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寻根

比情人节还欢愉?古代元宵节原来这么好玩

2018-03-01 09:13: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综合

   

    《明宪宗元宵行乐图》之三英战吕布 

  年后正月十五的上元节,或称元宵节,也在“年”的范围之内。作为新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人们在这一天要赏月、观灯、吃元宵等,极尽欢乐。从宋代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吴自牧《梦粱录》、周密《武林旧事》书中记载可知,早在宋代,对于元宵节的庆贺场面就已经十分盛大。而现存描绘这一佳节最著名的作品便是近日在国家博物馆展出的《明宪宗元宵行乐图》。此幅作品绢本设色,纵36.6厘米,横达630.6厘米,画面以庭院红墙隔开分为三段,使得画面既得到区分,又具有整体性;这种分隔画面的方式还可在五代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中找到更为早期的表达。

  从右至左观看,画面第一段描绘的是明宪宗朱见深身着绣金龙袍,头戴黑色便帽,坐在台上的黄色帐篷中观看太监、童子燃放烟花爆竹的场景。画中烟花的种类繁多,有可以如竹竿般举着的,有可以插在地上的,有可以拿在手中挥舞的,还有可以吊着的……在画面的右下方,还有童子从长方形的红木箱子中拿出成串的烟花来。这些奇妙的光晕使得画面中的所有人都沉浸在梦幻的欢愉中,而烟花的燃放也暗示了时间并非白天。

   

    《明宪宗元宵行乐图》之放烟花 

  透过一扇敞开宫门的红墙,进入到了画面的第二段,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推车、一个挑担但都满载货物的货郎。此时的宪宗直身站立在殿前石台的右侧,身旁的宫人们则牵引着童子朝画面中心早已做好了准备的货郎及货架走去,稍大点的孩童手中都拿着各色彩灯,有太平有象灯、马到成功灯、蟾宫折桂灯等,无一不蕴含着美好的祝愿。

   

    《明宪宗元宵行乐图》之货郎 

  在一段曲折的红墙边,开始了画面的第三段,这一段中的宪宗没有位于画面的中心,而是位于整个画幅的最左边。由左向右行进,各种惊险刺激的杂耍扣人心弦,伴随着奏乐向右行进的外国使节模样的献宝队伍中,领头的人手牵瑞兽,其余的则多肩扛珊瑚,显示出帝国的强盛,在节庆欢愉之外,增添了强烈的政治寓意,从而使其在民俗价值上又增加了历史价值。他们身前的各色戏曲变装人物则沿着红墙,往画面第二段走去,从而让画面成为一个有机互动的欢愉整体。

   

    《明宪宗元宵行乐图》之杂耍 

  元宵节过后,年才算是真正过完了,在这一年中过得最慢也最快的日子里,使得人们在欢庆、热闹之余,也特别能感受到时间的流逝,今之视昔,似乎更能让我们体会到古人对新年的希冀和美好生活的祝愿,就这样代代相传、年年有余、岁岁安康。

  是不是很精彩?但你可能不知道,古时候的元宵节比七夕更甚似情人节。“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四川成都大学教授谭平表示,正如宋代诗人欧阳修这一诗句所描绘的浪漫情境,元宵节是古代妇女少有可以出门游玩的节日,而这也正促成了不少男女的曼妙情事,“相较七夕的悲情,元宵更多的是欢愉。”

  谭平描绘,“在元宵节这一天,单身的男女一起结伴出游,看月亮、赏花灯、猜灯谜,这样一来一往,两人之间便暗生情愫。虽然古代婚姻都是媒妁之言,但也不乏门当户对被认可的可能。”谭平笑言,西汉时期蜀郡临邛(今邛崃市)人卓文君和司马相如,开启了蜀人私定终身的浪漫爱情先河,正是这些美好的爱情故事以及古人对这种美好可能的向往,为古代诗人提供了绝妙的创作素材。”

  元宵节演变

  唐朝

   在国力空前强大的唐朝,元宵赏灯十分兴盛,无论是京城或是乡镇,处处张挂彩灯,人们还制作巨大的灯轮、灯树、灯柱等,满城的火树银花,十分繁华热闹。

  宋朝   宋朝元宵除了“妇女出游街巷,自夜达旦,男女混淆”的狂欢外,还有官员派发利是、君王与百姓同赏元宵。元宵节在宋代发展成最热闹的世俗狂欢节,灯节更加丰富多彩,元宵赏灯持续5天,灯的样式繁复多样,逛灯市更是一件十分赏心悦目的事情。那时还兴起了猜灯谜,这种娱乐益智的活动受到人们喜爱,广为流传。

  元朝   

  到了元朝,大部分假期都被取消,元朝统治者认为工作就是休息,全年假期只有16天。

  明朝   

  明朝的灯节持续时间更长,自正月初八到十七整整10天,以显示歌舞升平。

  清朝   

  进入清朝,宫廷不再办灯会,但民间的灯会仍然壮观。虽然灯会只有3天,但也灯火璀璨,灯也更加精致奇幻,依然十分吸引人。

  (综合自“光明日报”“天府早报”)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