

   

  战国“钧益”铜砝码(现藏湖南省博物馆) 

  从考古发现来看,楚国之外的各国也都铸造有金币,一般是圆饼形状。浙江出土有越国的金饼,河北出土有燕国的金饼,陕西出土有秦国的金饼,河南出土了刻有三晋文字的金饼。此外,河北灵寿还出土了中山国铸造的4枚金贝,呈贝壳形状。从文献记载来看,各国应该都有相当可观的黄金储备,或许这些黄金在后世被熔化重铸,导致现今发现的较少。

   

  秦国金饼 

  在黄金的计量单位方面,一般用“镒”。当时各国的衡制有一定差异,楚、赵实行“镒—两”制,魏、韩、卫实行“镒—釿”制,齐实行“镒—锱”制,秦实行“斤—两”制。从出土文物的重量来看,楚、赵、秦三国“两”的重量基本相同,在15.5-15.6克之间;“镒”的重量各国有差异,楚国一镒与秦国一斤都是十六两,约合今250克。三晋地区一镒是二十两,齐地一镒是二十四两。各国一般会将金版或金饼铸造为一镒,但在实际流通过程中可能还是需要用天平来称量的。

  银在当时也被称作“白金”,一般被铸造成铲、版、饼、贝等形状。西周时期的青铜铭文就有周天子用“白金”赏赐臣下的记载。但文献对银币流通的记载极少,只是说银可以作为货币。出土的银币也不多,河南扶沟曾出土有18枚白银做成的布币,学者推测其年代大约为春秋中晚期到战国初期,其用处尚不甚明确,如果是货币的话,应该也和黄金一样,都是称量货币。

   

  1974年河南省扶沟县古城村出土的银空首布 

  青铜铸币 

  战国时期,主要有四种青铜铸币:布币、刀币、贝币、圜钱。古钱币研究者根据布币的外形特点,将布币大体分为空首布、平首布、圆首布三类。

  空首布出现最早,根据其发展变化的趋势分为平肩弧足→斜肩弧足→耸肩尖足。春秋时期晋、周、郑、卫、宋等国就已经开始铸造了空首布,战国时期韩、赵、魏瓜分晋国后继续铸造了一段时间,所以历史上铸造的总量应该是非常庞大的,考古发现的各类空首布已有一万多枚。

  平首布是由空首布演变而来,布币的首部由宽厚的空首变为薄平的实首。是战国时期韩、赵、魏的主要青铜铸币,燕国也铸造有小方足布。分为平首桥形布、平首锐角布、平首尖肩尖足布、平首平肩小方足布等,圆首圆肩圆足布和三孔布在研究时也归入平首布,三孔布的外形也是圆首圆肩圆足,只是在首部和两个足部各有一个圆孔,所以叫三孔布。这些布币上有的会刻有“半釿”、“一釿”、“二釿”等币值重量标度,但其实际重量往往与币值重量标度不符,且随着时间推移,货币重量越来越轻。

   

  三孔布 

  此外,楚国还铸造有两种布币,个头大的面文“殊布当釿”,意为一枚这种布相当于一釿;个头小的背文“四布当釿”,意思就是四枚这种布相当于一釿。“釿”是三晋的货币单位,楚国铸造这种特殊布币,大概是为了方便与三晋的贸易。

  刀币,齐、燕、赵、中山等国都有铸造。春秋时期齐国就已经铸造有齐大刀,齐大刀的名称来源于这种刀币都带有“大刀”二字,如“齐大刀”、“即墨之大刀”等,且形体也较大。目前出土的齐大刀基本都在文献所载的齐国境内,数量达万枚以上。齐国境内出土还有“截首刀”,外形上犹如尖首刀的刀刃部分被斜着截去一般,但出土数量相对较少。中山国有尖首刀和钝首“成白”刀,“成白”刀的币面上刻有“成白”二字。赵国铸有圆首刀和尖首刀。

  刀币中最出名的是“明刀”,齐、燕、赵三国都有铸造。有学者认为,“明刀”的“明”与“盟”相通,或许就是三国会盟协商定下来共同铸造这种刀币,便于贸易往来。所以三国“明刀”的形制和文字字体虽然不同,但都有“明刀”二字。这种“明刀”的铸造数量非常巨大,仅出土的燕明刀就达20万枚以上。

