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礼乐

中国古代十大名琴,演绎绕梁余音

2017-11-21 14:19: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综合

  “琴棋书画”,即指弹琴,下棋,书法和绘画。皆为旧时文人风雅之事。“辩才博学工文,琴棋书画皆得其妙。”(何延之《兰亭记》)古琴是我国最古老的弹拔乐器之一,具有三千多年的历史。 “琴之为器,贯众乐之长,统大雅之尊,系政教之盛衰,关人心之邪正。”(沈琯《琴学正声》)琴被视为“八音”之首,被誉为哲学性的艺术或艺术性的哲学。千百年来,琴以其特立独行的艺术魅力、空灵苍远的哲学意境和丰富厚重的文史底蕴,诠释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成为中国古典音乐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分。
  琴,集道家、儒家思想于一身,道法自然,重弦外之音,讲求中正平和、宁静致远、天人合一,“以己之心会物之神,以达于天地之道。”琴乐圣洁飘逸,可以载道,可以象德,可以明志,可以修身,可以静心,可以启智,可以养生,也可移人性情。操缦“坐必正、视必端、听必专、意必敬、气必肃。”所以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者,咸赖琴之正音是资焉。 琴,传统人文精神之化身。琴居“四艺”之首,也是孔子办学“六艺”之一。早在春秋时代,琴就成为文人的必修乐器,君子之座,必左琴而右书。“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人文精神当为琴之魂。
  中国古代有十大名琴,分别是周代“号钟”、春秋“绕梁”、汉代“绿绮”、东汉“焦尾”、唐代“春雷”、唐代“九霄环佩”、唐代 “大圣遗音”、晚唐“独幽”、晚唐“太古遗音”、明代“奔雷”。
  周代“号钟” 
  “号钟”是周代的名琴。此琴音之洪亮,犹如钟声激荡,号角长鸣,令人震耳欲聋。传说古代杰出的琴家伯牙曾弹奏过“号钟”琴。
  后来“号钟”传到齐桓公的手中。齐桓公是齐国的贤明君主,通晓音律。当时,他收藏了许多名琴,但尤其珍爱“号钟”琴。他曾令部下敲起牛角,唱歌助乐,自己则奏“号钟”与之呼应。牛角声声,歌声凄切,“号钟”则奏出悲凉的旋律,使两旁的侍者个个感动得泪流满面。
  春秋“绕梁”
  古人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语。其语源于《列子》中的一个故事:周朝时,韩国著名女歌手韩娥去齐国,路过雍门时断了钱粮,无奈只得卖唱求食。她那凄婉的歌声在空中回旋,如孤雁长鸣。韩娥离去三天后,其歌声仍缠绕回荡在屋梁之间,令人难以忘怀。
  琴以“绕梁”命名,足见此琴音色之特点,必然是余音不断。据说“绕梁”是一位叫华元的人献给楚庄王的礼物,其制作年代不详。楚庄王自从得到“绕梁”以后,便每日弹琴作乐,陶醉在琴乐之中。
  有一次,楚庄王竟然连续七天不上朝,把国家大事都抛在脑后。王妃樊姬异常焦虑,规劝楚庄王说:“君王,您过于沉沦在音乐中了!过去,夏桀酷爱妺喜之瑟,而招致了杀身之祸;纣王误听靡靡之音,而失去了江山社稷。现在,君王如此喜爱‘绕梁’之琴,七日不临朝,难道也愿意丧失国家和性命吗?”楚庄王闻言陷入了沉思。他无法抗拒“绕梁”的诱惑,只得忍痛割爱,命人用铁如意去捶琴,琴身碎为数段。从此,万人羡慕的名琴“绕梁”绝响了。
  汉代“绿绮”
  “绿绮”是汉代著名文人司马相如弹奏的一张琴。
  司马相如原本家境贫寒,家徒四壁,但他的诗赋极有名气。梁王慕名请他作赋,相如写了一篇《如玉赋》相赠。此赋词藻瑰丽,气韵非凡。梁王极为高兴,就以自己收藏的“绿绮”琴回赠。“绿绮”是一张传世名琴,琴内有铭文曰“桐梓合精”,即桐木、梓木结合的精华。相如得“绿绮”,如获珍宝。他精湛的琴艺配上“绿绮”绝妙的音色,使“绿绮”琴名噪一时。后来,“绿绮”就成了古琴的别称。
  一次,司马相如访友,豪富卓王孙慕名设宴款待。酒兴正浓时,众人说:“听说您‘绿绮’弹得极好,请弹一曲,让我辈一饱耳福。”相如早就听说卓王孙的女儿文君,才华出众,精通琴艺,而且对他极为仰慕。司马相如就弹起琴歌《凤求凰》向她求爱。文君听琴后,理解了琴曲的含意,她倾心相如的文才,为酬“知音之遇”,便夜奔相如住所,缔结良缘。从此,司马相如以琴追求文君,被传为千古佳话。
   东汉“焦尾”
  
