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图片集锦

宋版秘辛:《南岳旧稿》沉睡房梁数百年

2018-03-01 09:42:00  作者:张春岭  来源:收藏快报

  

《南岳旧稿》

 

  《资治通鉴纲目》卷十七 

  宋版《南岳旧稿》的出现,造就了一个古籍收藏的传奇。当它被人们发现时,还沉睡在福建福清县一座老宅的房梁上。这部书包括南岳旧稿,南岳第一稿、第三稿、第四稿,书中还夹着一张南宋的纸币“会子”,它是因为翻修老宅而被发现的。这所老宅现在的张姓主人虽然已经在这里住了几代,但不能确定自己的祖先就是原房的房主。根据房屋的特征分析,这座老宅至少建造于明代之前。是谁建造了这座老宅,是谁将这部古籍特意秘藏在房梁中的凹槽中,已经成为无法破解之谜。

  该书完整保留宋代蝴蝶装的工艺,没有经过后人的改装,而且保存完整,可以说是典型的浙刻珍本。对于研究宋代图书史、雕版印刷史等都是一个难得的新物证。其中的《惟扬客舍》,已经失传800年,这就是《南岳旧稿》的第一首诗:“久作扬州客,愁来未易禁。颇知边地事,愈动故园心。花谱犹堪续,桥名不可寻。却疑张祜辈,泉下有新吟。”这首诗在现存的各个刘克庄诗集中都不见,是第一次面世。同时证明了《南岳旧稿》成书于其余诸书之前。

  这部书面世后,曾经过国图专家的鉴定,当时卖家只是要求国图出180万元,而国图当时仅出了150万元。仅仅30万元之差,使得国图与《南岳旧稿》失之交臂。2006年,这本书出现在拍卖场,最终以450万元的价格被一位收藏家所收藏。2010年,这部书又以560万元的价格成交。

 

  《杭州西湖昭庆寺结莲社集》

  好书还要捂着卖 

  现存最早北宋孤本诗文集《杭州西湖昭庆寺结莲社集》(以下简称《莲社集》)在北京卓德2015年秋季拍卖中以1610万元成交,创下单册中国古籍拍卖世界纪录,并刷新单册宋版书最高拍卖纪录。此书是除佛典外,目前存世最早的北宋刻本,也是最早的诗文集刻本,具有极其珍贵的文献价值和版本价值,对中国印刷史、书史、版刻史及造纸史的研究亦具重要意义。此书自南宋以后中土失传。千年孤帙,终回故土,国宝重光,重典再现,不啻为书林一大佳话。

  专家推测,此书或为高丽王朝(918—1392)高僧义天携去高丽的。书首右下角的刮洗印痕,经北京大学沈乃文先生考释为“经筵”二字,是朝鲜李朝(1392—1910)宫内经筵之印。高丽太祖王建在宫内设立经筵,为历代高丽王讲解经史,至朝鲜李朝时经筵的地位更高。今所存世的北宋本中有五本钤有此印,除上述《姓解》《通典》《重广会史》,还有《新雕入篆说文正字》及《中说》,此五本皆藏日本。《莲社集》是今知钤“经筵”印的第六部书,也是唯一确知藏于民间且在中国的一部。明万历时期,日本丰臣秀吉两次率兵侵略朝鲜,皆兵败,退兵时劫掠了很多朝鲜工匠和物品,其中就包括上述五部书。而《莲社集》则在兵燹中流落民间,辗转至今,最终回到故土。

  《莲社集》回归之后的经历也堪称传奇。该书的第一任主人曾请多位专家鉴定,结果却大相径庭,有人认为是一部失传已久的宋版,有人却说是高丽翻刻本,这种巨大的反差,让他的心在天空和沼泽之间来回翻腾,他终于不能忍受,只想降价早点出手,从180万元降到150万元,后来又降到120万元,之后还在降,越降越没人敢买。最终以66万元出手。卓德从第二任主人手中征集到该书后,对该书取样送至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做了碳十四检测,经碳十四测年的结果显示其年代下限不晚于北宋晚期。并做了纸张分析,确定纸张为毛竹料与楮皮的混料纸,与传世的北宋杭州及其周边地区的用纸成分相符。卓德又举办了“宋刻本西湖结莲社集学术研讨会”,会议由中国美术学院博导范景中主持,李致忠、陈先行、方广锠、沈乃文、辛德勇等专家出席,分别从刻本内容来源、鉴定佐证等方面对此刻本进行剖析,最终一致认定,该书为最早宋刻孤本。