   

  明刀 

  贝币,主要是楚国铸造,又称蚁鼻钱、鬼脸钱。呈海贝形状,铜贝上一般刻一个字,有“巽”、“行”、“君”、“贝”等十几种,也有刻多个字的,还有不刻字的。“古者货贝而宝龟”,战国时期贝壳和龟壳已经罕见作为货币出现,但在楚国,青铜铸币的形状就是贝壳,金币的形状则是龟壳。

   

  刻有“行”字的楚国贝币 

  圜钱出现时间较晚,主要流通于战国中后期,列国几乎都有铸造。共同特点是呈圆形,圜钱中间的孔则有圆孔和方孔两种。圜钱上有的刻地名,有的刻币值或货币单位。战国中晚期秦国大量铸造圆形方空的“半两”圜钱,秦统一后成为法定货币,并奠定了之后两千年铸币的范式。

   

  东周国所铸圆形圆孔的圜钱 

  楚国还发行过一种长方形的铜牌,铭文有“视金一朱”、“视金二朱”、“视金四朱”等,这是标明其价值等同于1铢、2铢、4铢的黄金。

  战国时期的青铜铸币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称量货币,而是逐渐成为一种价值标度,如三晋的平首布会刻有的一釿、二釿字样,一釿的正常重量为30克左右,早期的一釿布重约12-17克,晚期的只有10-13克,釿已经变成了虚化单位。而且青铜铸币绝大多数是铜、铅、锡的合金,时间越晚,铜的含量越低,铅的含量越高,如楚国早期铜贝含铜量在70%以上,晚期则在40%-60%之间。

  货币之间的兑换关系比较复杂。青铜铸币中只有极少数如楚国“视金一朱”、“视金四朱”铜牌钱直接在币面标明了与黄金的比价,更多的货币比价只能是推测。

   

  楚国“视金四朱”铜牌钱 

  黄金可以兑换一定比例的铜钱。根据出土的岳麓秦简推算,秦制一斤黄金等于9216枚秦“半两”铜钱,这些铜钱的重量合秦制288斤,折合今72公斤。《管子》说一斤黄金价值万钱,秦汉时代也基本延续这一比例。不过,很多国家的货币并非如秦“半两”一样“重如其文”,而是根据特定币值来流通,如三晋铸造的布币刻有“半釿”、“二釿”等。不过这些青铜铸币和黄金之间的比值应该和秦国类似,或者说各国黄金和铜钱的比值基本相同,否则肯定会出现很多人去黄金价格低的国家买黄金,然后去别的国家抛售以赚取差价的现象。

  至于各国青铜铸币的兑换,情况比较复杂。许多国家都发行有多种青铜铸币,重量各异,而且,即使是同一种规格的青铜铸币,重量也会有一些差异,不同时期,这些货币含铜量的差异则更大。有些铜币会在币面标明与其他铜币的比值,如一枚楚国“殊布当釿”布币等于三晋的“一釿”布。当时各国的铜币之间应该是有较稳定的兑换比值的。不过,随着各国铜币含铜量的变化,比值会有波动。甚至不排除在特殊背景下,这些青铜铸币恢复到需要通过称量才能流通的情况。

   

  楚国“殊布当釿”布币 

  战国时期各国境内都有大量其他国家的货币,燕地出土有大量赵、韩、魏的布币和齐、赵的刀币;赵地出土有大量韩、魏的布币和齐、燕的刀币;巴蜀地区还出土过燕国的刀币,足以说明当时货币流通范围之广。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战国时期存在着大量货币仿铸现象。如在中山国和韩国境内都发现了赵国铸币用的钱范。至于仿铸的原因,或许是为了便于去他国采购物资,或许是受他国委托,我们就只能是做各种推测了,甚至不排除各国之间曾打过“货币战争”的可能。

  参考文献 

  黄锡全:《先秦货币通论》,紫禁城出版社,2001.

  张志锋:《战国货币列国间流通初探》,河北师范大学,2010

  周斌春:《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间的贸易及货币的流通》,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3

  胡传耸:《关于重量单位“镒”的几点认识》,北方文物,2017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