  “焦尾”是东汉著名文学家、音乐家蔡邕亲手制作的琴。蔡邕在“亡命江海、远迹吴会”时,曾于烈火中抢救出一段尚未烧完、声音异常的梧桐木。他依据木头的长短、形状,制成一张七弦琴,因此琴琴尾尚留有焦痕,就取名为“焦尾”。“焦尾”以它悦耳的音色和特有的制法闻名四海。
  汉末,蔡邕惨遭杀害后,“焦尾”琴仍完好地保存在皇家内库之中。三百多年后,齐明帝在位时,为了欣赏古琴高手王促雄的超人琴艺,特命人取出存放多年的“焦尾”琴,让王仲雄演奏。王仲雄连续弹奏了五日,并即兴创作了《懊恼曲》献给明帝。到了明朝,昆山人王逢年还收藏着蔡邕制造的“焦尾”琴。
  唐代“春雷”
  “春雷”琴为唐代制琴世家雷威所作。明代(清秘藏)记之曰:“春雷,宋时藏宣和殿百琴堂,称为第一。后归金章宗,为明昌御府第一。章宗殁,挟之以殉。凡十八年,复出人间,略无毫发动,复为诸琴之冠。天地间尤物也!”
  传世的唐琴极为珍罕,此琴虽然纳音、双足、岳山、琴尾等处经后人修补,但琴身造形饱满,唐琴之“圆”;当代琴家试弹,称此琴音韵沈厚清越,兼得唐琴“松”“透”之美。此琴于民国时,曾经何冠五、汪景吾、张大千等名家收藏。
  唐代“九霄环佩”
  
  “九霄环佩”是古琴中的精品,为盛唐开元年间四川制琴世家雷氏第一代雷威制作。“九霄环佩”的声音温劲松透,纯粹完美,自清末以来即为古琴家所仰慕的重器,被视为“鼎鼎唐物”和“仙品”。因为它在传世唐琴中最为独特,最为古老,声音更是完美尽善,所以成为举国知名的瑰宝。
    唐代“大圣遗音”
  “大圣遗音”琴产生在唐代至德元年(公元756年),是唐肃宗李亨即位后所作的第一批宫琴。
  什么叫“大圣遗音”?就是宋朝大文学家欧阳修在《送杨寘序》中所说“舜与文王、孔子之遗也。”用这4字名琴,说明它的声音是不同寻常的。“大圣遗音”古琴上有“巨壑迎秋,寒江印月。万籁悠悠,孤桐飒裂”16字铭文,其中前两句是指琴音爽朗清澈,后两句则形容声音犹万籁沉寂中一声突发的桐木爆裂之音,用以说明大圣遗音琴之不同凡响。
  “大圣遗音”琴音松透响亮,饶有古韵。造型浑厚优美,漆色璀璨古穆,断纹隐起如虬,铭刻精整古朴,金徽玉轸,富丽堂皇,非凡品所能企及。
   晚唐“独幽”
  唐琴“独幽”,是古代十大名琴之一,享誉至今,一直是名琴当中的翘楚。
  “独幽琴”造于晚唐,琴面黑红相间漆,梅花断纹与蛇腹断纹交织,背面牛毛断纹。龙池上方刻“独幽”,池内有“太和丁未”四字(即唐文宗元年,公元827年)。背后凤沼有“玉振”印章,琴尾有民国湖南琴家李静(伯仁)题款。琴身显现5种断纹,尤其是罕见的“梅花断”,显示出这把古琴悠久的历史。虽然经历1000多年岁月洗礼,依然可以弹奏出动人音乐。此琴于明末清初为我国著名思想家王夫之(王船山)所用。 
  晚唐“太古遗音”
  “太古遗音”琴由晚唐琴家制作,原黑漆,大流水断纹。背面龙池上方刻行书“太古遗音”,池下刻篆书“清和”印,左侧刻“吴景略重修甲子中秋”。
  “太古遗音”音质高古松透、清越而多灵韵,轻轻触按即得正声,被誉为琴音中之佳“老生”,亟受珍重并为宝藏。
   明代“奔雷
  

  “奔雷”琴,中国十大名琴之一,龙池上方刻古篆琴名“奔雷”,池旁宋镜涵题诗二首:“南北东西几度游,名琴能遇不能求。奔雷无意欣相遇,宿愿多年始得酬。”“久经风鹤不堪嗟,一抚奔雷兴倍赊。三十年来成伴侣,怡情养性不离他。”“奔雷”琴现收藏于故宫博物院。  

责任编辑:赵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