 

  丁度等奉敕撰《礼部韵略》

  沉寂古墓上千年 

  2012年9月,江西图书馆邀请国家图书馆研究员李致忠、上海图书馆陈先行、收藏家韦力前去鉴定一部古籍。书主介绍说,自己在抚州和南昌古玩城开店,经营各种古玩杂项,但并不经营古书,他是偶然从早市的地摊上看到了这部书,当时这书很破烂,装在一个脏兮兮的塑料袋里,那位卖主告诉他,此书是从一个古墓中挖出来的,而现书主说他不懂书,但感觉这个书不像伪造的,于是,花了很便宜的价钱买了下来,买下之后,他拿该书到江西省图书馆找专家鉴定,馆方认为该书很重要,就想买下来,但也不敢确认该书的真伪,于是,买卖双方就想请专家来给此书把关。

  据专家考证,这部《礼部韵略》,是市场中难得一见的北宋孤本。该书与上世纪70年代山西应县木塔发现的辽代刻本《蒙求》一书的版口极为相近,与南宋本的宋书迥然不同。另外,通过对这部《礼部韵略》中避讳字的研究,可以断定该本刊刻在北宋仁宗景祐四年(1037)至英宗治平四年(1067)之间。因此,此本是海内外现存最早的《礼部韵略》刻本,版本价值不言而喻。后来该书被送到国家图书馆进行修复,97个书叶历时4个月才修补完整。

  书主开价500万元,江西省图书馆拿不出这笔巨款。又过了几个月,该书竟然出现在了匡时拍卖公司的拍场之中,匡时先请了十多位专家到其公司对该书搞了研讨会,这些专家共同的结论,确认该书为北宋本,是极难得的一部好书,之后,又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在宣传上下了很大的力气,几乎所有的纸媒与电媒都在报道这部书,尤其创造性地使匡时公司专门为一本书举办一个专场,并且为该书单印了一本图录。拍卖结果出奇好,此书的估价在图录上标明是八百万至一千万,然而最终的成交价却高达二千六百万元,这个价格中还没有包含佣金。

  古玩店淘得宋版书 

  在深圳从事传媒业的邹毅,有收藏线装书的爱好,一天,他又去一家古玩店转悠,和店主聊了一会天,就要走出店门时,偶然一回头,却发现柜角处的杂物堆中,露出一个尖角,好像是一本古书,他让店主把那本书拿出来,店主这才说,刚才还真忘了。这可是一部宋版书,得四五千元。邹毅打开书籍封套,只见上面写着“《资治通鉴纲目》,宋版”,该书版面四周宽大,周边有书虫蛀过的痕迹,纸张黄中透红。连装订也不是古籍中常见的线装,从纸张颜色和字体风格看,这书都和自己多次翻看的古籍图录中的宋版书相似,而店主开出的不过是明版书价格。要知道,真正的宋版书,是以页论价的,自明代以来,就有一页宋版一两黄金之说,那时的行情,宋版书一页要一万元。原来这本书的上一位主人是位70来岁的老人,看中了这家店里的一件瓷器,软磨硬泡地拿《资治通鉴》来交换,临去时,老人还撂下一句话:“这书至少值几千块。”店主并不懂行,想来也就是本明版书,开出的价格还不及宋版残本的一页。邹毅本想回去再研究考证一番,但看到门外有人晃来晃去,正是一位认识的买卖古书的老板,他怕自己一松手,书被别人抢去,于是咬咬牙,和店主讨价还价,最终掏空了身上的2000元,终于把古书拿到了手。

  回家之后,邹毅先在《历代珍稀版本经眼图录》中找到了这书为宋版的确切证据。之后,他携带复印件专程去国家图书馆,专家鉴定认为,邹毅所购与国图所藏均为同一版本,系南宋乾道壬辰年(1172)刻印。邹毅藏书仅9个月便淘到宋版,真是前无先例,他把书房命名为“九月宋斋”,以纪念这次比中大奖还难得的经历。

责任编辑:张晓芮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