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诗书

秋天的灵魂 都藏在诗和落叶里

2018-09-11 09:07:00  作者:  来源:诗词中国

   

  一叶落知天下秋 

  白露时节,清秋入骨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颜色都淡了

  只有红黄二色,愈加浓烈

  那是秋叶在燃烧最后的灵魂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秋天的灵魂,在诗里

  也都在这些

  铺天盖地的落叶里

   

  很喜欢一句诗:“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隐修深山的僧人不知外面过了多少年月,西风吹过天地间,一片叶子悠然飘落,便知秋天到了。 

   

  如今在热闹喧嚣的城市度日,眼里只有时间、名利、欲望,一片秋叶飘落,可曾会让你蓦然心惊?猛然间惊觉:一年秋已至。  

  无论如何,秋天已然降临,不妨学学唐朝的山僧,将一切烦恼抛却,静下心来,从一片秋叶里,悟一场秋的玄机 

    

  秋叶在枝头,渐渐转黄,渐渐红透,将层林尽染,万山红遍。不似春之弄娇弄柔,不似夏之灼热逼人,不似冬之肃杀枯槁,而是一派磅礴大气之象,让人胸襟顿开。  

  杜牧中年时,有一次在崎岖的山间赶路,望见远方白云缭绕之处依稀有几户人家。 

   

  山路、白云、人家,都没让杜牧动心,忽然遇到一片枫林,在夕阳晚照下如烈火燎原一般,他难抑惊喜之情,停下来饱览枫叶流丹,竟连赶路也顾不得了。 

  杜牧说“霜叶红于二月花”,大概与心境有关。年少时爱娇柔红艳的春花,历经人世沧桑后,却独爱这挨过秋霜红得深沉透彻的秋叶,爱这份褪去了稚气轻浮,飒爽临于风中的沉稳淡定。 

   

  明净的天空里,片片秋叶纵然绚烂却没有一丝浮躁,是经过生命沉淀后的成熟,一如人生,看遍世事沧桑,内心归于安然平静 

   

  秋叶辞树,在风中飘零;人亦辞乡,在天涯飘零。“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飘零的秋叶总能惹起离愁别绪,触动心底里最柔软的地方。   

  还记得第一次辞别故乡,萧瑟的西风吹起漫天秋叶,父亲孤孤单单站在风中,望着汽车里的我挥手,车子越行越远,父亲瘦弱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野里,心头突然一阵酸楚。 

   

  因而每当落叶西风时候,总会不由生起“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之感。 

  有人说:“人生是游子之路,从何处来?又将到何处去?如云彩流动般,在归途中飘荡”,游子无论飘往何处,总是朝着家乡的方向,心头永远记挂着家里的人。 

  秋风起了,秋叶落了,浮云蔽白日,游子何时返? 

    

  秋叶飘落在地,重归于泥土。生命亦如秋叶一般,转瞬之间悄然飘落,化为泥土。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生命当如夏花般开得绚烂,那么当生命走向结局之时,便能像秋叶般静美,了无遗憾。 

   

  生命的绽放不必波澜壮阔,也可静水深流。如丰子恺所言:“凡事顺其自然,遇事处之泰然;得意之时淡然,失意之时坦然;艰辛曲折必然,历尽沧桑悟然。”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也如草木,生于天地,归于天地,而生命的意义在于生与灭之间的过程。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生命结局时方能如秋叶一般,坦然回归天地 

   

  秋风落叶乱为堆,扫尽还来千百回。一笑罢休闲处坐,任他着地自成灰。”  

  人的一生,总有许多烦恼妄念,一如秋叶扫尽还来。一笑作罢,任它随风而去,便是世间自在人。 

责任编辑:宋睿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