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中华文化 >中医养生

清代皇帝炎夏避暑:不爱待皇宫 借流水做风扇

2017-07-05 10:32:00  作者:朱家溍  来源:中华书局文史知识

  

  清代乾隆御制夏日养心殿斋居诗,有一句:“深沉彤殿暑全祛”,这里对皇宫建筑居住感受的描写,实际和北京的大住宅也差不多。例如前廊后厦的北房可称得起是冬暖夏凉。因为北京的天气夏季早晨和夜间都是比较凉的,居住深广高大的屋宇,在早上九点钟就把堂帘支窗放下来,这样,外面的热气进不来,可保持室内凉爽(堂帘是廊檐每间按面阔尺寸制做的大竹帘)。到下午六点钟太阳西下,把堂帘卷起,支窗支起,凉风进到屋内。皇宫中凡是寝宫也都是支摘窗、外檐挂堂帘。至今故宫博物院和颐和园还保存有竹制的堂帘。还有一样设备,也是皇宫和大住宅都有的,就是在室内陈设的“冰桶”。从前北京夏季民间用冰,有什刹海冰窖、安定门外冰窖、阜成门外冰窖。皇宫内用冰自明代即取之于皇城内“御用监”冰窖(在北海东墙外),清代还沿袭使用这个冰窖。“冰桶”是木制、锡里、外有铜箍,约一尺五寸高,二尺见方,下有约一尺高的木座,上有两块带透空钱式孔的木盖,把天然冰摆在“冰桶”内。故宫博物院至今还保存有这种“冰桶”。

  据清代内务府档案载:“雍正二年(1724)五月二十五日,郎中保德奉旨:着做风扇一座,钦此。于五月二十九日做得楠木架铁信风扇一架,上安小羽扇六把。郎中保德呈进讫。奉旨:再做一份,架子矮着些,安大些的羽扇。再将葵黄纱风扇,做一份。钦此。于六月初六日做得紫檀木架、玛尼顶(玛尼是能转动的圆形佛教法器)大羽毛扇一份、葵黄纱扇一份。郎中保德呈进讫。奉旨:葵黄纱扇做的好,照样再做二份。将蓝色绫风扇亦做二份。钦此。于六月十七日、十九日做得。呈进讫。六月初九日,总管太监张起麟、奏事太监刘玉。奉旨:尔等做的风扇甚好,朕想人在屋内推扇,天气暑热,气味不好。不如将后檐墙拆开,绳子从床下透出墙外转动做一架,照墙洞大小做木板一块,以备天冷堵塞。俟保德收拾东暖阁(指的是养心殿东暖阁)之日再拆墙砖。再做一架放在西暖阁门北边,绳子从槅断门内透出。钦此。于七月初五做得拉绳风扇二架,总管张起麟进呈讫。”

  这讲的是手转的和拉绳的两种风扇。故宫藏品中尚有类似钟表的机件,用发条动力,铜镀金珐琅制作很精致的一座五幅扇,一座是童子手持羽扇,上弦后自行动转搧风,但风力都不大,只是夏天的点缀陈设品而已。

  清代皇帝夏天很少在紫禁城内居住,康熙时开始即在西苑(中南北海)南苑和西郊畅春园以及承德避暑山庄等处消夏。雍正时则长期住圆明园。只是在雍正二年,他因孝服未满才在养心殿里度过夏天而没有去住圆明园。清代皇帝都不愿夏天住在紫禁城内,在乾隆四十三年御制夏日养心殿诗里说的很清楚:

  “视朝虽常例(皇帝夏天居圆明园,每日召见臣工,办理庶政,遇有祭祀或其他典礼则回紫禁城,事毕再到园。这句是指太和殿常朝)有如爱礼羊。(《论语》:尔爱其羊,我爱其礼的典故)避热而弗行,是即怠之方。怠则吾岂敢,长年益自蘉。都城烟火多,紫禁围红墙。固皆足致炎,未若园居良。园居且为愧,暂热賡何伤?熏风来殿阁,亦自生微凉。近政抚兰亭,即景玩词芳。” 

  乾隆皇帝认为紫禁城内的红墙也是致热的原因。当然西郊诸园比城内要凉爽的多。诸园内的屋宇,夏天也照例挂堂帘和陈设冰桶。但还有一些特殊的设备,例如,圆明园四十景之一的“水木明瑟”。乾隆九年(1744)御制水木明瑟词:“用泰西水法引入室中,以转风扇,泠泠瑟瑟,非丝非竹,天籁遥闻,林光逾生净绿。郦道元云:竹柏之怀,与神心妙达,智仁之性,共山水效深,兹境有焉。林瑟瑟、水泠泠、溪风群籁动,山鸟一声鸣。斯时斯景谁图得?非色非空吟不成。”这是一种用流水作动力的风扇,不是任何地方都可以做到的。

  除了在炎热的夏天到行宫避暑外,还制做了一些防暑药。一般每年端午节前,造办处“锭子药作”照例制造一批防暑的锭子药,主要有:紫金锭、蟾酥锭、离宫锭、盐水锭、避暑香珠、大黄扇器等等。夏季里在身上荷包或香袋里装少量这类锭子药以备不时之需。其中避暑香珠就用不着装入荷包,它是一串经过艺术加工的手串、挂在衣襟上。大黄扇器也是经过艺术加工的扇坠,挂在扇柄下面的。这类锭子药不仅在宫中用,也是端午节的一项赏赐品,文武官员都以能得到此项赏赐为荣。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